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老兵追忆雷锋 称曾觉得其出风头看不惯(图)

心情车站9527 收藏 2 767


重庆老兵追忆雷锋 称曾觉得其出风头看不惯(图)

雷锋的綦江籍战友胡荣敖



当年我教雷锋保养汽车


綦江籍战友胡荣敖:儿子也不知我是雷锋战友,我和雷锋私交很好


老兵讲述你所不知道的雷锋


“车子正走忽抛锚,化油器里又放炮;先把火风半拉出,看车能跑不能跑……”3月2日上午,一个在大山里默默无闻生活了半个世纪的老人,面对重庆晨报记者唱起这首很像顺口溜的《汽车油电路故障排除歌》。他一边微笑地唱着,一边打拍子。


老人叫胡荣敖,71岁了,自从1961年退伍回到綦江老家,后在重庆能源集团松藻煤电公司打通一矿工作到1993年退休,一直热心公益事,助人为乐,“连儿子也不知道我曾是雷锋的战友。”


直到去年70岁生日,单位为他祝寿时,同事赞他像活雷锋,胡荣敖答谢时才说出一段不为人知的往事:“我就是雷锋的战友,与雷锋有一段特殊交情。”


和雷锋一起“忆苦思甜”


胡荣敖是綦江县乐兴人,1959年3月入伍,几个月后赴辽宁抚顺某部队运输连服役。


“雷锋是1961年1月到运输连的。他是7班,我是9班。我退伍后,雷锋所在的班被编为4班。我比雷锋先入伍,他总称是我‘老战友’。”胡荣敖说:“我永远记得雷锋刚来连队时的情景:雷锋作为新兵代表上台讲话,他个子不到一米五,上台时工作人员特意将话筒压了压。”


胡老和雷锋虽然不同班,但私交很好。两人真正走近是1961年初的一次连队“忆苦思甜”大会。“连队忆苦思甜会举行过两次,‘忆苦’的人就两个,一个是雷锋,另一个是我。”


我教雷锋保养汽车


胡荣敖因家贫,仅读过小学三年级。当年连队要求战士每天学习毛主席著作,遇到不识的字,他就爱找雷锋请教。“雷锋教我学文化,我教雷锋保养汽车。”


胡荣敖从衣柜底层拿出一个陈旧的黑皮包,找出当年的一个笔记本,第一页就写着《汽车油电路故障排除歌》。“这是我们排教导员编的,雷锋教大家唱会的。别看雷锋个子矮小,在连队非常活跃。饭前、集合时唱歌,都是他打拍子。这首歌像顺口溜,内容包含了汽车油电路所有故障的简单排除法,很实用。”


胡荣敖哈哈大笑说,“雷锋非常好学,常向我请教汽车保养维修的问题,其实我那时也是半懂不懂的。”


最初有人说雷锋出风头


在胡老印象中,雷锋还是个很开朗的人,话多,爱帮助人。


“我给你们讲个南方人不可想象的事———掏厕所。”胡荣敖说,“我们是施工部队,住宿的多是工棚。厕所就在工棚外挖个坑,用篾席遮挡一下就行了,露天的。冬天,解出的大便很快成冰,人多了,大便就堆成了冰柱,人在蹲位上无法蹲下去。雷锋总是第一个拿着钢钎、榔头,去把这个又臭又硬的难题解决掉。”胡老说,雷锋助人为乐,一时间不为人理解,有些战友认为他是挣表现、出风头。“最初我也有些看不惯,但他从不计较。哪个越看不惯,他就越帮助哪个做事。”


一个说过雷锋闲话的战友,家里老人生病没钱治,急得团团转,雷锋知道了,悄悄向这个战友家里寄了10元钱,战友收到“钱已收到”的家信后,一直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最后雷锋才承认是自己干的。从此,这个战友对雷锋佩服得五体投地,“10块钱是我们两个半月的津贴啊。”


儿不知我是雷锋战友


记者辗转在打通一矿风井的棚户区找到胡荣敖的家。房里只有一张破床、一个大衣柜、一台旧彩电及杂物。两个早已成家的儿子住同一层楼同样的房间。胡老退休工资有1400元,老伴没工作,身体不好,他71岁还要常走20多分钟,到街上去背着啤酒、矿泉水、香烟等小杂货回来,让老伴销售,挣点稀饭钱。


离开雷锋的48年来,胡荣敖一直没忘记:悄悄地像雷锋一样做好事。他丝毫没声张雷锋和自己的关系,大儿子胡显钟说,他和弟弟也不了解这事。


听说雷锋牺牲他哭了


雷锋牺牲时,胡荣敖已退伍。“我赶场时,碰到回乡探亲的战友苏永怀,他告诉我雷锋死了。我当时很震惊,蹲在地上哭了起来。后来,毛主席号召:向雷锋同志学习!我就暗暗地把雷锋作为学习榜样!”1964年11月4日,胡荣敖的日记用整整一页写下:“学习雷锋同志,向雷锋同志学习!”他从身边做起,将村里行动不便的五保户陈树云一直护理到死。


胡老所住的矿区单工寝室67幢楼长佘大华大妈以前搞不懂:胡荣敖为何总是每天早上5点起床,天没亮就把楼道扫得干干净净,把公共厕所地板冲洗得亮堂堂的。此外,楼道公用电灯、水管坏了也是老胡掏钱买来安上,老人还常到街上帮助别人。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