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攻东山岛:蒋介石拼血本反攻大陆最后赌注

2野劲旅 收藏 1 1053
导读:  1953年7月,朝鲜停战已是大势所趋。朝鲜停战不仅遭到李承晚集团的坚决反对,在台湾的蒋介石也深感不安。蒋介石对于中美之间的紧张局势可能缓和存在一种无可奈何的恐惧心理。于是,在朝鲜停战协议签署之前下令采取了几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军事行动,企图实现其反攻大陆的迷梦。这也是蒋介石退居台湾后与解放军最后一次大的军事较量。   蒋介石精心策划   东山岛,像一只翩翩欲飞的彩蝶,展翅于万顷碧波之中,因此又称蝶岛。它头朝大陆,尾对西南,东临台湾海峡,南临广东省的潮州、汕头,历来是海防军事要





1953年7月,朝鲜停战已是大势所趋。朝鲜停战不仅遭到李承晚集团的坚决反对,在台湾的蒋介石也深感不安。蒋介石对于中美之间的紧张局势可能缓和存在一种无可奈何的恐惧心理。于是,在朝鲜停战协议签署之前下令采取了几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军事行动,企图实现其反攻大陆的迷梦。这也是蒋介石退居台湾后与解放军最后一次大的军事较量。


蒋介石精心策划



东山岛,像一只翩翩欲飞的彩蝶,展翅于万顷碧波之中,因此又称蝶岛。它头朝大陆,尾对西南,东临台湾海峡,南临广东省的潮州、汕头,历来是海防军事要地。东山岛面积151平方公里,距大陆最近距离仅1800多米。从岛上到陆地,无论是人员来往还是货物进出,全部靠船运输。



1953年2月,华东军区公安部队司令员郭化若和政治部副主任秦化龙视察慰问福建边防部队,来到东山岛。郭化若感到东山岛位于福建和广东两省的交界处,是两省的海上交通咽喉,闽南沿海的屏障,这里离国民党盘踞的金门岛又很近,极易遭到突然袭击。为了加强防务,郭化若将守岛部队由一个营增加到一个团,并要求驻岛部队构筑阵地工事,一旦战事发生,岛上驻军能够依托工事进行抵抗,等待岛外援军支援。



根据郭化若的指示,公安八十团奉命担任守岛任务。团长游梅耀根据岛上的情况,将全团兵力进行了分散部署:一营在200和425高地防御;二营在410和350高地防御;三营在大陆驻守。水兵连扼守八尺门渡口,县公安中队、盐警中队在城关担负治安工作。



当时,国民党军不仅盘踞着台湾,而且还占据了闽浙沿海包括大小金门、上下大陈在内的24个岛屿。国民党采取“以大吃小”、“速来速退”、“抓一把就走”的手段,对我沿海不断进行袭击,与我争夺岛屿,还不断派遣特务潜入大陆,进行情报活动。



朝鲜战争爆发后,蒋介石调整了指挥机构,将台湾、澎湖、金门等地部队进行了整编,将原来的20个军番号缩编加强为12个军26个独立师,还将收编的海匪武装“东南人民反共救国军”改为“中华反共救国军”。经过整合军力,台湾的军事机构在福建、浙江沿海部署了7万多兵力,其中有6万人驻扎在金门、马祖两岛。但碍于当时各方面的形势,一直没敢动作。蒋介石感到时机对他有利时,便拼凑了4个主力团,2个海上突击大队,1个海军陆战中队,共12000多人,在13艘舰艇、21辆水陆两用坦克和30多架飞机的配合下,公然进犯东山岛。



蒋介石钦点金门防卫司令胡琏指挥进攻东山岛。胡琏曾因金门古宁头之战名噪台湾。



胡琏多年与解放军作战,历来比较谨慎小心。这次进攻,他一改往日的作风,把所有的军兵种都使用上了,空军、陆军、海军,还第一次使用了空降兵,进攻的兵力之多、火力之强是前所未有的。



