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血脉 正文 第五十二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6.html


干休所的老八路一年比一年少,有的家庭二老都离开了人世,在所里刮起了阵阵遗产风波。


“海儿,我快不行了,也没给你们子妹三人留下什么遗产,只有这一套属于军产的房子。今天,想征求你们的意见,这套房子留给谁最好?”老鱼头的爸爸躺在病床上有气无力地说。


“老爸,你是知道的,我结婚后一直住岳母家,她家住房面积也不大,何况孩子也大了,在与岳母住在一起,感到不方便啦。您看这房子,能不能给我?”老鱼头说出自己的想法。


“爸,我的困难您最清楚,这些年一直租房子住,我和孩子他妈都下了岗,虽说自己开个小烧饼店,勉强维持生济,如今房价一个劲地向上窜,凭那点小收入,猴年马月才能买起房子。再说了,哥哥如今还在铁路上着班,吃着公家饭,旱涝保收。所以,我觉得房子给我最合理。”老鱼头的弟弟毫不相让。


“老二,你说话我不爱听,什么旱涝保收啊,每月就那么一千元的死薪水,那比得上你啊,一天能挣一百多呐。”


“哥,这么多年来,你长期在外边跑车,很少看望父母,那次父母住院,不都是我和妹妹跑前跑后照料嘛,那时候你干什么去了。”


“那不是我的过错,我在列车上当乘务员,出一趟车累得要死,回来还没休息过来,两三天后又随乘务组出车,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但我那点不孝顺父母啦,只要在家,我那次没去看望老人。”老鱼头极力的为自己辩护。


“你说得到好听,但做得怎么样大家心里都有数。”老鱼头弟弟的话,含着挖苦讽刺的滋味。


“老二,你少耍阴的,有话明挑出来。”


“咱那敢啊,你是老大。”话赶话,兄弟俩斗起嘴来。


“好了,你俩从小就爱呛呛,谁也不让谁,当着你妹妹的面,我把心里的真实想法告诉你们,第一,我走之后,丧事从俭,把骨灰分成两半,一半撒在大海,大海的胸怀宽广,我喜欢;一半撒在故乡的田野,那里是生我养我的地方。第二,存折上的钱,除去办丧事费用外,剩下的钱你们平均一份。第三,这房子留给你们的妹妹......”


“老爸,您再说一遍?”兄弟俩异口同声的问道?


“房子留给你们的妹妹,听清楚吧!”老人咳嗽起来。


“为什么给她呢?”老二打破砂锅。


“理由很简单,这一,你妹妹一直照顾我。其二,她离婚后无家可归。明白了吧。闰女,找张纸来,你把我说的话写下来。”


老鱼头兄弟俩大眼瞪着小眼,张着口喘着粗气,但又不敢发泄,目不转睛盯着妹妹写的纸条:此房由女儿继承,可根据经济条件给哥哥一定的货币补偿,立据人,于伯水。


妹妹写完后,递给了父亲,老人哆哆嗦嗦地再自己的名字上按下手印。


两天后,老人结束军旅人生,离开了人间,到天堂陪自己的爱妻去了。


所里按规定为他举行了追悼会,按照老人的遗嘱一切从简。


三个月过后,老鱼头和弟弟组成统一战线,前来向妹妹讨债。


“小妹!老爸过世也百天了,这房子本应该由做儿的继承,可老爸糊涂,把它留给你,并立下字据,我和大哥有理无据,何况你是我们的亲妹子,所以,只能这样了。但钱还是要给的,按市场价,这套房子,目前每平米的价格起码值八千元,来的路上,我和大哥商量一下,按七折计算,五千六一平,不多吧。”


“二哥,你说的没错,也想把钱给你们,但我真的没钱,还请哥哥宽限几年,有了钱一定给你们。”


“妹妹,你手头没钱,我相信,但你有房子啊,可我钱房两空,比你更惨。这样吧,看在兄妹感情一场的份上,把零头去掉,每平按五千,这套房子共一百四十平,除上三......”老鱼头从包里拿出计算器,点起按键:“每人摊四十六点几平米,我也不算那么仔细了,小数点后边的数去掉,按四十六平计算,你需支付我们每人二十三万元。老二,你看行吗?”


“大哥,我听你的。”这回哥俩一个鼻孔出气。


“两位亲哥,妹妹的状况,你们是知道的。我下岗后,给别人打工,后来照顾老爸,没时间出去打工,因此,除爸爸分给我的二万元积蓄外,分文没有,我还得供孩子上学呐,到哪找这么多的钱给你们,还请谅解。”


“妹妹,你的困难哥清楚,也不想逼你。这样吧,哥给你出个主意。”


“大哥,你快说!”


“妹妹,掏句心窝里的话,你和儿子住这么大的房子够奢侈的,不如把房子买掉,然后你拿着分得的钱,买套小的,这样以来,所有问题都解决啦。”


“大哥,你说得太对了,让弟佩服的五体投地。”老二与老鱼头一唱一合,演起了东北的两人转。


“哥,你讲得不是没有道理,但我还是想留下父亲的这份家产,守住它,留给子子孙孙。”


“妹子,对你的这种想法,我没意见,但家产不全是你的,子女均有份。如果按传统习惯,你是嫁出的媳妇,泼出的水,无权继承父辈遗产。不过,社会进步了,老的传统思想应该摒弃,男女都有继承权。所以,你应得自己的那份,把属于我们的那份尽快还给我们,这才是个理嘛。”


“大哥,说得钉是钉,铆是铆,百分之百的在理。”


“可我现在真得没有支付能力,等有了钱一定给你们。”妹妹央求着。


“二弟,哥说个法,你听吧?”


“听!”


“妹妹,我们先礼后兵,再给你半年的时间,凑足房钱,还给我们应得那份,如果再拿不出钱的话,就别怪不讲情面了,我和二弟便把你赶出这个房子......”老鱼头的话没说完。


“对,然后把房子买掉,各奔东西。”老二接过去,添油加醋。


“妹妹,你表个态吧。”


“有什么办法呐,按你们说得意见办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