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3年新一军反攻缅甸:战士挑着鬼子人头搞游行

世界王牌 收藏 0 1215
导读:1942年2月,中国远征军从昆明金马牌坊出发,开赴缅甸。在绵延数公里的行军队伍当中,国民革命军第五军正是此次远征的绝对主力。 此时,第五军200师师长戴安澜,正被欢送的人群所簇拥,这一年,戴安澜38岁,他所执掌的200师,正是中国最早装备的第一支机械化部队,然而戴安澜没有料到,此番意气风发的开拨,却将是他人生最后一场征途的开始。 在此后长达两年的远征中,这个国家的首支机械化部队,将遭受重创,而一次影响深远的军队重建也即将发生。这个古老的国家与西方现代军事思想,将会迎来第一次真正意

1942年2月,中国远征军从昆明金马牌坊出发,开赴缅甸。在绵延数公里的行军队伍当中,国民革命军第五军正是此次远征的绝对主力。


此时,第五军200师师长戴安澜,正被欢送的人群所簇拥,这一年,戴安澜38岁,他所执掌的200师,正是中国最早装备的第一支机械化部队,然而戴安澜没有料到,此番意气风发的开拨,却将是他人生最后一场征途的开始。


在此后长达两年的远征中,这个国家的首支机械化部队,将遭受重创,而一次影响深远的军队重建也即将发生。这个古老的国家与西方现代军事思想,将会迎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亲密接触。


解说:1942年初中国远征军从昆明出发,开赴缅甸。自从第一次鸦片战争开始,饱受外侮的中国人便期待着一场扬眉吐气的胜仗。此番扬威国外,藉伸正义的远征之举,更令举国上下倍感振奋。远征军一路受到百姓欢送,拥挤的人潮,几次中断了部队的行进。


戈舒亚(二战学者):有一个老人跟我说,他说我们中国军队在这个对日作战当中,一败再败。他说那么这一次是绝对不会败了,他当时用那个手敲那个桌子说是,不会再败一定会胜,一定会胜一定会胜。


解说:民众的热情,点燃了远征将士胸中的斗志。而此时东南亚战场正面临险境,英军在日军凶猛攻势下节节败退,已经准备放弃缅甸退守印度。1942年3月,200师达到同古,与日军率先交火。


戈舒亚:好像一开始都是对这个作战,也许并不取胜,并不是抱着百分之百的把握,那么这个在同古一交战,这个时候中国政府和人民,可能就觉得有希望了,并且中国政府调动一切宣传工具,要鼓动老百姓爱国热潮,认为这一场战(役)打得很好。


解说:4月1日,200师以仅9000人的队伍,成功抗击日军长达12天,不仅成功掩护英军撤退,也为刚刚入缅的中国远征军争取了极为宝贵的部署时间。而对于处在失败阴影中的盟军而言,同古之战则有着更重要的价值。


戈舒亚:中国军队一度,就是抵抗住了日军的进攻,并且时间长达十多天之久,这个呢是对盟军,不光是对中国军队,对整个盟军,对整个盟国的人民心理的话,是有一些鼓舞的。


解说:中国远征军首战告捷,西方舆论纷纷另眼相看。而远在千里之外的蒋介石,也对此倍感欣慰,为表示鼓励,蒋介石飞赴缅甸亲自督战,并邀请戴安澜下榻首长卧室,享受至高礼遇。


同古之战200师一战成名,而在荣光背后,却潜藏这支精锐之师,戏剧化命运的发端。同古一役200师9000人的建制,伤亡超过2000人。而在接下来的战斗中,这支王牌之师更被赋予了救火队的角色。这个看起来无比荣耀的任务,却将200师推入了深渊。


戈舒亚:它就作为部队的一些后备部队,我们中国的这个二三流的这个部队,战斗力不强这个部队,又遇到日军又不行了,那么200师又开着车子,连夜又到这个地方去增援这个部队。


解说:200师疲于奔袭,却也无法遏制整个缅甸战场上盟军的疾速溃败。中英美高层在东南亚战场上的意见分歧,导致战机屡屡延误。时隔不到两月,盟军在整个缅甸战场上的战略进攻,就溃败为战略撤退。此时的200师,战斗力已是强弩之末。


