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钟 外传 后传第七节

海飞龙 收藏 1 2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2.html[/size][/URL] 七 吃晚饭时,远藤见陈隽心情不好就劝她,陈隽说:“没事,我没多生气,又不是我们国家的人我才不去管呢。”远藤说:“哎,一个人有一个人的难处,你看我,不也有难处吗?”陈隽说:“怎么了?”远藤说:“我们长官说,我和你关系不错,还要我从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2.html


吃晚饭时,远藤见陈隽心情不好就劝她,陈隽说:“没事,我没多生气,又不是我们国家的人我才不去管呢。”远藤说:“哎,一个人有一个人的难处,你看我,不也有难处吗?”陈隽说:“怎么了?”远藤说:“我们长官说,我和你关系不错,还要我从你这里套点你们空军的信息出来呢,我才不干呢。”陈隽想果然被校长说中了,说:“没事啊,我还信不过你吗,不过我很感兴趣你为什么不这样做呢。”远藤说:“也许还是因为友情吧,我很珍视你这个朋友,我不想因为这是失去你这个朋友,这些信息有什么用?我们又打不过你们。”陈隽哈哈一下,说:“你们国家的那些好战分子还真服软啊?”远藤说:“虽然我是日本人,但是我和那些狂热分子不一样,不喜欢到处去欺负人,而且我觉得我们日本人从古到今有一个特点,就是谁强大就服谁巴结谁,谁不行就欺负谁,例子太多了,我就不举了。就那20世纪到现在和你们大宋大大小小打过好几仗,我们哪次打赢了?自从我那次被你们迫降了以后,我们防卫厅就基本停止了对你们大宋的一些试探和骚扰了。”

陈隽听着不对,说:“迫降?什么时候?”远藤说:“有几年了,当时海上防卫厅派我们去巡视和你们有争议的海域,我们其中一架飞机还被你们击落了,我驾驶的飞机有机械故障就迫降了。你们真厉害,说打就打,不含糊的。”

陈隽脸色凝重,远藤问:“陈桑,怎么了?”陈隽说:“你知道当时是谁去拦截你们的吗?”“这个?不会是你吧?”陈隽点了点头,说:“就是我!是你们的人三次警告不听还试图攻击我,我当然要把你们击落,而且我当时听声音是觉得有些耳熟,也怀疑是不是你,只是后来没打照面我也没多想,没想到真是你。”

远藤连忙对陈隽鞠了一躬,说:“对不起,我真的不愿意,可是命令,我没办法!”陈隽说:“算了,军人嘛,都是为国家准确说为政府服务的,我理解你,如果政府要我去当侵略者我也没办法,毕竟我们从事的是军人这个职业。”远藤说:“也不一定,你这样太愚忠了,自从那次以后,凡是有被派去和你们摩擦的任务我都以退役威胁而不去,军人应该服从,但是我觉得心里更有应该有一份觉悟。”陈隽说:“难得你是个日本人也能这样想,你说的对,只是你说的觉悟是日语的词,换成我们的官话应该是操守吧。你说的对,你的话解开了我心中的一个结,我刚才说的其实是我父亲的想法,他就是服从一切命令,无论是什么任务。我也迷茫过,我虽然觉得多少有些不对,但是还是受他的影响太深,其实这样虽然很铁血,但是也不能说全部是对的,我现在想通了,军人就是保家卫国的,保护自己的民族不受欺负的人,而不是去侵略伤害别人的人,如果真有这一天,我也会选择退役!要不,我们军人就和拿钱办事的杀手和土匪没两样了。”远藤握着她的手,重重的点了点头。

终于到了交流要结束的时候了,师长拿着宋军和日方的给北国军方的来访人员支付各项费用,在准备会上笑着对大家说:“这两个国家,还是那么不讲人情世故,来做客还给主人家伙食费,也不怕别人笑他们斤斤计较。”王剑在底下轻轻的说:“人家这才是对的。”师长听到了,没理睬他,只是说:“孙干事,你去动员一下场站里的所有文艺骨干,抽调几个精英出来,黄干事,你去文工团,请几个专业演员来,别请多了。”王剑说:“你到底要干什么?”师长说:“最后的联欢会再丢脸,可就丢了大脸了,小日本也来了,不要让别人笑话我们干啥啥不行!”王剑说:“这样有意思吗?”会议气氛一下子尴尬起来,不过还是按师长说的去办了。

