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都动了手:沙祖康和美国部长差点打起来了!!!

沙祖康个子不高,但是用“雄纠纠,气昂昂”来形容他恐怕是恰当的。老沙有着绝大多数外交部干部,确切的说,绝大多数中国人所没有的个性和作派。

沙确实是一个人物。我有时候想,一个男人能够像老沙这样“放肆”地活着,也算是不枉此生。老沙的“蛮横”语录经常在网上出现,实际上,他的位子并不是一个有太多新闻的位子,否则,“沙语录”还会更多。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沙祖康是一名职业外交官,担任联合国副秘书长前是中国常驻日内瓦联合国办事处和瑞士其他国际组织的代表和大使。

一般人都会认为因为沙的强悍外国人不会喜欢他,而事实正好相反。许多和他打过交道的外国人都非常喜欢他。我想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沙的交流方式。他总是直话直说,坦率的惊人。在交流方式上,他其实更像欧美人。几乎所有的外交部干部在和外国人打交道的时候都很谨慎,习惯于讲官话、套话,背口径,特别是一般不直接回答别人的问题。

这也是为什么许多西方的外交官和学者、记者在接触了沙以后都有眼前一亮的感觉。当然,言多必失。老沙的很多发言也确实有问题,他本人也有一点不可克制的“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不良倾向”。

为此他也没少挨“敲打”。说老沙官运顺遂,老沙本人肯定不同意。老沙在外交部内部据说人缘一般。倒是因为军控谈判,一些军方的高层领导对老沙很是欣赏,说他是外交部的“硬骨头”。 老沙不吃亏,吃软不吃硬。据可靠消息,他曾经和美国卫生部长在日内瓦世界卫生组织的大会会议室外差点打起来,两个人都动了手,互相推搡,因为旁边的人拉架,才没有大打出手。

冲突的起因有不同版本,但大概是因为美国的部长说了一句脏话,老沙一点不吃亏,马上反唇相击。中美两个部长级干部发生如此的冲突,这大概也算两国关系中一件大事。

不过,老沙并不是外交部的另一个“红卫兵”。本质上,他是一个很有思想的人。哈佛大学的一个博士生对比研究中国和印度的核武器发展,他的问题是这两个国家几乎同时开始研发核武器,为什么中国成功地成为了核国家,而印度在很长时间里没有成功。

我告诉他,你的这个问题沙祖康一句话就回答了。98年印度核试验之后,沙曾经对印度裁军大使说(大意):“中国和印度就一个区别,我们有毛泽东,你们没有。”的确如此,这不是经济的问题,也不是技术的问题,根本上是领导人的意志问题和贯彻意志的能力问题。

老沙实际上粗中有细。我常想如果不是沙担任中国的裁军大使和军控司长,九十年代的三个军控谈判大概结果和过程都会很不一样。当时中国的底气远不如现在,整个西方围剿中国,国际舆论也对我不利,核武器的问题又攸关国家利益,谈判的难度可想而知。整个过程中,沙很注重研究,注重其它单位和研究机构的意见,对内对外的协调都展示了他粗中有细的一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中国外交部的干部大多是翻译出身,因为我们对语言太过重视。当一个翻译成长为一个大使之后,一个常有的缺陷是,他们往往缺少一个大国大使应该有的气势,另外,也许是习惯了翻译别人的话,很多人自己不会讲话,没有思想,没有主意。相比这些人,沙确实是一个难的的人才。

不过,从老沙的各种发言来看,他也存在着中国官员目前普遍存在的一个问题。那就是对台湾问题、日本问题和中美关系的认识缺乏应有的深度,往往用简单的对错、黑白逻辑来看问题。

而且,自己的民族主义很强,却不能够理解别人的民族主义或民粹主义;自己的自我意识和民族主义在上升,却难以理解别的族群也在上升的自我意识和民族主义;自己的国力上升了,腰杆子硬了,却不能容忍别人因为力量对比的变化而产生的戒备和敏感。

传言沙有可能出任联合国副秘书长,尽管这个位子需要身段柔软,善于协调,沙有些过于好斗了,不过,对比外交部的其他人,他也许能开创出中国人坐这个位子的新天地。

沙祖康:搏击外交风云的斗士

他是一位具有强烈爱国热情的战士,他是一位富有激情的外交家,他是一位不怕刺刀见红的勇士。在国际外交舞台,他的智慧、坦率和不屈不挠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993年举世瞩目的“银河”号事件,他与美国调查组斗智斗勇,让美国政府掉入自己挖掘的一个又一个尴尬的陷阱。声张了正义,揭露了美国践踏国际法的霸权嘴脸。

2001年,面对英国大使对中国的人权指责,他回敬说,我一看见你这张脸就想起了鸦片战争。你强行占领香港多少年,从来没有搞过任何选举,这样的国家哪有资格指责中国的人权?

2004年,面对美国威胁要搞反华提案,他说,搞不搞反华提案,这是你的权利。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一定要打败你,我一定揍扁了你!

