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卫队出击 第三章 殷勤蓄电造风雷 第二十一节 哥专干传奇的事儿

朱凯明 收藏 9 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2.html[/size][/URL] 冰冷的剪刀震醒了意淫状态的韩大侠,顿时韩冬的脖子僵直着一动也不敢动,可是眼睛和鼻子却不老实,眼珠子轱辘轱辘转,努力斜视着身侧的人,鼻子像狗一样一耸一耸地嗅着,仿佛空气中有一种特殊的香味儿。嗅着嗅着,韩大侠油了麻花儿脏兮兮的脸上露出了几分淫邪淫邪的坏笑,竟然陶醉的闭上了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2.html


冰冷的剪刀震醒了意淫状态的韩大侠,顿时韩冬的脖子僵直着一动也不敢动,可是眼睛和鼻子却不老实,眼珠子轱辘轱辘转,努力斜视着身侧的人,鼻子像狗一样一耸一耸地嗅着,仿佛空气中有一种特殊的香味儿。嗅着嗅着,韩大侠油了麻花儿脏兮兮的脸上露出了几分淫邪淫邪的坏笑,竟然陶醉的闭上了眼睛,那模样就像揩足了油的小流氓,痞怠无行,无赖至极,气的身旁的偷袭者恨不得一剪刀捅下去。

差不多嗅饱了,就差打饱嗝了,韩大侠才老神在在的睁开了眼睛,装模作样的未语先叹了一口气,接着从歪嘴里蹦出来一串儿歪诗:“江湖儿女多奇缘,朝思暮想难入眠。长忆相逢快乐事,剪刀触醒梦缘人。姑娘,别来无恙?”

“呸,不要脸,流氓,竟做花梦,谁跟你认识?”身侧的人恨恨的叱道。不想注意力刚一转移,握剪刀的手腕就被叼住,对方一按尺关,登时整条手臂麻酥酥酸软无力,眼见那个登徒子直起腰身,叼住她的手腕往外一带一划圈,她的身子不由自主的跟着转了一圈,向后倒入对方的怀里,手中的剪刀拿捏不住掉了下来,身后那个小流氓另一只手快如闪电,一抄手接住了剪刀。怀中的女子正欲挣扎,恰此时,屋里的人听见动静打开了房门,霎时,韩冬顿觉眼前一亮。

屋里的人一身雪白的护士服,秾纤合度的苗条身段,腰如约素,骨肉匀称,姿色婉媚,且皓齿朱唇,光润玉颜,仿若谪凡的仙子,丰姿绰约,秀丽端庄,身上那股子灵秀莹润的动人劲儿,就像一朵玫瑰花花瓣儿上流动的晶莹的晨露。

只是一瞬间的照面,韩大侠的鼻血就要喷薄而出。

此时,韩冬右手拿着剪刀,左手搂着人,眼见屋里的仙子蛾眉一挑,檀口一启就欲喊出声来,千钧一发之际,韩冬脚下发力一蹬地,带着怀里的人就窜进了屋里,一伸脖子,“倍儿,”一张大嘴正好捂住了丰润的朱唇,脚一带一盘关上了房门。

一缕若兰若麝的少女体香伴着嘴神经传递出来的令人销魂颤栗的快感,如一柄巨锤瞬间就将韩大侠击昏在当场。

事起突然,一时间,屋里静极了,就听见三人怦怦的心跳声。韩冬与那仙子四目近在咫尺的对视了片刻,那仙子向后一闪身,挣脱了韩冬的那张如章鱼吸盘一样的大嘴巴,含羞带愤,美眸已是雾水盈盈,一甩手一记耳光狠狠地抽打在韩冬的脸上。

韩冬一动未动傻傻的挨了一耳光,正在腾云驾雾在云端旖旎、沉浸在快感风光中的韩冬被这一声清脆的耳光打得眼冒金星跌落尘间,晃了晃依然晕乎乎的大脑袋,来不及解释,眼睛却迅速的扫视了屋里一圈,见没有第三人,遂放开了怀中的那个女子,忙抬手行了个左式礼,低低的说道:“中华童子军。”