5月18日,200师师部遭到日军包围,激战中戴安澜胸腹部均中弹。5月26日傍晚,当200师残部,到达名叫茅邦的克钦山寨时,师长戴安澜终于伤口感染壮烈殉国。


戈舒亚:这个对200师是一个彻底的打击。所以说,这个时候这个200师就已经很零散了。那么它的有一个团长,还有它的这个步兵指挥官,一个少将,就带着戴安澜的这个尸体就撤退。


我认识一个老人,他就说他是军部的一个粮食参谋,后来他就跟着这个200师撤退,他说是大家就抬着一个担架,他说那个担架就是戴安澜,担架已经发出臭味了。


解说:此时滇缅公路已被日军占领,200师残部只能沿滇缅公路以北,穿越数百年无人踏足的原始丛林,摸索回国。当将士们终于抵达云南边境,望着近在咫尺的家园,压抑在心中的情感,终于一触即发。


戈舒亚:他们几个当兵的就在那看,就说明天我们就要回国了,他说有一个当兵的就哭起来了,就说是我们怎么回去,见这个江东父老、见同学,当时出来的时候,大家对我们那么希望很高。


然后有一个人说是,老兄你是几期的,他们那些人都是军校毕业嘛,就是说你是几期的。他说15期的,他说他意思说是我们不要难过了,我们唱一个歌来鼓励鼓励自己,然后他们就在那个山上,就大唱那个黄埔军歌。


解说:在瑞丽江边,戴安澜的遗体被火化,骨灰归国途中,沿途各城均摆设供桌,倾城祭奠。1943年4月1日,国民政府在广西全州,为戴安澜举行全国追悼大会。


对于第五军驻地全州而言,这场隆重的万人追悼会,或许并不仅仅是追悼戴安澜,这座城市在追忆的还有那些永远留在野人山中的第五军将士,以及那支曾谁与争锋的王牌之军。


第五军黯然落幕,而在千里之外,却有一息血脉尚存,一个神秘的小镇,一个绝密的军营,王牌之师,历经涅槃与重生,必将再度归来。《雄关漫道--抗日战地记忆》“战与练”正在播出。


陈晓楠:在印度加尔各答西北250公里的地方,有着一个鲜为人知的小城镇,却在1943年被当时的中国军队誉为“圣地”,这里是中国军队脱胎换骨的神秘基地,是中国人迈向现代军事跨出的第一步,这里,名叫蓝姆迦。


解说:位于印度中部的小镇蓝姆迦,原是英军为安置从非洲战场,抓获的意大利俘虏而修建的战俘营。1942年8月,中国远征军改编为中国驻印军,并开始进驻蓝姆迦接受整训,随着美援物资,美械装备,美国教官陆续到来,小镇蓝姆迦开始成为先进的现代化军事训练基地。


戈舒亚:这是我们中国历史上从古至今,第一次真正得到西方现代化的思想和现代化的装备,这种精髓传授的唯一的一次机会。


解说:中国驻印军眼下的首要问题是,兵员紧缺,驻印军主力新38师有七千人,新22师穿越野人山抵达印度,仅剩不到三千人,而指挥部直属部队,也急需大量新兵补充。


当时在驼峰航线回程的飞机上,每天都有数百名士兵,被空运到印度开赴蓝姆迦。与此同时,一场声势浩大的知识青年从军运动正在国内兴起。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大量学生投笔从戎,而他们中的佼佼者,也成为了蓝姆迦的新鲜血液。


梁振奋(国民革命军新一军老兵):我们招兵的那个就是新驻印军新38师学生队,那个师长的名字就是孙立人。


对于17岁的高中生梁振奋而言,中国驻印军,新38师,孙立人,都是陌生的名词。而对于已有七年军龄的韩德明而言,刚到印度他便奉命参与了一项绝密任务。


韩德明(中国驻印军独立战车营第一连连长):我们是普通军队进去的,一出来的时候就装汽车,两辆坦克一辆汽车,两辆坦克一辆汽车,开个汽车,上面都盖了篷布,开了汽车,只晓得一个汽车队,不晓得是一个坦克队。从加尔各答港口走了二十几个邦。