2006年,接受BBC电台采访在回答美国对中国增加军费的指责时,他说,美国最好闭嘴!

2006年,陈冯富珍以24票高票当选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作为中国政府在日内瓦前方指挥官,他流下了激动的眼泪。

2007年2月9日,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宣布,任命他为联合国负责经济和社会事务的副秘书长。

他就是中国常驻日内瓦联合国代表沙祖康大使。

2006年11月8日,在日内瓦召开的世界卫生组织执委会上,来自中国香港的陈冯富珍以24票比10票的绝对多数成功当选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这是自联合国成立61年以来,中国人第一次出任国际组织最高负责人一职,也是历届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竞选中得票最多的一次。正在欧洲访问的香港特首曾荫权立即给在前方助选的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代表团沙祖康大使打电话:“听到陈冯富珍在日内瓦竞选成功的消息,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

早在竞选投票之前,外电就提到说,“沙祖康是穿针引线,促成中国决定全力支持陈冯富珍参选的关键人物。”5月22日,世卫前任总干事李钟郁突然病逝。在总干事职位出现空缺后,陈冯富珍向中国驻联合国日内瓦代表团的沙祖康大使示意乐于参选。沙祖康经过认真调查和分析以后,以驻日内瓦代表团的名义向中央政府提出建议,推荐陈冯富珍参选新一届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

没过多久,先后有13个候选人提出竞选,后来厄瓜多尔总统和黎巴嫩的卫生部长宣布退出了竞选。最后参加这次角逐的有来自中国、日本、墨西哥、冰岛、科威特、芬兰、莫桑比克、土耳其、法国、西班牙、缅甸的11名候选人。有很有名望的国家,有大国,或者是很有影响力的人物,都是非常强劲的对手。沙祖康作为中国政府在日内瓦前线的全权指挥官,他为陈冯富珍的助选打响了第一枪,他还将要在这里面对竞选的最后决战。

沙祖康说:“当我提出建议时,我就知道这里有风险。这次卫生组织竞选,在世界卫生组织历史上,是最最激烈的。作为个人,提出这样的建议,意味着我必须承担这样的责任,我只能赢,不能输,我没有输过。”

在中央政府的布置下,帮助陈冯富珍的竞选的全方位外交展开了。国家主席胡锦涛及总理温家宝随即给各国领导人写信推荐陈冯富珍,胡锦涛主席还亲自给美国布什总统打电话。李肇星外长、卫生部高强部长分别给有关国家的外长和部长写信、打电话,外交部先后向34个驻世卫执委国的中国大使馆发出总动员令,要求他们千方百计,游说争取各驻在国政府支持陈冯富珍。香港特区长官曾荫权和澳门特区首长何厚铧也要求特区政府驻外机构利用所有可能的场合和机会全力为陈冯富珍助选。

为了认真细致地做好其他国家代表的工作,沙祖康频频拜访各国驻日内瓦的大使,详细讲解程序细节。因为他知道,选举国由于自己没有候选人,对程序并不一定很重视,但程序是件大事,必须弄清楚。所以他要做很多细致的工作,让他们明白程序,明确地表态,这都是非常琐碎,同时又是很重要的工作。在选举前几天,沙祖康每天都要会见12到13个大使,会议前夕,沙祖康甚至到晚上11点钟还在会见有关国家的卫生部长。同时,他还要与前后方一起分析形势,对每一个阶段认真回顾,分析选情的进展和各方的反应,根据情况的变化,研究新的解决办法。


2006年11月9日 世界卫生组织(WHO)终于宣布,世界卫生大会特别会议今天决定任命中国推荐的陈冯富珍(Margaret Chan)为该组织第7任总干事,任期5年。


结果正式宣布以后,极度劳累的沙祖康感到每一片骨头都散架了。他激动地说:“我在日内瓦期间,可以说搞了许多许多的竞选,这次竞选是最累的。中国一句古话,叫做“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我要说的是,要改一改,“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高兴处”。当票数报到18票的时候,我沙祖康流下了激动的眼泪,我觉得我挺窝囊,刀架在脖子上,都是不流眼泪的人,我有这样的自信。可是我太兴奋了。所以说,报到18票,19、20、21、22、23、24票的时候我简直没有话可说了,非常高兴。”


可以说,这是沙祖康有生以来最高兴的一次成功。他说:“我终于成功了,我们的国家终于成功了,因为有太多的付出,因此才有太多的激动,我很在意这场选举,我就是要看一看,中国的国际影响到底怎么样。我们陈冯富珍表现非常突出,她也是很不容易。” 事后,竞选成功的陈冯富珍多次对沙祖康表示感谢。沙祖康说,“当然,她感谢我,因为我是中国大使,她是通过表达对我的感谢,来表达对祖国的感谢”。


