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贲铁军 卷一 无名小卒 第一章 悍卒 第二十二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8.html


第二十二节


从粮食袋里取出一块小黑饼塞进嘴里,石头一边嚼着,一边观察着远处涌来的日军,这是昨天晚上炊事班送上来的干粮,在敌人攻击不断的情况下,运送米饭实在太费事了,再说,吃饭也比较浪费时间,还是这种干粮比较实在和便捷,虽然味道确实不怎么样。

还没有看清楚四周的情况,天空中已是传来了一阵阵厉啸,于此同时,“轰隆隆”的炮声与爆炸声几乎同时响起,随着一股股烟柱腾空而起,日军的又一轮炮击便已开始。

石头乖巧的将自己的脑袋缩回壕沟之中,从兜里掏出一点棉花塞进耳朵, 双手死死的捂住,将全身都紧贴在壕沟壁上后,接下来的事情,便是只能祈求上苍,让炮弹不要落在自己的身边……

“嗖……嘭……嘭……”接连不断的爆炸声在他们的身旁附近炸响,一段段壕沟被掀飞,弹片和着泥土四散飞舞,让阵地上的视线顿时变得模糊起来。然而这已经无所谓了,在这种日军炮火猛烈攻击的情况下,没有人会抬头观望,离开了壕沟的掩护,纷飞的弹片几乎笼罩着阵地的每一寸空间,抬起头来跟自杀没什么区别。

在忍受了十来分钟的狂轰乱炸之后,石头忽然感觉有点不对劲起来,鬼子每次进攻之前的炮击那是例行公事,可这次的时间似乎要比往常更久一些,不考虑到了弹药的消耗,光光是炮管的温度在这么久之后,便会达到一定的高度,要是不加冷却而继续射击的话,那可是会引发爆膛等惨案的。这样看来,惟一的解释就是鬼子的援兵到了,想到这里,石头的心里不由一紧,今天的仗看起来有点悬了。

在山顶后方的一小片平地上,负责这处阵地的302团团长程智,显然也发现了这个异常,日军炮弹的覆盖面积大部分都在山坡北面的阵地上,他这个位置相对来说较为安全一些,在感觉到敌人的炮击确实有古怪之后,便大着胆子从山顶探出了脑袋,在他举起望远镜观察着远处敌情的时候,倒吸冷气的声音也在这个时候传了出来。一贯冷静和程团长,这个时候却是大声对着身旁的警卫员喊道:“快,快联系旅部,鬼子的援兵到了,小鬼子增兵了,要援兵,我要援兵。”

“告诉团附,预备队在鬼子的炮击过后给我顶上去,命令1营3营,给我顶住两翼,谁要是敢退一步,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听着团长疯狂的喊叫声,一旁的警卫员纷纷神色凝重的点头着,一听团长说完之后,立即拔腿往后面的通信排跑去,而这个时候的程智显然觉得还不太保险,立即返身朝山坡背后的一处平地冲去。

这片区域是团直属迫击炮连的阵地,说是炮连,其实就是一个加强排,两门一二零迫击门,便是他们的全部家当,这也就罢了,偏偏炮弹也没有多少,在经历过这段时间的苦战之后,满打满算,还有20来发,这些炮弹在炮连士兵的眼里,个个都宝贝的很。

远远看到程智过来,连长万全立即带着连副迎了上来,作为炮兵,他们显然也听到了正面战场上的不平常之处。

“听我的命令,到时候不要节省弹药,炮弹打完了,全连的人立即拿上枪投入前面的战场,明白了没有?”程智没有丝毫的废话,简单直接的下达了命令。

“团长放心,我这就去准备。”万全敬了一个军礼,当即立断朝自己连队的弟兄中跑去,一边跑一边大声吆喝着,显然是在下达着命令。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日军的炮火几乎将整座山头都丝毫不放过的轰击过一遍之后,远处的炮声终于停息了下来,山坡的颤抖也轻微了不少,不过炮声虽然消失了,但每个人的脑袋里面也是一片嗡嗡的声音,不用说也知道,这是爆炸后的后遗症,还好这里的人经过这几天的血战下来,对于这些东西准备的还算充分,在鬼子的炮击开始之后,便一个个用棉花塞住了耳朵,虽然此刻嗡嗡声响个不停,但最起码没有被震聋掉,这已经是一件足以令他们开心的事情。

身子动了动,身上的泥尘“簌簌”的往下掉落着,石头根本没有心思管这些,一把抓住手里的步枪,便架到了前面的泥土上,等他终于看清楚前面的情况时,石头明显吓了一跳,就这样愣了一二秒钟,脑袋里面一片空白。

