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良伟的《喋血孤城》还没来得及去看,很多影城就下档了。很遗憾。六七十年过去,终于有人记得常德战役,终于有人拍片纪念74军57师,也是好事。

关于七十四军也就是后来的七十四师,我们的课本上只是说这是国军五大王牌之一,最终被我英勇的华野部队以绝对优势兵力在常胜将军粟裕的指挥下全歼于孟良崮,孟良崮战役的胜利意义不亚于斯大林格勒,是解放战争的转折点云云。

其实,在课本之外,七十四军在被歼灭前还有如下经历:

1937年九月成军,辖51,58两个师。不久即加入淞沪会战厮杀。甫一接战,306团邱维达部即让三百日军横尸罗店,74军一战成名。再战曹王庙,305团团长,提枪冲出战壕,率队猛冲猛突,这个团长叫张灵甫。

淞沪会战一结束,未来得及补充的74军立即投入南京保卫战。此战,302团一营坚守赛虹桥阵地,自营长徐景明以下无一人生还。51师共有四个团长,一个阵亡,三个重伤。

兰封会战,302团团长纪鸿儒带队冲锋,阵亡。

1938年,德安万家岭,九战区围歼日106松浦师团,74军58师主攻,几天下来伤亡过半。51师王耀武部上,还是张灵甫(他现在是153旅旅长),一夜之间占领了松浦师团的制高点张古山。此战几乎成建制消灭了日军一个师团,这在中日战史上是第一次。此战,51师四个团伤亡五个团长(包括代团长),七个营长。

再后来是南昌会战、长沙会战、冬季攻势、三次长沙会战、上高会战、浙赣会战、鄂西会战。这叫无役不入。

至于常德,至于五十七师。全师8000人只剩下83人,57师当面之敌是日军横山勇13军。须知,中日战力比较,常常是国军四至五个军才能与日军一个师团抗衡。此战过后,贯写你侬我侬的张恨水,写了惨烈异常的《虎贲万岁》。稿费分文未取,听说只要了一把57师缴获的日本战刀。国难方殷,书生也是战士啊。

再后来,抗战胜利。七十四军整编为七十四师,师长是“作战步步求生,存心时时可死!”的张灵甫。之后的七十四军,不好说,也不可说。

孟良崮我上去过,山势险峻,遍地砾石。对于拥有12门105毫米榴弹炮(卡车牵引)、36门75毫米山炮(吉普车牵引)、108门105毫米迫击炮(骡马牵引)、108门81毫米迫击炮(骡马牵引)、108门37毫米战防炮(吉普车牵引)、324挺7.62毫米勃郎宁M1917水冷式重机枪的七十四师来说,这是真正的兵家绝地。那些炮上不了山,那些水冷机枪在孟良崮上找不到水,而那些山上的碎石对于山下粟裕的大炮来说却是杀伤力倍增器。

当时的张灵甫并非不知道粟裕要歼灭他的企图,原本张灵甫是有生路的。只是他看到了另外一重战机,他想重演当年张古山中心开花的一幕,可惜此战的指挥官已不是当年的薛岳,此时的同僚是深有嫌隙的李天霞。

此战过后,陕北窑洞里走出一个人,见谁都握手,激动廖!

凑了一幅挽联写给七十四军,写给虎贲英雄:

狼烟陡起,大江南北,一战再战,曾以孤军守孤城,胜负不足论,男儿热血,袍泽尽染,唯见马革将士骨;

烽火未烬,孟良崮上,将计就计,敢拿只身诱猛虎,死生固然轻,将军一去,国道遂绝,遗憾虎贲英雄泪。

本文内容于 2011/3/7 11:17:54 被武毛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