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气候反常,感觉浑身不舒服,头痛、低烧、流鼻涕,跟领导请了假到诊所去看看,大夫说我患了流感,打几天点滴吧。

诊所里很暖和,病人不少,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或躺或倚或坐形态各异,从大夫和护士的言谈中,我知道他们中多数人和我得的是一个毛病——流感。

头天折腾了一宿没休息好,靠在滴流架旁边的沙发上昏昏欲睡,就在似睡非睡之际,一曲女中音伴着几声干咳传了过来,

“哎,知道吗?市政府大楼卖给兴隆大家庭商城了,10个亿呢。”我睁眼一看,说话的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胖女人。

“净瞎说,是7亿。”插话的是一个同样不瘦的女青年。

“10亿,不带错的,我姑爷是跑线车的,什么消息不知道?他亲口对我说的。”胖女人用他姑爷子来证明消息的真实性。

“啥呀,我二姐就在兴隆大家庭边上住,她是听大家庭的人说的,绝对是7亿,连合同都签了。”女青年用近距离和合同证明自己的话更具权威性。

没等双方分出输赢,挨着门口的一张床上突然发出了一阵极具震撼力的哈哈大笑,顿时将全屋里的眼球拽了过去。

动静的声源是一个穿着华贵的时髦女郎,由于过分投入导致前仰后合,手背上的针头差点飞出去,坐在她身边的小狗也被惊得不知所措,

与她对床的一个中年油头男子似乎意犹未尽:“接着说呀,他是谁?后来咋样了?”

“他呀,就是我们xx公司的d经理,平时那个熊样,谁知道拿了200多万和二奶跑了,他家里都报案了,这回可有热闹看喽。”

屋内的焦点立即转移,d经理成为话题中心,众病人各抒己见。这时,坐在我一旁的一位老大爷一脸的苦笑:“这年头,咋啥人都有啊,那个经理和我住一个单元,赶上单位放假,人家老婆孩子三口人到海南旅游去了,咋就给传成了领着二奶跑了呢?这不就是闲着没事扯老婆舌头吗,照这么处传下去,明天还不给整出个三奶四奶什么的。”

我再也坐不住了,没等打完点滴就让护士把针拔了,赶紧出去喘口气。

出了诊所没走几步远,不远处站立着一位农村人打扮的老奶奶正在乞讨,一对青年男女从老人旁边经过,那个男青年把手伸进兜似乎要做什么,被他的同伴一把手制止了,拽着男青年的手一边走还一边埋怨:“你有病啊,你别看她穿的破衣烂衫的,那都是装的,骗的就是你这种人。你没听别人说吗,他们平时装穷,逢年过节还往家里邮钱呢。”

一阵寒风吹来,我觉得身上更冷了。

回到家,妻子问我:“咱们这要建兴隆大家庭,你听说了吗?真的假的?”

“在哪建啊?”

“听说是在希望路那一带,投资8亿多元呢。”

啊?!

看来,我媳妇也得上了流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