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都动了手:沙祖康和美国部长差点打起来了!!!

沙祖康个子不高,但是用“雄纠纠,气昂昂”来形容他恐怕是恰当的。老沙有着绝大多数外交部干部,确切的说,绝大多数中国人所没有的个性和作派。

沙确实是一个人物。我有时候想,一个男人能够像老沙这样“放肆”地活着,也算是不枉此生。老沙的“蛮横”语录经常在网上出现,实际上,他的位子并不是一个有太多新闻的位子,否则,“沙语录”还会更多。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沙祖康是一名职业外交官,担任联合国副秘书长前是中国常驻日内瓦联合国办事处和瑞士其他国际组织的代表和大使。

一般人都会认为因为沙的强悍外国人不会喜欢他,而事实正好相反。许多和他打过交道的外国人都非常喜欢他。我想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沙的交流方式。他总是直话直说,坦率的惊人。在交流方式上,他其实更像欧美人。几乎所有的外交部干部在和外国人打交道的时候都很谨慎,习惯于讲官话、套话,背口径,特别是一般不直接回答别人的问题。

这也是为什么许多西方的外交官和学者、记者在接触了沙以后都有眼前一亮的感觉。当然,言多必失。老沙的很多发言也确实有问题,他本人也有一点不可克制的“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不良倾向”。

为此他也没少挨“敲打”。说老沙官运顺遂,老沙本人肯定不同意。老沙在外交部内部据说人缘一般。倒是因为军控谈判,一些军方的高层领导对老沙很是欣赏,说他是外交部的“硬骨头”。 老沙不吃亏,吃软不吃硬。据可靠消息,他曾经和美国卫生部长在日内瓦世界卫生组织的大会会议室外差点打起来,两个人都动了手,互相推搡,因为旁边的人拉架,才没有大打出手。

冲突的起因有不同版本,但大概是因为美国的部长说了一句脏话,老沙一点不吃亏,马上反唇相击。中美两个部长级干部发生如此的冲突,这大概也算两国关系中一件大事。

不过,老沙并不是外交部的另一个“红卫兵”。本质上,他是一个很有思想的人。哈佛大学的一个博士生对比研究中国和印度的核武器发展,他的问题是这两个国家几乎同时开始研发核武器,为什么中国成功地成为了核国家,而印度在很长时间里没有成功。

我告诉他,你的这个问题沙祖康一句话就回答了。98年印度核试验之后,沙曾经对印度裁军大使说(大意):“中国和印度就一个区别,我们有毛泽东,你们没有。”的确如此,这不是经济的问题,也不是技术的问题,根本上是领导人的意志问题和贯彻意志的能力问题。

老沙实际上粗中有细。我常想如果不是沙担任中国的裁军大使和军控司长,九十年代的三个军控谈判大概结果和过程都会很不一样。当时中国的底气远不如现在,整个西方围剿中国,国际舆论也对我不利,核武器的问题又攸关国家利益,谈判的难度可想而知。整个过程中,沙很注重研究,注重其它单位和研究机构的意见,对内对外的协调都展示了他粗中有细的一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中国外交部的干部大多是翻译出身,因为我们对语言太过重视。当一个翻译成长为一个大使之后,一个常有的缺陷是,他们往往缺少一个大国大使应该有的气势,另外,也许是习惯了翻译别人的话,很多人自己不会讲话,没有思想,没有主意。相比这些人,沙确实是一个难的的人才。

不过,从老沙的各种发言来看,他也存在着中国官员目前普遍存在的一个问题。那就是对台湾问题、日本问题和中美关系的认识缺乏应有的深度,往往用简单的对错、黑白逻辑来看问题。

而且,自己的民族主义很强,却不能够理解别人的民族主义或民粹主义;自己的自我意识和民族主义在上升,却难以理解别的族群也在上升的自我意识和民族主义;自己的国力上升了,腰杆子硬了,却不能容忍别人因为力量对比的变化而产生的戒备和敏感。

