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婪末日 正文 第87章 对手开始行动

sjhexcrvug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size][/URL] “他的狐狸尾巴已经露出来了,他十分关注这个案子就说明问题,但他有着很深的背景,我们暂时不要轻举妄动,打蛇要打七寸,抓准他的要害,不然他是不会轻易就范,刘淑华交来的物品化验有没有结果?”储明香问。 “我和省公安厅通过电话,省厅说,物品存放时间太久,检验难度较大,他们已经请了有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


“他的狐狸尾巴已经露出来了,他十分关注这个案子就说明问题,但他有着很深的背景,我们暂时不要轻举妄动,打蛇要打七寸,抓准他的要害,不然他是不会轻易就范,刘淑华交来的物品化验有没有结果?”储明香问。

“我和省公安厅通过电话,省厅说,物品存放时间太久,检验难度较大,他们已经请了有关专家,做进一步的鉴别,估计时间不会很长了。”郑万江说:“我想下一步的工作是这样安排,查出那支枪的来源,我估计那支枪应该是他的,请您大力给予支持。”郑万江说出了他的工作思路。

储明香听了不住的点头,他说道“我完全同意,我马上同市局有关领导联系,取得他们的支持,这样不会引起他的怀疑,可以尽快把事情搞清楚。”说着他用内部专用电话同市局领导通了电话。

“他们同意我们的意见,下午开始验枪,一会儿通知就到,一定要查出这支枪是否是他的。”储明香说。

这时,马勇生走了进来,见到郑万江也在,关切地说:“万江,家里的事处理完了,你父亲他老人家还好吧,出了这样的事搁谁心里也不好受,你应该好好在家陪陪老人家,工作上的事可以让耀章他们去办,你指挥他们干就是了,大家都能理解你的心情,实在不成还有储局和我呢。”

“谢谢领导对我的关心,家里的事我都安排好了,我爸爸很理解和支持我的工作,是他催我来上班的。”郑万江说。

“多好的老人家,你可不要辜负他的心意,要用实际行动报答老人家,要为有这样一个明智的老人感到骄傲和自豪。”马勇生激动地说。

“你下一步准备如何开展工作?”他接着问。

“我准备再找政府的袁主任和她的爱人,了解季菊的具体情况。”郑万江说。

“这样很好,何金强的案子可以往后放一放,但也不能放松,要机动灵活的开展工作,县里领导对此案特别关心,我们必须重视起来,争取尽快破案。”马勇生满意地说。

“请您放心,我一定会把事情弄得水落石出,二位领导,没事我先走了,我还得安排一下其它工作。”郑万江说。

“多好的小伙子,是个干大事的材料,遇到这么大的事,还这么坚强,干公安工作就应该这样,不能遇到挫折就退却。”马勇生赞叹地说。

这时,办公室小白进来,告诉储局长,市局通知,今天下午市局检测处来我县检验枪支,由局里将所有全部枪支集中到技术科统一验枪,时间为两天。

“现在又不是节假日,市局闲着没有事干,这个时候验什么枪,不知他们整天在想什么?有些事情仅凭他们大脑想像,一点不考虑基层的实际情况,起不到什么效果,有的事甚至是多余。”马勇生不解地说。

“也许是上面的指示精神,我们不得不服从,上面规定岂能不执行。”储明香说:“通知耿局长负责办理此事,下午三点以前将枪支交到技术检测科,并按规定做好枪支交接工作,不得出现任何差错。”储明香说。并在电话记录上签署了意见。

“明白,我马上负责办理此事。”小白说完转身出去了。

“老马,我觉得这起车祸有问题,刚才交警队把问题反映了,你看,这是现场示意图。”储明香说着把示意图递给了马勇生。

马勇生接过示意图,仔细地看了看,渐渐的眉头紧皱,眼睛不由睁大了许多,脸色越来越阴沉,显然从中看出了问题。

马勇生告诉储明香,从示意图上来分析,这辆摩托车有问题,他的驾驶技术娴熟,不应该出现如此现象,他违反了交通规则,让人无法防备,在经过郑大娘身边时是有意识加块速度,其目的不得而知,是想撞伤郑大娘,在与轿车相遇的一刹那,又灵活地采取的刹车措施,从而避开了对自己的危险。说明他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时机把握得极为恰当,只是没有料到迎面驶来的轿车,由于轿车驾驶员年龄小,没有突发事故的处理经验,以致惊慌失措,手忙脚乱,因此引发这起车祸。

“你看,这是摩托车现场的刹车方位,这是车祸的方位,完全可以证明这是有意识的行为,看来这不是一起简单的交通肇事案,应该引起我们的注意。”马勇生说。

“那么,他的意图是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储明香问。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冲着郑万江来的,不然不会这么巧。这会是什么人干的,一定要调查清楚,这里面大有文章可做,我们千万不能忽视。”马勇生说。

“看来形势发展越来越严峻,郑万江目前正在办理何金强的案子,以后出现一系列事件,何金刚的失踪,这辆摩托车的出现,云彩被撞伤,郑大娘的惨死,如果把这些事件连在一起,就充分说明了问题。”储明香说。