解说:毕业于黄埔十三期炮科的韩德明,成为了中国驻印军独立战车营的成员,这支神秘部队,将会被总指挥史迪威,秘密打造为中国驻印军的杀手锏。


韩德明:没有人知道,野人山里头隐蔽了一个坦克营,这里头,那时候我们一个营坦克57辆,57辆坦克,M3A3坦克57辆坦克,57辆坦克那还得了,在国内的话是两个团都不止啊。


解说:史迪威用当时先进的M3A3美式坦克,武装了独立战车营。而实际上,对于在蓝姆迦整训的所有中国军队,史迪威还有着一个更为宏大的期望。


戈舒亚:他当时有一个信念,这个信念是连我们中国人自己都没有的。他说,就是说是中国人,是世界上最吃苦耐劳的人民,因为中国人民吃苦耐劳,这个是全世界任何一个人都知道的,那么他是说中国士兵,只要你给他良好的装备和训练,他可以跟世界上最好的士兵媲美,这个是史迪威的原话。


解说:从西点军校毕业的史迪威,给中国人制定了一套科学而严格的训练课程。


戈舒亚:那种动作是通过几十年或者是几百年军队的千锤百炼,最合理的一种方式。


解说:在美国史迪威被戏称为“酸醋乔”形容他的为人尖酸刻薄,不近人情。但这次,酸醋乔史迪威,却对中国人表现出极大的理解和宽容。


戈舒亚:他跟医生说,如果你们发现中国伤兵有些是装病的绝对不能说出来,一定给他们治,他们说他们有什么病就给他们治,他们要什么药就给他们什么药,要耐心地劝他们。


解说:在史迪威眼中,这些痼疾缠身的中国士兵,将会成为世界上最勇猛而坚韧的军人,历经整训他们需要的只是一个可以展现才华的舞台。


此时中国驻印军,已在蓝姆迦接受了长达半年的整训,部队战斗力已不可同时耳语,驻印军主力新38师、新22师,其编制,已达到当时盟军主力野战师的标准,不仅师直属部队配备完善,连、排、班甚至单兵活力配备,也十分强劲。全师火力及运动能力,已经全面超越了日军,1944年制的一个甲种师团。新38师、新22师这两支依靠双脚步行出缅甸原始森林的败军,已经彻底转变成一群战意浓浓的雄兵。


1942年底,驻印军指挥部下设新编第一军建制,下辖新38师、新22师,郑洞国任军长。1943年3月,郑洞国抵达印度,新一军在蓝姆迦正式成立。与此同时,国民政府任命陈诚为中国远征军司令长官,司令部设在云南楚雄。为配合缅北反攻,第2批远征军共计30个师,开始在滇西接受整训。


这张1943年3月拍摄于昆明的照片,汇集了滇西远征军的核心人物,何应钦、史迪威、龙云、陈纳德、杜聿明、邱清泉、郑洞国、黄维,在这些名字背后,是远征军队伍中两股核心力量的抗衡。


晏欢(国民革命军新一军军长潘裕昆外孙《密支那战役全记录》作者):那里边就可以看出明显地就是两个,基本上有两个集团的人,就是说基本上是第五军的,和陈诚的54军的人在里边,那么54军,它就是18军的一个孪生姐妹,或者说是一个双胞胎这样出来的。


解说:早在18军成军之初,14师与11师就是陈诚攻城拔寨的左膀右臂,淞沪之战后,14师独立出18军,作为基干组建54军,成为土木系开枝散叶的第一步。而今,原14师师长,54军首任军长霍揆彰已升任远征军第二十集团军总司令,而54军军长黄维也率军开拔滇西。远征军队伍中,终于出现了土木系的身影。


按照史迪威的构想,在滇西战场将装备30个美械师,而实际上,这一计划并未最终实现,但有意思的是,另外两支远离滇西战场的国军部队,在这原本就僧多粥少的局面中,却还能远隔千里,分得一杯羹。


晏欢:那么18军是远离这个战场的,还有74军是远离这个,远离滇西中印缅战场的,这两支国军部队,他们也得到了很好的美式装备,这是可见还是,还是真的是对待不同的,所以那个时候,18军已经是非常好的装备了,74军也是非常好的装备。


