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半岛鹰与龙的搏击 第五章第二次战役——清长大捷 第四节 毛岸英、高瑞欣殉国

六脉神剑5377 收藏 1 4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



第四节 毛岸英、高瑞欣殉国


敌机不停地转,引起了洪学智的怀疑……

几个警卫员哭了:“你把我们毙了我们也不放手……”


在大榆洞山沟的半山坡上,有几栋木板结构的小平房,原来是大榆洞金矿矿工存放各种工具的仓库,现在已经成为了几十万志愿军统帅彭德怀的作战指挥室兼宿舍。为了保障司令员和作战室人员坚持工作,管理处特地安装了一个火炉子,还存放了一些大米、饼干、鸡蛋等物以供临时备用,彭德怀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指挥作战的。

志愿军司令部进驻大榆洞后,曾多次遭到美军飞机的轰炸 ——所有大的军事目标都会遭到敌机的轰炸。志司总部有几十部电台,每天都要发出各种信号。敌人利用先进的电子侦讯技术,对我军电台能够很快地测向、定位,并进而判断出大榆洞这个地方是一个大的指挥机关。大榆洞每天都要与北京、沈阳、丹东以及各军、各师保持联系,要保持秘密,不让敌人知道是不可能的。这样,志司总部挨炸的机会比其他任何指挥机关都多,危险也就更大。因此中央曾几次来电,要志司注意防空、注意安全。

分管志司防空工作的洪学智调来了一个工兵连挖防空洞,挖洞打炮的声音把正在休息的彭德怀震醒了,彭德怀日夜操劳军务,睡眠很少,就把工兵连给撵走了。洪学智派人找来了工兵连长:“他撵他的,你们只管挖。”

连长问:“彭总再问,怎么办?”

洪:“你们就说是洪副司令让来的。你们可以先一口气多打几个眼,集中起来放一次炮。老总事情多,很忙,不喜别人打搅。放炮前,让警卫员提前告诉老总一下,好让他有个准备。但洞子一定得挖。”

彭德怀后来又发现工兵连在挖防空洞,就找来了洪学智:“你在山上瞎捣鼓什么?没事干了?”

洪学智道:“不是瞎捣鼓,也不是没事干,挖防空洞是为了防空,保证你的安全!”

彭德怀:“到朝鲜来是为了躲飞机吗?你要怕死你进去,反正我不去。”

洪学智笑着劝道:“老总,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是中央让管的,中央有命令呀!”彭德怀脾气虽大,但党性强,听洪学智这么说,彭德怀不吭声了。

24日下午,敌人的几架飞机在大榆洞上空转了几圈,轰炸了两次,炸掉了山坡上的变电所。黄昏时,又飞来了一架“野马式”侦察机,转了几圈飞走了。

敌机不停地转,引起了洪学智的怀疑,因为敌人的侦察机一来,第二天这个地方准挨炸。洪学智就和邓华、解方、杜平开会研究第二天的防空问题。

由于第二次战役即将展开,此时彭德怀的注意力不是敌机轰炸,而是如何歼灭更多的敌人。他整夜待在山坡上的那栋木板房内,亲自给各军起草下达第二次战役的作战命令。他一会儿察看地图,一会儿又起草电报,实在太困了,就闭上眼睛打个盹。就在这天晚上,彭德怀整整忙了一个通宵,直到黎明前,他把一切都部署完毕后,才躺在他那张行军床上盖了件大衣和衣而卧。

彭德怀有个习惯,就是有事没事老爱看作战地图,一天到晚背着手站在挂图前。屋里没有地图,他就觉得难受。于是,洪学智就趁彭德怀睡觉时把他的地图拿走,挂在了挖好的防空洞里。

第二天清晨吃完早饭后,大家进了防空洞。只有彭德怀不去。几位副司令派警卫员、参谋去催了他几次,他就是不去。邓华他们几个怕彭德怀发火,就公推爱和彭德怀开玩笑的洪学智去劝一劝。

一见到洪学智,彭德怀就责问道:“洪大个子,你把我的作战地图弄到哪儿去了?”

洪学智道:“老总啊,地图拿到上面防空洞里去了,已经在那里挂好了。大家都等着你去研究下一步作战计划呢。咱们走吧。”

彭德怀的脾气倔得很,就是不走:“洪大麻子你怕危险你走。我不怕。我看这里好得很,我就在这里。今晚要发起第二次战役,这是关键性的一仗,我不离开作战室。”

洪学智继续劝解。

彭德怀:“来朝鲜是来躲飞机的吗?”

洪学智笑道:“咱几个都报销了没事,你这个总司令可是中央发了话要绝对保证的,你不去,怎么能行呢?出了事就晚了,老总,走走走。”洪学智使了个眼色,和几个警卫员连推带搡,才算把彭德怀给拉到了防空洞里。

由于防空警报经常不断,就造成了志司人员一种普遍麻痹心理。当时,房子里还有参谋高瑞欣和作战处副处长成普两人在值班,没有疏散。毛岸英和司令部的其他人员一起上山疏散了,但不久后毛岸英又回到了屋里,坐下来开始处理电报文稿。

志司人员上山进洞没多久,敌人的几架飞机飞来了,连转圈都没转,就朝彭德怀刚刚离开的志司值班室扔下了数十颗凝固汽油弹。这种凝固汽油弹燃烧起来温度很高,连钢板都能烧穿!房子很快就燃起了熊熊大火,两分钟不到,房子就烧没了。

半边脸被烧成焦黑色的成普从房子里跑了出来,大叫:“毛岸英在里面!高瑞欣在里面!”

