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目惊心的滴血器官

令人触目的黑金库

在当今社会中,人们最关心的问题主要有三个,1、物价。2、医疗。3、住房,对大多数人来说,无论是天价的住房还是天价的医疗都是压倒老百姓的三座大山之一,笔者今天要谈的是医疗,做为一个在医院工作的事业人员,原本不应说这些,但看到很多患者焦虑的眼神时,还是决定坚守一个做人的原则。器官移植是最来发展最快的一个治疗方法,但现在更是一个产业,其中的现金流可能是很多人没有想到的。根据调查以天津一中心肝移植为例,通常在60万左右,而且完全自费,不能够进行医保。这对于一些求生欲望强列的患者来说,本身就是一大笔钱,但请注意!!!这只是帐面上交给医院的费用,另有一笔数目不小的钱,是没有任何收据和发票,甚至是一张白条,称为“供肝费”,每次约10-15万。很多患者提出疑问,交费时已交过近10万的供肝费,为什么还有“供肝费”,而且这钱即不交医院也不交收费处,而是以现金形式交给医生个人呢,这时医生就会告之,这是我们取肝人员坐飞机,租汽车和使用灌注液的费用,病人家属救命心切,不得而为之。实际上据我调查,这笔钱大多数是用来支付医生的劳务费,正是因为在这笔天价费用的刺激下,很多医院的肝移植开展的才风风火火,笔者并不反对,劳务费。但这笔过高的费用是很多患者所不能承担的,甚至更是压倒病人的最后一根稻草。以天津中心和北京友谊医院为例,天津中心医院去年完成肝移植500例(约),哪么这笔费用就达到7500万,北京友谊医院完成肾移植600例,费用高达6000万(供肾费在5-10万之间)。如果从全国来统计这笔费用无疑是天文数字。而如果从近十年来统计,恐怕更是一个无法计算的数字。几家欢喜几家忧,从这笔黑金来看,首先是大大增加了患者的负担,二是刺激了器官的非法买卖,三是国家大量的税收流失,四是激化了社会矛盾与不供,更是腐败的根源。笔者并不反对合理的劳务费,但应当在合适的范围内,同时也要有合理合法的监管。建议有关部门不仅能对这笔钱进行调查,而且更要对这笔不合法的收入进行一定清退,这将是我国器官移植正规化的一个必要手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