在进攻前,为了阻止解放军的支援,他根据蒋介石的旨意下令出动空军,对福建沿海的桥梁进行狂轰乱炸,炸断了由漳州通向东山岛的必经之路九龙江大桥。他断定从漳州派出的解放军援军主力,最快也要3天才能赶到,而他不用3天就可以拿下东山岛。



为了这场战斗,蒋介石组织国民党参谋总部进行了多次沙盘演练和周密部署。国民党在金门地区秘密集结兵力的异常动向,为当时设在上海的华东军区指挥机关掌握。



7月15日23时,华东军区通报,金门胡王连率正规军4个团,海匪4个大队,在海空军的配合下,于15日晚9时从金门出发。



根据这一情况,福州军区判断,敌若往北,可能袭击南日岛、平潭岛,往南则可能袭击东山岛,因为它们离金门都在150海里,正好是一夜的航程。其中最有可能的是袭击东山岛,其次是平潭、大嶝及厦门岛。福州军区司令员叶飞决定,如果敌进犯平潭、南日、大嶝、厦门,驻军坚守;如果敌进犯东山岛,守岛部队则在抗击后撤退,因为驻岛面积大,守岛兵力太少。


蒋介石拼血本,国民党登陆东山岛



天刚破晓,敌机狂轰滥炸,舰炮猛轰岛上工事,国民党军开始大举进攻。



敌人从南东两处登陆。南路敌人从亲营上岸后,以少数兵力插向西南,主力指向200高地。东路敌人从湖尾沙滩上岸后,在水陆坦克的掩护下,向410高地发起了进攻。在正面进攻的同时,敌机也在空中配合作战,十几架飞机在八尺门空投下一大批伞兵。至此,敌人的企图已不难判断,他们企图以伞兵强占八尺门渡口,切断岛上与大陆的联系,然后以主力攻打200高地,再和伞兵会合,从多方位对东山岛上部队进行分割包围,妄图一举攻占东山岛。



水兵连驻守东山岛最大的渡口八尺门,主要担负部队人员出入海岛及生活物资和战备物资的运输任务。这个地方非常重要,一旦失守,整个外来补给和增援人员就无法登陆上岛。正由于此,公安部队驻岛后,游梅耀在兵力紧张的情况下,仍然安排了一个连驻守。东山岛战斗打响时,连长王德才一面组织船只载渡需要撤离的政府工作人员,一面组织部队防守。当最后一批人员上船,船还没有来得及开,天空中就传来了敌机的轰鸣声,17架敌机从天空中钻了出来,大家起初以为敌机要轰炸码头,没有想到敌机后面拉出一串串白点,霎时间变成一具具降落伞。这时王德才明白过来,敌人企图用伞兵强占渡口,切断大陆与海岛的联系。他命令:“朝敌伞兵射击。”



战士们立即调转枪口对空中的敌军进行射击,正在降落的敌伞兵在空中就乱了阵脚。



王德才冷静地观察了一下,发现敌人的伞兵人数比守渡口的战士人数多得多,况且武器也先进得多,硬碰硬时间一久,就有丢掉码头的危险,后援部队就无法登陆上岛,如果那样,整个东山岛就有失去的危险。



这时,降落的敌伞兵经过短暂的混乱,已经集结完毕,准备向渡口发起冲锋。



王德才对副连长说:“船马上就要回来,你下去把船上的同志组成两个战斗队,你带着一队在海边守护船只,另一队你指派一名排长带上来,加大防守力量。”



他的话刚讲完,敌人的迫击炮和10多挺轻重机枪一齐开火,密集的子弹打得泥土乱飞,使大家抬不起头来。王德才对身边的战士说:“沉住气,注意保护自己,等敌人靠近后再还击。”