“鬼子……鬼子,上来了……”离石头身旁二三步远的地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是小山东,那还没有完全发育的声带,此刻带着尖锐的童声,飘荡在阵地上的上方。

“轰轰轰……”还未等他们从炮击中回过神来,冲过来的日军士兵已经开始朝他们这里投掷着手榴弹,同时扑天盖地的喊杀声终于响起,那被压抑在胸口的杀气,在此刻毫无掩饰的迸发了出来,数千人同时高呼的声势,震天撼地。

“冲ですね”日军的喊叫声与手榴弹的爆炸声终于融合到了一起,这次不顾伤亡的猛烈炮击让日军大部队终于靠近了前沿阵地,一连串的手榴弹扔进中国军队的壕沟里,顿时炸翻了一连串还没有从炮击过回过神来的国军士兵。

“开火,杀啊!”阵地的上方传来了连长郑浦生的焦急喊声,与此同时,随着他的一声大喊,十几道矫健的身影从连指挥部处涌出,在郑浦生的指挥下,如下山猛虎一般,毫不畏惧的朝敌人扑去。这一小股灰流此刻在扑天盖地的土黄色中,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但这种一往无前的气势,终于驱散了3连士兵心中的畏惧。

连指挥部处的机枪几乎在郑浦生等人冲出去的时候开火,咆哮的声音带着狞笑着的弹头,一头扎进日军之中,随着机枪的来回扫射,冲在最前面,已经快要接近第一道壕沟的日军士兵顿时倒下大片。

郑浦生在奔跑之中扔出了一颗手榴弹,在他身后的预备队员也几乎都是这个动作,而在一阵轰隆隆的爆炸过后,两军快要交界的地方,腾起一股股烟雾。而冲击的灰流也随之一顿,全部融入到了最前线的工事里。

石头手里的步枪发出了脆响,在他前方20来米处的一个日军士兵顿时倒下,还握在手里没有扔出去的手榴弹顿时猛然爆炸开来,将这个已经死去的日军士兵上半身撕裂的同时,也放倒了与他距离最近的二名同伴,而这个时候的石头根本没有管那两个在地上翻滚蠕动的身躯,一移枪口,又是一颗子弹射出,一个刚刚把手伸进腰后的日军,仰面栽倒。

石头精准的枪法,显然吸引了日军的注意,一个军官模样的日军枪口一指,便有四五个人号叫着朝石头所处的位置冲来。

“呯……呯……呯……”接连不断的三声响起,冲在最前边的日军士兵顿时惨叫着倒地,而枪中已经没有子弹的石头左手麻利的缩回的步枪,右手一摸腰间,手榴弹便已经飞了出去,手榴弹扔的并不是太远,但由于对面的三个日军亲眼看着他的动作,躲闪的也非常及时,纷纷趴倒在地上后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对面那个敌人的厉害,在他们避过手榴弹,起身准备继续冲锋的时候,那恐怖至极的枪声又响起了,“呯”!只看到前面一缕小小的烟柱腾起,他们身旁的同伴便一头栽倒地上,连一丝多余的声音都有。这种精准、快速的射击手法顿时吓坏了他们,甚至连他们身后的那个日军军官也感觉到了猛烈的不安,不过在这种混乱不堪的战场上,他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去考虑,嘴里大声喊叫了一句,那两个有点迟疑的日军士兵,顿时同时大喊一声,硬着头皮冲上前去,而这个日本军官则一端步枪,挺直了身躯准备瞄准。

右手拉动枪栓,缩回握把的手指在搭上扳机的同时,枪身已经与右眼成了一条线,而在这个过程中,他尽然还在不知不觉中已将枪口指向了目标,在准星指向那个日军军官面孔的瞬间,食指毫不犹豫的扣下了扳机,枪身微跳,已经摆好射击姿势的日军军官顿时仰面倒了下去,飞舞的子弹在他的脑门上留下了一个弹孔,瞬间就抹去了他的思想。

最前面的两个日军士兵已经冲到了离他五六米的范围里面,面对着一眨间便能近身的敌人,他根本无法再瞄准射击,而那两个日军则是没有丝毫的迟疑,在奔跑中隔着十来米的距离,他们根本瞄准射击,但如今的目标就在前面,他们几乎同时开枪。

但没想到,他们面前的敌人远比想象中的滑溜,已经先他们开枪之前缩回了壕沟里面。

没有射中敌人,这两个日军脸上没有丝毫的沮丧,反倒有一丝的狞笑在脸上浮现,两把冰冷的刺刀,直指目标消失的地方,借助着奔跑之力,猛然深扎下去,那凶悍的架势,足以让人望而生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