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骨柔情 正文 第六十五章 感情归感情

msbinghe 收藏 6 3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4.html


见王莉一直在劝李政,老板说道:“年青人,今天你是每一个照顾我生意的人,我给你打个折,三十五万,算咱们交个朋友怎么样?”

“好啊,老板够爽快,成交了。”李政说完掏出了一张银行卡。

“不行,我不同意。”王莉一把夺下了李政手里的银行卡。

老板一看王莉在阻挠,回身从柜台里拿出了一个黑色的镯子,递给了李政说道:“初次见面,送你女朋友个礼物,你女朋友真漂亮。”

李政笑了笑,接过了那个黑色的镯子看了看,然后拉过王莉的左手就给她戴上了。

“这什么东西,黑乎乎的,难看死了,我不要。”王莉说着就要往下摘。

“这你说的啊,不要我可送给别人了。”李政说道。

王莉一听李政的话,停止的动作,说道:“干嘛不要,一分钱也是钱。”

交了钱,李政拿着东西,又带着王莉转了转就回去了。在车上,王莉又问李政:“你买这些东西干什么,是不是要送给素大师?”

“是啊,也不知道他喜欢不喜欢。”李政抱着手里的东西说道。

“他是不是收你做徒弟了?”王莉又问道。

“没有啊。”

“那他是要收你做他的干儿子?”

“他还想收你当他的干姑娘呢,你愿意吗?”

“那是为什么,你是不是有事求他,是不是看他单位好,想调他们单位去?”王莉又问道。

“他们单位,我又不懂医术,调他们单位能干什么?”李政反问道。

“你知道素大师他们单位是干什么的吗?”

“不知道啊,他也没说啊?”李政估计,素大师究竟在干些什么这个丫头肯定不知晓。

“那你知道我爸爸是干什么的吗?”王莉又问道。

“你爸爸?你爸爸干什么跟我有什么关系吗?素大师也没告诉我呀。对了,你爸爸是干什么的,我听说你有点关系的。”李政问道。

“呵,呵,我爸爸就是一般干部,在总参工作。我跟你说啊,我爸爸本来也是个正常人的,后来认识了这个素问大师,就开始整天研究些瓶瓶罐罐、书画玉器什么的,把我和我妈都烦死了。还有啊,那个素问大师看着是个大师,很小气的,有一回我不小心打碎了他一个瓶子,他都好几天不跟我说话呢。”王莉笑呵呵地说道,李政知道,以王莉可以随便出入素问大师的住处,可以随便地跟素问大师说话就可以看出,这个丫头的背景肯定不一般,要不就是他爸爸在从事着跟素问大师一样的工作。

一回到本草小筑,王莉就冲素问大师嚷道:“看看你教出来的好徒弟,今天当了回冤大头,三十多万就买回来一堆破烂。”

李政笑了笑,没辩解,而是将手里的东西取出放在了桌子上。素问大师上前一下就把那串佛珠抓在了手里,反复看了看叫道:“好东西啊,好东西啊。”

王莉看着素问大师痴迷的样儿,说道:“真是两个精神病。”然后转身离开了。

素问大师拉着李政问道:“这是你从哪弄来的?”

“古董市场上买来的呀,怎么样,我的眼光还不错吧。”李政说道。

“不错,不错,真是好东西呀,你多少钱买的,卖给我吧。”素问大师又说道,佛珠却没放手。

“喜欢吗,送你了。”李政说道。

“那怎么能行。”素问大师坚持着。

“我买来就是为了送你的,你喜欢就好,我还怕你看不上眼呢。”李政坐下来喝着水说道。

“怎么会,这可是纯正的天台菩提木佛珠啊,虽说是元朝初年的东西,但现在真的很少见啊。”素问像宝贝一样把那串佛珠捧在手里。

“能值多少钱?”李政问道。

“无价之宝。”素问答道。

“要是拿出去卖呢?”李政又问道。

“那得看什么人买了,要是我这样的,你只要开出价来,我就要。”

“真的那么值钱?”