十几分钟后,敌人停止了射击,王德才和战士们从泥土中钻出来。然而敌人没有正面进攻,他们兵分两路,一路插上海边,一路直扑码头旁的后林村。十分明显,敌人是企图先包围,后进攻,一举攻占码头。王德才对副连长说:“事不迟疑,赶快行动。现在去大陆的船只已经被敌人的火力阻在途中,不能靠岸,如果船靠不了岸,同志们回不来,要守住码头难度就大了。”



就在这时候,只见一只船冒着敌人的炮火,乘风破浪驶来,它没有靠码头,却直向敌人来路冲去。船在海滩搁浅后,3名战士迅速跳下水,平端着冲锋枪,边冲边扫射,敌人完全没有想到,仓促应战。



这股敌人被打了回去,另一股进村的敌人刚冲到村边,村里就响起了枪声,且火力越来越猛,把敌人压在晒谷场上不能前进半步。



上岛的国民党军在舰艇强大的炮火支援下,以坦克作掩护,向岛纵深不断推进,很快逼近龙潭山阵地。阵地上的战士见敌炮火一停,立即钻出战壕,敌军已经到了各种轻武器的有效射程范围内。



“打!”



随着指挥员一声令下,战士们一齐向敌人开火,一颗颗愤怒的子弹呼啸着扫向敌阵,一颗颗手榴弹在敌群中开了花。前面的敌人纷纷倒下,在阵地前沿留下了一大批敌人的尸体,敌人第一次进攻被打退了。



不久,敌人又发动了进攻。这一次他们改变了策略,采取正面推进,两面包抄的战术,大规模向龙潭山阵地挺进。


由于敌我力量悬殊,虽然打死了很多敌人,但仍有部分敌人接近阵地,情况十分危急。战士洪益明打完了枪里的子弹,见已经来不及换弹夹,便抱起一捆手榴弹,拉响导火索冲向敌群。随着一声巨响,洪益明和阵地前的敌人同归于尽。



就在这紧急关头,游梅耀派来的增援部队从敌人的后面发起了进攻,敌人一下子乱了阵脚。很快,敌人第三次进攻又被打下去了。



敌人气急败坏,调来几门大炮,在炮火的掩护下,又向阵地冲来。突然间,山脚下响起了激烈的枪声,一支民兵队伍从山下东南方向勇敢地冲了出来,直捣敌人的后背,正面公安部队以猛烈的火力配合山下的民兵。敌人经不住这突如其来的上下夹击,顿时乱了阵脚,山上的战士趁机发起冲锋,不仅又一次击退了敌人的进攻,而且还抓获了13名俘虏。



就在东山岛战斗激烈的时候,福州军区的作战指挥室里,叶飞一夜未合眼。



“保存实力,节节抗击,逐步向全岛核心阵地靠拢,坚守待援,清楚吗?”他跟游梅耀通电话,了解完整个岛上的战斗情况,不放心地叮嘱道。



“是,清楚了!”游梅耀回答。



“你们要坚守一天一夜,援军就可以赶到,进行反击。”



“人在阵地在,我们一定坚守到援军赶到!”



此时,坚守全岛是不可能的,也是不明智的,东山岛一打响,叶飞就对全区部队发布命令:漳浦第三十一军第二七二团火速增援东山岛,第三十一军除留一个师守备厦门外,与第二十八军第八十二师,分别从泉州、漳州车运增援,统一由第三十一军军长周志坚指挥,务必在24小时内到达,同时通知广东汕头的第四十一军,由潮汕方向增援东山岛。



当时整个华东军区只有一个汽车团,在上饶作机动使用。叶飞曾请示华东军区把这个团调到福州,没有得到批准。叶飞决定征用地方各部门运输车辆。



一声令下,一切为了前线,福建境内干线公路上行驶的各种车辆立即行动起来,旅客主动下车,货车把货物卸在路旁,沿途数百辆各种车辆立即驶往集结地。各种车辆载着作战部队日夜急驰,一时,开往东山岛的公路上烟尘滚滚,马达轰鸣,场面十分壮观。被炸断的九龙大桥,在地方政府的支援下,民工们于7月15日夜间修复架好了桥板,保证汽车通过。



