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水含风之近代军阀生涯 第二门 出师北伐:从镇南关到山海关的纵横捭阖 第十三章 和平解决东北之议与三

映鉴如水 收藏 0 8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4.html


编遣会议与和平解决东北近在眉睫,白崇禧与丁娴鹤曾展开过这样的讨论。和一般的情侣没什么区别,也曾西窗剪烛、却话巴山夜雨,然而这次论及的却是与国势历史相连的军国大计。

丁娴鹤问白崇禧:“此次倭寇谋杀张作霖,其处心积虑侵略东北的计划已如箭在弦上,若出兵东北,则济南惨案血迹未干,倭寇加以阻挠以之为借口杀戮平民在所难免,且后果将远超济南惨案的范围,谋求和平解决东北已势在必行。况且统一形势在即,张学良权衡利弊和平接受统一已为必然。对于如何和平解决东北,你可有办法?”

白崇禧说道:“张宗昌部纪律废弛,张学良恐张宗昌出关后为东北之累,不让张宗昌出关,在滦东进剿解决张宗昌后,张学良已派代表入关接洽服从统一。而东北奉张军内部派系林立,张学良虽说年轻不羁,但并不是等闲之辈,奉张军内部派系林立、不少人资格比张学良老,张学良在这种情况下运用手段把持全局。现在冯玉祥阎锡山想进军东北,与奉张军有夙怨且希望东北成为他们两家的天下,蒋总司令尚在犹豫不决,应该趁机提出意见,况且此时奉方代表未见接见且屡遭恫吓,派人保护并及时与之接洽,并体谅其忍辱负重顾全大局的心理。”

丁娴鹤说道:“想必你早已注意到了杨宇霆这个人?”

白崇禧点头,说道:“张作霖重用杨宇霆,一是因为杨宇霆的才智,二是因为杨宇霆和徐树铮的关系。杨宇霆胸有韬略,从旧军改新军的建设到东北实业经济建设方面,都做了不少实事。若没有杨宇霆,东三省恐早已不保,且杨宇霆绝非倭寇所扶植之人,而是为我国不丢失东三省作出不少实事的人。在和平解决东北中,我宁愿与杨宇霆合作,以免张学良在大事上误国,有杨宇霆则东三省不会失去,而且杨宇霆经略东北、整改新军、建设实业经济,结合整个东北的战略地位,我还是希望与杨宇霆合作取代张学良。”

丁娴鹤说道:“从这一点上说,我和你是一样的,同样希望与杨宇霆合作。但可虑之处正是你刚才所说,张学良固然大事误国,但小处权术上和派系林立之中保全自己的地位把持全局还是有一套的。而杨宇霆才智过人,整改新军、建设实业经济、保东三省不亡,功勋卓著,但恐怕难免历来有才智有血性的志士名将功高盖主、鸟尽弓藏的命运,况且杨宇霆以周公辅佐成王自居,不知收敛韬晦,以张学良在小处权术上的手段,一旦张学良杀杨宇霆,我们无法插手干预。与杨宇霆合作可促进东北战略建设也免于张学良误国失地,然而促和平统一却是在张学良和蒋这一边、杨宇霆很可能死于张学良之手,这就是矛盾之处。在我们国家做事,就是难在这上。”

白崇禧默默叹息,而后,果然张学良拒绝了倭寇的拉拢而接受了蒋派来的使者商谈统一的条款,东北和平易帜,服从在统一之下,而杨宇霆死于张学良之手。

丁娴鹤又问白崇禧:“下一步编遣屯边之时,你希望做什么?”

白崇禧毫不犹豫地答道:“樊耀南刺杨增新,金树仁捕樊耀南,西北边疆从此多事。从小即有屯边之志,这回自然是屯边西北边疆,让国家从此无西北后顾之忧。”

丁娴鹤默默望着白崇禧,白崇禧那双眼睛闪着智谋深沉的光又饱含着爱国情怀,她越来越感到选择这位仰不愧天爱国情怀深沉的青年为伴侣是何等正确。然而,为何满腔爱国情怀屡屡被掣肘,这样一番为国为民的心意为何得不到实现?想当年自己远别北方海疆来到西北,为巩固稳定团结出力亦为寻求圣传真道,是庙堂之高还是江湖之远、是权力漩涡还是隐居归隐,原本没有区别,这一番情怀何等相近。如今经略西南、建设内政与国防之时,她思索过,三民主义与传统文化的一些东西相结合的内涵,要做事必须用权术斗争固然是一方面,但是,还会有更好的诠释吗?

这番思绪当中,白崇禧问丁娴鹤:“编遣屯边之时,你又准备做什么?”

丁娴鹤坚定地答道:“收复外蒙,辟土服远!”

白崇禧凝望着她,心里默默地感动,他见证了她的令人信赖给人安全感的智谋和勇气与坚忍稳定,也见证了她凛然高洁之中只属于他一个人的妩媚魅惑以及她坚忍不拔中的阴沉一面,更重要的是,他深爱她这种勇于为历史负责而类似于天问纵横上下时空的精神。

丁娴鹤又问了白崇禧一个问题:“健生,在你心中,三民主义是什么?”

白崇禧思索了一会,答道:“我自小学习从儒家忠恕存心到春秋战国纵横捭阖和齐桓管仲王霸之道的内涵,忠恕存心、仰不愧天,是为人和为事的精髓,纵横捭阖、王霸之道,是生逢乱世建设和智谋运用的必备之处。三民主义,与之也是相关的。民族、民权、民生,国防建设、经济建设、抵抗外侮,需要王霸之道,又有‘礼乐射御书数’,射御即为国防必备,而为人为事,又须忠恕存心,仰不愧天,行合于天,这是我的思想基础,也是我对三民主义的理解。在你心中,三民主义又是什么?”

丁娴鹤心中虽然早已有答案,但她毕竟不是这个时代的人,说起来也更为困难。但是,她心中自有她的理解。

丁娴鹤答道:“若论我在小时候学到的东西,一件事是达到正义的目的往往要用厚黑手段权谋斗争斗到极致,另一件事是归如百川赴海、顺如百骸随心、但那时对后面这句话的理解并不深,前者意味着我国几千年的传统仍然需要铁腕人物,在清末到如今民国这样一个转折点上,引进西方体制文明、为了维护原有秩序的平衡与微妙张力则反而起了推向另一方面的作用,而原本的对铁腕人物的需要,和运用厚黑手段权谋斗争来达到正义光明的手段,这一点仍然不会改变,只是,要在这几千年未有之变局中运用这两方面来建设一个强大的国家;而后者,其意义太深,一时没法说清。然而小时候学到的东西,现在总该有所改变。我心中所追求的,是一个气象真正强盛,宽容灵活而海纳百川——有道之大、顺流无碍,有儒之忠恕存心、仰不愧天,有法之对道理解深刻,原为一体——却真正强盛气象,不刻意而自然,却真正繁荣强大的时代。只是,达到这一点,或许还需要我小时曾经学过的仍然需要铁腕人物、用权谋斗争来达到正义目的的这一点,只是加上了几千年未有之变局与西方体制文明引进的探索,希望我们这一代来承担这一责任,希望后来人能够不再重复我们这一代承担的这种责任,如果我们需要隐忍牺牲需要几方无奈的平衡,那么希望后来人能够拥有真正的宽容灵活海纳百川的真正强盛气象。三民主义的实践过程,或许避不开铁腕,避不开权谋斗争,然而,实践自己心中的三民主义,做自己心中正确的事,却要避免心不正的偏歪,做到忠恕存心仰不愧天,这是最简单的也是最难的,需要一生的时光来实践。”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