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5.html


比赛已经开始了,可梅静宸什么也听不到,所有的一切,连同现场的解说,都淹没在海啸般的喧嚣里。

叶扬此刻,已经陷入了极大的危险之中。

比赛开始后,小野仿佛一只凶猛的猎豹,发起了一波又一波疯狂地进攻。肘击如电,腿出如风,远踢近攻,上下联击,他要用事实来证明自己的实力,一个回合内拆散叶扬全身的骨头。

叶扬仿佛陷于惊涛骇浪中的一叶小舟,随时都有倾覆的可能,但他总能在危险关头,依靠诡异的身法,神奇地逃过一次又一次灭顶之灾。他的身子宛如一条蛇,以匪夷所思的灵活穿梭于拳风腿影中,使小野倾尽全力的致命打击变成镜花水月。

即便如此,他仍然没有多少机会展开反击,在很多人看来,他每一次逃过劫难,无非是侥幸罢了。

很多观众紧张得汗流浃背,连呼喊声都忘了,巨大的“天河馆”内静悄悄的,忽然“扑嗵”一声,不知是谁承受不住这沉重得近乎窒息的压力,血压骤增,晕倒在观众席上。

梅馨月急得快要哭了,双手紧紧抓住袁博的手臂,尖利的指甲掐得袁博皮开肉绽,袁博浑然不觉,瞪大了眼睛紧张地看着叶扬。

陌生青年的笑容依然灿若春日,似乎根本不为叶扬的处境担心。

喧闹的声音突然沉寂下来,梅静宸的心忽地蹦到了嗓子眼儿里,叶扬怎么啦?她感到一阵阵晕眩,仿佛看到了叶扬重伤倒地、血流满面的模样,轰隆隆仿佛雷声一样的东西不停地在她的耳边炸响。

她像一条行将渴毙的鱼,用尽所有的力气,大口大口地吞咽着空气——这当然于事无补,她感觉自己快要死了。

按照规则,比赛要进行三个回合,每个回合五分钟,中间休息一分钟。眼看第一个回合即将结束,气急败坏的小野突然咆哮起来,一记肘击横空直切,击向叶扬的面门,与此同时,铁膝电闪而至,撞向叶扬的右肋。

这一招,肘膝并用,上砸下撞,攻势极为凌厉,小野求胜心切,企图一举置叶扬于死地。

观众的惊呼声顿起。

叶扬的身子似乎变成了一条柔曼的水草,用波浪般的旋折步,化解了小野的必杀技。

小野丧心病狂,居然抓住叶扬的头发,顺势双手抢压叶扬的头颈,铁膝直击叶扬的面门。

这一下要是撞上的话,叶扬当即就得骨折颅裂,死于非命。

关键时刻,叶扬出手如电,拂中小野的“犊鼻穴”,小野即便有“铁膝”之誉,这一下也感到气血阻滞,膝痛如裂。

叶扬乘势一记重拳,击在小野大腿内侧的“阴谷穴”上。

小野痛嚎一声,踉跄后退。

“UFC”比赛明文规定:不得插眼、抠嘴、击裆,不得抓对手头发,不得击打对方喉咙……小野公然违犯比赛规则,激怒了场中的观众,斥责声如钱塘江潮滚滚而至。

第一个回合比赛结束。

小野毫不理睬观众的嘘声,他像一头暴怒的野兽,不停地在八角笼内来回吼叫,对教练的愤怒视若无睹。

一个回合下来,叶扬居然完好无损,这个结果不啻给了小野一记响亮的耳光,把他煽懵了。

叶扬刚坐下来,梅馨月就扑到他的身边,隔着八角笼,哽咽道:“叶扬,咱认输不打了,成吗?”

叶扬轻轻拍了一下梅馨月的手,笑道:“怎么?对我没有信心?”

“我……”梅馨月差点儿要哭出声了。

陌生青年看着叶扬的眼睛,笑道:“师兄,差不多了吧?我看那个小鬼子快要疯了。”

叶扬笑了。

听到叶扬落败而且差点儿丧命的消息,梅静宸终于抑制不住情绪,扑在夏青怀里失声痛哭。

夏青从没见过梅静宸这么失控过,一时惊得目瞪口呆。

举牌小姐刚下去,第二个回合就开始了。

重新站在小野面前的叶扬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眸子闪烁着摄魄的寒芒。

小野的眼红了,他忘记了教练的告诫,嚎叫着冲上来,恨不能一拳砸死叶扬。

哪知他的身体刚动,叶扬已到跟前,仿佛一道飘逸的闪电刺破长空,一记铁肘撞在小野的胸膛上。

“汐影门”妙绝天下的轻功,技惊四座。

不但小野,“天河馆”内几乎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叶扬的攻击速度这么快——比豹更猛,比鹰更疾,比蛇更毒。

原来,上一个回合叶扬故意示敌以弱,让小野骄纵麻痹,心浮气躁,在这个回合中,出其不意一击成功。

身经百战如小野,霎时明白了叶扬的战术,可是一切都太晚了。

由于失却先机,小野根本无法抵挡叶扬的进攻,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胸骨凹陷一片。

岂知更大的打击接踵而至,在小野遭受重击后退的同时,叶扬如影随形,右膝重重撞在他的下巴上。

小野惨嚎一声,牙床尽碎,齿落如雨,半截儿舌头随着混浊的血水飞出老远。

小野像一根木头桩子似的倒了下去。

“天河馆”内静极了,静得大家几乎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突然,惊雷似的掌声在场中爆起,沸腾的中国观众挥舞着五星红旗,泪水放肆地奔流。

这一场姗姗来迟的胜利,中国人等的太久了。

当夏青把叶扬获胜的消息告诉梅静宸时,梅静宸愣了半晌,突然抱住夏青,泪如雨下。

夏青真的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