传言沙有可能出任联合国副秘书长,尽管这个位子需要身段柔软,善于协调,沙有些过于好斗了,不过,对比外交部的其他人,他也许能开创出中国人坐这个位子的新天地。

沙祖康:搏击外交风云的斗士

他是一位具有强烈爱国热情的战士,他是一位富有激情的外交家,他是一位不怕刺刀见红的勇士。在国际外交舞台,他的智慧、坦率和不屈不挠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993年举世瞩目的“银河”号事件,他与美国调查组斗智斗勇,让美国政府掉入自己挖掘的一个又一个尴尬的陷阱。声张了正义,揭露了美国践踏国际法的霸权嘴脸。

2001年,面对英国大使对中国的人权指责,他回敬说,我一看见你这张脸就想起了鸦片战争。你强行占领香港多少年,从来没有搞过任何选举,这样的国家哪有资格指责中国的人权?

2004年,面对美国威胁要搞反华提案,他说,搞不搞反华提案,这是你的权利。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一定要打败你,我一定揍扁了你!

2006年,接受BBC电台采访在回答美国对中国增加军费的指责时,他说,美国最好闭嘴!

2006年,陈冯富珍以24票高票当选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作为中国政府在日内瓦前方指挥官,他流下了激动的眼泪。

2007年2月9日,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宣布,任命他为联合国负责经济和社会事务的副秘书长。

他就是中国常驻日内瓦联合国代表沙祖康大使。

2006年11月8日,在日内瓦召开的世界卫生组织执委会上,来自中国香港的陈冯富珍以24票比10票的绝对多数成功当选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这是自联合国成立61年以来,中国人第一次出任国际组织最高负责人一职,也是历届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竞选中得票最多的一次。正在欧洲访问的香港特首曾荫权立即给在前方助选的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代表团沙祖康大使打电话:“听到陈冯富珍在日内瓦竞选成功的消息,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

早在竞选投票之前,外电就提到说,“沙祖康是穿针引线,促成中国决定全力支持陈冯富珍参选的关键人物。”5月22日,世卫前任总干事李钟郁突然病逝。在总干事职位出现空缺后,陈冯富珍向中国驻联合国日内瓦代表团的沙祖康大使示意乐于参选。沙祖康经过认真调查和分析以后,以驻日内瓦代表团的名义向中央政府提出建议,推荐陈冯富珍参选新一届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

没过多久,先后有13个候选人提出竞选,后来厄瓜多尔总统和黎巴嫩的卫生部长宣布退出了竞选。最后参加这次角逐的有来自中国、日本、墨西哥、冰岛、科威特、芬兰、莫桑比克、土耳其、法国、西班牙、缅甸的11名候选人。有很有名望的国家,有大国,或者是很有影响力的人物,都是非常强劲的对手。沙祖康作为中国政府在日内瓦前线的全权指挥官,他为陈冯富珍的助选打响了第一枪,他还将要在这里面对竞选的最后决战。

沙祖康说:“当我提出建议时,我就知道这里有风险。这次卫生组织竞选,在世界卫生组织历史上,是最最激烈的。作为个人,提出这样的建议,意味着我必须承担这样的责任,我只能赢,不能输,我没有输过。”

在中央政府的布置下,帮助陈冯富珍的竞选的全方位外交展开了。国家主席胡锦涛及总理温家宝随即给各国领导人写信推荐陈冯富珍,胡锦涛主席还亲自给美国布什总统打电话。李肇星外长、卫生部高强部长分别给有关国家的外长和部长写信、打电话,外交部先后向34个驻世卫执委国的中国大使馆发出总动员令,要求他们千方百计,游说争取各驻在国政府支持陈冯富珍。香港特区长官曾荫权和澳门特区首长何厚铧也要求特区政府驻外机构利用所有可能的场合和机会全力为陈冯富珍助选。

为了认真细致地做好其他国家代表的工作,沙祖康频频拜访各国驻日内瓦的大使,详细讲解程序细节。因为他知道,选举国由于自己没有候选人,对程序并不一定很重视,但程序是件大事,必须弄清楚。所以他要做很多细致的工作,让他们明白程序,明确地表态,这都是非常琐碎,同时又是很重要的工作。在选举前几天,沙祖康每天都要会见12到13个大使,会议前夕,沙祖康甚至到晚上11点钟还在会见有关国家的卫生部长。同时,他还要与前后方一起分析形势,对每一个阶段认真回顾,分析选情的进展和各方的反应,根据情况的变化,研究新的解决办法。

