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收集的几张超精彩的二战文章


猎豹的编制

猎豹式反坦克歼击车是德军乃至所有参战国中最优秀的反坦克歼击车在1944年6月首次参战就成为东西线盟军的恐怖杀手,但由于盟军轰炸及不断的改良计划因为迟滞了猎豹的生产,盟军在6月,8月及10月大规模的轰炸使逐渐上轨道的生产又遭到破坏,于是陆军兵器局除了原厂家MIAG之外另委托MNH与MBA两家工厂加入生产线。

在1945年1月时达到月产72辆的最高记录,到1945年4月为止,陆军兵器局接收了共415辆猎豹,其中270辆由MIAG工厂生产。由于运输困难,再加上没有成立独立的猎豹营,因此有很多猎豹被编入装甲师或独立战斗群中,紧急时甚至由附近的战斗单位直接从工厂接收,因此不能像虎式重装甲营或猎虎,象式反坦克歼击营一样,以足够的车辆进行战术应用。所以猎豹虽然比猎虎数量多出3倍多,单车性能与战斗效能也比猎虎强,但是整体战果一样不突出,多半是在单车作战中被消耗掉的,对于无法挽救的战局已经产生不了影响了!

在战术运用方面,由猎豹编成的驱逐坦克营基本上只有第654营(就是参加城堡作战的另一个斐迪南营),另外还有第614反坦克歼击营。在诺曼底战役的猎豹只有10辆左右。在6月一次战斗中,德军以3辆猎豹伏击英军部队,取得了击毁10辆丘吉尔坦克的战绩。

猎豹主要参加的战役是1944年12月的阿登反击战。为了准备1944年12月的西线反攻,B集团军群司令部计划投入5个重型驱逐坦克营:第654,519和559三个营为已组建的部队,另外两个营则在德国反坦克歼击兵学校编组,即后来的560和655营。计划各配备1个连的猎豹和28-31辆4号反坦克歼击车。但是事实上大部分部队没有完成编制。

这5个营在12月到达阿登前线,并于16日投入战斗。各营的猎豹数量为:654营25辆,559营5辆,519营9辆£¬560营13辆,655营0辆(该营到1945年1月都没有接收到猎豹)。而当日处于可使用状态的仅有17辆。当月4个营共损失5辆的猎豹,并有许多受损脱队的车辆:559营全损1辆,配属于SS第12“希特勒青年”装甲师的560营则损失了4辆,其他营的车辆各有损伤。

1945年1月,部分部队开始陆续接收补充车辆,分别是:560营2辆,519营6辆,559营6辆。而当月猎豹的战备与损失情况都比较好。但在2月德军开始后撤后,损失便逐渐增加。

在1945年之前原本预计派往东线的猎豹都被用于西线,直到1945年1月,原本计划前一年送往东线的10辆猎豹被拆成两部分,均分给第563和第616重型驱逐坦克营,并于当月中旬向东线移动。(第563营也是由一个猎豹连和2个4号反坦克歼击车连编成,在1月21日至31日的十天内,该营共击毁58辆苏军坦克,自身仅损失1辆猎豹和4辆4号反坦克歼击车,但在最后却因为燃料不足,无法修复与无法行动等原因,自爆了12辆猎豹和4号反坦克歼击车,使得兵力降到15辆反坦克歼击车。1945年2月1日该营报告的可用车辆为5辆猎豹和3辆4号反坦克歼击车,在2月18日奉命解散)

1945年1月之后,新生产的猎豹除了部分补充前线各重型驱逐坦克营外,还有许多被送到在前线激战的各装甲师,使得使用猎豹的因此变得十分复杂,如SS第2“帝国”,第5“维京”,第9“霍亨斯陶芬”,第10“福隆德斯伯格”,第12“希特勒青年”装甲师,国防军第2,第4,第8,第25装甲师,装甲教导师,元首掷弹兵师等等都有一些猎豹,但是除了原先的几个重型驱逐坦克营外,绝大多数装甲师的猎豹都不足额。1945年3月15日,东西两线的猎豹共有145辆,其中西线59辆(34辆可用),东线86辆(28辆可用),这是猎豹服役期间可用数量的最高记录,4月10日德军战况报告中记录东西两线8个装甲师与重型驱逐坦克营的猎豹为53辆(西线23辆,东线30辆),其中可用的仅16辆(西线11辆,东线5辆),该月前线德军部队共接收了71辆新的猎豹。但是由于战局混乱,编制情况不详。

