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一则解放战争中的轶闻,说刘邓大军六纵和陕南地方武装协同配合,打下了襄阳城(今襄樊)。攻占襄阳后,六纵和地方武装为争功闹得很不愉快,在双方情绪不可控制时,就相互开火了,致使人员伤亡。此事刘伯承司令员在作作战总结时,对这种匪夷所思的事件进行了严厉的批评。


笔者以为,在六纵和地方部队协同作战中,两者任务不同,六纵作为主攻,地方武装作为钳制,两者缺一不可。但是由于六纵攻城中有损失,伤亡六千多官兵,地方部队相对伤亡少点,这样,二野六纵队老大哥自然对战功惦记,一是“立战功,报家乡”是野战军的一个传统;二是战士立功能得到升迁的筹码;三是可以为自己的团队争光。当然,这种想法无可厚非,主要是政工人员提前对嘉奖缺乏预判,更没想到有些战士视功如命。想想六千多牺牲战士们,哪一个不是视攻如命呢?部队对战士教育不够,酿成了自己人打自己人悲剧。


在红军长征时,中央红军和红四面军会师后,毛泽东得知张国焘欲武力控制中央红军的关键时刻,得到叶剑英的密报,紧急脱离险境,这时张国焘派出红四军追赶中央红军,当中央红军设置警戒线时,红四军战士请示徐向前总指挥,对“逃跑”的红军开火不?徐向前厉声呵斥:“哪里有红军打红军的道理。”从而使中央红军顺利北上到达陕北。


在任何情况下,骨肉同胞切忌同室操戈,不能做出“亲着痛,仇者快”的悲剧来。

本文内容于 2011/3/5 13:39:06 被网络卫士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