“有人是想隐瞒实情的真相,这样做是在暗示郑万江不要轻举妄动,希望这样会迫使郑万江罢手,从中达到他们的目的。看来我们的对手不是个简单的人物,有着一定的头脑,但有一点,无非是想把水搅浑,这也暴露了他们的恐惧心理,可我们付出的代价太大了,这是我们没有料到的事情。”马勇生说。

储明香没有再说什么,马勇生分析的没有错,对手已经开始行动了。他们以后还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这是他目前最为担心的事情。马勇生向他汇报了一些工作情况,征求他的同意后走出了房门。

胡治国在自己的办公室,处理完日常的工作,他拨通了一个电话,说:“看样子储明香是准备不干了,有人已经告诉我,说他已找到县委,准备退居二线,你要多想想办法,争取一次到位。”

“有关领导已经没有异议,基本上同意我的意见,你就放心好了,不过这事不能张扬,人们对这种事情极为敏感,一旦传得沸沸扬扬,这样影响反而倒不好。”

“这我明白,什么事情我不知道,马勇生也不是个善碴,估计他也在暗中运动,我是怕夜长梦多,有一点想不到都不行。稍有差池,一切都晚了。”胡治国说。

“这我不是没有想到,和他们都打了招呼,这应该没有问题,就是怕储明香背后瞎嘀咕。”

“所以我们要多长个心眼,把事做得牢靠些,不能让他们得了逞,俗话说得好不蒸馒头争口气,一定要把局长位置争到手。”胡治国说。

“你要把握好自己,这个时候不能显山落水,更不能让人们看出任何苗头,有时候事情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

“这你放心,什么事我不知道,我又不是一个三岁的孩子。”

胡治国放下电话,他点燃一支烟,闭着眼睛冥思苦想,他又拨通了一个电话,说:“你再好好运动运动,给我把那些人的嘴堵上,这个时候不能怕花钱,让他们不能说出什么来。”

“这个好办,我马上办这件事,我的话他们还不敢不听。”

“把事情办得越严密越好,特别是手里掌握实权的人物,让他们不能说出任何话来。”胡治国说。

“你就放宽心吧,一切都在咱们的意料之中,他们还不敢不听我的话,不然我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听他话的语气,把一切事情都办妥了,胡治国相信他的能量,他放下电话,感到事情已办妥,没有疏漏的地方,心里感到十分地高兴,嘴里不由哼起了小曲,打电话给司机,让他把车开到楼下,随即他拿起手机,拿起公文包,径自下了楼,钻进停在门口的轿车,轿车驶出了公安局的大门。

胡治国来到交警队,找到艾亚军,询问交通事故的处理情况。

“那辆车是谁的,车主是干什么的?”胡治国问。

“车主叫方巨阳,是巨阳装订厂的老板,肇事司机是他的儿子,可是孩子的年龄太小,我们无法追究他的责任。”艾亚军说。

“事情不能就这么过去,死者可是万江的母亲,也可以说是我们的亲人,不能轻易的放过他,既然是个体老板,手里必定有钱,那就更不能便宜他,在经济赔偿上下下功夫,不行可以追究他的责任,有关条款可以追究第三人的责任,我们的人不能白死,理应得有个说法,不能稀里糊涂这么过去。”胡治国说。

“这还得征求郑队长的意见,他是受害者的家属,他不提出来我们也不好说。”艾亚军说。

“我说你们是干什么吃的,怎么不动一点脑子,他是刑警队长,这种事情他能说出来吗?这就看你们如何处理了,明显摆着的事,责任全部在于对方,应负全部责任。”胡治国说。

“我在查查条款,看看适用于哪一条,合理确定赔偿金额。”艾亚军说。

“那还用说,当然按最高赔偿金额确定,出了这么大的事怕花钱还成,这可是一条人命。他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个体户,你怕他干什么,他会有多大的能量,谁来说情也不行,不让他吐血就够便宜的了。惹了这么大的事,岂能让他安生。”胡治国说。

“我看最好还是双方协商解决,不要弄得太僵,防止有人说我们利用权力办案,到时我们也不好办。”艾亚军说。

“纯粹是胡扯蛋,什么叫权利办案,这是事实,谁也不会说什么,你们尽快弄出赔偿金额,他要是敢耍赖撒泼,完全可以拘捕他。法院要是真判比这严重的多,即判又罚,我看他选哪条。放心,他没有那么大的胆量和势力,不敢不服从你们的裁决,干工作总不能什么都怕,没有铁手腕你还能干的好。”胡治国说。

“那好,我先拉个清单。”艾亚军说。

“干什么工作都要有力度,这种事情要简单麻利快,干事手脚要利索,毕竟是我们自己的事,尽快把钱拿到手,万江的心里也有个安慰,免得夜长梦多,实在不行可以采取必要的手段,不怕他不乖乖把钱拿出来。”胡治国说。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