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婪末日 正文 第86章 阴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


第二天早晨,储明香很早就来到办公室,思索着如何开展工作,郑万江的母亲不幸遇难,这使他料所不及,他的悲痛心情可想而知,可案情发展难以预料,他就怕郑万江此时倒下来,这样极不利于案件的侦破工作,对手一定会加紧活动,尽快抹平事端,以逃脱法网。这时,巨阳装订厂厂长方巨阳来到储明香办公室。

“储局长,我叫方巨阳,是巨阳装订厂厂长,知道我的儿子闯了大祸,把郑队长妈妈给撞了,我心里很是难过,我是特意来领罪的,你们怎么处置我都行。”方巨阳说着拿出一张30万元的支票,递给了储明香。

“这是30万元的支票,作为对郑队长家里的补偿,他提什么条件我都答应,只是孩子还小,不要追究他的责任,一切责任都在我,以后我一定严加管教。”方巨阳说。

“你这是干什么,你以为花钱就能解决问题,这可是一条人命,瞬间就这样走了,给家人留下巨大的痛苦可想而知,这岂能是金钱能买到的,这些都是你们个体老板的想法,满脑子里全都是金钱。认为有钱即可以解决问题,我告诉你,金钱不是万能的,就是郑万江也不会同意你这样做。

不是我说你,作为孩子的监护人,应从中吸取什么教训,应该考虑如何教育孩子,有的人一旦有了钱,总以为自己了不起,就放纵自己,对待孩子也是百般的溺爱,放任自流,昨天的车祸就是一个例子。

如果你平时加强对孩子的教育,我想也不会出现这样的惨案,郑家的悲剧也不会发生,说轻点这是你的过错,说重了你这是在犯罪!出了这么大的事,你的心里就没有一点自责之感。”储明香说。由于他的心情有些激动,说话的声音比以往大了许多。

“是,是,这我完全知道,你们怎么处理我都行,无论是经济还是法律制裁,总而言之,一切都是我的过错,我愿承担一切责任。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一辈子都会感到不安,无法面对他的家人。”方巨阳愧疚地说。

“你把支票拿回去,至于怎么处理,交警部门会按有关规定处理。至于郑万江,这一点你放心,我相信,他会正确处理这件事,你心里也不要有什么其它想法,回去以后要好好反思一下自己的行为,从中吸取教训,这可是用血的代价换来的。”储明香说。

这时,郑万江推门进来,说:“储局长,我来上班了。”

“万江,你不在家陪着老人,来局里干什么?家里好些事情需要你办理,把丧事办完之后再来上班,至于工作上的事情你不用去考虑,有耀章他们就行。”储明香说。

“我在家呆不住,我知道好些工作需要我去做,现在正是破案的关键时刻,所以我就来上班了。”郑万江说。

“那也得把后事料理完了再上班,你父亲怎么样?他实在受不了这样严重的打击,他的心情好点了吗?”储明香关切地问。

“没事,我爸爸很是坚强,爸爸告诉我,事情已经发生了,一定要正确对待,这是谁也无法挽回的事,要顺其自然,千万不能因此而影响工作,只有更好的工作,这样才会对的起我妈妈,昨天下午我把妈妈的后事料里完了。”郑万江说。

“那你也该好好陪陪老人,待老人情绪稳定之后再上班,这个时候最需要你在他的身边,这对他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任何人都会难以接受。”储明香说。

“就是爸爸催我上班的,家里有我姑姑和云彩照顾,还有那些热心的邻居关照,他会没有事的,我理解他此时的心情,不能因此而耽误了工作。”郑万江说。

“多好的老人家,出了这么大的事心里痛苦可想而知,为了儿子的工作,他忍受的痛苦一般常人无法承受,真是一个了不起的老人,他的品行让我们这些人敬仰。”储明香感慨地说。

“你叫方巨阳,巨阳装订厂的,厂址在东关村?”郑万江看着方巨阳问。

“是,是。我叫方巨阳,我对不起你和你的父亲,这事与我有着全部的责任,我愿接受任何处罚。只是孩子还小,不要过分的为难他。”方巨阳回答说。

“你先回去,至于怎么处理,交警部门会按有关规定处理,对于我个人来说,没有任何其它要求,这请你放心,我会正确处理这件事。”郑万江说。

“我愿意接受任何处罚,怎么处理都行,这是我的名片,我随时在家听候处理。”方巨阳激动地说。

他将名片交给了郑万江,没有想到郑万江这么通情达理,在外人看来,把刑警队长的家人撞了,这可是捅了天大的搂子,即使是不被抓进去,弄不好也会倾家荡产,他们掌握着国家法律,随便哪一条就可以把他办的南北都不知道,因为他有这个权利。

“方老板,我问你,你们村的支部书记王文桐咋样?”郑万江看了看名片问。

“你问他干什么,他是不是犯了什么案子?”方巨阳反问。

“我只是问问他在村里的表现?希望你如实回答。”郑万江说。

王文桐这个人是光吃人饭不拉人屎,仗着自己是村书记,在村里欺男霸女无恶不作,我们这些个体户可没少吃他的亏,变着法的和我们要钱,我们以前也找过镇里,但是他和镇里领导关系密切,不仅没有搬倒他,反而说我们无理取闹,对他有成见,有意陷害他,要求我们多支持他的工作,有些事情他也是出于工作上的考虑,不要把事情尽往坏处想,要看他工作积极的一面。我们也没有任何办法,他在村里民愤极大,可都是敢怒不敢言。