毛泽东亲临作战室指挥



16日中午12时,3辆黑色的吉斯轿车驶进解放军总参谋部,毛泽东来到作战指挥室。作战部长将东山岛的情况汇报后,他拿起电话要通了叶飞,询问了一下,知道是武装窜犯,他提醒叶飞,东山岛也可能是敌人放的一个烟幕弹,防止他们在别处登陆。



毛泽东问:有什么要求,有什么困难?



叶飞报告说:没有什么要求和困难,就是汽车已经用完了。


毛泽东说:华东军区有一个汽车团,为什么不给福建前线,给华东军区打电话叫汽车团立即开到福州。



根据毛泽东的指示,华东军区进入一级战斗准备。



此时台北的蒋介石,也一刻没有离开指挥室。胡琏不断地给他汇报战况。他关注空降兵的情况。胡琏告诉他,空降兵已到空投区域开始空投了。蒋介石知道,整个岛上的战斗,夺取渡口防止后续部队增援至关重要。他跟胡王连通话时,告诉他战斗要速战速决,久拖对他们不利。



岛上的战斗越来越激烈,因敌我双方兵力悬殊,各个阵地形势严峻。游梅耀刚从阵地回来,值班参谋告诉他,福州作战值班室来了电话,是司令员叶飞打来的。叶飞告诉他说:“毛主席赞扬你们打得好,要你们坚守阵地,打退敌人的进攻。”



毛泽东关注东山岛的战斗并赞扬公安部队的消息,很快通过电话传遍了整个东山岛。指战员们听了很受鼓舞。



战斗越来越激烈……



根据叶飞的指示,部队开始边打边撤,守住核心阵地等待增援。与龙潭山相望的三支尖山上,一排的战士抢占阵地后不久就与敌人接上了火。三支尖距城关镇约3公里远,是一座海拔约200米的小山,它东面临海,西北和西南面分别紧挨城关和东沈,侧翼紧连两座小山。敌人三面围攻,越来越近,阵地背靠大海,公安战士接到撤退的命令后,还没有来得及转移,就被敌人切断了后路。几百米、几十米……渐渐地,敌人进入了射击圈。



“打!”临时代理排长、负责指挥战斗的三班长黄宜福高声发出战斗命令。顿时,步枪、机枪争相怒吼,密集的子弹接二连三地射向敌群。趁着敌人混乱的时机,黄宜福迅速下达了撤退的命令。当撤退到山脚,突然又遭遇了100多名敌人。一阵激烈的枪战后,接着就是白刃战,战士林启东、刘永义一口气刺死了10多名敌人,最后终于突围成功。



与此同时,在距离城关南门不远的帝祖庙上,公安三排在掩护城关群众安全转移后,接到上级的命令,战士们在七班长孙延寿的率领下,避开敌人的正面拦截,沿着海边的小路与前来接应的水兵连会合。



战斗一开始,东山县领导就来到八十团指挥所,说:“全县民兵和人民群众都动员起来了,可以说村村是阵地,户户是堡垒,人人是战斗员。你们有什么要求,需要什么东西尽管说,我们保证全力以赴支援。我们几个县领导开了个会,部队的后勤工作我们包了。抢救伤员,运送弹药,烧水做饭,修筑工事,组织民兵协同作战,我们作了明确的分工,都有专人负责。”