那羞愤欲绝的白衣仙子抬手正欲再次狠狠地膺惩眼前的这个流氓登徒子,忽见对方如此作为,不禁一愣,怔怔的看着脸上油了麻花儿的韩冬。韩冬尴尬的笑了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你好,丁晓宁小姐,我是韩冬啊。”

闻听此言,丁晓宁浑身一震,轻轻地放下手臂,仔细的打量着韩冬。

眼前的韩冬比刚认识的时候又长高了,身体又壮了许多,一身草绿色的军装虽然脏兮兮的,但穿在他身上,依然可见英气勃发的俊挺。浑身上下还是那么倜傥不羁,却偏偏正气中带着那么一股子邪气,想起来就叫人忍俊不禁。这个冤家,丁晓宁此时心如鹿撞,虽星眸含雾,却已是秋波欲流,编贝小齿紧咬着下嘴唇,一副含辞未吐、气若幽兰的楚楚动人模样,全然不见了当初公众演讲时的大方和飒爽风姿。

自那次和韩冬见面后,少女心中就种下了那个飞车回眸挥手而别的勇敢身影,多少次梦见那个跳上讲台振臂高挥的爱国青年形象,还有当街戏耍黑狗子的那个巧舌如簧的家伙,空手夺枪出手无情,那一丝一缕如昨日的画面,天天徜徉在梦里。谁知自此那人象人间蒸发了一样,再也没看见,朝思暮想中,不成想今天竟然在这里,于此情此景中见面,心里不禁思绪如麻,眼泪终于如串串珠花,倏倏而下。

韩冬眼见丁晓宁梨花带雨,顿时手足无措起来,眼睛盯着那红嫩嫩粉糯糯的樱桃小嘴,那如菱角般可爱的唇形,勾得他偷偷地咽下了口水,依稀间唇齿留香,他忍不住红着脸小声道:“晓宁姑娘,刚才事急从权,多有冒犯,我……我不是故意的,要不然你……你再打我一顿得了。”

不说还好,这一说,让丁晓宁想起刚才的事儿来,更是连羞带恼,眼泪一嘟噜一串串顺着细润白皙的脸庞噼里啪啦的往下掉。那珠泪涟涟的柔弱模样,看得韩冬平生第一次有一种走过去将女孩子揽进怀里细细呵护的冲动。

丁晓婷见状走过去站在姐姐身侧,伸手挽住姐姐的手臂,平时纤弱娇羞、愔愔不语的丁晓婷此时象跟姐姐换了一个个儿,急言快语,冲着韩冬嗔怪道:“你干嘛这么欺负我姐姐?”

“我……我……”我了半天也没整出个所以然来,一向善于摇唇鼓舌的韩大侠,在这姐妹俩面前再一次被窘住了。

“半夜三更,鬼鬼祟祟的,不是梁上君子,就是鸡鸣狗盗之辈,一看就不是好人,哼!”显然丁晓婷对刚才门口发生的事儿还在耿耿于怀。“你说,刚才在门口,你是怎么知道我是谁的呢?不许撒谎。”

这个问题问得韩冬老脸又是一红,闻香识女人,这是韩大侠泡妞的独门秘笈,从不示人,今天看来得招了,要不然眼前这关过不去呀。“嘿嘿,那啥,那个你身上的香味儿和她的一样,上次见面,我就牢牢地记住了。”说完,韩冬偷偷的瞅了丁晓宁一眼。

