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不可磨灭的记忆(三)

永生难忘的日子 收藏 2 664
导读:[size=16]部队到达班罗后迅速占领有利地形,抓紧时间构筑工事、部署兵力火力,做好消灭来敌的准备工作。时间没有过多久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这时,被我军击溃下来的越军已出现在我们眼前,他们沿着七号公路,队不成队、伍不成伍,争先恐后慌乱地向我伏击地域疲惫地跑过来,从情况判断他们还不知道我部已经到达了班罗。我们把敌军放近再打,越军越来越近,当距我部约30来米时,部队一声令下,居高临下集中所有火力从俩侧向内猛烈射击,手榴弹在敌人队伍中爆炸,枪声、手榴弹爆炸声震天撼地,越军万万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这个时后碰到我军的阻击

部队到达班罗后迅速占领有利地形,抓紧时间构筑工事、部署兵力火力,做好消灭来敌的准备工作。时间没有过多久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这时,被我军击溃下来的越军已出现在我们眼前,他们沿着七号公路,队不成队、伍不成伍,争先恐后慌乱地向我伏击地域疲惫地跑过来,从情况判断他们还不知道我部已经到达了班罗。我们把敌军放近再打,越军越来越近,当距我部约30来米时,部队一声令下,居高临下集中所有火力从俩侧向内猛烈射击,手榴弹在敌人队伍中爆炸,枪声、手榴弹爆炸声震天撼地,越军万万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这个时后碰到我军的阻击。越军在我猛烈火力打击下,晕头转向、乱作一团,在嚎叫声中纷纷倒地,伤亡十分惨重。过不多时,越军像似从梦中醒来,意识到受到了我军的阻击,于是,他们在阵阵喊叫声中利用夜色作掩护以哨子声为联络信号、交替掩护,反复从我阵地正面多个方向向我发起冲击。

夜战历来就是我们部队的传统和特长,我们充分利用夜色作掩护,以静制动,只要枪一响必定会有敌人应声倒地,敌军根本捞不到什么好处,只能留下更多的尸体而已。

与此同时,我们留在山头密林中的伤员遭到了越军散兵的袭击,双方交火激烈,伤员们向我发出求救信号,为保证伤员们的安全,营里派出一个班支援打退了越兵,还抓获两名俘虏,其中一名喊叫声不停,被我强制制服。整个战斗持续了一整夜。

天亮后,只见公路上横七竖八躺满了越军士兵的尸体,公路一侧的水沟里流的全是血。在部队打扫战场时,一名未被击毙而负了重伤的越军士兵向我五连一战士开了一枪,打伤了该名战士左耳上方头部侧面,虽然没有造成牺牲,却给该战士留下了终身半身不遂的伤残,对此,部队战士们给了该士兵严厉的惩罚。

敌军几个散兵藏在公路下的水道内顽固地向我部射击,我们坚持战场记律和寛待俘虏的政策,反复向其喊活宣传,但他们视若惘闻、拒绝投降停止射击,一意孤行负偶顽抗,我们被迫向其还击,将其击毙在洞内。

整个伏击战,我部取得了很大的胜利,仅以一名战士受伤为代价,击毙越军230余人,其中副团长一名,﹙越军为抢走其副团长的尸体就被我击毙了11人﹚,俘虏7人(其中少尉排长一名)。此次成功的穿插阻击战,不仅积大地鼓午了士气,还使部队进一步学习到了作战的技巧,提高了部队的作战应变能力和素质,同时还受到了上级机关的嘉奖表扬并选入了战列选编。

中午时分,我部按团里的命令向七号公路东侧92号高地发起进攻并且很快拿下了该高地。该高地是在那一片最高的一个山头,以石灰岩和松土为主,间有杂草灌木丛,坡度约有60余度,进攻难度很大,加之入越以来部队很不适应昼夜温差大的气侯、饮用了不卫生的水和食物短缺等原因,百分之60多的人员都拉了肚子,这对部队的体力影响极大。鉴之于此,我向副团长和营长建议从我们做起将一部份干粮提供给进攻部队使用,我把大部份压缩饼干交给了他们,但进攻部队中仍有一些战士因体力不支从山坡上滑滚了下来。后来统计,部队大部份拉肚子的人员中都没有了内裤,外裤都是从击毙的敌军身上脱下来的。二炮连连长朱德宏同志在下达“开炮”口令时,炮声还未响自己的内裤已经全湿了,这件事事后成了大家茶余饭后常谈论的笑料,把他戏称作“双响”连长。