“那当然了,这可是佛家的至宝啊,哪个不长眼的给弄地摊上去了啊。”

“你算是完了,就这么一串佛珠就把你美成这样,还成什么佛呀?”李政嘲笑了素问大师一下。

“成不了就成不了吧。”素问一脸的无所谓。

“那你看看我这两样值多少钱?”李政指了指桌子上的两样东西。

素问大师把佛珠放好后开始端详起那个烟灰缸来,反复看了几遍后放下说道:“我还真看不出这是什么时候的,你等等我把那两个老头子叫来,让他们看看。”

不一会儿,薛馆长和孙研究员又不辞辛苦地来到了本草小筑,两个人一进屋就各拿起桌子上的一件东西看了起来,然后又是三个人在一起叽叽喳喳地讨论。过了很久,薛馆长拿着那幅画问李政:“我可不可以把这幅画带回去给我们那的几个老头子看看,我还真有点拿不准。”

“当然可以了。”李政笑着说道,薛馆长一听,拿起画就走了。

那个孙研究员一听,拿着那个烟灰缸不好意思地对李政说道:“小伙子,你这个东西能不能转手给我?”

李政一听,连忙说道:“转什么手啊,你老喜欢送你就是了。”

孙研究员一听,喜上眉梢,连忙说道:“那怎么行,这么贵重的东西我怎么能好意思要呢,你多少钱买的?”

“十万”李政说道。

“呵呵,你捡大便宜了,这样,我给你五十万,转给我了,不准反悔。”孙研究员说道。

“五十万?你想干什么?欺侮小孩子啊,一百万我要了。”素问大师在一旁连忙说道。

“你跟着抬什么杠啊,喜欢自己淘去啊。”孙研究员瞪了素问大师一眼。

看到孙研究员的样子,素问大师立即也瞪起了两只眼说道:“有点规矩好不好,做买卖也得有个先来后到,要不是我叫你,你连见都见不到,一百万我要了。”

“算你狠,一百万,不准再加了啊,再往上加我以后不认识你了啊。”孙研究员说完把那个烟灰缸揣进兜里就跑了,边跑边对李政喊道:“明天给你送支票来啊。”

“呵呵,这个老东西,真抠门。”看着孙研究员的背影,素问大师笑着说道。

“算了,送给他吧,看他真是挺喜欢的,你都有那么多了。”李政对素问说道。

“干嘛送给他呀,他又不缺钱,再说你那个虎纹笔洗在市场上至少能卖二、三百万呢,他这还嫌大便宜了呢。”素问笑着说道。

“管他呢,反正我又没花多少钱。”李政又说道。

“要了吧,你不是还管着一个孤儿院吗,那也需要钱啊,再说你要是不要,他也一安心,生怕你哪天再跟他要回去。”素问大师又说道。

李政听了后点了点头:“也对,你不说我还忘了呢,那个孤儿院的老院长还想让我接她的班呢,你说我怎么办才好?”

“我认为你可以接,接了之后找个合适的人去管理就是了,没必要自己亲自去管。对了,你的那个加油站最好也不要用你的名字,对于军人来说这是不允许的。”

“嗯,我知道了,你不知道我些什么?”李政想知道这个素问到底调查出来多少东西。

“呵呵,其他的就不知道了。”素问回答。

“那串佛珠也很值钱吧?”李政突然问道。

“是啊,你刚才不是问过了吗,怎么又问?”素问不明白李政是什么意思。

“那你打算给我的孤儿院捐多少钱?”李政一脸的坏笑。

“这......什么佛珠,没见着啊,在哪里。”素问说完起身就走了。

“你回来,出家人不打诳语。”李政在后面追着。

“我早就还俗了。”素问在前面喊道。

“你玩赖......”

晚上,王莉突然打了电话过来。“喂,小和尚,没看出来,你还挺有眼光的。”

“我没出家,你以后不要叫我小和尚。”李政没好气好说道。

“好、好、好,不叫就不叫,那个黑镯子我爸爸看过了,说是黑玉的,慈禧戴过的,能值二三十万呢,明天我给你送回去啊。”

“算了,你自己留着吧,慈禧戴过的东西,想着就恶心......”

“没品味......”

第二天,薛馆长又带着那幅画来了,坐下之后对李政说道:“经过我们鉴定,这幅画是唐太宗李世民的真迹,虽然画工不怎么样,但是唐太宗李世民的东西存世的很少,而且这幅画上几乎加盖了以后历朝历代所有大家的和一些君王的私人印鉴,具有很高的考古价值和收藏价值,我们博物馆决定收藏这件作品了,你不会不舍得吧。”

“那有什么,本来就是国家的东西嘛。”李政给他沏了一杯茶说道。

“不知道你能出个什么价?”薛馆长又说道。

“要什么钱啊,送给国家了。”李政随口说道。

“别忘了孤儿院。”素问在一边提醒一句。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