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真的能告别GDP崇拜吗?

lixiaolan 收藏 19 58
导读: 由于国内消费社会没有建成,出口经济由于受到世界性经济危机的影响大幅下滑,未来几年我国GDP的增长势必受到一定影响,所以,从国家层面到地方的十二五规划或不再提GDP增速的量性要求,或降低GDP的增速;从另一个方面来看,目前各省GDP总量的基数已经非常大,增速如果仍保持两位数,就有点强人或强己所难。在此情况下,从中央到地方降低GDP指标显然是在新形势下的一种理性考量。 从近日各直辖市、计划单列市、省会城市和房价过高、上涨过快的70个大中城市中到国务院规定的各地出台限购令的期限为止,只有18个城市落实

由于国内消费社会没有建成,出口经济由于受到世界性经济危机的影响大幅下滑,未来几年我国GDP的增长势必受到一定影响,所以,从国家层面到地方的十二五规划或不再提GDP增速的量性要求,或降低GDP的增速;从另一个方面来看,目前各省GDP总量的基数已经非常大,增速如果仍保持两位数,就有点强人或强己所难。在此情况下,从中央到地方降低GDP指标显然是在新形势下的一种理性考量。

从近日各直辖市、计划单列市、省会城市和房价过高、上涨过快的70个大中城市中到国务院规定的各地出台限购令的期限为止,只有18个城市落实了国务院楼市调控“新国八条”的要求这一案例中我们也可以看出:追逐GDP仍是各地政府的重中之重。

分析其中的原因,至少有以下几点:

一是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GDP仍是考核各地政府官员政绩的一个硬性指标。这我们从每年年底全国各省市自治区的GDP总体排位自然可以体会到。

二是除一些经济发达地区外,很多地方GDP总量虽然不低,但财政状况并不宽裕。和国富民穷的特征相似,在中央和地方之间,也呈现出中央富、地方穷的特点。地方政府维持自身的运转,势必增加对GDP的追求。对各地政府官员来说,告别唯GDP论成全国共识容易,但要打造民众的幸福指数,没有地方财力的充分支持,不要说成为政治导向,就是定为政治任务也无法实现。这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行的”,在这里叫“唯GDP是万万不行的,但没有GDP是万万不能的”。

三是唯GDP论或叫GDP崇拜在国内的惯性太大了。它一进入中国,不仅在经济领域畅通无阻,而且在教育、医疗、住房、环保等社会领域也横冲直撞,一路通行。进而成为各级政府及官员思考问题、解决问题的主导思想和思维方式,进入思想领域。我国的所有领域现在几乎都成了GDP的追逐场。对GDP的追求成就了我国的经济繁荣,但也对社会领域造成了很大破坏。现在,要勒住这匹狂奔的魔兽,让它回到它本身应该奔驰的领域和轨道,已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也许还有很多,但我现在只想到这些。但是,我想,只要有这几个方面的问题存在,唯GDP论或叫GDP崇拜就消除不了。要把各级政府和官员的思维从崇拜GDP转移到追求民众幸福指数上来,中央政府必须下大的决心,制定相关配套的政策措施,把地方政府及官员从追逐GDP的迷思中解脱出来。并切实加大中央财政对教育、住房、医疗卫生等社会领域的资金投入,加快加大社会体制的改革力度。让尽可能多的民众提前感受到分享改革开放成果带来的幸福感。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