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个二野普通战士的回忆录(之十六。配合华野打开封)

小老百姓一个 收藏 9 2058
导读:录入者按语: 我爷爷参军时的部队是刘邓大军的“老九团”,后来的番号是“中野一纵二十旅五十九团”,渡江前整编为“二野五兵团十八军五十二师一五五团”,进军西藏时“西南军区十八军五十二师一五五团”,后来是“西藏军区五十二师一五五团”。五八年爷爷得了高原病回到西藏军区川办。老部队在文革中和五十军一四九师对换番号并换防到四川乐山、眉山地区,就成为了直到今天的中国陆军一四九师四四六团。爷爷在七、八十年代经常到乐山去“回娘家”看望。爷爷一辈子对老部队怀有深厚感情,八三年由于眼睛(心脏病、糖尿病并发症)看不见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录入者按语:

我爷爷参军时的部队是149师446团的前身----刘邓大军的“老九团”,后来的番号是“中野一纵二十旅五十九团”,渡江前整编为“二野五兵团十八军五十二师一五五团”,进军西藏时“西南军区十八军五十二师一五五团”,后来是“西藏军区五十二师一五五团”。五八年爷爷得了高原病回到西藏军区川办。老部队在文革中和五十军一四九师对换番号并换防到四川乐山、眉山地区,就成为了直到今天的中国陆军一四九师四四六团。爷爷在七、八十年代经常到乐山去“回娘家”看望。爷爷一辈子对老部队怀有深厚感情,八三年由于眼睛(心脏病、糖尿病并发症)看不见了,在家休息。用毛笔写大字在废报纸上,由我奶奶用钢笔誊写到笔记本上,成就了这个回忆录。所以这个本子来之不易,在爷爷去世十一周年祭日里我和我父亲决定把这个回忆录发到铁血上,以表示对爷爷的纪念和对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热爱。




十六. 配合华野打开封

一九四八年夏天,我华东野战军在陈毅司令员的指挥下围困了开封。开封是河南重要城市,古都东京卞梁,也是中原战略要地,自古以来是兵家必争之地。我华野部队围攻开封,蒋介石调十一师前去增援。我们的任务是阻击敌人,配合友军攻城。

在河南项城一个夜晚,我们团穿插在敌人中间。当时是月黑头天,敌人不敢出来,盲目地打着枪,有一发子弹就从我脚底穿过,侥幸的是没有伤着脚,只把鞋底穿了一条沟。在接近敌人时,我还摸到了敌人架设的临时电话线,我们所处的地形在敌人心脏地区没有隐蔽地,完全是平地。上级考虑待天一亮我们必然遭到敌人四面射击,当机立断让我们暂时撤出战斗。我连撤下来后,向西走了大约有二十多里,部队停下来休息。前面传下话来“卫生员上来”,我听到后即迈开大步向前走,没走几步,我的脚踢在一个战士枪上的刺锥,扎到肉里足有两、三公分,拔掉刺锥鲜血直流疼痛难忍。原来是前面一个战士肚子疼,在我向前走时休息的战士将枪放在地上,刺锥未下正好让我踢上,造成了这次误伤。部队休息几分钟又前进了,指导员问我能不能走,我说可以慢慢走,开始虽有些疼,但还不太要紧,后来越来越疼,脚和腿都肿了,部队越走越快,我慢慢地掉下队来,每走一步都要付出比平时十倍的力气,天气又热,加上流血和出汗,口渴的冒沫,部队不见了踪影,偶尔碰上个把掉队的,他们也帮不了我的忙,好在部队前进的路上有路标,沿着路标指示的方向艰难地向前行进,待我赶到住地时,部队已经吃过饭都睡觉了,幸好部队没有马上再行军,两三天后脚、腿都消了肿,又随着部队出发了。