在随后的时间里,领导和上级两次采纳我的建议,两次改变原路线,两次都按时准确到达目的地,使部队圆满完成了任务。

我部在胜利完成了班罗阻击战后,部队又沿七号公路向前推进了4、5公里,这时接到团里通知,叫暂停待命,我部前面的四连还不时与越军发生交火,不久,我部便与团部失掉了联系。

就在我部继续与团部联系的过程中,出现了一个情况:大约是上午十时左右,我团后勤处副处长带领后勤人员及民兵沿七号公路向前运送物资来到我营部又没有仃下来的迹象,我便问他要到哪里去?他说要到前方某个地点,并在地图上指给我看,我一看,吓了一跳!那地点远远超过我前卫四连所在的位置,我凝或地想,我们是团里的穿插部队,就是我团最前面的部队,他们到底是要往哪儿送?我对他说你们会不会弄错了怎么可能送到那个地方去?他说他们也不知道,这是上级指给的地点,我又想,可能真的在前面还有别的部队在那里,也就不多说了。

我们交谈完后,李副处长就离开了我们带着队伍继续前进。可是没有过多久,前去的人员、马匹如疯了似的狂奔了回来,副处长气喘唏唏地又来到我们营部,神情紧张地说,他们在前面遭到越军炮火的袭击,造成了他们的伤亡,无法前进。公路边上有牺牲人员的尸体,有被炸死的马匹,两侧撒落的干粮等物资随处可见。他临走时我们将多余的一部分武器请他们带回团部,不知不觉间他们便消失在回去的路途中。

我们待命的地点是在一大片丘林的菠萝地里面(菠萝还未成熟),越军一枚八•二炮弹落在我和陈干事两人的前面,我俩立即卧倒,我把他拉离了炮弹点。所幸炮弹是一枚臭弹没有爆炸,让我们虚惊了一场,但我们还是远离了它。

天上的月光把七号公路的柏油面照得雪亮雪亮的,我借助月光看到公路上放着不少抬下来的伤员,不知是什么原因停在路边就不走了,而且人数还在增加。我想,如果像这样等下去一直与团里联系不上,天亮时被敌人发现定会对我进行炮击,那时,部队的伤亡就在所难免了。我把我的想法告诉副团长和营长,建议将部队在天亮之前辙离此地,转移到右侧前方不远的山头上,充分利用那里的有利地形,这样既能隐蔽又有利战斗,还能避免不必要的伤亡,同时也不影响我们继续与团里的联系。他们同意了我的建议并通知部队向山头开进。我请营长关掉电台暂时停止与团里的呼叫联络,以保证部队在夜色里寂静地开进。部队走了不到五公里,先头部队报来情况说,前面有一条小河,河的对岸是绝壁难以通过。在距我们不远的山坡上有个小村子,屋里的灯光若瘾若现,不时还传来狗的叫声。为了不暴露部队的行动,我叫在我身边的几名战士用雨衣把我围在中间察看地图,看了以后,我告诉副团长和营长通知尖兵班向右行涉水过河后会有一条小路可以前行,部队很快进入了密林。这时候,天已鱼肚白,我告诉营长现在可以开机与团里联络了,说来也巧,电台刚打开就与团里取得了联系,团里通知我部就地休息待命,不多时,团里派来一名侦察兵把我部带到了指定位置待命,其它各营也相继到达集结地。

当天,团里根据上级的命令,召开了各营领导参加的作战会议,研究部署下一阶段的作战任务——歼灭朗多之敌,仍确定二营担任主攻任务。在团里召开会议的期间,我们办了两件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