沙祖康驻日内瓦联合国使团和多边机构大使五年的外交生涯中,为中国争取到国际组织的高级职务,这并不是第一次。五年来,沙祖康率领他的团队展开繁忙而卓有成效的多边外交谈判和斡旋,先后为中国成功争取到世界气象组织、国际电信联盟、万国邮政联盟、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等国际组织重要领导职务;还为中国香港争取到2006年世界电信展主办权,结束了日内瓦对该展览长达33年的垄断历史。


事实上,陈冯富珍作为来自香港特区的同胞,她竞选成败的政治意义远非如此。中国政府以压倒多数为陈冯富珍竞选成功的事实,向台湾的同胞昭示,只要回到伟大祖国的怀抱,就能享受伟大祖国的尊严荣誉和骄傲,搞“台独”的人是没有出路的。


2001年沙祖康刚上任不久,台湾就把进攻重点放在了只有主权国家才能加入的世界卫生组织,台湾当局在每年召开世界卫生大会时都派出人数最多的拉拉队,以公众名义进入会场旁听席起哄,扰乱大会秩序。陈水扁2004年连任以后公开叫嚣要在两年内加入世界卫生组织。按照沙祖康的话说,“涉台斗争在我的任期内打得十分惨烈”。


为了绕开一个中国的原则,台湾当局先后提出以“观察员”、“实体”名义参与,“实质性参与”,“有意义参与”等一系列花招。沙祖康利用会议章程和程序一次一次予以挫败。


更为险恶的是,个别与中国有正常外交关系的国家竟然公开支持台湾以“观察员”身份加入世卫组织,他们的影响力和欺骗性更不容忽视。沙祖康注意到,台湾当局就是要把世卫组织当作突破口,一旦得手,就会将骨牌效应扩散到联合国其它专门机构。面对险境,沙祖康在大会上提出把政治问题和技术问题分开处理。2004年,卫生部长高强提出关于台湾参与卫生组织活动的4点建议。以沙祖康为首的日内瓦代表团与世卫秘书处进行了多轮谈判,双方签订了《谅解备忘录》,确认在一个中国的原则下,允许台湾专家以个人名义参与世卫组织的活动。这份备忘录成为今后有效遏制个别国家暗中支持台独的利剑,台湾当局也不得不默认并接受。


本文内容于 2011/3/5 16:40:37 被小编a4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与联合国政治总部纽约不同,日内瓦是众多国际组织制定游戏规则的地方,这里云集着243个政府间和非政府组织,其中包括23个政府间国际组织,囊括了多边的军控、经贸、人权、社会、科技等各个方面,裁军会议、红十字会、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世界气象组织、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世界贸易组织等众多国际组织的总部都设在这里,是全世界国际组织最集中的地方,也是多边外交的一个重要战场,外交谈判斗争异常复杂激烈。1995年到1997年,沙祖康曾经在这里担任中国裁军大使,在裁军谈判中打赢了很多漂亮仗。那时,这里的很多人就记住了他的名字。


2001年,已经54岁的沙祖康重返日内瓦,担任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代表团特命全权大使,主管中国与这里所有国际组织的外交事务。


沙祖康始终坚信一条:“从毛主席的时代一直到今天,中国政府的外交政策,是非常之公平、公正和公道的。中国就像一个人道的,坚持原则的,可信赖而又通情达理的朋友。我坚信我们国家的外交政策是正确的,我有这样的信念”。国际组织制定的各种规则,往往一项规则就可以要求各个国家可以有什么或者不能有什么;比如一项环保规则的颁布就能影响全世界上万亿美元的产值。可以说,每一项谈判都将直接影响到我们国家的社会、科技、文化和国防安全的发展。沙祖康认为,在日内瓦做好国际组织工作,可以直接为中国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服务,为中国的稳定和发展服务,为我国外交的全局做出重要的贡献。


在日内瓦各个国际组织里,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会议和谈判,沙祖康这样形容:“日内瓦看似是平静的花园城市,实际上是个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的地方”。


联合国192个国家,有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有不同意识形态,不同文化背景,不同价值观念的国家,他们的利益,他们的关系也是多样的。沙祖康说,“会场情况千变万化,有些时候,理论上应该发生的事没发生,倒是相反的事情发生了,而且每一分钟,每一秒钟都可能出现戏剧性的变化,因此,要求外交官有非常强的临场反应的能力。”联合国很多多边谈判,都是在凌晨甚至到天亮,在最后一秒钟达成的,这对在场的外交官来说是体力的考验,也是心理素质的考验,能不能坚持到最后一分钟关系到国家利益的成败。


沙祖康说,“作为一个优秀的外交官,你必须熟悉国际组织的章程,特别是关于会议的议事规则和程序规定。用得好,它可以发挥很大的作用,要熟练地掌握和运用程序,这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经济、贸易、文化、科技,题目也是很多的,因此对你知识面的要求比较高。经常是几个工作同时进行,会议一场接一场,角色转换非常之快,你没有很多的时间来深入地研究。但是你必须要对事情的本质,或者基本情况有非常清晰的了解,而且对你国家的利益,要有深刻的认识,对对方的利益,也应该有深刻的认识。这一点是比较难的。”


