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45.html


一天晚上,杜月笙和大徒弟江肇铭打扮成一般赌客的模样,从赌场里大摇大摆地出来,专门向着僻静的小道走去。

忽然,一帮蒙面的壮汉从路边的灌木丛里一跃而出。为首的那个一指杜月笙,喝道:“兄弟们给我上。”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几个大汉一拥而上,就要对杜月笙和江肇铭下手。

这时候,只听江肇铭冷笑道:“胆子不小啊,连黄公馆里的杜月笙杜老板都敢抢?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此时,杜月笙的名号还没有大到让别人闻名而丧胆。所以,几个冲在前面的壮汉像没听到一样,丝毫没有半点停下的意思。

杜月笙和江肇铭一看这情况,只好拉开架势,准备跟他们搏斗。

就在这时,为首的那个说话了:“慢着,先住手。”然后,他拿手一指江肇铭,问道,“你刚才说什么?你说你身边这人是杜月笙?”

没等江肇铭答话,杜月笙开口了:“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就是杜月笙。”

为首的大汉哈哈一笑,赶紧屏退自己的弟兄,上前挽住杜月笙的胳膊,拉下蒙在脸上的黑布,说道:“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月笙哥,是我啊。”

杜月笙吃了一惊,借着微弱的月光仔细一瞧,此人竟然是刘阿力,是十六铺的一个小混混,当年杜月笙还在十六铺的时候,两人的关系非常好。

“啊呀,原来是阿力啊。你怎么干起这勾当了?”

刘阿力说:“实在是没办法啊,领着弟兄们讨口饭吃。”

杜月笙也是从小混混一路走过来的,所以他对这些人十分理解。但这些人有饭吃,赌场就没饭吃。有没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让双方都有饭吃呢?

这是个问题。

杜月笙一时想不出对策。但遇到刘阿力却是个不错的机会,能让杜月笙了解一下这些劫匪的底细,从而对症下药。

当即,杜月笙就把刘阿力和他的几个兄弟一块请到酒馆,找了一个房间,一边喝酒吃肉,一边打听“剥猪猡”的事情。

通过刘阿力,杜月笙得知,干这个勾当的人,并不是只有刘阿力一伙,另外还有三四个团伙。这些人大多是一无所有的小混混,很多都是蛮勇斗狠的亡命之徒。

一番长谈之后,杜月笙心里有底了。

他问刘阿力:“其他几个团伙的头目,你都认识吗?”

刘阿力说:“认识。”

杜月笙又说:“你能把他们约出来吗?”

刘阿力想了想,说:“没问题。”

杜月笙接着说:“那这样,明晚8点,你把他们约到这家酒馆,还是在这个包间。我们一块坐下来谈谈。”

刘阿力拍着胸脯说:“月笙哥的事情就是我阿力的事情,我肯定帮你约到。”

几个人干掉最后一杯酒,然后散去。

走出酒馆后,杜月笙带着江肇铭急步朝公兴记赌场走去。

在路上,江肇铭问杜月笙:“师父打算怎么处置这些人?”

杜月笙答道:“来硬的不行,都是道上混饭吃的兄弟,你要断了他们的财路,他们就会和你搏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