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们的国家民族,在下一代手里会好起来吗?

镜里花魂 收藏 2 318

这两年我听过好多次这样的话:“下一代会比我们做得更好。”我听着就觉得不可思议,说这话的理据在哪呢?按照基本的事理逻辑来说,做好一件事情,得具备以下的条件和步骤:


首先,你得愿意做好,有人或许会说,你这不废话吗,谁不愿意做好呢?可是停停,咱们说的是愿意做好,而不是愿意好,是国家民族的大好,而不是你个人的小好,这中间区别大了!譬如说,你看见一个树上的果子好吃而愿意吃是一回事,是否有意愿和能力弄下来吃你认为好吃的果子是另一回事。具体的事例如孙中山和毛泽东,都说愿意让中国好,可是孙中山却基本上只是在后面喊好,而不去考察实践一下怎么做才好,所以他最后不得不依靠联俄联共才好了些;而毛泽东呢?却是在别人看着外国好,一窝蜂去国外的时候,认为别人怎么回事,书上也能看到(看不到的话,我想也不是毛泽东的责任,而是做这类事情的人没做好,以至于知道洋鬼子几百年、上千了,洋鬼子打进来都快一百年了,还不竭力了解,让后来者还有知识欠缺),而怎么做才好,却需要实地了解中国,所以他做的是学习、考察和实践;这就是愿意好和愿意做好的区别。有人或许会说孙中山是领袖人物,不能冒险什么的,可是他从走不通李鸿章的门路,当不了国士而去当领袖起,就是领袖人物吗?领袖人物总揽全局,难道不更需要了解实际情况?所以我看孙中山只是愿意当国士或领袖,捎带着才愿意中国好,毛泽东却是真正的愿意使中国做好。我们再看看某些人得意的下一代会做好,这些人自身咋样不说吧,他们让下一代愿意不去官僚腐败而去民主法治了吗?当然不是,反而是让下一代先天上更加依靠家庭宗族了,这样即使下一代很愿意和他们的意愿一样,得到民主法治的大馅饼,但是实际的观念和行为,仍然是亲友犯事进派出所了,就要找关系弄出来;别人踩了他一脚,弄不好就纠集哥们弟兄揍人家一顿,且还通过关系让人家无法通过法律取得公正;女人呢,不是半边天了,而是玩弄的“货”;就这还能愿意做好?再如那些掌握更多社会资源的富二代的表现,有谁会相信他们会愿意民主法治什么的?我看不从愿意像外国那样好,退化到只是觉得外国好,就酬神谢佛了!


咱们再说那个大好小好的问题,大好呢?是大家都有意愿和能力去做好事情,有人想破坏也能阻止;小好呢?就只是希望个人和小家子好,但是只靠个人和小家子,既不能让社会保证自己的好,也无法阻止社会把自己弄得不好过,所以也就只能盼望上帝圣人来给自己和自家伊甸园或所谓太平盛世下的苟安了,可是别人是你爹还是你妈呢,会辛辛苦苦只为你好?即使是你爹你妈吧,还有父不贤德、母不慈惠的情况呢,新闻上那些为了自己享受卖儿女的案例不就是证据么,更别说各种BT案例了!自古的皇帝和儒生士大夫,不过度糟践老百姓就算谢天谢地了,还指望他们把锦衣玉食、三宫六院七十二妃送给你们每个人一套,自己去吃糠咽菜?这就是中西之间的区别,这种区别还是外甥打灯笼——照旧(舅),你凭什么认为下一代会更好?!


其次、你得知道怎么才能做好。譬如说,你要开隧道,可你什么工具也不会制造,别人只、或者只能告知和给你新石器、旧石器,你就只能用石器;别人只、或者只能告知和给你铜器,你就只能用铜器;别人只、或者只能告知和给你铁器,你就只能用铁器;以此类推,就产生这样一个问题,你要做好,就得知道怎么做好,靠别人告知和给,你永远只能局限于别人所知,甚至别人愿意告知的范围之内,可是一来,就产生了上述的问题,别人是你爹妈么?二来,你自以为是猴子么,非得依靠进化程度高的人类?三来,具体到人类社会的问题上,别人是上帝、如来佛祖和太上老君么,就能无所不知,不会告错你答案?西方人不仅自身社会有问题,而且对中国的了解时常出现常识性笑话,怎么可能知道中国该怎么做呢?所以,你自己的国家民族怎么能做好,只能靠自己去思索,当然也包括利用别人的经验得失。譬如孙中山,只是把西方的那一套改个中国词汇,就以为能把中国弄好,结果最终还得靠别人,也就是苏联,才马马虎虎弄成个北伐军;而毛泽东呢,假如也是孙中山那个样子,听由别人摆布,那他的结果就是陈独秀和王明那个样子,可他却能不信邪,靠自己的观察和思考做事,最终推翻三座大山,领导中国人民站起来了,不错,毛泽东是做错过事,可是任何人也不是上帝、如来佛祖和太上老君,都会做错事,问题是后人怎么在包括毛泽东在内的前人的经验得失下继续做事,继续做他做对了的,认识和改正她做错了的,才能在这代人中少做错些事情,使得下一代做错的更少些,这样才能逐渐掌握怎么做的道道,可是你要是因为毛泽东做错过事,就把他完全否定,甚至反其道而行之,这样的话,他做对了的,你不会去做了,他做错了的,你未必会做对,请问大家,谁会傻得冒烟,BT得大脑构造特异,才会这么思考事情?试问一下,你愿意吗?


