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撤侨伊尔-76加装临时坐卧设备及卫生间

铁血卑斯曼 收藏 0 308
导读: [img]http://img2.itiexue.net/1259/12590726.jpg[/img] 3月3日,在苏丹首都喀土穆国际机场,接运从利比亚撤离的中国公民的中国空军运输机正在起飞。新华社发(穆罕默德·巴比克尔摄)   新华网北京3月4日电 (张汨汨、郑文浩、申进科)了解时事的人对中国空军的伊尔-76运输机应该不会陌生。从玉树抗震、舟曲抗击泥石流灾害,到抗洪抢险、抗旱救灾,它承载着大批救灾物资在大江南北的天空上穿梭。而今年早春,中国空军伊尔-76再次挑起重担,这一次,它运载的是远在异国他乡


我国撤侨伊尔-76加装临时坐卧设备及卫生间

3月3日,在苏丹首都喀土穆国际机场,接运从利比亚撤离的中国公民的中国空军运输机正在起飞。新华社发(穆罕默德·巴比克尔摄) 新华网北京3月4日电 (张汨汨、郑文浩、申进科)了解时事的人对中国空军的伊尔-76运输机应该不会陌生。从玉树抗震、舟曲抗击泥石流灾害,到抗洪抢险、抗旱救灾,它承载着大批救灾物资在大江南北的天空上穿梭。而今年早春,中国空军伊尔-76再次挑起重担,这一次,它运载的是远在异国他乡的一个个同胞。


4日10时30分,随着最后一架伊尔-76的稳稳落地,中国空军4架运输机圆满完成了我在利撤离人员的接运任务。自2月28日出发以来,他们飞行了12架次、43小时,单机总航程近3万公里,将1655人接运至苏丹首都喀土穆,将287人接运到北京。


“这次行动任务急、要求高,是对我们的一个考验。”空军参谋长助理郑元林说,“我们2月27日晚上接到预先号令,28日18时就出发了,整个准备时间不足24小时。”


从中国前往利比亚的航线跨越阿拉伯海和红海,要经过6个时区和8个空情管制区,这一过程创下了中国空军大型运输机航程最远的纪录。尽管时间紧急,空军还是做出了精心准备,去时的飞机上满载着食品、药品和生活物资。每架飞机都由过硬机组进行操控保障,包括随行医护人员,还配有阿拉伯语翻译和英语翻译。


“每架飞机15名机组成员,‘接同胞回家’的心情一个比一个急迫。”空军航空兵某师师长俞金池说,“我们几天来日平均休息时间不到3小时,争取以最快速度把同胞接出来。”


在利比亚塞卜哈和苏丹喀土穆之间的天空上,4架飞机往来穿梭,连续飞行8架次。机组官兵们的就餐,都是在停落间隙吃点方便面、盒饭了事。“以前我不爱吃方便面,现在闻到泡面的味道还觉得挺香。”俞金池笑着说。


机上乘客的饮食却做了精心安排。经过12个小时的飞行,50岁的代先元走下舷梯时,还显得很有精神。“我们在飞机上吃了面包、米饭、鸡肉、牛肉,还有黄瓜和西红柿。”他说,“机舱里有矿泉水,想喝就去拿。”


代先元的家乡在湖北黄陂,他是长江岩土工程总公司的工人。“我们本来在塔拉根工作,听说北方乱起来了,大家都很心慌,还好国家把我们接出来。”他说,“我们是坐民航包机到喀土穆的,那时心里已经有底多了。刚一降落,又听说空军也派飞机来接我们,心里那个激动呀,几百个人当时就鼓起掌来了。”


第一次乘坐军机的代先元觉得飞机上处处都很新鲜。“飞机上的椅子是皮的,可以躺可以坐,还能下来走动走动。回来12个小时,我们每人都轮着睡了一会儿。”他说。


伊尔-76本是运载武器、车辆、物资和武装士兵的大型军用运输机,为了让回撤同胞们的行程更加安全舒适,空军连夜在机舱内搭起可供坐卧的双层卧架,还安装了临时卫生间。每趟航程,机组都把机舱内气温控制在16摄氏度到26摄氏度之间,回国前,每位乘客还领到了一床崭新的空调被。


“噪音是有点大,但军用飞机嘛,本来就是‘轰轰’的。”代先元说,“我这排有一个兄弟晕机,空军的医生马上过来给他吃了药,还教了他几个抗晕机的动作。”


每架运输机上都有一名医生和一名护士进行保障,还配备了急救器械和常备药品。“所幸的是没怎么用得上。”随机的空军总医院护士苏迅说,“我跟的这架飞机几天来运送了将近500名乘客,只有15人有点晕机,3人轻度感冒。”


从北非35摄氏度的高温天气回到北京,衣着单薄的代先元等人多少有些不适应。不过刚下飞机,立刻就有空军战士把棉大衣分发到他们手上。


披着军绿色的棉大衣,正在边检处排队的代先元还没来得及给家里的老伴报平安。“不过我在苏丹的时候给她打过电话了,我说,我坐空军飞机回来,你就放心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