事实证明,东山岛的民兵和支前工作经受住了考验,村里的民兵组成战斗队,顽强地阻击了敌人,而且还捉了一些俘虏。



蒋介石计划破灭



16日下午4时左右,游梅耀接到叶飞的电话。叶飞告诉他,增援先头部队就要进岛,指示他们无论如何要把敌人拖住。



艰苦的守卫战就要转为反击战。游梅耀命令坚守在200高地的二连,就是战斗到只有一个人也要守住阵地,同时把炮连仅有的一支小预备队派给了他们。为彻底消灭八尺门码头的敌伞兵,确保增援部队上岛,又派4个班增援水兵连。漳塘方向的敌人以1个营的兵力,在坦克和海上舰炮的火力支援下,向410高地疯狂进攻。游梅耀命令担任阻击任务的六连一排,撤至主阵地牵制敌人。在滩头登陆的国民党军,遭到公安八十团前沿分队火力阻击,以2个团的兵力,在坦克的掩护下向南山方向运动。在南埔,六连一排炸毁国民党军2辆水陆坦克后,安全撤到漳塘。战斗中,重机枪手负伤,副班长黄龙忍着头部被炸伤的剧痛,接替操纵重机枪,向敌人猛烈扫射,掩护全排转移。子弹打完了就投手榴弹,当敌人逼近阵地时,他拉响了最后一颗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


在牛犊山、公云山和王爹山等阵地,公安八十团官兵也同国民党军展开了殊死的战斗……



游梅耀正密切注视着全岛战斗时,报务员急冲冲地跑进来告诉他:“增援部队赶到了。”



增援的先头部队,是在战斗打响的当天夜里及第二天拂晓前,分别赶到海边的。增援部队陆续上岛,为便于协同作战,公安八十团指挥所转移到建宅与坑内交界的一座小庙内,并与增援部队组成联合指挥所。根据当时的战况决定,增援部队的二营和三营直插入公路以东各线阵地,加强我军防御力量。敌伞兵被消灭之后,敌人向我主阵地发起了20多次大的进攻,在各种炮火的掩护下,接二连三地投入激战,从下午到深夜,所有阵地都淹没在炮火中。弹药消耗将尽,全体官兵仍然顽强地同敌人战斗,二连坚守在阵地上,子弹打完了,用拧掉保险帽的迫击炮弹代替手榴弹,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直到增援部队十二连、八连赶到。



16日夜12时左右,兵团首长和师领导来到联合指挥部,最后决定:公路以西防区由广东增援部队负责反击,公路以东防区由福建部队负责反击,公安八十团仍然守在阵地牵制敌人。



总攻开始后,广东增援部队首先杀入敌群,以两个营的兵力正面出击,与敌人展开激烈战斗,另一个营从左侧插入敌后,消灭敌人一个中队,随后夹击石坊之敌。



福建部队多路出击,在白虎山、霞湖一线与敌人展开阵地争夺战。就在这时,又一支增援部队进岛,直插410高地前沿,全歼敌人一个加强连后,沿海边追杀敌人。



敌人遭到沉重打击,急忙改变了与我争夺岛屿的计划,利用少数兵力掩护主力撤退,并施放烟幕。我各路部队迂回包抄,紧追不舍,消灭了一批又一批敌人。



17日17时左右,敌人纷纷拥上军舰逃跑了。敌前线总指挥、十九军军长陆静澄战前曾吹嘘:“在调往台湾之前,打个大胜仗给国人看看。”但他的美梦化成了泡影。



这次战斗,边防公安第八十团激战两昼夜,伤214名,牺牲143名。毛泽东知道公安八十团伤亡较大,指示从家乡调一个营的兵力,补充公安八十团。



战斗结束后,新华社向全世界公布了战报:共歼灭敌人3379名,击沉小型登陆艇3艘,击落敌机两架,缴获轻重机枪109挺,无后座力炮2门、迫击炮26门、火箭筒18个、短枪512支。



毛泽东评价这次胜利说:“东山岛的胜利,不仅是东山岛的胜利,也不仅是福建省的胜利,而是全国人民的胜利。”公安第八十团有3个单位被福建省军区授予模范单位;被华东军区评为战斗英雄一名,一等功臣一名;全团受到中央军委的嘉奖。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