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没有敌人系列(六)

驱除_特权规则 收藏 1 104

社会公意与敌人


社会中人们的观念对于人们的生活是非常有影响的,正如心理学家可以给人摧眠一样,人有时候是会受到外界意念的引导的。记得有这么一个故事:一个人喝了一瓶饮料,但是,别人告诉他这瓶饮料是毒液,结果这个人竟然倒地而亡。直到旁人摇醒他,告诉他毒液只是个玩笑,他才感觉放心,回复正常状态。

因此文字符号的使用对于社会异常地重要,一定要让文字承载客观而善意的信息,让人们生活中不充满虚假的信息和幻觉,让人们明晰地思考和接触客观世界,并让人们的精神世界尽可能脱离主观呈现健康。如果一种语言的文字中充满了各种各样的虚假的信息,各种充满主观的意念,那么在这种语言中生活的人们绝对是不可能健康的。一个健康的社会,澄清语言文字所承载的含义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

在中国的封建时代,人们生活艰辛,面对丰富多彩的自然,面对残酷无情的社会,都会意识到自己的弱小无力。除非是你参与风起云涌的社会大革命,用自己的智力和武力战胜和征服他人,用自己丰富的经历运用对自然和社会的种种技术手段,那么你才能感受到世界在人的群体的智慧面前是可以被操控的。所以在中国的历史上就呈现出一副又副宏大的画卷,这些画卷的巨大,为了用有限的生命涂满这副画卷,或者说受成功者的浮躁和贪婪的影响,以至于人们无暇对它的瑕疵加以检讨和整理,也来不及对画卷中的人的行为社会的行为的是非加以评判总结。结果在所谓的粗线条的文明历史和文化中,人们的行为就会谬种流传,以一种遗祸深远的方式给人类社会的生存带来严重的影响。

看看吧,在中国的历史中,人们的观念受到多么严重的偏见的影响,而且人们似乎也一直没有从这些偏见中清醒过来,这些不合理的文化或者说不合理的观念一代又一代地影响着人们,并不断破坏人们良好的社会合作。曹操作为一个中国经历上的政治家的典型形象,他的狭隘的自我保护,并因此不惜伤害甚至杀害他人,以“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理念欺凌天下,给天下带来极坏的影响,以致后世的所有政治家都以曹操的行为方式为师。后世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更是特权观念的演进,结果造成了社会规则的适用的局限性,规则是用来约束他人的,而不是用来约束自己的,因为我强。

诸葛亮的聪明才智在中国历史上是流传已久的,但是诸葛亮的行为其实与中国历史上彰显人性的邪恶的法家的也没有什么两样,就是丧失社会人的信誉,丧失社会的道义来取得自己的成功。三气周郎的计谋,悼唁周郎的惺惺作态,尽管诸葛因此成功,但他的每一个作为都是以损害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损害社会合作为代价的。当然实际上诸葛亮的谋略来自于春秋战国时期诸侯争霸谋略的使用,诸葛亮只是发挥计谋到了极致罢了,这种运用的极致也让人与人的信任损害到了极致。

作为文化载体的正史和通俗传记,上面都充斥着虚伪的行为,背信弃义的做法,残忍的杀戮,无视人类巨大牺牲的代价。那么,作为受到这些东西影响的文化人,那些本来应该引导社会进步,引导社会理性和文明的人却在传播着偏见和傲慢,社会又怎么能够走向健康?走向文明理性?

敌人的观念对于一个充满了仇恨甚至具有不共戴天仇怨的社会中存在于人们的意识中的,因为统治者对于社会的财产的掠夺,对他人生存处境窘困的无视,盘剥压榨,敲骨吸髓,甚至用他人的生命来给自己作陪衬陪葬。对于剥夺自己生命的人,你除了尽力地对抗甚至消灭对方,你没有第二条路。

有一部电影叫做《无间道》,电影讲述了两位卧底的生存处境的彼此不能容忍,形成一种有你无我的状态。同样在封建社会中,在成王败寇的社会中,你要么消灭对手成为王者,要么被对手消灭成为穷寇,你与对手之间就形成了一种无间道。在与对手的对抗中,你必须使尽各种手段,奸诈的、残酷的、泯灭人性的、丧失社会信誉的各种卑鄙手段来对付你的对手,直到有一天,你消灭了自己的对手,你却再也无法回复正常的人性,成了一个魔鬼。

但是社会中只要存在敌人,甚至被一些伪社会科学家上升为一种理论,并称之为帝王之术,使帝王能够如控制机器般地控制驱使他人。当然帝王术这个词毕竟是个过去词了,人们已经把它当作古董般看待,今天的人们如果重新使用这些过气的词语来传播信息或者观念,自然是要被人看作如《唐吉诃德》般地滑稽可笑。当然如果在某个地方树立起了一座孔子相,对于一个进化不完善的社会来讲,也没有什么奇怪,因为那些社会的文化毕竟还没有现代般逻辑严密。

词汇是要不断更新的,哪怕只是一些旧瓶装新酒的玩意儿。所以敌人的概念在人类的社会性受到推崇的今天,就变成了集体斗争的一个词汇,叫做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或者叫做被压迫阶级的反抗,也称为“哪时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一个进化不完善,身上还长着毛的退化国家甚至把国家机器定义为: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暴力工具。实际上,如果按本土的理解,还是“成者为王败者寇”,因为这个集团已经积聚起了一股强大的力量,足以压迫得了另外的人,所以这个集团就成为专政者了。

