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魂 外传 第六章:关门打狗

冷月风起 收藏 0 2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32.html


第六章:关门打狗

车队继续前行,14日中午的时候,车队已经来到了临近战区的文山县境内。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乌云在天空快速的流动着,太阳光不失时机地透过乌云的缝隙探出头来看一眼在道路上行驶的这条绿色的车龙。

部队开往老山战区虽然是秘密行动,但是部队临近老山战区,意图已经很明显。此时,通往老山的路上,已经不只是一只部队,无数的运兵车和牵引着各种型号火炮的车辆汇集到这里,纷纷向老山地区开进。流动着战车车流的公路两旁的原野里,甚至还可以看到竖立起的导弹指向天空。战争的气氛在文山这片土地弥漫着,战争的迹象已经一览无疑。

车队没有到达文山之前,虽然车队已经连续行驶了一个昼夜。吃不上热乎的饭菜,战士们只能靠随身携带的压缩干粮充饥,渴了喝几口水壶里的水,但是战士们的情绪还是非常饱满和乐观的。在行驶途中有些车辆里还传出战士们嘹亮的歌声和笑声。可是,车队一进入文山,看到眼前的这些情况,所有的战士们都沉默了。

侦察排在平时的军事训练中,相对来说比其他的分队训练要严格刻苦,很多项目都是模拟实战环境来进行的,因此心里素质和适应能力应该比其他分队要强一些,但是就是这样,侦察排的战士们都有些紧张,谁也不再说话,都紧紧的抱着枪,眼睛望着车外流动的景色。也许是王辉坐在车后看到的情况更清晰,他显得更加紧张,竟然“咔嚓!”一声拉动枪栓,把子弹顶上了枪膛。他的这种唐突的举动,使车厢里的气氛更加紧张。

排长周德水参加过79年2月的那场战争,深知初上战场的人那种紧张忐忑的心情。为了缓解大家的紧张情绪,让每一个人都明白眼前的事态,他也不管什么军事机密了,索性把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紧张什么,离老山远着呢,还没听见炮声呢就紧张成这个样子,亏你们还是侦察兵呢。实话告诉你们吧,我估摸着现在咱们的兄弟部队正打扫战场呢,咱们现在就是飞着过去也赶不上那道大餐了,最多也就是喝口汤。照现在这样的速度走下去,等到了前线恐怕黄瓜菜都凉了。同志们,我们当兵不就是为了打仗吗?好不容易赶上了这么个机会,路上还给耽误了,看咱们这些兵当得多没劲。”

听周德水这么一说,大家的紧张情绪果然缓和不少,王辉也有些不好意思地关上了冲锋枪的保险。

有过当时那种经历人都知道,战争,从一种特定意义上来说,就是生与死的抉择。当战争降临到作为军人的头上的时候,他们面对生死却没有选择,只有勇敢面对。初次面对这生与死的抉择,无论是谁都会产生一种对于战争的恐惧,但是只要真正进入战争的环境,那种恐惧便会在残酷和冷峻的战火硝烟中消失,成为一个不畏死亡的勇士。

大家的情绪虽然不再那么紧张,但是每一个人的心理都不轻松,毕竟他们面对的是一场血与火生与死交织的真实战争。

此时的老山战场的战况还真让周德水排长说了个八九不离十。

1984年7月11日晚23时50分,我军电子侦听部队突然监听到敌人二军区前指电台发出一个无线电信号。经计算机破译,其内容是:“各部速报准备情况”。 得知这一情报后,我军指挥机关马上召开紧急作战会议,对其进行研究分析,认定敌人很可能在7月12日凌晨开始实施“北光”计划。

紧接着,12日凌晨零时30分,敌人各部队先后以无线电条码信号的形式报告其上级:“准备完毕”。这就更清楚地证实了我军判断的准确。

根据这些无线电信号的频率和波长,我无线电测向仪和测距仪立即进行了跟踪监听和区域电子扫描,基本确定敌人集结地域距我防御前沿5―10公里一带。 至此,敌我双方的指挥机关已把全部精力投入到了我“老山主攻团”的防御地带:为了便于地域区分和作战协调,我军把老山战区分为东、中、西三个区域。

