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 一块豆腐

乡村 一块豆腐

文/一点红尘

2011年3月5日星期六


乡村 一块豆腐


菜名:乡村一块豆腐



乡村 一块豆腐


菜名:叫花烤鱼


出差齐齐哈尔,中午去一个极具特色的饭店,朋友点上一盘本店的特色菜:乡村一块豆腐。当它摆放面前时,毫不在意(毫不经意)的我,被它急速勾起品尝的欲望。不过,动手之前,还是能够用自己的手机,摄下。


方方正正,洁白如雪。还没送到嘴里,似乎感受了那种香浓,在舌尖环绕,轻咋双唇,有一种惬意的感觉。这个普通的再也不能普通的乡下食品,对于从小品尝到现在的我,永远保留一种无法扯开的情结,这个结,是我一生都不能丢弃的。


能吃到豆腐,小的时候是一种奢望。贫穷的乡村,不是任何时候都有豆腐可以买到的,特别是在上世纪70年代,养鸡养猪都受到限制,自己的自留地种点什么要经过审查,几乎所有最好的收成都交了公粮,家里又根本没有多少改善生活的费用,同样没有多少可以改善生活的必备品。如做豆腐用的大豆,每个人只能分到几斤,而且还是送完公粮后的“下脚料”,有很多的臭豆和破碎的豆瓣。即使这些,一般的人家也是不能轻易的使用的,要保留起来,等到节假日或有客人的时候食用。


那时的苦难不必说了。可对豆腐的记忆是无法忘却的。孩童的我贪婪的目光紧紧顶住碗里的或者盘子里的几块甚至一块用一两大豆换来的(也可能是几分钱买来的)豆腐,想吃,又怕被父母所责怪,眼里留露的都是贪婪和渴望,有一种说不出的简简单单明明白白的感觉,这个人生的酸甜苦辣,经受过,但并不后悔,感到了,却众生留恋。现在生活城市里,对豆腐的渴望变成间或的品尝,更主要的,已经习惯了卤水制造的原汁风味,改成石膏的工艺方法,已经没有了原始的清香和滑嫩,没有了那种颤巍巍的感觉。因此,每年,到农村串门,品尝纯正豆腐和自家散养的小公鸡都是首选。


而齐齐哈尔,这个乡村一块豆腐饭店,不但送来了原滋原味的豆腐,而简单的摆放却透露一种清新,古典风格的盘子,一块豆腐、几段葱绿,几点微红,都是一种中国文化的传承。


还等什么?品尝开始吧!



乡村 一块豆腐


虽然经常品尝到这样的菜,但对豆腐的感觉还是最深的。



注:

那时的农村,为了节省大豆,有时使用黑豆,有时黑豆和大豆混合,也有添加少量的玉米的,但味道却是大不相同。那是被贫穷所逼迫的一种发明,一种创造。

不过,而此时,生活逐渐富裕的日子,却有很多的不协调发生,众多的不法商贩,将玉米添加在大豆里,降低生产的成本,乐此不彼毫不惭愧的赚着这样的黑心钱!

不知道是社会的悲哀,还是人类道德水准的退化?

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那种返璞归真的日子是否能够被重新找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