可以说,斗争,是多边外交的主旋律;合作,又是成功的必备条件。


这里是人权斗争的主战场


日内瓦是原来的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现在的人权理事会所在地,美国多次在人权会搞反华提案。每年联合国人权会期间,台独、藏独、**、民运和***都在这里轮番登台表演,热闹非凡。十多年来,沙祖康大使和他的前任们一次次地粉碎了少数国家的反华提案,在人权会上打出了中国人的尊严和威风。2001年沙祖康赴日内瓦上任伊始,即对各国大使进行礼节性拜访。一次,被拜会的英国大使以人权问题作为问候的开场白,沙祖康立即给以毫不留情的反击。

英国大使说:“大使阁下,我们大英帝国对你们的人权情况表示关切”。


面对英国大使傲慢的指责,沙祖康的目光直视着对方,心里数着:1句、2句、3句,一直数到6、7句,关于人权的话题是如此的喋喋不休。沙祖康认为,“我是礼节性的拜会,你一上来就给我提出这样实质性的问题,我觉得,失礼的首先是他”。于是,他毫不客气的打断了英国大使的陈述。


沙祖康冷静的面对对方说:“大使阁下,您知道我现在想什么吗?”


英国大使回答:“我不知道”。


沙祖康说:“我怎么看着你这张脸就想起鸦片战争来了,当年,你们强迫中国人民吸食鸦片,中国人拒绝了,因此你就挑起了战争。鸦片侵犯中国人民的健康权,你非法占领我香港多少年,97年才归还。在你占领期间,你从来就没在香港搞过任何选举,今天你突然关心起中国人民的权利来了,我总觉得不是那么自然,这是我的实实在在的看法。”


沙祖康说:“你今天终于给我机会,让我表达了我的关切。我的关切是,你干涉我内政。你今天面对的中国,是站起来的中国,你不能再用过去的目光来看待我们,你早就应该明白这个道理了,你明白得太晚了,我们不图什么,我们只希望你学会平等相待”。


后来,沙祖康告诉记者说,“我了解中国历史,我也了解世界的历史。因为我只要想到这一段,我就有一种羞辱感。我们人权在不断地改进,如果是因为这么一个事实,我们在某些方面做得还不够,就对我们指手划脚,而且居高临下,以教官的口气来教训我们,这是我难以容忍的。他这样做,完全是出于政治目的,他自己比谁都明白,他比谁都清楚,他是图谋不轨,我认为,他是罪有应得,如果我不给予反击的话,他会认为我示弱了,您原来是这么回事,你认了,他就会越来越嚣张,这我是不能接受的”。


还有一次是在2004年联合国人权大会,在国别人权议题上,沉默了两年的美国又一次提出了反华提案,沙祖康有理有据的予以反击。他在大会发言中指出:“西方国家,绝不是保护人权国家的楷模,发展中国家,也绝不是侵犯人权的带头者,(联合国)人权会并没有授权任何国家,或者国家集团,成为人权法官,而发展中国家,也不应该永远是人权法庭的被告。中国有句古话,‘正人先正已’,我们希望个别国家,在批评和指责别人之前,先拿镜子,好好照照自己。”


在现场答辩中,沙祖康用英文跟美国代表团开了个玩笑:“美国朋友,我们中国是贫穷一点,是一个正在发展中的国家,但是我们即便再穷的话,我们买几面镜子还是买得起的。我们想买几面镜子免费送给你,让你照一照你自己。因为你们发表的白皮书里缺了一块,我们国务院新闻办,写了一份材料,叫《美国的人权记录》白皮书,这是一面镜子,希望你们看看,写得怎么样?但是我劝你们最好睡觉之前不要看。因为美国的人权记录,特别是睡觉之前看了以后,你晚上会做恶梦的”。


沙祖康4分钟的答辩,5次被掌声打断,大家掌声雷动,包括美国代表团自己也都在笑。沙祖康接着向大会主持人请求:“主席先生,我的讲话,给5次掌声打断了,减少了我的发言时间,我要求延长”。大家又一次哄堂大笑。他并没有延长发言时间,只是又开了个玩笑。最后,中国提出“不采取行动”动议,以28票赞成、16票反对这样前所未有的票差,击败了美国的反华提案。几年来,沙祖康在前方与国内积极配合,巩固与发展中国家的团结,争取欧盟,促成联合国人权高专访华,孤立美国,使美国的反华提案屡战屡败。


