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45.html


第二天晚上,林桂生与黄金荣并排坐在大厅里,周围站着金九龄、顾掌生、金廷荪、马祥生等几个徒弟。

黄金荣一声令下:“叫歪脖子。”

顾掌生跑到门口一招手,候在门外的歪脖子阿光哆哆嗦嗦地迈进大厅。

黄金荣虎起麻脸,不动声色地问道:“阿光,昨晚抢到了几包烟土?”

阿光一愣,心知事情十有八九是败露了,但他以为黄金荣没有证据,就侥幸地答道:“师父,10包。”

“放屁!”黄金荣勃然大怒,“你这个欺师灭祖的货,都敢骗到老子头上来了。你说抢了10包,可上午巡捕房报案为什么是12包?”

阿光的腿一下子就软了。

扑通一声,他跪到地上,紧接着就是砰砰的磕头声:“小的该死,小的该死,师父饶命啊。”

黄金荣完全不理睬他,一巴掌拍在茶几上,吼道:“家有家法,帮有帮规,把这杂种拖出去,晚上扔进黄浦江里喂鱼!”

歪脖子阿光一看求黄老板不管用,就赶紧朝着老板娘林桂生磕头,一面磕一面哀求:“师母救命啊,小的再也不敢了。看在我没有功劳还有苦劳的分上,求师父师母饶了我这条狗命吧。”

此时,昨晚参与抢土的其他7人也都赶了过来,众人一块跪下求情。

一直静默不语的桂生姐,此时发话了:“那两包烟土,你藏到哪儿去了?”

歪脖子阿光赶紧说:“小的没有独吞,分给另外7位兄弟了。但是??但是,小的拿了双份。”

“你是领头人,那这主意是你出的吗?”

“是小的一时财迷心窍,我对不起师父师母。”

林桂生冷笑一声:“歪脖子,为了这么一点小钱你就敢欺师灭祖,真没出息。”

顿了一下,林桂生看了一眼黄金荣。接着说道:“念你之前一向对师父忠心耿耿,今天就放你一条性命。赶紧滚出上海滩,不要再让我看到你。”

阿光像判了死刑的囚犯忽然得了特赦令一样,磕头如捣蒜:“谢谢师母,谢谢师父,我这就滚出上海滩,这就滚。”

歪脖子阿光退下后,林桂生对跪在地上的其他7人说:“一人做事一人当,这事儿与你们无关,都起来吧。”

众人起身后,因愤怒而气喘吁吁的黄金荣猛吸了几口吕宋雪茄,对着一旁的顾掌生说:“掌生啊,以后歪脖子管辖的那块活计都由你负责。”

“掌生一直不错,肯定能担当大任。另外,让月笙帮着你干。”林桂生不失时机地补充道。

黄金荣看了看杜月笙,说:“那就这样,月笙也挺能干的。”

一切都安排妥当后,众人都要离去。

黄金荣单独把杜月笙留住,告诉他:“歪脖子那狗娘养的,按规矩得挨三刀六洞。但既然你师母发话了,就饶他一命。不过,规矩不能破,这样吧,你去跑一趟,让他留下一个手指头。”

杜月笙一愣,继而小心翼翼地说:“现在,他只怕已离开上海滩了吧?”

杜月笙在巧妙地推辞。他做事向来讲究刀切豆腐两面光,如此明目张胆得罪人的事儿,他不愿意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