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岁,十八岁,参军到部队。红红的领章迎着我开花的年岁。。。。。。。。。。。。没事哼这这首当年入伍的歌曲,心中又回到了战斗过的地方,脑中出现了一副画面:大江翻滚卷巨浪,舟桥兵挥水架桥忙,开着架好的门桥门桥畅游在长江上,把长江天险变通途,欣赏着这壮观的场面让我想到了:有一个地方叫军营,有一种人叫军人,有一种场面叫集体想家,有一种煎熬叫五公里越野,有一种折磨叫四百米障碍,有一种奢望叫周末晚起床,有一道风景叫女兵,有一种感情叫战友,有一段回忆叫军旅!献给现在或曾经是军人的战友。 有一个地方叫军营,有一种人叫军人,有一种场面叫集体想家,有一种煎熬叫五公里越野,有一种折磨叫四百米障碍,有一种奢望叫周末晚起床,有一道风景叫女兵,有一种感情叫战友,有一段回忆叫军旅!献给现在或曾经是军人的战友。

本文内容于 2011/3/5 13:24:50 被网络卫士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