联欢会上北国军队可是重装上阵,专业的和高水平业余的演员们表演的各种曲艺,歌曲和小品很是热闹。不过让陈隽由衷鼓掌的只是王剑客串的一首如果那一天来临。师长和干事知道宋军这里就陈隽稍微会唱点歌,他们抢占先机,时尚的流行歌曲,悠扬的民歌甚至前卫的摇滚全部都表演到,该到宋军出节目的时候,陈隽和王闻晖开始商议,冷场的时候,地勤一名军官一声令下,由一个来自云南文山的士兵吹葫芦丝,剩下的地勤人员开始学孔雀舞,一群大男人跳孔雀舞并且都是在没排练过的情况下,这乐子可就大了,引得笑声一片。张春雄想这次丢脸了。师长不免得意,这时候王闻晖走出来,用陈隽的手机把歌曲无线传输到现场的音频设备内存里开始播放,陈隽上台,也不多说话,待音乐放出来,却是一首很老但是却经典无比的英文歌,风之彩。陈隽发音准确,而且由于她的声线特点,在东方人听来比原唱更加悠扬甜美,一曲唱罢,现场鸦雀无声,王闻晖和远藤带头鼓掌,大家这才如梦方醒,掌声雷动,连北国文工团的人都点头称赞。师长这下坐蜡了,孙干事看出来了,于是摆出一副拉歌的架势,上台对北国官兵喊:“南军的歌唱的好不好?”底下战士们当然回答好!“再来一首要不要?”因为他知道宋军就陈隽一个人会,他利用了下战士的热情想让宋军为难。

陈隽也着急,准备再上的,王闻晖把她肩膀一按,站了起来,走上台去,点了一首在整个东亚都流行的北国歌曲,没想到他唱歌的水平比陈隽差不了多少,只是嗓音条件比陈隽差些而已,所以这首歌也唱的有模有样,师长瞪了孙干事一眼,王闻晖接受完掌声走了下来,陈隽高兴的狠狠的拍了他后背一下说:“真有你的!”下手没轻重把王闻晖打的连连咳嗽。

日本代表团本来是列席,看着心痒的远藤非要上去表演,于是日方向师长申请表演一个节目,师长求之不得,现在的形势就搅乱一些好,答应了日方的邀请。远藤跑到陈隽这里把她一拉,两个人一起上台了。张春雄想起来那次国际空军比赛中这两人的那次合唱,当时还被称为天空美少女组,现在虽然过了几年,两个人的容貌水准还没降呢。

陈隽悄悄问远藤唱什么?远藤用日文回答就唱上次的残酷的天使纲领我们熟悉一些。陈隽点头会意,音乐起,于是陈隽和远藤把这首也是很老但是非常经典的动漫歌曲又好好的演绎了一遍,唱到兴起,两个人还加了不少很拉风的动作,气场很足,底下效果自然好。师长看到一半走了,想这次虽然没输但是还是没胜过外军。

唱完了远藤高兴的抱住陈隽说:“你唱的比原来好多了,发音也准了。”陈隽笑着说:“你官话的进步更大,我可不想输给你,任何方面都是!”底下起哄,两个美女互相抱什么啊?陈隽故意逗他,说:“怎么不可以啊?”转头对远藤说:“对吧亲爱的。”远藤会意,故意撅起嘴隔空一吻,说:“对的!阿拉答。”又把底下给笑翻了。

一切都结束了,告别了住了上10天的沙河基地,告别了北国的优秀飞行员王剑等人,告别了爱好和平和美好的日本朋友远藤美濑,陈隽回国了。所不同的是,这次她的飞机让别人帮助开回上海基地,张春雄则要她跟着自己先回首都武汉。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