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在那个时候也忙于政治方面的指导以及经济方面的复苏,有关野战方面的指导,都是国防部在负责。而国防部的高级军官身边有毛共分子潜伏,所以变成了国防部的命令正本给毛润之,副本给国军的情形,国军的战力遂大不如前,快速纵队不是被歼灭就是自己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