彭德怀仿佛被电流击中,愣怔了一下就红了眼,他高喊着“岸英你快出来!岸英你快出来!”就急步往洞外冲,警卫员景希珍等几人见状死死地把他抱住,彭德怀暴怒了:“放手!不然老子毙了你们,放手……”

几个警卫员哭了:“你把我们毙了我们也不放手……”

毛岸英和高瑞欣没有能跑出来,牺牲了。两具被烧成焦黑的烈士残躯难以辨认,后来靠德制手枪和手表残骸才确认了毛岸英烈士遗体。

毛岸英,1922年出生于中国湖南长沙,童年时跟随母亲杨开慧在国民党的监狱中度过,出狱后流落于上海,后被中共地下党营救。苏联伏龙芝军事学院和苏联东方语言学院的毕业生。苏德战争时成为苏军的坦克中尉,随苏军一直打到过德国。入朝前是北京机器总厂的党委副书记,入朝后任彭德怀的秘书兼俄文翻译。据后来金日成来华访问时回忆,当时他和彭德怀与苏联顾问一起商讨问题时都由毛岸英担任翻译。

高瑞欣是彭德怀在西北时的作战参谋,彭德怀用着很顺手。彭德怀入朝时,他正结婚,新婚之后,到11月19号才入朝的。他入朝后,张养吾就回国去了。因为他姓高,志司总部的同志都习惯叫他“高参”。

今天,在位于北朝鲜桧仓郡的志愿军烈士陵园内,竖立着一块石碑,正面写着:毛岸英同志之墓。背面写着:毛岸英同志原籍湖南省湘潭县韶山冲,是中国人民领袖毛泽东同志的长子。1950年,他坚决请求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于1950年11月25日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光荣牺牲。毛岸英同志的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精神将永远教育和鼓舞着年轻的一代。毛岸英烈士永垂不朽!

毛岸英牺牲后,有人提议要将烈士运回国内安葬。心情沉痛的彭德怀思虑良久,还是决定将他就地安葬。以后,他又向周恩来写了报告,建议将烈士埋葬在朝鲜北部,并立碑说明其自愿参军和牺牲经过,不愧为毛泽东的儿子。这样对朝鲜人民教育意义较好,其他死难烈士家属亦无异议。中共中央很快同意了彭德怀的建议。

“把毛岸英同志与高瑞欣同志合葬一处。”说完这句话后,彭德怀整整一天没有说话,一个人呆呆的坐在防空洞里,沉默不语。

傍晚,彭德怀仍旧站在防空洞口发呆。洪学智走了过来:“彭总,该吃饭了。”彭德怀激动地抓住洪学智的手,说:“洪大个子,我看你这个人是个好人哪!”

洪学智道:“老总,看你说的,我本来就是好人,不是坏人!”

彭德怀依旧拉着洪学智的手,声音低沉:“今日不是你,老夫休矣。今天算是拣了一条命。”

洪学智:“老总,以后再挖防空洞,你不要再骂了。”

彭德怀默默地陷入沉思,他松开手停了半天才说:“唉,为什么偏偏把岸英给炸死了呢?”

“高参”和毛岸英之死,使彭德怀许多天都沉浸在深沉的悲痛之中,他沉默寡言,郁郁不乐。

毛岸英牺牲时年仅二十八岁,是一个很有才华、聪明能干的年轻人。高瑞欣也是一个干练的参谋。

如果敌人没有对我军无线电台测向的技术侦察手段,敌机对志愿军总部的轰炸绝不会如此准确。而彭德怀如果没有被强拉上山躲避,那么他也不会逃过这场灾难……。

这件事也暴露出了抗美援朝战争初期我军方面对指挥机关保卫工作的疏忽。

毛岸英牺牲的消息,当天就由志愿军司令部电告北京。周恩来深知此事会对毛泽东在精神上产生重大打击,加上此时第二次战役刚刚展开,毛泽东又患感冒,为了不影响他的身体健康和指挥作战,就把这封电报压下了一个多月,直至1951年1月2日才送交毛泽东、江青,并附信说:“毛岸英同志的牺牲是光荣的。当时我因你们都在感冒中,未将此电送阅。”(《党的文献》2000年第5期,第16页。)

时任中央办公厅主任的杨尚昆也是当事者。他在1951年1月2日的日记中这样写道:“岸英死讯,今天已不能不告诉李得胜(注:毛泽东转战陕北时的代号)了!在他见了程颂云(注:程潜,字颂云)之后,即将此息告他。长叹一声之后,他说:牺牲的成千上万,无法只顾及此一人。事已过去,不必说了。精神伟大,而实际的打击则不小!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有下乡休息之意。”(《杨尚昆日记》,1951年1月2日。)

自人类的文明史开始后,动员民众上战场始终是一个难题。但在抗美援朝战争中这个问题却很顺利,有近三百万官兵和几十万民工入朝参战,十几万牺牲的烈士几乎都就地安葬在了朝鲜战场。有些烈属也曾有过抱怨,可是当他们知道毛泽东的儿子也牺牲并埋在朝鲜后,就没有人再说什么了。

后来有些部队知道了这个消息,还悄悄在小范围内掀起了向毛岸英烈士学习的热潮。虽然他们对毛岸英的事迹知之甚少,但他们知道毛岸英是毛泽东的长子,仅此一点就足以震撼人心。

彭德怀后来曾经不止一次地谈到这件事,他说:“国难当头,挺身而出,这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有些个别高级干部就没有做到。但毛岸英做到了,他是坚决请求到抗美援朝前线的。”

毛岸英牺牲的情况上报了中央军委后,中央当晚即来电指示:现在朝鲜战争正在紧要关头,为了使指挥不中断,为了志愿军领导机关的安全,你们必须分开,分成两部分。

但后来为了指挥方便及其他种种原因,志司领导始终没有能够分开……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