现代社会没有敌人,只有社会中人与人团体与团体的和平合作,人与人的合作称之为契约,团体与团体合作称之为共和。

试想想,如果两个人因为某个原因失去理智大打出手。旁观者清,对于这两个人,人们是会抱着不认同态度的,因为理智的人认为人的打斗并不能主事情得到解决,相反只是让彼此遭到损失受到伤害,甚至会让彼此产生永远的仇怨和纠结。于是,旁观者会介入他们的打斗,劝解并会努力让他们重新走向理智,意识到打斗的可怕后果。

两人的打斗有第三方介入,就会避免死结的形成,第三方就成了打斗双方的劝解者和仲裁者。其实社会的争斗随时都会存在,有些是因为利益的争夺,有些只是因为一言不合,有些只是为了朋友义气,也有些当然也可能是为了争一口气。一旦打斗带来仇恨甚至你死我活,并且有可能因为打斗双方拉入更多的伙伴而引起打斗升级,造成的社会成本就会大大增加,而且这种成本甚至根本就无法进行核算,因为它会给未来带来危害和损失。有些社会问题是超出经济核算范围的,因为它对未来的长远影响根本就无法进行成本估量。经济是用来分析能够定量分析的社会资源,这些资源一般是在过去有经验积累的,是已经数量化的社会资源,通过分析对未来的走向和趋势做预测。

也许不少人都喜欢看NBA,参与这个篮球游戏中运动员一个个都是充满力量的凶神恶煞,如果这些人没有被纳入到这种能够发挥他们活力的游戏中来,那么还真不知道他们为了生存,会给社会带来什么?是参军保家卫国呢?还是如梁山好汉般地扰乱社会秩序?正是因为他们被组织到一场游戏中来,而且这场游戏又能够吸引起人们观赏的兴趣,结果他们就有了发挥特长的舞台。

参加NBA游戏的这些孔武有力的大汉在同一场游戏中竞争,肢体接触可能很容易引起打斗,要让游戏正常进行,而不致于因为常常发生的肢体接触而游戏变成一场打斗,一个相关的管理机构就必须起作用。这个机构制订规则,按规则决定处罚。这个机构任命裁判,由裁判来对游戏规则遵守情况,对犯规行为进行及时的制止及处罚。

同样人们在社会中相处,也相当于一场巨大的人类游戏,为了让这场游戏正常地持久地进行,必须制订一些保证的规则,这就是法律。法律以人类的普世价值为基础,首先保证人的自由独立,然后才形成公意,产生公权力来约束社会中人的行为,让人们的行为变得端正,变得文明进步。

法律规定人的行为是否正当,不正当的行为就相当于游戏中的犯规。只有让人们通过各种方式了解自己的什么行为是正当的,人们才会变得理智,自我约束自己的不当行为,努力去争取自己的正当行为。如果人在社会上可以随便超越自己的正当性,而不受到公意规则的惩处,那么自由就会越界,同样被界的人也可以越界,人们就会陷入永远的争斗中,直到一方完全压倒另一方,并让另一方屈服,愿为驱使,或者把仇恨埋藏于心,以敌人视敌对者,等待机会进行反击。

对于人类的不正当行为,敌人观念采用的态度是以自己的方式来对对方进行审判。他会努力用各种手段打倒对方,让自己能够在对抗中胜出,并以自己的方式来发泄仇恨,或消灭对方的肉体,或者对对方进行奴役。但是在公意社会,普世价值指导下的法律制订让对人的违法行为的审判变成一种公意下的审判,严格按照规则进行。任何人都不能够用自己的好恶来审判他人的违法,不能让审判变成一种私刑,私刑本身就是一种违法。

公意努力集合起社会全体大众的意志,倾听社会所有成员的诉求和呼声,让社会能够尽可能满足全体成员的生活需求,保证社会中每一个成员的正当权益。公意让公共权力为全体服务,并通过全体社会成员的作为来对公意进行评判和选择,公意尽管可以执于一部分人手中,但是执掌公意的人员必须最终由整个社会来取舍。

公意能带来集体意志,国家意志,增强群体力量,让团体能够共同抵御外侮,保证安全,并以公共意志形成对外的良好合作,与外部势力和平共处。纵观历史,任何个人都不可能成为整个社会的公敌,相反,借助公意的名义组织起来的集团才可能成为社会最大的敌人。

中国历史上的每一个封建王朝正是借助于对残暴的前朝的颠覆,这个残暴的前朝正是用公意的名义,用种种迷信的手段来征服人们的身体甚至心灵。而最终公意被识破是一个幌子,对前朝的残酷压迫的仇恨成为新王朝能够建立的基础,因为人们向往没有压迫的生活,人们向往社会生活的公正。但是野心家们利用完后这种仇恨的公意之后,很快就形成了新的压迫和统治,从而让社会脱离不了轮回更迭的轨道。

对公意的约束成为了社会科学家最重要的任务,在西方历史上,先后出现过洛克、孟德斯鸠、卢梭等级社会科学泰斗,为社会的公意设计出了一套良好的运行机制,让公意能够名副其实,相互制约,让公意不成为幌子被野心家利用,并最终成为社会大众的公敌。对公意的约束比任何社会个人的约束更加重要,因为公意容易被个人和集团用来社会借力打力,利用了社会成员的劳动智慧构建却反过来用于把社会成员当作敌人,用国家机器压制社会对这部专门为少数人组成的集团服务的机器。没有真正的公意,公意迷失,公意必须运行在法律制度之下,都会让国家机器成为社会文明和前进的最大障碍。

敌人观念的消失,公意意识的形成;法律的制订,法制的启用;程序立法,依法执政,才是带来长期人类的和谐相处,社会文明进步关键。

让国家机器在法制轨道上运行,让国家成为全体成员意志的体现,才能造就强有力的国家意志,并最终因为国家的强身健体而百毒不侵,让外敌不敢觊觎。


本文内容于 2011/3/5 16:58:28 被驱除_特权规则编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