“我以前想把厂子搬走,咱们惹不起躲得起,但有他从中作梗,有意刁难我,不给办有关手续,所以一直没能实现。”方巨阳说。

并列举了很多的事例,其中就有刘淑华的财产被霸占一事,让人听了极其愤怒。郑万江叮嘱了他几句,方巨阳惊讶地看了看他,没有说什么,只是重重地点点头,离开了公安局。

“从目前情况看来,这个王文桐确实存在违法犯罪问题,严重的扰乱社会治安,不知镇里的领导是怎么想的,对他的行为熟视无睹,一味的放任纵容,这可是在犯罪。”郑万江说。

“他必然有着一定的手法,欺骗有的领导,以取得他们的信任。”储明香说。

这时,交警队长艾亚军走了进来,见到郑万江,忙关切地问道:“郑队长,怎么来上班了,老人家身体可好,家里的事都安排好了,有什么困难尽管说,我们会竭尽全力帮助你。”

“谢谢你和大家的关心,家里我都安排好了,有困难我会找你们,你有事就说吧,要不要我回避。”郑万江说。

“我就是来汇报昨天上午车祸的事,正好你也在听听,也许对我们有些帮助。”艾亚军说。

“情况是这样的。”艾亚军把有关情况说了。

昨天上午十点四十五分,交警队接到报案,报案人称迎宾路第三个十字路口附近发生一起交通肇事案,肇事车辆为红色桑塔纳轿车,车号为冀RH4067。有三人受伤,交警队接到报案后10分钟后赶到现场,伤者已被热心的群众送往医院进行抢救。

交警队派专人去医院协助抢救工作,并对肇事现场进行了勘察,发现肇事车辆在出事前没有采取任何制动措施,车速反而加快,直至冲到前面的路灯杆,并将路灯杆撞到,这才迫使车辆停下。经检查,车况性能良好,不应该出现这样的事故。据目击者反映,驾驶车辆的是十五六岁的男孩,坐在副驾驶的同他年龄相仿。由于驾驶员年龄太小,为此,我们判断当时是由于遭遇突发事件,精神上没有任何准备,造成惊慌失措,误把油门当成刹车,才会出现这样的后果,这完全符合少年驾驶车辆的心理。

另外,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据目击者反映,在出事前,有一辆红色豪爵摩托车从对面急速驶来,直接驶向老人,老人下意识的向后躲闪,正好桑塔纳轿车以中速行驶。这辆豪爵摩托车急速躲闪。并采取了紧急制动措施,从而避开了轿车。由于驾驶桑塔纳轿车是个孩子,没有驾驶经验,致使车辆失控,这是酿成车祸的主要原因,艾亚军出示了摩托车刹车痕迹照片和肇事车辆示意图。

红色豪爵摩托车,郑万江的脑海里猛然想起一间事,云彩被撞伤也是一辆红色摩托车,这辆摩托车的出现难道是偶然。

“有没有那辆摩托车的详细情况?”郑万江问。

目击者反映摩托车号为6056。通过微机系统查找,车主为原供销联社的职工叫韩跃鹏,据他反映,他原来是有辆车号为6056的摩托车,车型号是雅马哈100而不是豪爵。颜色是蓝色也不是红色,已于去年9月份以三千元的价格私下卖给本单位职工张国志,因为都是本单位职工,只有私下协商价格,没有办理过户手续,又找到张国志,他说在今年春节期间,他去医院看病人,那辆摩托车被盗,因为怕报案太麻烦,摩托车找到找不到很难说,那辆车也值不了多少钱,所以也就没有报案。

“我个人认为,这辆红色豪爵摩托车很有可能盗用韩跃鹏的摩托车牌照,以蒙骗交通警察的检查。认为有牌照交警就不检查,交警也片面存在这种问题。认为只要有牌照手续就齐全。因为摩托车在我县实在是太多了,不可能查的那样详细,这也是目前管理中的一个漏洞,但是一时没有可行的办法。”艾亚军说。

“应该对机动车进行一次全面整顿,加大对三无车辆的打击力度,有效防止恶性事件的发生,首先加大宣传力度,让人们认识到三无车辆的危害性,主动配合我们的工作,交警队尽快拟出实施方案,交局党委研究讨论通过。”储明香说。

“是,我们回去马上搞。”艾亚军说。

“驾驶摩托车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郑万江问。

“据目击者反映,是一个男人,驾驶技术娴熟,但戴着头盔,没有看清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们目前正在调查此案,可是没有任何线索。”艾亚军说。

“加紧调查工作,想办法查清这个人是谁,这或许不是偶然事件。”储明香说。

“我明白储局的意思,一定查清此案。”艾亚军说完他便回去了。

“储局,我总以为事情有些蹊跷,您想想看,云彩被撞是辆红色摩托车,只是没有牌照,我妈不幸出事,现场又出现这辆红色摩托车,难道是偶然巧合,是不是有意识的撞伤我妈,由于路况复杂,孩子没有驾驶经验,导致发生这起车祸,可他这样做目的是什么?”郑万江说。

“我也有这样感觉,我估计这里有着很大的阴谋。他们这是直接冲着你来的,用意很明显,有人企图扰乱你的情绪和思路,使你无法开展工作,再有是在给你施加压力,企图阻止你办案。他们这招实在是太歹毒了,为了掩盖事实真相,保护自己,不择手段的残害无辜。”储明香说。

“他们这是妄想,这样反而暴露了他们的险恶意图,我岂能轻易的会趴下。”郑万江说:“从目前情况看来,我们内部有问题,不然我们的行动他们如何掌握得那么准确。”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