除了先前编成的重型驱逐坦克营外,其他多数部队的猎豹多半是仓促成军,皆不足以构成战术部队,再加上训练与经验不足,因此在使用上也是混乱不已。在战争结束前几个月,许多猎豹常因为一点点机械故障便被放弃,在被部队回收前敌军就已占领战场,为了避免被敌人俘获,自行爆破乃变得十分普遍;在运用上一些部队将猎豹当成突击炮使用,与步兵一起行动,而忽视其专长的防御战与远距离炮战,由于视角有限,这样的运用造成致命的结果,而一些受损的猎豹甚至被半埋在地上,当成固定炮台使用,当敌军接近便完全没有脱救的机会£¬只能由成员自毁。

总的来说,猎豹的性能远在盟军当时各式同类车辆之上,也是我最喜爱的装甲车辆之一,和虎王一样,除了苏军的IS-2坦克能在1800米距离外击毁猎豹外(猎豹要在1300米内才能击穿IS-2正面装甲),在一般的战斗距离下,其它盟军坦克或反坦克炮只能幸运的命中履带,最终减速机或是驾驶潜望镜才能从正面击毁猎豹,由侧面或是后面开火才是击毁猎豹较为实际的办法。而猎豹的88毫米Pak43型71倍径反坦克炮却能在2000-3500米外击穿盟军多数主力坦克的正面装甲。可惜由于生产过晚且数量不足以编成足够的战术部队,再加上燃油不足,战术运用的错误与后勤的严重脱节,使得猎豹终究未能象虎式坦克一般成为盟军望而生畏的武器。

SS第12"希特勒青年团"装甲师下的SS第560重坦克歼击营,在44年12月19-21日对阿登地区一座名为Dom Butgenbach的农庄所发动的攻击中损失惨重.防卫该地的美第1步兵师第26步兵团拼死战斗,毫不退让--从而产生了该步兵团的一句著名座右铭:"WE FIGHT AND DIE HERE".前4次进攻德军均以第560歼击营的四歼和猎豹为主力.5辆猎豹在20日6时开始的第4场战斗中被击毁.其中1名美军操作57MM反坦克炮的炮手Cpl Henry "Red" Warner在击毁2辆,火炮卡壳,于是他掏出手枪向第3辆猎豹跑去并在射击时击毙了在车外观察情况的猎豹车长,猎豹迅速倒车逃跑.Warner自己于21日的最后战斗中被1辆IV的机枪子弹击中阵亡(后获得了MOH).在为数总共6次的激烈拼杀里,SS12损失1200人,25辆坦克和22辆歼击车,15辆装甲车.美军只损失了5门57MM反坦克炮,3辆M10,3辆M4以及500人.

这次严重的失利使得SS12不得不转换了随后的进攻方向.

罗斯福与斯大林 二战中的斗智内幕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期间,英美俄盟军三巨头总共才见过两回面,次数少得令人难以置信;可是,美国总统罗斯福与苏联主席斯大林之间的频繁通信,多得令人讶异。罗斯福还曾经向英国首相邱吉尔说,“比起你,斯大林对我更好。”

两人通信逾千封,其中三百封书信首次公开,结集成书《我亲爱的斯大林先生》(My Dear Mr Stalin)于2006年3月出版,信中披露了三巨头的恩怨和猜忌。

斯大林很怕坐飞机,1943年11月三巨头在德黑兰首次会晤前,他从未离开过国土。罗斯福于是写信给他,威迫利诱下企图说服斯大林起行。

罗斯福写道,“您飞行六百里,算不了甚么,我比您远超十倍。”“如果我们三个人为了那区区几百里路程就不见面,将来我们的子孙会视此为一出悲剧。”经罗斯福规劝,斯大林终于首肯。

罗斯福和邱吉尔两人从埃及首都开罗出发,斯大林则由巴库起飞。据该书记载,斯大林此行吓破了胆,他的飞机经过伊朗厄尔布尔士山脉上空时,遇上气涡,机身被撞击至摇摆不定。斯大林紧握座位扶手不放,面容恐慌。

三位老人事后均投诉,此行掉了他们半条人命。斯大林耳痛达两周;罗斯福不停咳嗽,病情恶化成为支气管炎;邱吉尔则患上肺炎。

斯大林安装窃听器

斯大林坐飞机经验仅此一次。三巨头计划1945年2月,再作第二次会晤时,他誓死不肯离开苏联。另外两位老人只得迁就他,飞往克里米亚半岛一个黑海边的度假胜地——雅尔塔,会后签署了著名的《雅尔塔协定》——斯大林答应美国出战日本,条件是要外蒙独立;和恢复1904年日俄战争前,俄国在中国东北的各项权益等。