丁晓宁听了,脸红得都到耳根了,忙抬起小手佯装拭泪,心里面似吃了蜜一样甜。

“你……你,你流氓。”丁晓婷挽着姐姐的手臂,恨恨的直跺脚。

“小妹。”丁晓宁忙收住眼泪,轻声喝道。

“姐姐,他刚才都那样欺负你了,你还护着他。”丁晓宁被妹妹说得俏脸新晕连连,星眸如斯,忍不住幽幽的看了一眼韩冬。恰好韩冬正偷偷的瞄着她,四目相视,均感觉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却又分明甜甜的蜜蜜的东西种植在了他们两个人的心间。望着那张泪渍未干、灵秀妩媚的娇颜,韩冬突然感到心口一痛,那从心窝处传递出来的阵阵清晰的痛楚,令韩冬大恸:“老天爷啊,别不是这辈子真被这个女人给拴上了吧,江湖传说,过去的吻像钉子,一吻就钉牢了终身;现在的吻,象他娘的变质的浆糊,一百个吻也黏不住一句誓言。怎么偏偏老天爷这么不小心,我老韩刚才就整了一口,咋就将传说变成传奇了呢?”

韩冬心里懊丧的想着龌龊的小心眼的事儿,眼前相依而立的姊妹俩婉婉有仪的望着他,尤其是丁晓宁那双依依若水的双眸,看得韩冬心里发虚,象被心上人看中心事似的,韩冬老脸一红,没话找话道:“噢,对了,你们不在金大附中念书,怎么到这里来了?”

“日本人又在北方不断挑衅,蠢蠢欲动,我们校学生会决定如果再发生战事,我们要组织医护队上前线支援抗战。我们姐俩报名参加了学习班,这段时间在这里见习。你……你这些日子去哪里了?怎么不来学校找我……们?”

“我……我的事不好说。”在丁晓宁关切幽怨的目光中,韩冬又被窘住了,他抬手遮掩似地挠了挠后脑勺。

“怎么,怕我们泄密吗?我猜那阵子那几个日本人就是你们杀的,是不是?”旁边的丁晓婷接口问道。见韩冬低头不语,不禁小嘴一撅,“看样子韩大英雄是信不过我们姐俩,要是信不过,你现在就走人得了。”

“小妹。”丁晓宁侧首嗔责道。丁晓婷甩头看看这个,再瞧瞧那个,冲着两人吐了吐小香舌,一副早知道会是这样结果的表情。

迎着丁晓宁看过来的清澈灵秀的目光,韩冬感动的说道:“我在陆军军官学校学习,平时上课训练时间紧,没有时间出来找你……们。”

听了韩冬的话,姐妹俩羡慕的看着一身草绿色军装的韩冬,“你今天晚上来有什么事吗?”

正低头意乱情迷的韩冬听了丁晓宁的话,不禁回过神来大吃一惊,外面还趴着十几个弟兄们呐,眼见约定的时间就要到了,再不赶紧动手,恐怕就来不及了,连忙道:“晓宁,我的事儿,是小孩没娘,说来话长,以后有空我一定慢慢说给你听。眼下有一事相求,楼上203房间一共有几个人?”

“203房间?那屋里一共就两个人。”

“两个人?太好了。听着,那两个人是我们兄弟抓到的日本间谍,蒋委员长顾从大局放了他们,可我们不能放他们走。这些狗娘养的东洋鬼子最没人性了,放他们走脱,等他们回到日本军队,铁定会拿起屠刀屠杀咱们中国人,我们还得等他们杀多少中国人才能举国反击抗战啊?他娘的日本人的命就比咱中国人的命贵吗?我爹我娘,还有我那帮兄弟们,家家户户都被小日本杀光抢光了,这笔血债,我一定要用血来还。我今天来就是要让那两个日本老鼠有头睡觉,无头起床,让他们没有机会再对中国人举起屠刀,让他们后悔这辈子投的是他娘的日本胎。”

韩冬赤红着双眼愤恨的说道,脸上冰冷如霜,浑身杀气腾腾。丁家姐妹初次闻听韩冬的身世,无不动容,眼见韩冬杀气满身的英雄气概,无不被其真挚的情感所打动,丁晓宁敬崇的目光清凌凌的看着韩冬,轻咬朱唇坚定地说道:“你说吧,需要我们帮什么忙?”

