青帮教父杜月笙全传 第三章 抓住机会,大展拳脚 借刀杀人,扳倒沈杏山 2

金刀1 收藏 0 5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4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45.html[/size][/URL] 张一鹏一笑,说道:“哪里,哪里。” 二人落座。说话间,酒菜已经摆满全桌。 杜月笙举杯,说道:“来,我杜月笙先敬张兄一杯,一来感谢张兄赏光赴宴,二来预祝张兄的戒烟大业获得成功。” 两人一饮而尽。 一杯酒下肚,两人的话慢慢多起来,也慢慢推心置腹起来。 酒过三巡之后,张一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45.html


张一鹏一笑,说道:“哪里,哪里。”

二人落座。说话间,酒菜已经摆满全桌。

杜月笙举杯,说道:“来,我杜月笙先敬张兄一杯,一来感谢张兄赏光赴宴,二来预祝张兄的戒烟大业获得成功。”

两人一饮而尽。

一杯酒下肚,两人的话慢慢多起来,也慢慢推心置腹起来。

酒过三巡之后,张一鹏长叹一声,说道:“杜兄,不瞒你说,我这戒烟专使不好当啊。”

杜月笙看到张一鹏竟主动进入正题了,心中一喜,但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反而是故作惊诧地问道:“张兄此话怎讲啊?张兄怀揣大总统的上方宝剑,哪个敢不从啊?”

张一鹏苦笑道:“话虽如此,但我已抵达上海数日,禁烟的事却半点眉目都没有啊。”

杜月笙一看火候到了,即开门见山地说道:“不瞒张兄,我今天请你来,就是助你禁烟的。”

张一鹏听到杜月笙这么说,当即大喜,示意杜月笙继续往下说。

杜月笙干了一口酒,说:“当着明人不说假话,我杜月笙也做点烟土的生意,为了让张兄旗开得胜,我愿意献出200箱烟土,供张兄处置。”

张一鹏眼中充满对杜月笙的感激之情,立即举杯,跟杜月笙一饮而尽。

接着,杜月笙又说:“不过,仅仅靠杜某的这一丁半点,无法助张兄取得禁烟的成功,我还有一份大礼送给张兄。”说话间,杜月笙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纸,交到张一鹏的手里。

张一鹏看到那张纸后,立即两眼放光。

原来,那张纸上写满了上海滩的烟土行名称,以及它们的老板和存货仓库。当然,这些烟土行全是英租界的,也就是沈杏山保护之下的那几家。

在张一鹏看名单的时候,杜月笙解说道:“在上海滩,大的烟土行,都设在英租界,它们都受到一个人的保护,这个人,就是巡捕房探长沈杏山。”

张一鹏如梦初醒,叫道:“这就对了,难怪前几天那个叫沈杏山的整日宴请我,但我一问到烟土的事情,他就搪塞过去,原来他就是最大的烟土商啊。”

杜月笙点点头,说道:“不扳倒沈杏山,张兄的禁烟大业万难成功。”

张一鹏再次举杯:“我真得好好谢谢杜兄了,没有你,我连上海滩的一包烟土也找不到啊。”

两人再次一饮而尽。

这一番谈话下来,张一鹏安心了,杜月笙也安心了,可谓是双赢。

这时,早就候在隔壁的妙龄美女,迈着轻盈的步子推门而入,一进门,先是千娇百媚地朝着张一鹏深深地施了一礼,然后对杜月笙说:“杜先生,刚刚贵府打来电话,说有急事,让你赶紧回去。”

杜月笙听闻,马上起身,说道:“张兄,那杜某就告辞了,让这位小姐好好陪陪你。”

自打那女人进来,张一鹏的心就飞到她身上了,此时看到杜月笙起身告辞,求之不得。

杜月笙一走,他就迫不及待地抱起那美女,滚到了床上。


第二天,一夜销魂的张一鹏就带人按图索骥,查封了英租界的许多烟土行,缴获了大量的烟土。

几天后,在万国禁烟会议上的发言中,他不仅洋洋洒洒地叙述了自己的禁烟功绩,还着重点了沈杏山的名,指出他与黑道相勾结,监守自盗,并提请英租界当局查处此人。

英租界的洋人其实也知道沈杏山的勾当,不过平日里从他那里分得不少的油水,所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此刻,当着众多国家的面,他们也不得不弃卒保车,只好保证严查沈杏山。