这里是军控外交的前沿阵地


裁军谈判关系到国家安全,所通过的每一个条约,每一个规则都会对国家的安全和国防建设产生生死攸关的影响。沙祖康曾亲手组建外交部军控司,并担任首任司长,人送外号“沙将军”。从事军控外交17年,代表我国政府在全面禁止核试验,禁止地雷、导弹防扩散,化学武器公约,限制小武器等一系列谈判中,为维护国家主权,主持公正和维护和平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在国际裁军领域,美国为了保证自己的军事技术优势,维护世界霸权地位,他们在这里制定规则保护自己,限制别国。比如,当他们自己进行了1000多次核试验,并且完全有能力通过大型电子计算机模拟来发展新型核武器以后,就开始要求全世界禁止核试验;当他们拥有先进的坦克机动部队的时候,就要求弱国全面禁止地雷;然而当他们想要全面发展太空武器,而其它国家缺少资金和技术的时候,他们又竭力反对禁止外太空武器。他们把国际裁军会议当作为限制其他国家发展军事技术,而保持自己技术永远领先,以达到永久称霸世界的目的。


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深知落后就要挨打的历史教训。为了国防安全,人民安居乐业,就必须做到对方有矛,自己要有盾。否则就等于被别人绑住手脚,任凭国门大开。


沙祖康说,尖端武器凭什么你可以有,就不允许我拥有?他从事裁军谈判的十七年正是奋力为维护中国国家的主权和利益而工作的十七年。发达国家要求你全面禁止,中国政府要求必须保证有自卫的权利和手段,沙祖康常常是前后夹击,背水一战。他自己开玩笑说,他在前方谈判的处境是,前面是鬼子的机关枪:“前进一步就要你的命”;背后是八路军的手枪顶着腰,告诉你“不许退”。那些年,他用自己的智慧和毅力硬是顶住了无数次压力,圆满地完成了中央交给的任务,扞卫了国家的安全利益。


在军控问题上让美国闭嘴


2006年8月17日,沙祖康接受英国广播公司采访,在回答美国一再指责中国发展军备威胁别国安全的时候,他回答说:“十年前,美国的军费相当于我们国民生产的总值,我说我13亿人口不吃不喝不用,我所有生产出来的东西,我们的国民生产总值,就相当于美国的军费总值,咱不要说别的了,就凭这一条。而且我们有15个周边邻国,不说邻国要怎么地,但是自卫是我们正当的权利,这是联合国宪章所规定的,确保国家领土完整,不受侵犯,这是任何国家,任何政府的权利。


最后他高声说道:


“It’s better for you to shut up and keep quiet. it’s much much better.”


“你(美国)最好闭上嘴,保持安静,这才是非常非常好的”。


“Why blame China?No! Forget it. It’s high time to shut up! It’s US sovereign right to do whatever they think good for them. But don’t tell us what is good for China. Thank you very much.”


“为什么要谴责中国?不,拉倒吧!在这个问题上美国最好还是闭嘴!美国有权去做他们认为对自己有利的事情。但美国不应告诉中国该如何做,谢谢你们”!


这番话再次引起了外国媒体广泛的关注,认为沙祖康用非外交的辞令来指责美国,令人震惊。还有些媒体甚至把沙祖康评价为中国的“鹰派”外交官。沙祖康告诉记者说:“正因为别人不轻易用这样的语言,所以我才用,所以才能起到效果。我觉得他应该闭嘴,因为我们一直在闭嘴,我们从来没说过你,那你为什么要喋喋不休地教训我们?而且你说得如此不公道。所以我一直闭嘴,你为什么不能闭一下呢?我觉得很正常。其他外交官不说是他们的事,我觉得我应该说,我很高兴,他们终于闭嘴了”。


几年来,沙祖康利用国际舆论,并且与爱好和平的国家联合提案,积极推动禁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禁止非人道武器和防止外太空军备竞赛等问题,并且在朝鲜核危机,伊朗核问题上为国家献计献策,取得了有价值的成果。


电视剧《亮剑》今年在国内播出受到很大反响。其中有这样一段话:一个真正的剑客即使遇到比自己更强大的对手,即使是天下第一剑客也不应示弱,要敢于亮出自己手中的剑。这部电视剧的录像曾在中国驻日内瓦联合国代表团放映,沙祖康连续看了两遍。他经常告诉大家,扞卫国家的利益和尊严就是要有这种亮剑的精神。事实上,在沙祖康身上也充分体现了这种精神。正是在处理重大危机事件中,他的亮剑精神第一次受到了举世瞩目,那就是1993年的“银河”号事件。

回顾“银河”号事件


1993年7月23日,美国无中生有地指控中国“银河”号货轮将制造化学武器的原料运往伊朗,制造了震惊世界的“银河”号事件。在公海上,美国的军舰和军用飞机对“银河”号货轮昼夜跟踪拍照,要求“银河”号货轮预计停靠的港口所在国阻止货轮按计划进港,使“银河”号在公海上漂泊24天之久,并被迫改变航线。给中方造成严重的经济损失。时任外交部国际司副司长的沙祖康临危受命,被任命为中国政府代表、中方检查组负责人。


为了表明对不扩散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国际公约的尊重,中国同意由沙特对 “银河”号货轮在达曼港进行检查,美国作为技术顾问。


