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啸南疆 中越战争全纪实 正文 五十一 洗战尘 准备班师凑凯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0.html


五十一 洗战尘 准备班师凑凯歌


部队在格灵休整后期,我们才知道我国已经宣布3月5号开始撤军的政府声明,而且有的单位已经在做着回国的准备,在准备欢庆胜利,准备痛饮庆功酒了!而象我们这样的战斗连队是不行的,我们是整而不休。依然是白天清剿,晚上潜伏,甚至是别的单位越轻松我们越紧张,我们要防止越军的反扑,防止越军特工队偷袭,因为在我们这个方向,最前沿的部队就是我们连了。大部队就在我们的后面,各级指挥所就在我们的后面。越军知道我们准备后撤,开始活跃起来,伺机反扑捞回本钱和面子。我们不敢有丝毫马虎,仍然是白天枪不离身,夜晚枕戈待旦。

上级通过电台和步谈机给下级提出准备撤回国内的要求,开始将战时的思想状态逐渐转移到和平时期的思想状态,将在国外的思想状态转变到回国后的思想状态。在我当时带在身边的一个小本子上,记载着在越南战场上最早的六项政治工作要求:一、搞好宣传工作;二、请功、推功;三、发展党、团员;四、群众政策,保证在回国前任何人不留越南任何东西;五、俘虏政策;六、警戒问题。后来上级又通过电台和步谈机提出了四条要求:一、不许乱打枪,不许压子弹;二、不许乱打东西,注意群众纪律;三、清理东西;四、防止松懈情绪。在即将班师回国,战场又相对安静的情况下,即使在最前沿的战斗连队也相对轻松起来。我们允许战士到河里井边洗澡洗脸,轮流整理个人卫生。我们防区内的独立屋前有口井,井口较大水也很深,地面还用水泥打了个坪坪,全连干部战士轮流在那里痛痛快快地冲了一个澡,有的战士还将军装脱下来用清水透了透洗了洗。洗去的是战尘,洗不去的是那些难忘的记忆和经历。团机关宣传股的吴股长还带人到我连给全连照了相,我记得是老乡战友邓吉祥来照的。全连一百多人全副武装地站在一块水田里,除武器齐整外,军容风纪一定不那么好看,但那是当时的真实记录,可惜我没有见到那张珍贵的纪念照片。

3月11日在越南格灵的战场上还召开了一次政治工作会议,会议概括起来有如下主要内容:一是要寻找烈士尸体,不许遗留一具烈士尸体在国外。要清查伤员,清楚伤病员的去留方向。要打扫战场,不许留一张纸和任何物品在越南境内。不许乱写标语,诸如:“打到河内去”“打倒黎笋反动集团”等等,凡是我军留下的中国字都要去掉。二是严格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加强政策纪律和战场纪律,不许用任何方式打越南老百姓的牲畜,不许乱打鸡、打猪、打牛。不许放火烧房子。一切缴获要归公,不许拿越南老百姓的东西。战士手中有越南老百姓东西的要以连队为单位清理登记并上交。要追查虐待枪毙俘虏的行为,凡是这次战争发生的问题都要严肃认真追查。三是部队要进行整顿,加强军容风纪,注意纪律整顿,雄赳赳气昂昂地回到祖国去。四是回到祖国后要谦虚谨慎,任何人都不许私自作报告,不许乱发议论,不允许个人收受物资。五是加强对部队学习和教育,学习政府声明;学习上级的嘉奖令。要宣传好人好事,为评功评奖作准备。六是要注意改善战士伙食爱护战士身体,防止枪支走火伤人事件。七是提出了部队回国后统一呼喊的口号:“感谢祖国人民对我们的关怀!”“一切功劳归于党和人民!”“向祖国人民学习!向祖国人民致敬!”

在这个会上还简要通报了中央领导在3月4号的讲话精神。邓小平同志讲:要搞一个声明,给友好国家打招呼。要组织好欢迎,由一个副总理和一个副委员长组织。解放军报要发表社论。华国锋同志要求:要注意分寸。叶剑英同志要求:要片纸不留!

会上,还通报了全国对自卫还击作战结束后统一制作的标语和口号:“庆祝自卫还击战的重大胜利!”“向自卫还击战英雄学习致敬!”“严守边疆,坚决歼灭来犯之敌!”“建设保卫边疆,保卫社会主义建设!”“团结起来,为实现新时期任务而奋斗!”会上还传达了河南省委 、省政府给我们54军、43军、以及20军58师的慰问电。

3月11日上午,连队战士还在格灵地区搜山清剿,还没来得及传达上级有关准备回国的具体要求,突然接到指挥部命令,要求连队跑步返回到集结地域,增援友军攻打重庆。全连迅速收拢,并按要求徒步行军准时到达一个叫东连的 地方,等候车辆乘车开进。在东连出发时已是晚上八点多,天已经黑了。

为了防止越军伏击,长长的车队都闭灯行驶,每辆车上都架起了机枪,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车队经复和、广渊、茶灵,于十二日二时到达弄东下车,再徒步向重庆开进。

车队在月光的海里浮沉,瓦蓝瓦蓝的夜空,幽邃浩渺,深不可测。头上一轮圆月,又大又圆,离我们是那样地近,那样地亲切,那样的地令人心醉神迷,妙不可言。她就象搁置在山尖的一个巨大玉盘,似乎让人伸手可触,盈盈的月光使人有掬之可亲的感觉。群山在水银般的梦一样的薄雾中跳跃、起伏。我脑海中油然浮起唐人的名句:“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叫胡马度阴山。”明月在人生中不知要见过多少次,并非象诗人说的那样“明月几时有”,但是我相信,在人的一生中,给你难于忘怀的明月在人的一生中是屈指可数的。难忘得使你闭目可见,刻骨铭心。就象一个梦境,就象一段恋情,就像深深烙印在你心灵深处的一个情结。那清清的、淡淡的、或许有点忧伤的月光,就是一个诗意般的记忆,或许可以说她就是你人生的一个路标,一个转折点或新的起点。这样的明月,确实是不多的。在我的军旅生涯中,除了今夜在越南战场上这轮明月以外,另外还有两次她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脑海之中。那是1969年,我们驻防在云南昆明,因为珍宝岛事件,我们部队紧急从云南调防。部队在一平浪集结,露宿在一个山间坝子的稻田里。那又大又圆的明月就漂浮在夜空的暮霭之中,高原的初冬是清寒的,那月亮就是一个有些寒意的冰盘。那时我还是一个战士,身为文书,我独自守护着连队一大堆弹药,伴着明月发呆。部队紧急调防去前线,但前线在那里,谁也不知道。我望着天上的那轮明月,想起了我的家乡,想起了我的母亲,甚至想起了少年时的同学,一种淡淡的乡愁,轻轻地、不知不觉地袭上心头。这时不知是谁在远处用深沉的男中音唱起了毛泽东同志的诗词歌曲:“茫茫九派流中国,沉沉一线穿南北……”那明月,那歌声至今浮现在我的眼前,萦绕在我的脑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