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刺 正文 第二十五章终极大赛(十二)

天地飘鸥 收藏 0 1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5.html


叶扬第一场比赛,就碰上了一块难啃的骨头——日本踢拳高手小野次郎。在之前的比赛中,小野连败六名武术高手,包括两个中国选手,其中有四人被其击成重伤,腾飞至今生死不明。

踢拳道源于日本,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日本的空手道、柔道、合气道高手向泰拳挑战,结果损兵折将,连战皆北,为了战胜号称500年天下无敌手的泰拳,痛定思痛的日本武术界,吸取泰拳的精华、空手道的技巧、拳击的特点与合气道的技击术,创造出一种独特的新武技——踢拳道,成为泰拳的克星。

踢拳道是一种综合性搏击术,它没有套路,完全着眼于实战技术的运用。其技法包括:拳法、腿法、肘法和膝法。踢拳道理论认为,人体四肢中,脚力、肘力和膝力远远强于手力,故非常偏重于腿、肘、膝的攻击。其攻击力之猛锐,足令对手非死即伤,即使人体最坚硬的头骨,也会被瞬间击碎。因此踢拳道拳手特别注重全身关节的硬度和功力的修炼,使全身部位锻炼得坚硬如铁。在紧张激烈的搏击中,踢、打、顶、撞,各种技法灵活运用,加上“钢肘”和“铁膝”上下联击,令人心惊胆寒。

踢拳道有“力逼、技取”两大攻击途径,威力强大,简单实用,而且各种技法既可单一使用,又可组合出击,使对手被动挨打而失去抵抗力。

叶扬很清楚小野的战绩:198战133胜50负15平42KO,曾蝉联两届日本“K-1”冠军,是一个**跋扈又心狠手辣的家伙。

比赛在“天河馆”举行,盛大的场馆内早已座无虚席。

比赛的擂台是一个由钢丝网围成的八边形场地,钢丝网由一种黑色人造皮包裹。擂台直径980cm,围栏高度170cm到176cm,整个擂台比地面高出120cm,并且有八个可供出入的门。在围栏的上方以及八个柱子上都围有泡沫衬垫。地面铺着印有“UFC”大赛赞助商标的特制垫子。

小野在两个礼仪小姐的引领下出场了,刚到擂台上的他,原地未动,连翻了几个筋斗,最后一个筋斗尚未停稳,又忽地腾空而起,人在空中,一个“乌龙摆尾”,左腿180度旋踢,干净利落,惊倒了无数人。

小野用骄横和不屑的目光看着缓缓走上擂台的叶扬。

与小野相比,叶扬文静得让人不敢置信,他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飘逸的长发扎成一束,垂在脑后,整个人看起来阳光、纯净而清雅。

无数支持者汇成一片沸腾的红色海洋,他们脸上贴着小国旗,手里挥舞着五星红旗,头上缠着红缎带,上面写着“中国必胜”,用狂热的欢呼声迎接叶扬的出场。

真是绝妙的对比,一个恃强而傲,一个淡然如水,观众在为叶扬倾倒的同时,心里更多的是一种担忧和焦虑,这样一个文静的男孩儿,怎么敌得过如狼似虎的小野次郎?

小野看着一脸云淡风轻的叶扬,恶狼似的眼睛里迸出噬魄的寒光:“中国小子,我只要一个回合,就能拆散你全身的骨头!”

叶扬似乎没有听见这肆无忌惮的威胁,他慢慢整理着手上的分指手套,这种“UFC”专用的分指手套,指根关节处有超过3厘米的衬垫,重量在110克到170克之间,即能降低出拳时手指受伤的风险,又可以保留手的抓、扭能力。

八角笼外面,朱昊天、郑浩然、袁博、梅馨月和一个身材颀长的青年站在一处,除了这个陌生的青年,几乎每个人的眼中都流露出难言的忧虑。

比赛还没有开始,梅馨月已经感觉到了阵阵压抑,她的两只拳头紧紧攥住,由于太过用力,关节处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袁博,我有点儿怕,你说,叶扬能打赢这个小鬼子吗?”梅馨月实在忍不住了,碰了碰身旁的袁博,声音颤抖得似乎只有她自己才能听到。

“应该能打赢的……鬼终究是鬼,不是吗?”袁博心里其实一点底儿也没有,可他又不能把自己的恐慌传染给梅馨月,嘴里胡诌一气,至于说的什么,鬼才知道。

这时,朱昊天笑道:“叶扬沉静内敛,有王者之风,在这种顶尖高手的对决中,心浮气躁乃是大忌,从这一点来看,叶扬已经略胜一筹!”说实话,这几人当中,就朱昊天没见过叶扬的身手,不过,懂行的看门道儿,作为一个经验丰富、在全国颇有名气的自由搏击教练,他的一双眼睛还是很“毒”的。

陌生青年没有说话,嘴角露出一抹淡然的微笑。

由于比赛的特殊意义,全国各地的支持者蜂拥而来,偌大的S市几乎要人满为患了,警察局不得不把大批警力派出去,用以维持秩序并防止突发性事件。

由于梅静宸具有出色的危机处理能力,局里安排她和一批特警作为预备队,随时准备应付突发状况。

梅静宸如坐针毡,她不敢看比赛,可比赛场里的喧闹还是通过内勤处的电视机传了过来,同时充斥耳膜的,还有内勤处那十几个女孩儿颠覆一切的尖叫声。

梅静宸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静宸,快去看看,那个叶扬,真的好帅哦!”她的“死党”夏青跑过来,拉起她,眉飞色舞道。

“我……我有点儿不舒服,你们……看吧,不用管我……”梅静宸脸色苍白,无力地靠在沙发里。

“你——生病了?”夏青吓了一跳。

“不碍事的,过一会儿就好了!”梅静宸努力挣出一个笑容。

“那就好,我还以为你得了什么病呢——唉,说实话,那个叶扬真的很有杀伤力,忧郁而温柔的眼神仿佛海妖塞壬蛊惑的歌声,让人很难抗拒。你听听那群‘花痴’的尖叫声,真是要把警局给掀翻了!”夏青啧啧叹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