看到美国兵无视国际法和中国的尊严,就要登上“银河”号的甲板,沙祖康感到无比羞辱和愤怒。他集合起全体中国船员,以最庄严的神态面向祖国的方向高喊:“敬礼!”然后降下半旗,他要时时提醒所有员工拥有国家主权的“银河”号被强盗践踏的耻辱和疼痛,直到“银河”号回到祖国的怀抱之后才重新升起了国旗。


美国人迫不及待,沙祖康则表现出智慧和果断。当时沙特的白天摄氏60度,湿度100度。美国人开箱时不但身穿防毒面具,居然还匍匐前进,开箱后找不到所谓化学药品,就不断胡乱纠缠,无理取闹,出了很多洋相。


“我当时很痛苦”,沙祖康说。“凭良心说,你登上我的船,每走一步就踩在我的心上,我很难受。我没有请你上,我船上也没有那两种化学物品,你凭什么这样糟践我们的声誉?”


这个船是很大的,甲板上面就有5层集装箱货物,甲板以下还有5层,在钢板以下有冷气机,吹风机,电灯很亮堂的。在气愤之下,中方船员玩了个小动作,他们把电源掐了,当然我们自己人也一样下去。在船舱下面,那个黑糊糊的劲儿呀,就让鬼子进村,东南西北搞不清,而且热得够呛,管他海军陆战队呀什么队的,最年轻最强壮的在船下折腾一个半小时也受不了,上来的时候躺在地下就很难动弹了。对于美国人践踏国际法并且横行霸道,蛮不讲理的做法,他们处处给与回敬,类似这样的事情还很多。美国人也越来越感到这个中方代表的确不好对付。


沙祖康评价说:“真对不起外国朋友,他们干这些事也许并不觉得很光彩,但是大家很得意,因为我们没有请你上船来,也没请你受这个苦”。


美国兵在“银河”号上连续查了一个多星期,每查一箱都是没有,直到打开了所有728个集装箱,到最后美国士兵的精神都快崩溃了。检查结果证明“银河”号没有违规货品,沙祖康愤怒的告诉美国人:“经彻底的核查,断然的表明,根本就没有。也就是说,你们美国错了!”


美国谈判代表对沙祖康的智慧和果断也不得不佩服。临走前找到沙祖康。“他是这样说的”,沙祖康告诉记者,“通过长达一个星期的核查,我加深了对中国的了解,特别是对沙先生本人的了解,我认为,尽管在特殊情况下发生了这种事,但我非常荣幸,结识了你这样的外交官。你的身上体现了中国六千年的文明和智慧(注:我们只有五千年,他给我加了一千年),我向你学到了很多东西”。


胜利后的沙祖康走进新闻大厅,面对蜂拥而来的外国记者,他毫不留情地揭露了美国的霸道行径,并义正言辞地进行了谴责。

狭路相逢,把真刀真枪亮出来


沙祖康说,“我从小喜欢看武侠小说。从小就主张匡扶正义,除暴安良”。跟对手谈判,他喜欢直来直去,还常常带着他自称的农民的豪放,越是面对强权就越激发他的斗志。西方媒体评论沙祖康的外交风格“令人惊讶的直率”。


2002年3月,在日内瓦迎来了他上任以后第一个联合国人权大会。早就渴望在在人权会上击败对手的沙祖康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可是20多天过去了,会期将近过半,而美国代表团谴责中国的人权提案仍然没有提交,各国代表也都猜不出美国提不提反华提案,或者是想搞突然袭击,大家都蒙在鼓里。面对这个情况,沙祖康打算直接摸摸美国的底。


正巧在会场外的走廊,沙祖康碰到美国大使,他马上大声说:“大使先生,是男子汉就真刀真枪的亮出来,别窝着藏着!”他像一个豪侠的武士,面对强手,他首先亮出了自己的剑。后来知道,那一年美国没有提交反华提案。


2004年,美国又在人权会上对中国提出了反华提案,美国大使在会议厅的公众场合对沙祖康大叫大喊道:我希望你们中国能够做好以下几件事情,一、二、三、四,给沙祖康摆了一系列的条件,还说否则我们就要提出涉华提案。


沙祖康告诉记者“我当时想,本来可以私下协商的事情你拿到大庭广众之下,那我也就不客气了。当时我也叫起来,我说,搞不搞、提不提反华提案,这是你的权利。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一定要打败你,您就等着吧,我一定揍扁了你!他挥了拳头,我也挥了拳头,大家情绪都比较激动,谁都要维护自己的尊严。后来,我们以多出12票的票差赢得了反华提案的胜利,美国10多年来一再提出反华提案,这次以最大的票差落败。我实现了我的承诺,我要揍扁你,果然把他揍扁了。所以,从此以后他们再也没有提过反华提案”。


主张公道,赞誉自有公论


在军控谈判上,人们说他是“硬骨头”;在外交部里,有人说他是“拼命三郎”;在谈判桌上,他机智又强硬;在多边外交上,他坚定维护公正,伸张正义。沙祖康的朋友和对手都评价他坚持原则,办事公道,严守信用,说到做到,对不公正的做法给以毫不客气地抨击。他在日内瓦联合国机构和各种多边组织受到发达和发展中国家的尊重和认可,特别是广大发展中国家的欢迎。