在六月份的一个下午,我们行军到河南上蔡县东洪桥,还是阻击敌人。上级原预计敌人第二天才能到达,让战士们晚上好好休息一下。我们一连驻在东洪桥,南面一个小村庄。我吃过饭后到各班查看了病号和给行军脚上打了泡的同志穿了泡,回到连部躺在床上准备睡个好觉。突然听到了两声枪响,我问是否有了情况,通讯员说:可能是走火,话音未完,就又听到了机枪、冲锋枪的声音。指导员叫通讯员赶快传各排长马上集合准备战斗(连长生病住院未归),等部队集合后,指导员讲:现在情况还不明,大家随时做好战斗准备。这时枪声、炮声、手榴弹爆炸声响成一片,方向是在东洪桥西门,那里是我团三营驻地。当时敌人也没有料到东洪桥有解放军。他们的宿营地,也是东洪桥,敌人正在要进寨门时被我岗哨发现鸣枪报警,敌人也及时还击,三营部队未来得及穿好衣服就组织反击,进了寨子的敌人都当了俘虏,敌人后撤了,紧跟着就是山炮、迫击炮向寨内轰击,因天黑敌人没有冒然进攻。

东洪桥是一个不很大的集镇,有两三百户人家,寨墙修的象城墙一样,有利于我们固守。我们一营在天亮前没有发生战斗,团部为了固守东洪桥,把一营也调到寨内,固守南寨墙。一连抽出一个排到寨外与敌人打麻雀战,即骚扰袭击敌人。这时高梁已有一人多高,这个排利用青纱帐做掩护,出没敌人防地,袭击敌人。有时也捉几个俘虏缴获些枪支弹药,更主要的是起了延缓敌人的进攻。

我在南寨墙上挖了个单人掩体,指导员告诉我要挖的深点,再坚固些,根据他的经验,这场战斗将是很激烈的。除防敌人炮击之外,还要防止敌人用坦克冲击。对付敌人坦克,我们没有反坦克武器,连队组织了爆破队待敌坦克接近时用炸药包和集束手榴弹炸,另外在寨墙外撒了很多麦草和高梁杆,一挨坦克开来就点火烧它。这就是我们对付敌坦克的办法。

中午,敌人开始炮击了,成批的炮弹落在我们阵地上。在我们防地下面一块桃园,这时的桃子已经熟了。被炮弹一击落了一地。中午的骄阳似火,加上硝烟弥漫,从嗓子里都发干,可是落在地上有红似白的大水蜜桃却没有一个人去吃,因为这是人民群众的桃子,解放军要执行三大纪律,战士们忍着饥渴都不吃掉在地下的桃。充分体现了人民子弟兵的本色。

下午两点钟,我们完成了阻击任务撤离东洪桥。走到寨子外面的打麦场上,敌人从后面追来,炮弹也发着嗖嗖的尖叫声落在打麦场上,幸好未炸,不知是未上引信,还是有其他原因,我们得以顺利通过。敌人在后面追赶,我连且战且走。我在后撤的路上,可能是天热、硝烟熏的原因,鼻子破了,流血不止,但不能停留,指导员看我满脸是血,以为是我负伤,问我怎么样?我告诉他不是伤,我口渴的嗓子都要冒火了,这时多么想痛痛快快喝上几口凉水。常言说:马渴想喝长江水。人渴何能不思乡,想到家乡的井水多么清凉甘甜啊。

我们撤出东洪桥,敌人在后面追赶,我军且战且走,我连掩护全团安全转移。在此同时我友邻部队从两侧向敌后迂回,因敌人主攻方向是对着我们,两侧和后防力量薄弱,经我友邻部队一冲,敌即溃不成军,丢弃了大炮和坦克溃退了。援助开封的计划落了空,险些被消灭。开封在陈毅将军指挥下解放了,对蒋介石在中原作战是个沉重打击,我军也得到了暂时休整。


(上节:黄泛区http://bbs.tiexue.net/post_4881005_1.html

下节:叶县整训http://bbs.tiexue.net/post_4890427_1.html)

本文内容于 2011/3/7 20:48:35 被小老百姓一个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