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记身边的她---恳请上天善待吾母![参赛]

ruochen521 收藏 31 67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长久以来,我不曾落笔写起有关母亲的只言片语,因为我深知,我笨拙的笔墨难以企及母亲三分之一的神韵,于是,每每兴起每每作罢!今天,且让我以最虔诚的心倾诉母亲的点点滴滴,我知道,任我穷其一生也难报母亲的恩情,那就在有生之年,恳请上苍善待吾母,佑她一生平安,怯她一世艰辛!

一、母德璀璨如星辉

母亲是整个大家庭的支柱。

爷爷有子五人,女一人,父亲排行第四。按理,长嫂如母,况且还有两位嫂子,整个大家庭的事是轮不到母亲做主的,但是,父亲的四个兄弟中,有两个鳏夫,一个娶了智障女,父亲的大哥,我的大伯家倒是家庭完整,且依大伯大娘在家族的权威地位,责任是落不到父母亲身上的,但是大伯一家早早搬去了市里,从此很少问及兄弟是非,于是我的母亲就成了下面四个家庭的支柱。母亲娇小柔弱,体重从未超过一百斤,却硬是用她那双瘦弱的肩膀挑起几个家庭的重担,二十年如一日,任劳任怨!

我的几个堂哥都是在母亲的庇护下长大的,母亲对于他们无疑是又一个母亲,并且恩情超过亲身母亲。尤其是三叔家的小堂哥(以下简称小哥),我想,在他心里,母亲的地位是远远高于任何一人的。

小哥的母亲,我的三婶,据说是个作风不端正的女人,她在小哥出生后不久,狠心抛下嗷嗷待哺的儿子,潇洒离家、另攀他枝去了,小哥从此成了有母却不知母容的孩子。三叔是个十足忠厚老实的人,将此事引为奇耻大辱,并一直未娶,由此,小哥身上没有上演后妈继母式的遭遇。只是,迫于生计,三叔不得不常年出外打工劳作,小哥便顺理成章在我家成长。

小哥小时候的顽皮是整个村子人尽皆知的。他长我两岁,我出生时他已经能稳步走路,这时候的孩子正是拎着小棍四处东戳西敲,蚂蚁洞都要琢磨半天的年纪,小哥更胜一筹,母亲说每次只要她在水井旁洗衣服,小哥必定做两件事,要么去捏揉在襁褓里熟睡的我的小脸,要么是用棍子挑起旁边臭水沟里的污泥,趁着母亲不留意丢到洗衣盆里,母亲哭笑不得,待起身、净手去制止小哥时,他早已迈动那两条细细的小腿,眨眼不见了踪影,等母亲再次蹲下身子,他又挑着棍出现了,朝母亲嘻嘻抚掌大笑。

其实,母亲是不舍得责骂小哥的,她视小哥为己出,疼他如疼我。所以,三叔每次都放心地走,欢喜地回,不曾担心小哥半分。

我和小哥、妹妹日渐成长,女孩子越来越文静,相反小哥越来越顽皮,他的顽皮远远超过一般孩子。这令父亲母亲大为费心,一来担心他顽皮出事故,诸如上树掏鸟窝、下河摸鱼、上山捉野兔之类的事,小哥是驾轻就熟、无师自通;二来害怕村里哪家的西瓜、桃子什么的被小哥解馋摘吃了,上门理论个一二。

小哥不喜念书,翘课、逃学是常有的事。父亲总是隔三差五在半路悄悄看着他,碰到他逃学,便训他几句,然后亲自送他去向老师认错。

有一次中午放学我和妹妹已经到家良久,仍不见小哥踪影。母亲甚为担心,怕他去河里惹出个什么事来,便和父亲分头寻找。我们那个村子很大,父母亲花了几个小时也没找到小哥,自然又惊又怒,后来从村子里一个孩子口中得知小哥去邻村凑热闹看戏去了,父亲铁青着脸,满心怒火赶到邻村把小哥拎了回来,小哥当时是光着脚的,原来他把母亲新买给他的鞋当给卖小吃的人了,父亲恼火异常,狠狠揍了他几巴掌,母亲当时没说什么,私下责怪父亲不该动粗,两人还为此吵了起来。

后来,我才明白母亲的用心良苦,她爱我们,但不会溺爱,她用她特有的宽容和民主对孩子进行说服教育,但是有父亲或其他长辈教训孩子时,她表面上一定不会站在孩子一边,这样,父母对孩子持有相同的态度,断不会助长孩子有恃无恐的心理。

如今,我的几个堂哥相继成了家,他们的婚事亦是由母亲张罗,他们的孩子,我的侄子、侄女们凡在村里长着的,无一不受到母亲的关照,母亲在几个堂哥心中有着潜移默化的母爱影响力。他们在家时,有事总会来征询母亲的意见,出外时也定期打来电话,归来时必定先来看望母亲、品尝母亲的手艺、、、这,无疑是对母亲的尊重和认可!小哥更是什么事都同母亲商量,母亲有时提起他儿时的顽皮,说起父亲对他的严厉,小哥总会嘻嘻一笑道:“管我是向着我,打我是为我好,我都知道哩!”类似场景,欣慰的微笑总会绽放在母亲已不乏皱纹的面容上,圣洁、慈祥!