东区,以八里河东山为核心。那里是峰峦叠嶂,山势呈南北走向,平均海拔1600米,国境线为由东向西穿过,由敌我双方军队分别控制着各自的疆域。 西区,以老山主峰为核心。山势北陡南缓,大小27个山头,全部由我军控制。 在东区和西区的中间地带是中区。区内有一条长4公里的山梁,叫松毛岭。以松毛岭为界,以南为敌方,以北为中国。以松毛岭为基本点,其东面是一个呈南北走向的大峡谷,峡谷内有一条河,叫泸江河,河水由北向南,从我国流入敌国。河边有一条公路,就是当年我国支援敌方的四号公路。峡谷的东面是笔直峭立的八里河东山。由松毛岭向南,7公里以内,是一片丘陵地带,有大小56个山头,海拔最高的为634米,最低的为200米。由松毛岭再向南7公里以外,是敌人的大青山。山势呈东西走向,长约20公里,平均海拔在1500公尺以上。在大青山和八里河东山交汇处的峡谷口,有一个敌方村寨,叫清水口,是当年我国支援敌方必经的交通要道和敌军进入老山地区的咽喉要道,军事意义非常重要。由松毛岭向西,顺山梁走5公里就是老山主峰。

由此可知,我军的防御地带是三面环山的低洼地,主要防御方向是从松毛岭到敌方的清水口。根据地形和敌情,我军指挥机关判断:如果敌军要在老山地区组织战役级规模的作战,其人员和辎重就必须从清水口经过,而后才能沿地形展开兵力。除此之外,别无他路。为此,我军指挥员定下了“赶羊入圈,分段拦截,关门打狗,务求全歼”的作战决心。

所谓“赶羊入圈”,就是运用各种手段,诱使和驱动敌军进入我防御地带。 所谓“分段拦截”,就是运用我强大的炮兵火力,将敌军的战斗队形打乱,使其不能首尾相顾,便于我各个歼灭。所谓“关门打狗”,就是以各种炮火将峡谷口的清水口封闭,使敌军后续部队不能进来增援、先头部队进来回不去。所谓“务求全歼”,就是运用各种歼敌手段,将进攻之敌基本歼灭在这中区地段上。

凌晨2时30分,敌军各部队以无线电条码的形式向其上级发出了“开饭完毕”的电报,这就预示着敌军已经开始向我防御前沿运动。

我军指挥部得到这个信息后马上命令:炮兵第四师,以130加榴炮向敌军后方供给基地、炮兵阵地、后续部队、保障部队等可能集结或屯留的地区进行火力急袭,待取得战果后,即行加大炮火密度。命令炮兵第320团,以122加榴炮对敌清水口附近地域进行火力急袭,待取得战果后,即行加大炮火密度;命令三个小口径炮兵营,对我防御前沿三公里地段内进行火力急袭,待取得战果后,再改用大口径火炮射击。

凌晨2时50分,在我军第一次火力急袭过后,向我运动的敌军各部均受到不同程度的打击,有些遭受重创。同时,这突然的打击也迫使越军潮水般涌向清水口,蝗虫般密密麻麻地进入我防御阵地前沿,东寻西找,相互之间喊叫着、辱骂着、撞击着,有的敌军在惊慌之中用电台发明语向其上级报告:“我部建制已被打乱,请给予协调。”还有的敌人干脆在电台上大声疾呼:“我部被敌炮火拦阻在某某地区,不能按时到达某某号高地,请求压制敌炮兵。”

凌晨3时,敌军二军区前指以通播电报形式电令各部:“迅速占领进攻出发阵地,按原定计划行动。”得到这个情报后,我军指挥部立即命令所有炮兵部队,对敌军的后方地清水口、我军防御阵地前沿按计划实施地毯式轰炸。随着命令下达,我方阵地万炮齐鸣,地动山摇,整个老山战区马上变成了一个啸叫与火光的世界。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