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网上疯传上海复旦大学教授郭定平因不堪网民羞辱而跳楼自杀。消息还没有得到证实,就被几十个网站网民纷纷转载。但是在网上查了一下,没有一家上海和其他地区正规媒体报道此事。我认为如果没有其他隐情,这是所谓“爱国网民”制造的卑劣谣言,假新闻。帖子如下:

“最新消息,郭定平于今天下午三时许跳楼自杀,自杀地点位于复旦大学行政大楼。接到报案后,警方已经控制了现场。

上海复旦大学教授郭定平因为之前在凤凰卫视有关孙海英夫妇要求将户籍迁往钓鱼岛一事的评论引起轩然大波,针对其言论,众多网友在互联网上口诛笔伐,诸如“哈巴狗”、“卖国贼”、“汉奸”、“敌特”、“伪专家”等的质疑和谩骂一时间充斥各大知名论坛。不仅如此,还有不少网友表示要对郭教授实施人身袭击。据郭身边的工作人员透露,郭最近思想压力非常大,夜里咳嗽咯血好几天了,已经安排好的一个对日交流计划不得不取消。郭曾对身边人说,他怀疑近几日有不认识的年轻人跟踪他,甚至考虑请求警方保护。

今天下午三时许,复旦大学政大楼西侧小门下方还有几名师生在交谈,大家突然听到一声巨响,等反应过来时发现了横躺在绿化带旁边的尸体。在围观的人群中,有人认出是该校对外关系学院教授郭定平的尸体,随即向警方报案。当时有几名师生去往楼顶,发现靠近郭跳楼的现场地面有十几个烟头,而据传郭平时是不抽烟的,可见郭在跳楼之前十分纠结。

记者试图向警方和校方了解进更多细节,均被拒绝。

记者之后赶往郭任教的对外关系学院采访,有同学表示郭很有学问,平时不苟言笑,性格内向。另有同学说郭经常去日本,有很多日本朋友。郭对日本的评价很高,只要有同学想去日留学郭都乐意帮忙。

记者还了解到郭最新写作的一本书,正是论证有关钓鱼岛的最终归属问题。郭在书中认为从中日友好的长远利益考量,承认钓鱼岛是日本领土未必不是明智的选项。他曾透露这个提法很大胆,会有争议,但上面还是有默许的。关键是这个主张赢得了日本朝野方方面面的广泛支持,可以有效打开中日邦交目前的僵局,也让美国在东亚的介入失去了部分合理性。中国失去的仅仅是一个没有什么现实价值的小岛,可是赢得了中日友好的千秋之利,同时可以极大地改善中国的国际形象,遏制“中国威胁论”的持续蔓延。记者同时了解到因为该书在出版过程中受到打压,可能成为郭自杀的另一诱因。

记者打电话给孙海英通报此事件,孙感到很震惊。他对郭的不幸表示哀悼,还说关于钓鱼岛问题他一再反对国人内杠,没想到这么快就出事了。他愿意为郭向主祈祷,求主原谅郭的罪,并带他去主的身边。“

最早发布此消息的应该是*_中华论坛2011年2月27日发帖《终于出事了:郭定平因为不堪羞辱自杀》,可惜这个帖子已被网站删除,仅留百度快照线索,发帖者也无从查考。

应该说,和在网上诸多如“梁防长力挺戴旭,年底升大校”、“梁防长下令击沉美航母”之类假新闻相比,这则假新闻编造水平是最高的,除了没有新闻来源和记者大名外,内容符合新闻写作程式,文字通顺。另有帖子说:“据上海媒体报道,复旦大学教授郭定平在车内离奇死亡,车身外有被砖头之类砸打痕迹,身边有一盒‘补心口服液’,警方已介入调查,调查结果系自杀。”就明显是网上“拍砖党”的拙劣产品。据说这个自杀消息是复旦新闻系的人操刀编造的。新闻系的人学过新闻要素5个W:何时(when)、何地(where )、何事(what)、何因(why )、何人(who )。只可惜新闻的灵魂是真实,新闻系的编造谣言,大概是复旦新闻系的特色。

郭定平何错之有,要被自杀?

据说凤凰卫视就孙海英夫妇要求将户籍迁往钓鱼岛一事连线采访郭定平,郭对此评论说:我认为在中日有争议的岛上迁入中国公民的户籍不是一个最好的办法,而且,像这种迁入可能会导致新的麻烦,为未来中日谈判钓鱼岛的问题会设置新的障碍。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奉劝我们国人,不要在这个问题上有过激的行为,我也认为中国政府不会支持、鼓励和放纵这种行为。

郭的评论有错吗?没有什么大错。如果说错是小题大作了,把娱乐八卦提高到外交关系上来。两位演员要求将户籍迁往钓鱼岛,不否定出于爱国之心,但基本上是过气明星的自我炒作,娱乐八卦,姑妄言之姑妄听之。不必当真。可以肯定,批准两位演员去钓鱼岛居住,他们也决不会去的。钓鱼岛是小小的荒岛,附近海域有石油蕴藏,岛上却没有基本生活条件。偶尔有渔民上岛避风采药,无人居住。有人提出派一万军民登岛,只能站在海里。