解说:1943年新一军受命,从蓝姆迦开赴列多,准备反攻缅北,在列多,新一军军营取名为雁南营,在这个极具中国色彩的军营里,一股浓郁的思乡之情,正酝酿为杀敌报国的坚强斗志。


梁振奋:第三个区队长啊,三区队长教的这个歌,还有教那个满江红,我们谁都会唱满江红啊,都不用教了,他说这个词要改一改,改一个词,改成那个,这个靖康耻,犹未雪,那就改失地耻,犹未雪,臣子恨这不要了,这是,勿忌恨,何时灭。


解说:1943年10月,中国驻印军制定了反攻缅北的作战计划,代号为“安纳吉姆”,一场由新一军领衔的绝地反攻即将悄然上演。缅北反攻,中国军队立誓一雪前耻,经历涅盘,王牌之师期待战火洗礼,缅北丛林之中,新一军将如何成就王者传奇?《雄关漫道-抗日战地记忆》“战与练”正在播出。


解说:1943年10月,缅甸结束雨季,代号为“安纳吉姆”的缅北反攻正式开始,中国军队将翻越野人山,突破胡康河谷、孟拱河谷,夺取密支那,并最终连通云南境内的滇缅公路。这一精心设计的作战计划,执行者正是刚刚诞生于蓝姆迦的国军王牌,国民革命军新一军。


戈舒亚:第一仗有一个地方叫做林宾,38师就把日军围住一个小队,然后就全部消灭,日军叫做玉碎嘛,日军叫做玉碎,他说他的部队全部被打死。


解说:在日军记录中,投入缅北反攻的新一军,一开战便显示出惊人的战斗力,此前在中国战场,一个日本大队敢于进攻一个中国师,也就是1000人进攻9000人,并且打败9000人,然而在此时的缅北战场,情况却被彻底扭转。


戈舒亚:缅北的驻印军38师、22师,他是这样说,他说中国的一个团可以去打一个营,我们原来一个师都不敢去打一个营,是人家敢打我们,现在是我们进攻了,甚至他说中国的一个大队,敢打日本人的一个大队,就是一比一了。


解说:巨大的数字对比,或许还不足以真切地描绘这种震撼,两年前新22师随第五军军部翻越野人山,上万将士留在了这片缅北丛林。两年之后,廖耀湘已带领新22师,以另一种姿态再度归来。


戈舒亚:当时是一个美国的一个联络官写给后方的一个报告,他是批评中国人,他说是这个中国人简直是疯了,打下这个大洛了以后,中国人是把这个日本人的人头,他们用竹子挑着日本人人头游行,他吓坏了,但是主要这件事,实际上是有意义的,是中国军队,特别是这个22师,他们第一次打败了日本人,并且是在他们自己遭到惨败的一个地方,打败了日本人,他们高兴,他们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


解说:同样为新22师攻取大洛感到震惊的,还有驻印军总指挥史迪威,1944年1月25日,史迪威得知战报,新22师65团攻取大洛,歼灭日军近700人,夺取胜利本应嘉奖,然而对于日军阵亡人数,史迪威却表示怀疑。


晏伟权(国民革命军新一军军长潘裕昆女婿《密支那战役全记录》作者):他有点怀疑不相信,他叫他们65团的这个,不要把日本的尸体掩埋,我要来看,去一个一个数,一具一具数,数了617具他信服了,就说这个打得好,我要给你们领奖。


解说:在王牌新一军面前,似乎没有什么是不可夺取的胜利,1943年底新38师攻克于邦,1944年3月新22师夺取孟关,随后新一军向缅北重镇瓦鲁班发起进攻。而此次战役,史迪威也终于使出了潜藏已久的杀手锏,独立战车营。


韩德明:报上一登是飞将军从天而降,日本鬼子不晓得啥,一个独立坦克营出来了。


戈舒亚:这个时候呢,中国军队的这个战车营,第一次跟日军就是大规模地交战。


解说:在攻占瓦鲁班战斗中,独立战车营配属新22师指挥,而正是这场强强联手的战役,令新一军有了意外斩获。


韩德明:我的通讯组的组长,他看见孟关河对面有三个(门),那个打废的日本的炮在那里,他就好玩就上那去,把这个炮托起来看,一看,呀,里头是一个绳子,他又把车子开进去,一看哎呀,浄是呢子军服的,打死的人,一看军需大佐,一看军医大佐,一看参谋大佐,浄是大佐。