沈杏山闻讯后,没等处罚的通知下来,就吓得逃到了天津避难。

英租界的烟土商们一看沈杏山跑了,而设在英租界的烟土行又被查封了,纷纷投靠杜月笙,把烟土行挪到了法租界。

此役之后,沈杏山被杜月笙彻底扳倒。从此,杜月笙垄断了上海滩的烟土生意,他的三鑫公司牢牢占据了上海滩烟土生意老大的地位。

而倒霉的沈杏山,其实英租界当局原本打算给他的处罚不过是个“严重警告”,外加几千块钱象征性的罚款,但看到他跑路了,只好加重处罚,撤销了他探长的职务。

等沈杏山重返上海滩之后,早就大势已去。他大概会为自己当时的胆怯悔恨不已吧?若是当初留在上海,他也许还有机会。

这次禁烟,获利最大的当然是杜月笙,但被杜月笙当做棋子的张一鹏,也算是收获颇丰。他不仅查获了英租界的大量烟土,还把海关封存的近2000箱烟土运往浦东,效仿林则徐的虎门销烟,上演了一出“浦东硝烟”的好戏,算是赚足了名声。

禁烟结束后,张一鹏心满意足地离开了上海。临走前,杜月笙前去相送,张一鹏对杜月笙千恩万谢。

而杜月笙只是付之一笑。


杜月笙一拍大腿,说道:“这就好办了。”此时的他,就像个胜券在握的将军,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几天后,张一鹏如期来到上海。

张一鹏一到上海,就被沈杏山率领的烟商们团团围住,又是送钱,又是宴请,好不热闹。而此时的杜月笙,知道无法跟沈杏山竞争,只是派人象征性地送去贿赂的光洋,而自己却迟迟不露面。

就像下围棋一样,杜月笙使的是后手,他要后发制人。

果然,大宴小宴的几天下来,张一鹏就有点腻了。他是来禁烟的,不是专程来吃宴席的,他需要有禁烟的成果向大总统展示。但每当他跟沈杏山等人谈起禁烟的事宜,他们就会想方设法搪塞下去,根本不给张一鹏了解上海烟土生意的机会。本来,张一鹏希望这些人能助他一臂之力,禁掉几家有名的烟土行,以博得禁烟功臣的美名,但几天下来,张一鹏失望了。

几天之后,大为不悦的张一鹏干脆推掉了沈杏山们的宴请,闭门不出,苦思禁烟之策。

这时候,杜月笙感觉到,是自己出手的时候了。

他先在著名的“一品香”旅社包了一个套间,然后派人把请帖送到了张一鹏的手上。

“一品香”是一家老旅店,但在“花界”却很有名气,在这里出台的美女,都是令人销魂的绝世美女。杜月笙把宴席的地点选在这里,当然是针对张一鹏好色的弱点。在定包房的时候,他早就把上海滩的花魁请到了隔壁待命,一旦正事谈完,这个美女就会带给张一鹏一个难忘的夜晚。

一切布置妥当后,张一鹏如约而至。

对于杜月笙的大名,张一鹏也不陌生。这几年,杜月笙在上海滩的地位扶摇直上,与之同步的,当然是声名的远播。

前几天,张一鹏还在纳闷,上海滩有头有脸的人物都纷纷前来宴请,为什么黄金荣和杜月笙不露面呢?正在他疑惑不解的时候,杜月笙的请帖就姗姗而来。

这就是杜月笙的做事风格,众人一拥而上的时候,他往往保持距离,而当门庭冷落之时,他反而会适时地出现,用他日后的话说,就是:“我杜月笙从来只干雪中送炭的事情,不做锦上添花的事情。”

张一鹏来到包间的时候,杜月笙早就在那里等候多时了。一进包间,张一鹏就是一惊。前几日,沈杏山宴请他时都是人群簇拥,一大桌子很多人,而此刻,包间里却只有杜月笙一个人。

张一鹏心里暗想:这杜月笙果然异于常人,难怪这几年迅速上位。如此一来,还没和杜月笙说上一句话,张一鹏已经对他有了一个好印象。

江湖人士,也讲究个第一印象,所谓惺惺相惜也大致如此。如果第一印象良好,那俩人相谈甚欢的几率就会大大提高。

很幸运,杜月笙在张一鹏那里得到了良好的第一印象。

一看到张一鹏进门,杜月笙赶紧礼貌地起身迎上去,笑着说道:“终于把张专员盼来了,快请进。”

张一鹏客气道:“我张一鹏初来乍到,本该到贵府拜访,没曾想,倒让杜兄破费了。”

杜月笙接话:“哈哈,张兄身负禁烟的重任,又是大总统的特使,能屈身前来,我杜某脸上已经是很有光了。再说,这区区薄酒,还望张兄莫要嫌弃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