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二野普通战士的回忆录 正文 十五。黄泛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90.html


十五. 黄泛区

一九四八年春,阜阳战斗虽未攻克城池,全歼敌74师,却消灭了它一个团,重创守敌,调动了敌人,使我在大别山的友邻部队得以机动摆脱了被动局面。

我军撤出阜阳后朝着西北方向前进到了鄢陵扶沟,西华一带。这些地区统称为“黄泛区”,是什么原因造成的黄泛区呢?原来这些地区都是河南富裕地区,出产丰富。在日本鬼子进中国,蒋介石为了阻止日本鬼子的进攻,在花园口掘开了黄河大堤淹了河南八、九个县,日本鬼子没淹着,百姓却遭了大殃,房屋被淹没、良田变沙滩、百姓被淹死大半,没死的也只好逃荒在外、流离失所。再加上四七年我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蒋介石故伎重演,在花园口掘堤阻止我军南下,该区人民又遭一次浩劫。

来到黄泛区,满目荒凉,遍地黄沙生着茅草和芦苇,干枯的叶子和发白的芦苇花在寒风中摇拽,狂风吹着黄沙发出呼啸声。看不到田野和行人,只有队伍迎着狂风前进,偶尔看到一两个人也是衣不遮体,骨瘦如柴的逃荒者,这就是国民党统治区的水、旱、蝗、汤、民不聊生的景象。我看到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太婆伸着手向我讨要,我心中觉着发酸,把我带的一碗米饭给了她,她老人家感动的五体投地,说我积了阴德,这真是“有饭送给饥人”。

天黑我们住在一个村庄上。从地图上看,这是个村庄,可到了跟前却不见房屋,只有几个窝棚,有两间瓦房,也只有房顶露在地面上,墙壁、门窗都埋在地下,可见当时水灾之大。到了黄泛区部队带的粮食已吃完,不得不在当地筹粮,这可难为了司务长,群众对解放军也很爱戴,但粮食的确困难,在司务长的要求下,群众东凑一点西凑一把给收集了二、三十斤高梁杂禾面,部队就煮了些糊糊以供军用。在黄泛区的任务主要是与敌周旋,拖着敌人走。我们的目的是把敌人由“肥”拖“瘦”由“瘦”拖死,寻找战机,消灭敌人有生力量。

在黄泛区与敌展开拉锯战,纵横数百里,你来我往,解放了不少县城。今天解放明天又放弃,看到有利时机就打,不利就走,没有打过大仗硬仗。但行军频繁,每天都拖着敌人转来转去,把敌人拖的疲惫不堪,我们也累的够呛,很多同志产生埋怨情绪,说天天行军也不打,我们又不是打不过敌人,照这样走下去,何年何月才能打败敌人。领导总是向大家解释,仗是有的打,只是时机不到,要大家耐心等待,一旦战机一到,仗会越打越大。

在拖敌的空隙时间我军开展了“三大民主”整风运动,也就是“三查三整”实行了军事、政治、经济三大民主。连队成立了“战士委员会”,由民主产生,协助连首长管理全连的大事。战士们在“战士委员会”的领导下向连首长、排长、班长的军阀管理、打骂士兵、等坏作风提了意见,同时又提倡尊干爱兵的好作风,进一步密切了干部、战士间的关系,体现了官兵平等,提高了战斗力。这就是有名的“三大民主”整风运动。运动尚未结束,部队就发生了流行性感冒连长和几个排长都送往后方医院,连队干部只剩下马道俊指导员一个人,又要做政治工作,又要指挥战斗,忙的不可开交。

这次的流感与一般流感不同,症状特别重,发病率高,死亡率也高,为此病夺去了不少战友生命。我们营部卫生所调剂员杨伯平同志就为此病丧生。当时我在一连当卫生员,病号多,没有药品,就连阿斯匹林也没有,战士发烧只能用温水给擦澡,用肥皂水灌肠,头痛、周身痛只能用“银针”针灸,这种针灸疗法,本是我国古老的医学遗产,后因国民党禁止中医针灸被列为“赤臂露膊”有伤大雅被禁止。只有民间还在采用。我们野司卫生部鲁之俊部长重新整理了针灸学,在部队普遍推广。当时的银针也很缺,我们就用通讯用的电线,把橡皮去掉,抽出里面的细铁丝,做个针帽把铁丝磨尖,代替银针用。针灸成了治疗百病的主要方法。有些战士为了怕扎针有病也不看,硬挺过去。除针灸治疗外,连队把伙食费拿出点钱在小镇上买点仁丹、十滴水、眼药水,也就“百病”皆治了。每天行军战士们脚上打了泡,卫生员到驻地后要给打泡的同志穿泡,连消毒的酒精也没有,也只有让连队买点白酒加上碘片当碘酒用。生姜、草药都成了良药,那时的药品比什么都贵。为什么那样缺乏药品呢?我们药品来源也象武器一样“取之于敌”。在包南战斗中,我们挑药箱子的同志负了重伤,药品丢光了,阜阳战斗又无所获,所以这段时间药品分外缺乏。致使这次流感死了很多同志,战斗力大为削弱。在黄泛区我们也同该区人民一样过着艰难困苦生活、贫病交加、饥寒交迫,有些革命意志不坚定的同志开了小差,部队非战斗减员很大。我的一个同乡李志才就在这时离开了革命队伍。革命是艰苦的,取得革命胜利更艰苦,在困难面前我咬紧了牙关,挺了过来。眼看着麦子将要成熟,情况即将好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