2006年11月9日 世界卫生组织(WHO)终于宣布,世界卫生大会特别会议今天决定任命中国推荐的陈冯富珍(Margaret Chan)为该组织第7任总干事,任期5年。

结果正式宣布以后,极度劳累的沙祖康感到每一片骨头都散架了。他激动地说:“我在日内瓦期间,可以说搞了许多许多的竞选,这次竞选是最累的。中国一句古话,叫做“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我要说的是,要改一改,“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高兴处”。当票数报到18票的时候,我沙祖康流下了激动的眼泪,我觉得我挺窝囊,刀架在脖子上,都是不流眼泪的人,我有这样的自信。可是我太兴奋了。所以说,报到18票,19、20、21、22、23、24票的时候我简直没有话可说了,非常高兴。”

可以说,这是沙祖康有生以来最高兴的一次成功。他说:“我终于成功了,我们的国家终于成功了,因为有太多的付出,因此才有太多的激动,我很在意这场选举,我就是要看一看,中国的国际影响到底怎么样。我们陈冯富珍表现非常突出,她也是很不容易。” 事后,竞选成功的陈冯富珍多次对沙祖康表示感谢。沙祖康说,“当然,她感谢我,因为我是中国大使,她是通过表达对我的感谢,来表达对祖国的感谢”。

沙祖康驻日内瓦联合国使团和多边机构大使五年的外交生涯中,为中国争取到国际组织的高级职务,这并不是第一次。五年来,沙祖康率领他的团队展开繁忙而卓有成效的多边外交谈判和斡旋,先后为中国成功争取到世界气象组织、国际电信联盟、万国邮政联盟、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等国际组织重要领导职务;还为中国香港争取到2006年世界电信展主办权,结束了日内瓦对该展览长达33年的垄断历史。

事实上,陈冯富珍作为来自香港特区的同胞,她竞选成败的政治意义远非如此。中国政府以压倒多数为陈冯富珍竞选成功的事实,向台湾的同胞昭示,只要回到伟大祖国的怀抱,就能享受伟大祖国的尊严荣誉和骄傲,搞“台独”的人是没有出路的。

2001年沙祖康刚上任不久,台湾就把进攻重点放在了只有主权国家才能加入的世界卫生组织,台湾当局在每年召开世界卫生大会时都派出人数最多的拉拉队,以公众名义进入会场旁听席起哄,扰乱大会秩序。陈水扁2004年连任以后公开叫嚣要在两年内加入世界卫生组织。按照沙祖康的话说,“涉台斗争在我的任期内打得十分惨烈”。

为了绕开一个中国的原则,台湾当局先后提出以“观察员”、“实体”名义参与,“实质性参与”,“有意义参与”等一系列花招。沙祖康利用会议章程和程序一次一次予以挫败。

更为险恶的是,个别与中国有正常外交关系的国家竟然公开支持台湾以“观察员”身份加入世卫组织,他们的影响力和欺骗性更不容忽视。沙祖康注意到,台湾当局就是要把世卫组织当作突破口,一旦得手,就会将骨牌效应扩散到联合国其它专门机构。面对险境,沙祖康在大会上提出把政治问题和技术问题分开处理。2004年,卫生部长高强提出关于台湾参与卫生组织活动的4点建议。以沙祖康为首的日内瓦代表团与世卫秘书处进行了多轮谈判,双方签订了《谅解备忘录》,确认在一个中国的原则下,允许台湾专家以个人名义参与世卫组织的活动。这份备忘录成为今后有效遏制个别国家暗中支持台独的利剑,台湾当局也不得不默认并接受。

本文内容于 2011/3/5 16:40:37 被小编a4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我个人非常支持老沙,不过据说他也有麻烦。为什么?那就是——岳飞再厉害,只怕国内的秦桧不喜欢,英雄无用武之地啊!!!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