2003年10月,联合国贸易发展会议组织选举第50届理事会主席时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根据会议议事规则,大会主席将从亚洲发展中国家中产生,可是经过几天的磋商,各方推举的两个国家候选人争执不下,使会议陷入了僵局。


忽然,会场上有一位大使提出,如果大家不能统一的话就选中国的沙祖康大使当主席吧。话音刚落就有人鼓起掌来。这时其中一位候选人发言说,如果沙大使当主席,我就放弃竞选;另一个国家的候选人也作出了同样的表态,双方都对中国表示充分信任。此时很多国家的代表给以沙祖康热烈的支持。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职位,沙祖康一时不知所措,他站起身来向各国代表表示感谢,同时歉意地向大家说,能不能请求大家给我10分钟时间,让我向国内请示一下我可不可以当这个官。他与同事到会场外打电话,得到国内批准以后沙祖康才回到会场,这时会场已经是一片掌声,会议通过了由沙祖康担任第50届联合国贸发理事会主席,各国代表还推举他担任了第11届贸发大会筹备委员会主席。两个主席集一身,这也是中国自恢复联合国席位以来的第一次。


沙祖康后来说,通过这次当选贸发大会筹委会主席一事,他深深地体会到,中国受到了亚洲等发展中国家的拥戴和信赖,充分体现了中国在国际上的地位日益提高。如果没有我们国家的威望,我沙祖康什么都不是。


沙祖康—— 一个外交风格的标志


沙祖康出身于农民家庭,从1970年大学毕业投身外交事业,他曾处理举世瞩目的银河号事件,负责谈判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应对第一次朝核危机等重大外交事件。在扞卫国家利益和尊严,争取公平和正义事业上,他以自己独特的外交风格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胜利。在他的外交生涯中,让人们记住了一个个独具个性的名言——


在军控谈判中他说过,“我要赢你就赢定了,要不你把我尸体抬出去”;面对西方国家对中国的指责,他让对手“拿镜子好好照照自己”;


狭路相逢时他说:“是汉子就真刀真枪亮出来”;


惹急了时候他会说:“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没时间听你弯弯绕”;


他甚至敢挥起拳头警告对方:“搞不搞提案是你的权力。你等着吧,我一定揍扁了你”;


他在任何人面前都敢拍胸脯:“我沙祖康从来就没有打过败仗,从来没有输过”。


在日内瓦联合国组织和国际机构的各种会议,只要沙祖康有发言,很多代表都要去听听。大家想知道,老沙今天在会上又讲了什么精彩妙语。


在中国常驻日内瓦联合国代表团里,很多年轻外交官也在模仿着他,常会听到他们说:“我今天干得像不像老沙?”


有人说他太有激情,完全是性情中人;有人说他太过张扬,说出话生怕别人听不到;也有人说他过于好斗,不顾外交礼节,常给对手不留脸面;还有人说他原则性太强,谁碰就跟谁翻脸。但是人们公认的是,他有能力击败对手,胜得痛快,让中国人扬眉吐气。由此,“沙氏风格”的说法在西方外交界广为流传。2006年8月,谈到美国指责中国军费问题,他让美国人闭嘴,在西方媒体引起轩然大波。西方外交官说,美国人因为太了解沙祖康的脾气,否则一定会发个照会,好好理论理论。大家说,这就是“沙氏风格”的魅力。

对于张扬的性格,沙祖康说:“这样做只能受到对手的尊重,对手不会小看你。因为你的每一句话,代表你的祖国,因此人家很看重你的话。如果在这个时候,你吞吞吐吐,也说不清楚的话,那么我觉得这是一种失职。就需要加引号,应该‘张扬’一点!因为你的利益,只有你自己去争取,去斗争,去维护。你的利益,人家是不会维护的,因为他没这个义务。”


他还着重强调说:“张扬也好,直率也好,这是一种风格。但有一条,必须牢牢把握的,就是你必须在重大问题上掌握政策。作为大使,你代表国家在行使使命,你必须忠实地、坚定不移地执行国家的政策,在政策问题上,是不能允许有不同的,必须和中央保持一致。我们外交官也是人,都是有血有肉的人,是有感情的人,甚至某种意义上他们更有感情,因为外交官最重要的标志,就是他深深地热爱自己的祖国,热爱自己的人民!”