现在的问题是,某些人自己的大脑构造都特异,譬如说恨不得把毛泽东说成邪恶的专做坏事恶魔,把西方人说成仁慈的无所不能的上帝,能给下一代灌输正确的思考态度和方法么?为什么这些人会这么仇视近现代中国人中率先独立思考做事的毛泽东?这个问题大家想过吗?毛泽东所说的,所做的,所致力的中国人站起来了,难道只是国际地位,不是更深远的人格和精神独立?这些人所言的下一代,我看更多的是,不是因为他们的灌输,而是因为他们的灌输不断成为笑话,都不能令人信服,才不得不自己思考一些事情,多少有些独立思维的,从这点上来说,某些人说的下一代会更好,是有些道理的,因为至少不会盲从了,所以不会做得更坏了。


凡事也就是独立基础上的思与行而已,在这个方面,毛泽东是中国近现代当之无愧的先行者,所以我认为我们必须研究和学习他。只有真正具备毛泽东精神的人,才真正配谈做事情,配谈的思想,因为没有独立人格和思想的人,只是他人或他物的木偶或信徒而已。


最后,说说某些实在和国家民族的好没关系,甚至有损害的观点。譬如说,我们上街散步吧,穿上西装革履,我们能上街,不会因为赤身裸体而被当成没开化的野人或疯子,抑或某些大脑构造特异的人,穿上青衫皮靴呢,我们也能上街,也不会因为赤身裸体而被当成没开化的野人或疯子,抑或某些大脑构造特异的人,这就请问了,穿西装和社会好坏有什么必要的联系么?显然是没有的,假如我们一直穿着青衫皮靴,也会像日本人现在穿着和服,印度人穿着纱丽一样,都是很自然的事情,只有大脑构造特异的人,才会将其与社会好坏与否、进步与否扯到一起去。昨天我看到个描绘大学生活的漫画,其中包括随地大小便那样随地交配的画面,我看着就火冒三丈,因为联想到了某些人的灌输,心说这社会进步与否,和性解放有个鸟的关系!


从历史来看,法国社会风气比较色,英国社会风气比较严肃,可都没有对两国成为强国起什么决定性作用,反而是严肃的英国比淫靡的法国更强,成了世界霸主,我想这也是因为能省下过多地操生殖器的心,有更多的精力做正事的关系吧;美国人呢,尽管去美洲殖民地的,许多都是小偷、妓女什么的,但是后来社会风气也趋于正规,美国的强大,也不是因为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性解放,而是类似中国大秦帝国那样的质朴和勇敢,才打下二战后如日中天的基础,反而是奢靡享受的思潮下,美国的社会动力出现了消退。再如古巴比伦,把性当做了正事,弄得文明消亡,我就奇怪某些大脑构造特异的人,为什么不看看事物的实际情况是否符合他们的说道,就把古巴比伦随意交配当作了决定社会进步的必须因素。如果这些人不认为古巴比伦的随意交配是决定社会进步的必须因素,那为什么他们这么卖力气地当成正式来促成呢?


在欧洲历史上,关于色情的描写,确实影响了社会,例如《十日谈》、《红与黑》等等,不过呢,《十日谈》起的作用,主要是打破教会控制,揭露上层社会的黑暗面,使人们不再以为公主就是白雪公主,而不是证明了淫靡风气的正面作用,就像鸦片是毒品,国王和主教吸毒,并不能说明吸毒就是好事,最多只能打破国王和主教的吸毒专利,认为大家都可以吸毒而已。至于《红与黑》的作用,也不是说明着于连的生殖器对其所期盼的人格平等有什么必要关系,因为书中明白写着,以前贵妇人,只把平民当作泄欲工具,反而是德•莱纳夫人的纯朴与高尚,使她能超越等级观念看到人的长处,可以说客观上是德•莱纳夫人承认了于连的平等人格,而非是于连争取到了人格平等的社会权利,相反的是书中表明他最后也没争取到!只是用以前那些平民用过无数次的手段之一获得了贵族地位,而且是被贵族所鄙夷的,才自以为能和贵族平等,也可以说,于连的观念大部分时候,主要是对等级观念和制度的从属,直到最后才反抗了那么一下子,所以说,只有大脑构造特殊的人,才会以为是于连的生殖器为其争取到平等的,并认为生殖器就是决定社会进步的关键因素,才会拼命解放自身和下一代的生殖器。这种观念是某些人看不起的韩国人都不会去做的,韩国的朴正熙,做的好歹还是重塑民族精神,而非是毁掉民族精神。


我衷心地奉劝某些人,别再糟害这个民族了,假如你真的想做点事,那就把你推崇的白人文明进程的各类典籍,一字不漏地翻译过来,也客观翻译整理一下中国文明进程的各类典籍,让你口中的下一代好有个学习和思考的基本条件,这样他们才或许可能真的会让社会开始好起来,当然,如果某些人能老老实实地啃书本子和观察思考,而不是在大脑构造特异的情况下试图当什么启蒙者、导师,或者传教士,那就更好了,虽然我也很清楚这不过是奢望罢了。


救救孩子们吧!至少别再误导、甚至祸害他们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