该书引述美国情报部门2003年出版的刊物《情报研究》披露,斯大林拒绝离国其实另有两理由。首先,他可以在罗斯福和邱吉尔分别下榻的前沙皇皇宫内安装窃听器,将他们的谈话内容录了音,然后在签署协定时得以讨价还价。

另一理由是,斯大林之前赴德黑兰开会时,曾在宴席上出过洋相。他不懂使用刀叉进餐,要翻译官从旁教授餐桌礼仪,令他非常尴尬。留在苏联,斯大林就无所拘束。

三人通信逾两千封

当年英美俄之间的通讯,仅靠密码电报;为了避免德军从中截获消息,三国领导人能够直接会晤商讨战略,当然是上策。但斯大林既然不肯移玉步,他们只好凭信寄意,由专人秘密带信到对方手上。据统计,直到1945年4月罗斯福去世,三人的往来信件逾2500封,其中又以斯大林和罗斯福的占大多数。

英国《卫报》分析,我们不能将这些信件视为文学作品来阅读,它们只是记载历史的文献。事实上,斯大林和罗斯福都视写信为苦差,尤其是斯大林,他的母语并非英语,真是下笔艰辛。不过,根据两人通信内容,可窥探到斯大林向罗斯福提出的要求,大都可随心所欲。

据1941年10月罗斯福写给斯大林的一封信,他保证,为了支持红军作战,将源源不绝地供应物资,包括带刺铁丝网、毛皮大衣,甚至军靴。

罗斯福损害中国利益

《卫报》幽默地说,这封信是现代历史上最花费的“购物单”,共67项。其中第六项:卡车,立刻运送5600部,以后每月一万部。第23项:硅铁,每月三百吨。第25项:装甲板,每月一千吨。第42项:制火药用的甲苯,每月两千吨。第66项:军靴,每月最少二十万对。

当时希特勒已经入侵苏联,斯大林于是回信给罗斯福说,“我们作出全面戒备,以确保和美国合作,对抗我们的共同敌人——嗜杀的纳粹主义。”

罗斯福对战争充满乐观。1943年6月他写给斯大林的信中说,“为了达到最后胜利,我们需要有团结和牺牲精神。”“这种精神,鼓励我们肩负起领导世界和平的任务。”罗斯福千方百计拉拢斯大林抗日,美国民众对他的表现甚为不满。

事后证实,罗斯福的策略有利美国。二战中,美军牺牲人数为40.5万人;苏军为2700万人,远超美军。历史学家认为,倘若苏联不加入抗日,美军牺牲的人数会多一百万。这解释了为甚么罗斯福宁愿损害和中国的关系,也同意藉著《雅尔塔协定》给予苏联利益。

我可以操纵斯大林

罗斯福控制权力的自信心,成为他个人最大的魅力,也是他最致命的弱点。1941年他写信给邱吉尔道,“坦白地对您说,我可以操纵斯大林,比起应付贵国的外交部和我国的国务院,更加得心应手。”“斯大林憎恨您的高官胆小如鼠。他想,他喜欢我多一点。我希望他继续如此。”

邱吉尔观点却不一样。他回信说,“斯大林不近人情,将来后患无穷。”《卫报》说,事后证明邱吉尔确有远见。

1945年4月11日罗斯福逝世前两小时,他令助手草拟一信给斯大林。当时意大利准备投降,惟独苏联代表被摒弃出席谈判,激怒斯大林。罗斯福写信向他解释,“我们千万不能互相猜疑,类似这样的小小误会,将来会尽量避免。”罗斯福一边说一边向助手埋怨,他的后脑痛得像要裂开。两个小时后,他与世长辞。

《卫报》认为,斯大林自此原形毕露。他公开地挑衅和猜疑英美两国,埋下冷战伏线。报道说,这批信函,是二十世纪收藏的最重要档案。

斯大林和罗斯福当年是秘密通信,只有身边几名顾问知悉详情。信件封尘六十年,现在终于重见天日。


一战德国战败后,协约国不允许德国保留空军,但德国人采取了多种手段,为德国空军的复兴打下了基础。1935年德国空军重新建立,赫尔曼.戈林为空军总司令。在这段时期,许多空军史上传奇的人物也陆续成为德国空军的一员,例如:维尔纳.莫德尔斯、阿道夫.格兰德、约瑟夫.康胡贝等等,在这些人当中一个年轻人也来到了新生的德国空军,他就是日后在不列颠之战中大显身手的——赫尔穆特.维克少校。









本文内容于 2011/3/6 16:15:39 被小编a7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