戈舒亚:那个司令部,就一片狼藉乱七八糟的,他自己是在那些乱七八糟当中发现了这个大印,马上拿去报告营长,那么营长拿这个大印盖了很多,在白纸上盖了很多,然后就写上字,什么什么几月几号,我们占领了瓦鲁班。


解说:攻占日军18师团司令部,缴获18师团关防大印,对于这一抗战期间前所未有的战绩,蒋介石向新22师发来嘉奖电,全文只三个字,中国虎。


戈舒亚:这个是中国军队在缅北,或者是在整个抗日战争当中,第一次彻底压倒日军的一个标志。


解说:1944年4月,胜利的天平已开始向中国军队倾斜,为尽快开通对华交流线,缅北重镇密支那进入了驻印军的视线。


位于伊洛瓦底江西岸的密支那,地处缅甸纵贯铁路的终点,而与其连通的甘拜迪公路,再向东延伸百里,便可抵达云南腾冲。


4月21日,史迪威做出一个惊人的决定,深入敌后千里穿插奔袭密支那。


戈舒亚:中国军队深入敌后几百公里,然后去夺取密支那机场,那些地方地形我们都看了,那个它需要孤胆英雄那种气度,他才敢深入敌后。


解说:一支什么样的部队,能够胜任此次孤军深入的重任?而在这支千里奔袭的队伍中,出现了崭新的中国面孔。实际上早在反攻之初,新30师便被空运至印度,编入新一军序列。


而在发动密支那作战前夕,蒋介石最终决定,再从滇西远征军选派两个师增援缅北,隶属54军的14师与50师最终入选。


肖功金(国民革命军新六军第十四师老兵):从昆明坐飞机坐到印度,就拿这个车子就装到这个野人山,野人山,就到美国人那边去,洗澡啊,洗换衣服,就把一身拿去换掉,全部换新的。


晏欢:在这个关键时刻,蒋介石派去了两个师,这是有用意的,14师和50师,一个潘裕昆,一个龙天武,他们都是在罗店,都在上海淞沪,以18军的身份打过仗,他们没有派去之前,在缅甸的驻印军的新一军里边,是没有土木系的。


解说:土木系首领陈诚,最终还是将土木系花落缅北,而实际上,这两支并未经历过蓝姆迦整训的部队,战斗力同样不容小觑,4月29日,突击队从孟关以东的泰克里出发,5月16日,抵达密支那西机场,5月17日上午十点,进攻开始,至中午时分,史迪威便收到了暗号为威尼斯商人的电报,这意味着密支那西机场已被占领。


戈舒亚:这是中国军队一个很大的飞跃,日本人完全没有想到,史迪威把,拿下机场的那一天,认为是他一生政治生涯的最高峰,他觉得是他最得意的一件事。


解说:5月17日盟军攻占密支那西机场,而真正彻底夺取密支那却是在8月3日,这前后长达77天的日子里,第14师、第50师、新30师、新38师、新22师,均卷入这场绞肉机般的攻坚战。


夺取密支那,国民政府决定将驻印军进行扩编,其中新一军下辖新38师、新30师,孙立人升任新一军军长,而新22师、14师、50师,则组建为新六军,廖耀湘执掌帅印。


1944年底,新六军奉调回国,留下50师归属新一军序列,至此历经战火洗礼,新一军、新六军,两支新生的王牌之师,终于杀出缅北丛林,而千里之外,苦难深重的祖国正在召唤他们的归来。


陈晓楠:升任新一军军长孙立人新官上任,做了三件事,修建华侨新村,修建供华侨子弟就读的华夏学校,以及修建阵亡将士公墓。直到今天,孙立人修建的学校依然还在使用,尽管已换了校名,而教育里却依然还挂有孙立人的画像,当一场战争结束,应该给灾难后的人们留下些什么?这是一个发人深思的问题。而对于孙立人、廖耀湘、杜聿明、陈诚而言,当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终于要走到尽头的时候,他们又各自会留下些什么呢?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