在网上查阅郭定平的文章,也没有出卖国家和民族利益的大问题。自杀新闻说,郭任教的对外关系学院同学表示郭很有学问,平时不苟言笑,性格内向。只要有同学想去日留学郭都乐意帮忙。郭最新写作的一本书认为从中日友好的长远利益考量,承认钓鱼岛是日本领土未必不是明智的选项。这个主张赢得了日本朝野方方面面的广泛支持,可以有效打开中日邦交目前的僵局,也让美国在东亚的介入失去了部分合理性。中国失去的仅仅是一个没有什么现实价值的小岛,可是赢得了中日友好的千秋之利,同时可以极大地改善中国的国际形象,遏制“中国威胁论”的持续蔓延。

作为学者的观点,一家之言,而且也是出于“改善中国的国际形象”,有何不可?完全可以讨论,批评,百家争鸣。而且此书“在出版过程中受到打压”,还没有出版传播,属于个人思想意识。怎么能以思想定罪?网民在互联网上口诛笔伐,谩骂攻击,不仅如此,还有不少网友表示要对郭教授实施人身袭击,完全是法西斯光头党的做法。中国是法制社会,不是私法时代。宪法规定公民人人平等,有人身权力。部分网民有什么权力可以随意谩骂伤害他人。看看网上,那些自称爱国的愚昧无知者,有多少无法无天恶劣行为在破坏国家的体制和人民文明的生活环境。

不只有愚昧无知的谩骂攻击,也有网上名人的批判。有一位孙锡良(中南大学教师。硕士学位,博士研究生(冶金物理化学),副高职称。因其敢说话,被部分网民誉为“中国的良心”,“一个有良知和民族责任感的人”,被公推为与郎咸平、于建嵘、戴旭、张宏良、郭一平、曹建海等人并列的“中国互联网九大风云人物”之一),文章中经常说“与我一周前所作的预测完全吻合”;“我准确地预测了中国领海最近要发生的种种事情”;“形势的变化并没有超出我去年7月份那篇文章的判断”;也“听到复旦大学国际问题关系学院副院长、日本研究中心主任郭定平教授在凤凰电视台的讲话以后,我想不说几句是不行的,正如郭教授批评孙海英有言论自由但不能给国家增加麻烦的逻辑一样,我也认为,郭定平有在电视发表言论的权力,但是,你真的不要给复旦和中国学界丢脸,真的不要让中国国际问题专家蒙羞。”

孙锡良批评郭定平的第一个错误是不懂得民间外交和政府外交的互动关系。说孙海英夫妇要求把户籍迁入钓鱼岛本来就只是一种民意外交思维,从国家整体外交的角度来看,民意外交是对政府外交的一个重要补充,也是对政府外交的一个重要支撑。孙以民间外交战略家为己任,其实既不懂外交也不懂战略。毛、周早规定,外交权集中中央。和中国人民对外交流友好协会是外交部外围组织一样,所谓民间外交是国家外交的外围行动,是国家领导并不是自发的。而且钓鱼岛是中国领土,演员夫妇申请户籍迁入钓鱼岛,是国内户籍变动,是内政不属于民间外交。

孙锡良批评郭定平的第二个错误是对外交障碍的不当提法。这有一定道理。郭是小题大作了。但孙说日本“已经将520人户籍迁入钓鱼岛”,也是小题大做。据共同社报道,截止1月,日本已有约520人办理了手续,将籍贯迁入了与俄、韩、中有领土争议的北方领土、竹岛(韩国独岛)和钓鱼岛。并非全部迁入钓鱼岛。

孙锡良批评郭定平第三个错误在于不懂得外交语言的表述方式。不该说“我奉劝我们国人,不要在这个问题上有过激的行为,我也认为中国政府不会支持、鼓励和放纵这种行为。”按常理讲,郭是作为一个学者回答国内记者问题,不具有外交官员身份,也不是外交行为,不必要求用外交语言。孙锡良煞有其事的说外交语言非常讲究,似乎很懂。但他说钓鱼岛落入日本之手,外交上就被动。钓鱼岛从来就是中国领土,日本也没有占领。

至于孙锡良批评郭定平水平不配专家教授称号,不了解情况不加评论。但说“仅仅就是知识而已,够不上有学问,因为他缺乏独立思考的学者精神,他缺乏脱离知识看现实问题本质的能力,”这不是外交语言也不是学术语言。知识和学问有什么差别?脱离知识看现实本质的能力是什么能力?开天目的能力?孙说“专家可以有自己的看法,百姓可以有百姓的言行,专家和百姓都不能代表政府,请专家不要随意对百姓的言行作出错误结论,应该补充一句:专家和百姓人人可以互相讨论、批评,但要摆事实讲道理,不要肆意谩骂攻击,有损中国人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