韩冬看了看满脸果决坚强的姐妹俩,犹豫了片刻:“晓宁,这活儿很危险,我怕事后连累你们俩。”

“你快说吧,你要再不说,我姐该生气了,我可告诉你啊,姐姐生气的后果很严重,你以后就会领教了。”旁边插话的丁晓婷已经进入了小姨子的角色,看向韩冬的眼神明显有怜悯的味道了。

时间紧迫,韩冬理了理思路,郑重的说道:“外面有我十几个弟兄,十二点之前我要把这两个鬼子带走,如果你们能进到203房间,只需将窗户打开,留一条缝儿,我从窗户进去,带走他们需要两分钟,只要门口的宪兵在这两分钟里不进来就行。”

丁晓宁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还有20分钟到12点。“时间还来得及,我和小妹马上上楼巡视,伺机打开203房间的窗户,然后到门口跟宪兵聊几句,时间足够你所说的两分钟了。只是……只是你那边很危险,你自己要小心一些。”丁晓宁说着说着垂下了螓首,声音到最后成了蚊子声。

看着丁晓宁娇羞的女儿态,韩大侠一时食指大动,左手伸三指行童子军的左握礼,口中念到:“中华童子军,天涯一家人。”丁晓宁抬头回礼道:“民族少年兵,智勇卫河山。”话音未落,韩大侠的禄山之爪早已借机牢牢地握住了一只柔嫩的小手,那无骨润滑的柔夷激得韩大侠体内荷尔蒙蠢蠢暴涨。感受到韩冬的激动和多情,丁晓宁红着脸蛋儿任由他蹂躏自己的那只小手。

“此事之后,军方警方一定会介入调查,这里必是虎尾春冰之地,不宜久留。明天一早你们俩就去颐和路盛京书院找鲍里斯院长,就说你们是我的好朋友,将今晚的事情直接告诉他,他会保护你们的。”看到韩冬急急的关爱之情,丁晓宁的心里异常感动。四目相视,彼此的目光中都是烽火少年甘之如饴的绵绵情愫。望着眼前的娇容朱唇,韩冬按捺住冲动,心里面甜蜜蜜的梦淫着:朱唇香舌入醉乡,非蜜非糖滋味长。

“晓宁,我想,我想以后能天天看到你。”韩大侠就是韩大侠,关键时刻心迹表白直截了当,“要不然,你们也报考中央军官学校得了,正好我们的特二期正要招生。”韩冬深情的注视着丁晓宁,目光中满是期待。

“真的?我和姐姐都能去吗?”

“要去当然一起去,没问题,包在我身上。”大包大揽的韩冬再看向丁晓婷时,居然有一种当姐夫的感觉了。

“回头我就找我们的老大帮忙说情,这事儿包在我身上了。”韩冬边说边好像看到了小营操场上两朵姊妹花飞奔着扑入自己的怀里,惹得周围的弟兄们一片羡慕声,想着想着,嘴角露出了一丝有异性没人性的邪笑。

“好了,时间不多了,你自己要小心啊。”丁晓宁边提醒边真情流露的叮嘱道。

“没事儿,以后你们俩就知道了,哥专干传奇的事儿,手底下没有点真章功夫哪行啊。”论起吹牛的本事,韩冬自问目前队里面尚无敌手。

丁晓婷扑哧一乐,“大英雄,你再不撒手,公鸡该打鸣了,姐姐的手也要被你握掉了。”话音刚落,那俩人触电似的一起收手,丁晓宁红着脸忸怩万态,韩冬腆着老脸最后道:“一会儿你俩小心点,记住事后一定要去书院啊,哥在军校等你们。”说完恋恋不舍的开门窜了出去。



午夜时分,新街口一家商店和贡院街一家米粮店发生火灾,与此同时,金陵大学鼓楼医院日方两名军谍离奇失踪,北上津浦列车加挂的军列车厢空无一人。

是夜,小营值班的岗哨看到后半夜时,特期班夜间课目训练归来,一身汗水一身泥的走回小营。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