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遭洗劫后连续抢劫他人致2死4伤

辛苦1年积攒的数千元血汗钱被人洗劫后,他决计“以暴还暴”靠抢过活。在操石块连抢两位无辜市民被批捕在逃期间,他又制造了南河新村系列“敲头”抢劫案,变为街巷闻之色变的“敲头恶魔”。归案后,他如释重负地交代了5年时间内,先后在兰州、金昌两地“敲头”10起,致死2人重伤4人的犯罪事实。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并遵照最高人民法院下达的执行死刑的命令,3月4日,备受社会关注的南河新村系列敲头案凶手——现年32岁的临洮农民张成先,将被押赴刑场执行注射死刑。


一个原本纯朴憨厚的农民工如何变成了“敲头恶魔”?他对自己的人生轨迹有怎样的认识?临刑前,在与记者的对话中,从初进看守所一心想自杀,到埋头干活分散压力,再到回忆当年“手艺人风光”时的神采**,直至谈起被骗遭抢后的沮丧,着手实施暴力抢劫过程中恐慌、麻木、失控的心理演变,这个表情木讷、神情萎靡的青年农民的悔恨、懊恼之情溢于言表。本以为兔年春节前就会赴“断头台”的张成先,苦笑着说“没想到白捡了一个春节”。3月3日,兰州中院法官前往看守所向其宣读死刑执行命令时,张成先抹着眼泪表达的临终遗愿是:“上路之前见父亲一面,因为母亲体弱晕车,娃娃还太小,没必要见了……我已经干了错事……”最后,他向法官郑重递上一份“捐献器官、回报社会”的申请。


13岁离家来兰当小工


张成先是临洮县辛店镇人,因家境贫寒很小就辍学务农。1992年,13岁的张成先因贪玩没放牛被父亲痛打后,偷了10元钱跑到兰州打工,谋到一份日薪5元的活计,干起了小工。“见了世面”又能挣钱养活自己的张成先从此再也不想回老家了。成年后,张成先和哥哥在兰州干起了装修工的活计,收入颇丰。1999年,20岁的张成先凭着“万元户”的风光很顺利地说了一门亲事。婚后,张成先携妻儿继续在兰州干装修工。但是,2003年底发生的一件事,令张成先的打工生涯发生了逆转,从此走上了不归路。


血汗钱被抢摇身变劫匪


2003年12月的一天,张成先怀揣工头刚刚结算的近7000元工钱到和政路闲逛时,在一“摇奖”处掏两元钱“优惠”购买了一件崭新的外套,进而又被告知中了价值万元的电脑。老实巴交的张成先经不住两名女性“工作人员”游说,兴冲冲地跟随她们去办理兑奖手续。结果在途中遭到几名彪形大汉围攻,6900元血汗钱被掳走。失魂落魄的张成先没敢报案,向工友借钱返乡。来年回到兰州后,他决定“也去抢人”。


2004年1月6日清晨7时许,张成先在城关区木塔巷一家属楼楼道内,持石块殴打一名急匆匆赶去上班的女子,抢走价值390余元的财物。第一次得逞后他开始肆意妄为。同年2月8日晚10时许,张成先用同样的手法袭击了一名下班后归家的女子。这一次下手过重,女子因颅脑遭受重创经抢救无效死亡。张成先将抢来的手机全部交给其兄保管。2004年3月的一天,其兄因偷盗工地器材受到警方调查后,兄弟俩的“联袂劫案”被侦破,张成先闻风潜逃,其兄因犯窝藏罪被判有期徒刑1年6个月。


返兰州制造系列敲头案


张成先潜逃后开始四处游荡。2005年,妻子离家出走,至今杳无音讯,年幼的儿子抛给父母养活。2007年,张成先流窜到金昌市,为躲避抓捕在郊区租房,挑偏远僻静处干点苦力活讨生计。“老婆跑了,还背负命案,怕见警察,度日如年。”张成先归案后这样描述自己在金昌的生活,“不过因为缺钱,后来还是决定重操旧业。”2007年1月,他流窜到金川公司,并专门购买了羊角铁锤,守候在该公司住宅区。接连两天清晨,张成先持铁锤连续袭击两名女工致1人重伤1人轻伤,劫得财物1500余元。


2008年11月,潜回兰州的张成先四处踩点后,发现南河新村内既没路灯,出口又多,适合作案方便逃跑,于是决定在此下手。做过一两起后,他曾告诫自己赶紧收手,可是因为来钱容易,而且自知死罪一条,张成先的心理开始变态,遇到反抗不给钱的,他就狠敲一榔头。“认命了,迟早都是死,被警察抓住一枪打掉算了。”有了这样的念头,张成先开始疯狂作案:自2008年11月7日至次年1月,张成先先后向一名老者和5名女子举起铁锤,最终老人伤势过重经抢救无效身亡。2009年1月10日下午,藏匿在火车站一招待所的张成先被警方抓获。


2009年1月11日下午,张成先在民警的押解下前往南河新村小区指认现场。闻听屡造血案、让居民人心惶惶的歹徒被抓获,小区内的百余名群众聚集在一起,燃放鞭炮以表达心中的喜悦。同年11月25日,张成先因犯抢劫罪,被兰州中院一审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同时向唯一索赔的受害人赔偿经济损失3万余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