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所经历的一次海难

吹短笛的时候 收藏 21 2881
导读:我父亲是浙江奉化人,母亲是浙江舟山沈家门人。两人是父亲在舟山当兵时相识相爱并结婚的。由于我爷爷当时在上海工作,因此父亲复员后便带着母亲移居上海,而我的外婆外公和舅舅阿姨们则依然在沈家门生活。 一般来说,小孩子和外婆家的人比较有缘,我也不例外。小时候最开心的莫过于去沈家门,在那里我总能得到亲戚们最好的款待。而且有山有海,比上海好玩多了。 1971年年初,父亲又一次带我去沈家门。那一次旅行差点成了我们全家的一场噩梦。当时父亲39岁,我才7岁。 沈家门地处舟山本岛的一端,与上海有着非常密切的商贸关系,几乎天

我父亲是浙江奉化人,母亲是浙江舟山沈家门人。两人是父亲在舟山当兵时相识相爱并结婚的。由于我爷爷当时在上海工作,因此父亲复员后便带着母亲移居上海,而我的外婆外公和舅舅阿姨们则依然在沈家门生活。

一般来说,小孩子和外婆家的人比较有缘,我也不例外。小时候最开心的莫过于去沈家门,在那里我总能得到亲戚们最好的款待。而且有山有海,比上海好玩多了。

1971年年初,父亲又一次带我去沈家门。那一次旅行差点成了我们全家的一场噩梦。当时父亲39岁,我才7岁。

沈家门地处舟山本岛的一端,与上海有着非常密切的商贸关系,几乎天天有船往来于两地之间。这些船不大,载重量通常还不到100吨,大一点的也不超过200吨。当时的人们都不富裕,几块钱的船票也是能省则省。如果认识船员而船期又合适,当地人都会坐这样的货船到上海或从上海返回,称之为“搭便船”。好在沈家们是个小地方,找到这样的机会并不难。那一次我们正好碰上了这样的机会,有一艘船要装木头去上海,船期是1月12日晚上。

开船前,一个亲戚来船上送我们。闲聊中,他提到最近有一起两船相撞的事故,好在最后人都被救了。我听着他们的谈话,渐渐地睡着了。

第二天,也就是1月13日清晨,我在睡梦中被父亲推醒。父亲一边告诉我船要沉了,一边拉着我的手使劲往船舱外冲。由于头天晚上听了两船相撞的事,我就问父亲是谁撞了我们。父亲没有理会,拉着我淌着齐腰深的水奋力来到甲板,然后上了驾驶台。到了驾驶台我们看到了恐怖的一幕:船向右侧倾斜超过40度,右舷已经完全没入水中,而海上则漂浮着一些木头。人在船上根本站不稳,必须抓紧身边的什么东西才行。原来,我们并没有被撞,而是因为甲板上的木头没捆扎好,遇到风浪后倒下来把船压得侧翻近90度。随着木头滚进海里,船身又回过来一些,就成了我们看到的样子。当时天还没亮,四周黑乎乎的。只有大概几海里外一座小岛上的航标灯在一闪一闪。船员们,包括船长都显得惊惶失措。他们没有采取任何自救措施,反而纷纷跪倒在地,乞求菩萨保佑。父亲找到了一个手电,就在驾驶台外的一个小平台上用灯光向小岛求救。不久小岛也用灯光信号回复,但我们谁也看不懂。

1月份的天气很冷,海上风又很大,我穿着湿透了的睡觉衣服冻得浑身发抖。我想进驾驶台避避风,但父亲说什么也不让。他说如果我要去,他也得陪我去。万一有船来救没发现我们就全完了。没办法,我们就这样一面等,一面眼看着船慢慢下沉。

天渐渐亮了,突然远处驶来一艘帆船。原来小岛上有一个海军的观通站。但他们自己没有船,只好引导也在附近航行的这艘帆船来救我们。帆船放下舢舨,分两次把我们接到他们船上,我和父亲在后一批。当我们登上帆船时,我们的船只剩下部分船头和桅杆还露在海面上。我还看到一只鸡在水里扑腾,可能是谁带给上海的亲戚的。

这次海难共造成3人失踪。其中一个和我们一样是“搭便船”的,船侧翻时的那一刻被抛进了海里。另外两个是船员,他们见一直没人来救,等不及想游到那个小岛上。1月份的海水温度,结果可想而知。获救的人大概有10个,我是其中最小的。获救的人都说多亏了我父亲。要不是他的沉着冷静,我们肯定都完了。而那些失踪的人一直没有找到。岛上因此多了几座空坟。后来听我的亲戚说,他们的家人在上坟时老是念叨这样一句话:人家8岁(当地人习惯用虚岁)的小孩都没事,你怎么就回不来了…

后来有人问父亲,如果当时我也掉进海里他会不会跳下去救我。父亲说只要还能看到我就一定会的。

去年,也就是那次海难正好过去了39年,我父亲因病去世了。从此,我们再也不能在一起回忆当年遇险时的恐惧和获救后的狂喜了。我除了用这篇文章来纪念父亲外,只能将父亲对我的爱传递给我的孩子,做一个象父亲那样有爱心、负责任的好父亲。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