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0.html


五十二 再受令 月夜转战重庆城


根据军区前指的预先命令,我师预计于三月十四日以后撤军回国,因此部队在格林地区边清剿边做撤回国内的准备。三月十一日九时,接到军区前指命令,配属炮一师二十七团的两个营和一二三师炮团八连,于当日乘车进至茶灵地区,由茶灵向重庆地区攻击,协助五十八师歼灭重庆地区之敌。

庞大的车队静静地行使在山间公路上,就象一条巨蟒匍匐蜿蜒在群山之间。经过战场上二十多天的摸爬滚打,连新兵都成了“老油子”。战士们抱着枪,静静地坐在汽车上,似睡非睡似醒非醒地任随汽车开动,包括我在内并没有多想前面的战斗情况。

黎明时分我们赶到了重庆外围班萨斗,友军正与越军激战,到处是枪声和炮声。后续部队上不去,到处都是部队,阵地上一片混乱。通往重庆的班萨斗大桥被越军封锁,主攻部队正在与越军进行激烈地争夺。

班萨斗是茶灵通往重庆的必经之路。班萨斗两侧是一座座拔地而起的陡壁石山,以东就是六十多米宽的班萨斗大桥,是茶灵至重庆公路的咽喉要道。越军为阻止我会攻重庆,以一个加强连和四百多名武装矿工在这里防守。四八四团担任攻打班萨斗地区之敌的主攻部队,由茶灵、兰怀、郎兰公路攻击前进,四八六团为助攻部队,从775高地、多打、向班萨斗北侧迂回。四八四团在班嘎北侧遇越军六百余人抵抗,由于地形、敌情未查清,为采用迂回包围战术,几次攻击未奏效。该团四连在师侦察连十五名战士配合下,在班嘎东侧偷渡巴望河,迂回到班萨斗大桥,因走错路也没有成功。我团一营插至多打以东一公里处也遭遇越军阻击。此时,师前指命令一营改变穿插路线,迅速渡过巴望河,沿763高地、教东方向迂回,插至弄箭,断敌退路阻敌增援。同时团命令我们营也沿一营路线迂回,由东向西攻击。并奉命从下游强行渡河,从侧翼进攻,协助四八四团歼灭班萨斗地区之敌。我连接到渡河命令后,当时没有一件制式的渡河器材,任务非常紧急,我们都非常着急,派出战士四处寻找可供渡河的漂浮器材。还好在一个砖瓦厂内发现大量楠竹,又粗又长,是非常理想的渡河材料。我们立即行动起来,命令每班扎一个竹排,渡送重武器和不会游泳的战士,其余人员自制一件简便渡河工具,必须在半个小时内完成。霎时间什么浮筒式、背包式、背心式,五花八门,各式各样,很短时间内就解决了渡河的工具。我们选择了一处河床较窄,流速较缓的地方作为渡河点。并布置重火器对对岸可能埋伏越军的地方,进行火力监视,掩护全连强渡。战士们利用各种漂浮器材,直扑对岸。我连渡河后,迅速向前穿插,其他连队紧随我连其后。当时阻击我军的越军,发现有被包围歼灭的危险,稍作抵抗后,大部就地潜散。正面攻打班萨斗大桥的也被胜利攻取了班萨斗大桥,迅速向重庆城内推进。

固守班萨斗地区之敌就地潜散,能进深山的进了深山,不能进山的就钻进了山洞。四八四团二连在班萨斗西侧发现一个上下两个洞口相通的大山洞,距洞口十几米处有坚固的铁门,并发现有三根电缆伸入洞内。洞口外有一具越军的尸体,附近地面上血迹斑斑,还有带血的绷带,判断该洞内藏有不少越军。因此在副政委李世友的指挥下,二连一排向洞内发动攻击,他们将五十公斤炸药滚到铁门外进行爆炸,未能炸开铁门。洞内越军拼命向外扫射,企图控制洞口。排长吴洪州带着机枪压制越军火力,二、三班在猛烈火力掩护下,又将一百二十公斤炸药滚入洞内,只炸开铁门一个口子。洞内越军依靠坚固的工事和有利的地形,固守洞口,负隅顽抗,给二连攻击造成困难。此时营调来八二无后座力炮和火箭筒进行轰击,但炮弹在岩壁上爆炸,效果并不理想。这是营调来四连三排和四挺重机枪加入战斗,在重机枪的掩护下,我攻击部队开展对洞内喊话,对洞内敌人进行劝降,未能奏效。最后决定采用火攻,在李世友副政委指挥下,把缴获的五吨汽油用管道输入洞内,同时将一百五十个汽车轮胎浇上汽油,滚入洞内,又将三百公斤炸药、一百零五发炮弹、四十五枚反坦克地雷全部丢如洞内,然后用喷火器连续八次进行喷射,顿时洞内浓烟滚滚,烈火熊熊,一阵山崩地裂的巨响,两个山洞全部炸踏。据俘虏供称,洞内有越军一百七十多人,是越军的一个通讯枢纽。

我们从重庆城的东侧攻击前进,此时城内已成一片废墟,火还在燃,烟还在冒。我连在市郊一个地方,发现一个大粮库,上等的酒米,又细又白的面条,堆了好几间屋子,战士们顺便带走了点面条。我让炊事班去弄点大米带上,后来他们回来报告说,已经被大火烧光了。

在战争后期,部队开始实行特殊政策,着重摧毁越南的经济实力和恢复战争的能力,有专门的部队执行特殊任务,派出部队或者地方车队运输能从越南运走的东西,这是战争行为,是战争的组成部分。我师全部通过班萨斗大桥后,四八四团有关部队和工兵奉命炸毁了巴望大桥、汽油库、被服库、以及朗兰附近公路等军事目标和建筑。但一般的连队是不允许打炸烧的。烧毁粮库的事情,我想可能是无意引起的。我们连队的战士在越南战场上没有随意打、炸、烧的行为,当然除了战斗情况需要以外。一支高素质具有战斗力的军队,一切行为都会服从于战场的需要,该出手时就拼命出手,绝不手软,而不该出手的地方,一定要遵守战场纪律,这就叫令行禁止。

我们在重庆外围没有更多停留,奉命向一个叫济追的地方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