沙祖康常常称自己是农民外交官。他说:“我确实是农民出生,身上冒着乡土味,讲话也带着农民的幽默,农民的豪放,或者农民的“粗野”,讲话比较坦率、直爽,不喜欢弯弯绕,同时我也有农民所赋予我的农民的智慧。我觉得农民很朴实,农民也很勤劳,他爱自己的土地,爱自己的家乡,我做农民外交官,我爱自己的祖国。”


谈到外交风格,人们评价沙祖康像美国人一样喜欢张扬,说他是中国外交官,美国风格。沙祖康在外交界交了很多朋友,无论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大家都很欢迎他。他们觉得,沙先生可靠、可信、真诚待人。更为有趣的是,沙祖康最好的朋友就是美国大使和英国大使,下班以后他们常常在一起打球,或者喝上一杯酒,沙祖康喜欢喝一杯威士忌,他们常常侃大山侃到深夜。人们开玩笑说,英国、美国、中国他们三个大使在一起,一个代表昨天,一个代表今天,一个代表明天。


沙祖康担任了5年多的常驻日内瓦联合国及其它国际组织中国代表、大使。在即将奔赴纽约担任联合国副秘书长的时候,回顾在外交战线为祖国效力的日子,沙祖康有太多太多的话。他那对党和国家无比忠诚和坚定信念,他那颗充满激情的火热的爱国之心,他那崇高的民族使命感和工作责任心,他在中国外交领域收获的累累成果,无一不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回顾起自己常驻日内瓦的日子,他说:“这5年里面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工作很劳累,我这5年当中我到任的4个月是凌晨4点钟睡觉,天天如此,后来是3点钟睡觉,现在是2点钟到2点半睡觉。我没有节假日,我从来没有星期六,我没有星期天。除了打球,打打球出身汗以外,我的全部时间都是用来工作的,我没有进过一个商店。好像时间老是不够用,是紧张的5年。我忠实地执行了我国的政策,发挥了我们国家的在国际舞台的作用,展示了我们国家的公正形象。我没有输过,我感到很欣慰,因此也是很愉快的5年。如果给我重新做一遍的话,当然我还可以做得更好一些”。

对于张扬的性格,沙祖康说:“这样做只能受到对手的尊重,对手不会小看你。因为你的每一句话,代表你的祖国,因此人家很看重你的话。如果在这个时候,你吞吞吐吐,也说不清楚的话,那么我觉得这是一种失职。就需要加引号,应该‘张扬’一点!因为你的利益,只有你自己去争取,去斗争,去维护。你的利益,人家是不会维护的,因为他没这个义务。”


他还着重强调说:“张扬也好,直率也好,这是一种风格。但有一条,必须牢牢把握的,就是你必须在重大问题上掌握政策。作为大使,你代表国家在行使使命,你必须忠实地、坚定不移地执行国家的政策,在政策问题上,是不能允许有不同的,必须和中央保持一致。我们外交官也是人,都是有血有肉的人,是有感情的人,甚至某种意义上他们更有感情,因为外交官最重要的标志,就是他深深地热爱自己的祖国,热爱自己的人民!”


沙祖康常常称自己是农民外交官。他说:“我确实是农民出生,身上冒着乡土味,讲话也带着农民的幽默,农民的豪放,或者农民的“粗野”,讲话比较坦率、直爽,不喜欢弯弯绕,同时我也有农民所赋予我的农民的智慧。我觉得农民很朴实,农民也很勤劳,他爱自己的土地,爱自己的家乡,我做农民外交官,我爱自己的祖国。”


谈到外交风格,人们评价沙祖康像美国人一样喜欢张扬,说他是中国外交官,美国风格。沙祖康在外交界交了很多朋友,无论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大家都很欢迎他。他们觉得,沙先生可靠、可信、真诚待人。更为有趣的是,沙祖康最好的朋友就是美国大使和英国大使,下班以后他们常常在一起打球,或者喝上一杯酒,沙祖康喜欢喝一杯威士忌,他们常常侃大山侃到深夜。人们开玩笑说,英国、美国、中国他们三个大使在一起,一个代表昨天,一个代表今天,一个代表明天。


沙祖康担任了5年多的常驻日内瓦联合国及其它国际组织中国代表、大使。在即将奔赴纽约担任联合国副秘书长的时候,回顾在外交战线为祖国效力的日子,沙祖康有太多太多的话。他那对党和国家无比忠诚和坚定信念,他那颗充满激情的火热的爱国之心,他那崇高的民族使命感和工作责任心,他在中国外交领域收获的累累成果,无一不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回顾起自己常驻日内瓦的日子,他说:“这5年里面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工作很劳累,我这5年当中我到任的4个月是凌晨4点钟睡觉,天天如此,后来是3点钟睡觉,现在是2点钟到2点半睡觉。我没有节假日,我从来没有星期六,我没有星期天。除了打球,打打球出身汗以外,我的全部时间都是用来工作的,我没有进过一个商店。好像时间老是不够用,是紧张的5年。我忠实地执行了我国的政策,发挥了我们国家的在国际舞台的作用,展示了我们国家的公正形象。我没有输过,我感到很欣慰,因此也是很愉快的5年。如果给我重新做一遍的话,当然我还可以做得更好一些”。


我个人非常支持老沙,不过据说他也有麻烦。为什么?那就是——岳飞再厉害,只怕国内的秦桧不喜欢,英雄无用武之地啊!!!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