二、母善圣洁如满月

母亲的孝敬是远近闻名、有口皆碑的。母亲的妈妈,我的姥姥,在母亲中学时便已病逝,母亲每每提起此事,不甚伤心遗憾,感叹自己彼时尚未成年,来不及尽一份孝道。及至十几年前母亲的父亲,我的姥爷病逝时,母亲又一次恸哭欲绝,她觉得远没有让姥爷安享晚年,实在有愧,此事纠结成了母亲心中的至痛,于是母亲把所有的蕙质和孝敬给了父亲的爸爸,我的爷爷,家里唯一健在的老人(我奶奶去世得也很早)。

奶奶在我入学前病逝,之后,母亲便把爷爷接到我家赡养,爷爷在我家生活了十五、六年,其间,母亲的耐心和细心无人能及,众人看在眼里、无不赞赏母亲对爷爷十几年如一日的精心照顾。我和妹妹在母亲的影响下,也早早懂得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的道理,这对我们“感念恩情,知恩回报”思想的形成,有不容忽视的作用。

不赡养父母的现象在村子里并不罕见,我亲自目睹儿子为了不给赡养费,而在老人面前蛮横无理的场面,心里自是轻视唾弃。此时,若是有人找母亲前去评理,我是不愿见母亲卷入是非的,便悄悄阻止母亲前往,母亲遇到这种事,向来表现得坦然自若,她说:不怕,若都不愿意揽事,以后咱遇到麻烦,也没人帮咱不是。母亲就不顾我们的劝阻,坦荡去揽那些别人避之不及的事去了。

母亲对长辈的尊重和敬意,母亲为人处事的落落大方,母亲待人接物的热情诚恳为母亲赢得众**赞的夸奖!

家里亲戚、客人常年来往不断,我若在家,有时难免对母亲抱怨“弄得像开餐馆、旅社一样,人来人往,劳民伤财”。母亲却像是从不知疲劳一样,在厨房里一忙就是半天,我帮忙择菜、烧火。倘若一连几天,我便耐不住性子向母亲抱怨几句,母亲这时总乐呵呵地开导我“有客人来,说明人家瞧得起咱,这很好呀!”我也知母亲的话是对的,可远没有她的耐心和乐观!

爷爷于08年辞世,享年86岁,寿终正寝、了无遗憾!母亲自是悲恸良久。十几年来,母亲早已把爷爷当做自己的生身父母对待,虽是儿媳,却胜过女儿。这份感情早已是血浓于水。

三、母恩浩瀚似海深

母亲对我思想的形成和性格的养成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她在我的成长过程中一直是宽容、开明的。她最大的愿望是看我和妹妹把书念好,因为母亲上中学时,家里突遭变故,姥姥去世,舅舅相继成家,母亲怜惜姥爷辛苦,硬是中断优异的学业,早早挑起家庭的担子。所以,母亲最大的遗憾是没有继续念书,她希望我们姐妹俩不会重蹈覆辙。

母亲没有高深的文化,不懂高深的教育理念,可是她对于孩子的教育方式让我深为折服。在我的记忆里,母亲始终是宽容、温和的,即使我做错了事情,母亲也不会疾言厉色地责骂于我,只是柔声细语安慰我,让我以后细心注意。

母亲关心我的学习,但是从不施加压力,我的成绩一直不需父母担心,偶尔考得不好,心情沮丧时,母亲总是聊些轻松的话题,告诉我不用内疚,下次努力就是了。所以,我在生活和学习中没有来自家庭的压力,如此可以轻装上阵、无心理包袱。

母亲让我折服的另一点在于,她从不阻拦我们帮忙做家务或是去田间劳作,很多父母心疼孩子,不让孩子洗一碗一筷,但是我的母亲从不如此溺爱我们。在她的观念中,孩子只有懂得父母的辛苦,才能努力进取。我和妹妹由此养成独立、自主的习惯,这让我们在出外求学的岁月里克服了很多困难。我和妹妹曾约定,在外面若是没有天大的难事,对家里就只报喜不报忧。父母已经为我们操足了心,当我们羽翼丰满时,依赖和软弱也该成为儿时的专利,成为一种美好的回望,只可想想,不可充作资本。

母亲的坚强也深深影响着我。在我看来,似乎没有事情可以隐去母亲面庞时时挂着的微笑,她可以是豁达爽朗的,可以是干脆利落的,也可以是风淡云轻的,你唯独见不到她愁云密布、唉声叹气的一面。母亲常说“没有过不去的坎”,所以,她是乐观的、是坚强的、是有感召力的,是使人快乐的!

母亲的心太广,她顾及了身边所有人的感受;母亲的心又太窄,唯独忘了她自己的喜好。她总是对我们报以歉意,说父母没有本事,让我们做儿女的也跟着受苦,可是她单单不记得有多久未给自己添一身新衣,哪怕是一双袜子,一年、两年、还是三年、四年?恐怕她自己也不记得。她永远把自己放在不被考虑的角落,这又让我怎能安心、让我情何以堪?

我的母亲,予我生命,育我成长,唯我是重,慰我坚强!

我想写得有太多太多,可是我又怎能写尽?

落笔处,我的心在颤,我的手在抖,提起我的母亲,我已难以言语,我已涕泪滂沱!

恳请上天善待吾母!恳请上天佑她此生安康!

———谨以此文献给母亲!

首发铁血!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