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往事 第一卷 萌动 第三十三章 宗保的买卖

禹至恩 收藏 0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0.html


自那日擂台上受伤,宗泽一直在家中休养。武田藤前来拜会过一次,名为探访,实为再定比武之期。对于刀上下毒和胜男受伤之事,他极力为自己辩解。宗泽虽是不全信,却还是接受了他的解释。见宗泽伤势渐愈,武田藤颇有些迫不及待。两人相约再过十日再决雌雄。

经过一番斟酌,宗泽决定带严如芳一同前往郁府走一趟,一方面告诉郁镇南这个新约定,让他有所准备;另一方面趁此机会送些薄礼,权当聊表诚意。若非如此,自己都不好意思再开品求人。

却不料两人竟扑了个空,郁军长居然已经离开了佛山。至于去哪儿了,何时返回,却无从查起。失去了这唯一的希望,二人不禁都傻了眼。惶恐之下,严如芳惊呼:“洪先生,那我爹他……”话未说完,她已泣不成声了。

宗泽无语凝悲。倘若换在十几年前,他一定会义不容辞地对她立下重誓:放心!就算去劫狱,我都帮你救出严校长!可如今……他悲愤地握紧拳头,重重地砸到了墙上。

严如芳只道已落山穷水尽的地步,不好再求,只身返回了省城。

洪宗保近日来却是神采**,胸脯相比之前都挺得高些。对于他的变化,宗泽并未在意,只道他近来手气甚好,背着他又在外面赢了不少钱罢了。没有人知道,其实宗保盘下了一笔“大生意”。

原来,前段日子有几个从北方来的“商人”,急于将手中的“货”走私到香港去。他们初到南方,人生地不熟,正愁找不到门路,不想竟在茶馆撞到了洪宗保。宗保平日素爱吹牛,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不过嘴硬,若不是碍于他大哥的面子,早有人将他收拾了。可那几个外乡人并不知情,听到他讲有走私的门道,不由喜出望外,当即与他另寻幽静之所加紧商议。

宗保虽然不务正业,到底还是做过几年生意。他看出来人心切,故意拿捏。几日商谈下来,对方似乎对他很感兴趣。他手中的人脉,正是他们所缺。可当宗保问到对方究竟是什么货时,对方却支支吾吾,不肯明言。他便故意道:“何爷虽然做的是这项买卖,但如今他家大业大,胆子倒比从前小了。没有把握的事,他也是不会接的。你们若不告诉我到底是什么货,我如何跟何爷开这个口呢?”

北方商人递上烟,陪着笑脸道:“洪兄弟,不是我们不说,实在是不敢说。你只管帮我们牵线搭桥,价钱方面都有得商量。”说着,将事先准备好的一袋大洋放在了他的手中。

宗保掂量掂量份量,颇觉满意,心下大悦,暗想,这下可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当下,他便当真去寻何启德,将整件事如实相报。

何启德有些疑虑。不过,认钱不问货是他的原则。只要对方出得起价,他就有胆接。他报出了一个天价,宗保还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何启德笑道:“洪兄弟,如今生意难做啊。这上上下下白道黑道都要打发,若想一帆风顺,只有多花些银子了。”

宗保唯唯诺诺,回头再向北方商人报告。他们居然一口答应,连价也不还一下。待宗保领着他们同何启德签完字据,他们便毫不吝啬地赏了他一大笔钱,并极力邀他入伙。

宗保从未有现在这般满足。他终于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废物了。他不过动了动嘴皮子,跑了两趟腿,赚到的钱比他大哥十天赚的还要多,怎能不令他兴奋。他当即答应下来,得了银元,屁颠屁颠地往家中走去。

宗泽胜男他们,正等着他吃晚饭。日落西山,却仍不见宗保身影,宗泽很是气闷。宗保媳妇见大哥又黑着脸,不禁劝道:“大伯,那……我们别等他啦,先吃吧,先吃吧。”

话刚落音,宗保接口道:“别呀,今天都别在家吃,我请你们下馆子!”说着,他将那袋银元重重地扔在桌子上,挑衅地环视着众人。

宗泽惊道:“你哪来这么多钱?!”

宗保道:“这你别管,反正我一没偷二没抢,三更不是赌来的。你放心好啦!”说着,拉起他媳妇的手就要往外走。胜男望着宗泽,没有起身。宗保回头道:“你们去不去?不去的话,可别怨我没请你们!”

宗泽叹了口气,道:“你们去吧。我和胜男都不去。”

宗保得意地一笑,牵着媳妇的手,长长地吆喝了一声:“走啰~”

宗泽头也不抬地拿起筷子端起碗,对胜男道:“我们吃。”

胜男听话地应了一声,对自己的贴身丫鬟翠儿道:“把这碗汤端去热一下吧。”

汤还没热上来,宗保夫妇俩却上气不接下气地跑了回来。宗保媳妇一双小脚,跑得云鬓散乱,狼狈不堪。

胜男不觉好笑:“你们吃仙丹了?这么快就回来啦?”

宗保来不及同她抢白,惊慌失措地道:“镇上……镇上要过兵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