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血狼兵团]平凡的十年[参赛]

好老的兵 收藏 69 23080
导读:十年前我17岁,我是军迷,可是不知道军迷这词,家里到处都是军事杂志和书刊。17岁正该读书的我,却踏上了社会的征程,面对社会我总是喜欢说以前老师经常讽刺我们的一句话:两眼迷茫不知前途在何方。我自己也迷茫,有时候哀声叹气,还好每到7:00的时候我就不会感觉到迷茫了。从7点的新闻一直看到7:30后的军事报道,其他的节目我都不看。7点新闻前还会播放国歌,每次国歌响起的时候,我就起立一动不动。别笑话我,那时候我的爱国热情是非高的,并且在听到国歌的时候,我满脑子都是一个年轻的自愿军战士拿着38步枪杀死了一个个敌人,最后

十年前我17岁,我是军迷,可是不知道军迷这词,家里到处都是军事杂志和书刊。17岁正该读书的我,却踏上了社会的征程,面对社会我总是喜欢说以前老师经常讽刺我们的一句话:两眼迷茫不知前途在何方。我自己也迷茫,有时候哀声叹气,还好每到7:00的时候我就不会感觉到迷茫了。从7点的新闻一直看到7:30后的军事报道,其他的节目我都不看。7点新闻前还会播放国歌,每次国歌响起的时候,我就起立一动不动。别笑话我,那时候我的爱国热情是非高的,并且在听到国歌的时候,我满脑子都是一个年轻的自愿军战士拿着38步枪杀死了一个个敌人,最后自己倒下了;回想以前大人们说的中越边境自卫反击战时我们镇粮站里集合了17个新兵,回来的只有7个,其中还有一个一只手长一只手短,听说是被炸断了再接上的……一幅幅英雄的场面在我听到国歌时眼睛里总是湿润的。偶尔被人看到,他们都觉得我似乎有什么毛病似的。


我的家在四川北边,那里山清水秀,急速的经济发展对我们镇似乎还比较缓慢,留着许多社会主义风格的建筑。邮电局的门那时候还没有因为邮电分家换掉,门的最顶部是一个五角星,下面写着邮电局和为人民服务的字样。供销社是由四栋楼房围成的,西面是三层楼的建筑也是正门所在,这栋楼顶盖瓦从一侧看是楼顶是尖的,一个圆形的窗户上依然是五角星下面是为人民服务的字样。最让我感觉到气势磅礴的建筑还是蚕种场,里面都是一栋栋青砖黑瓦的楼房,每栋楼房的门前都有五角星,木头的窗户,房梁上都有五角星装饰。身在其中感觉到自己做为社会主义的人民是非常光荣和自豪的。这样的氛围让我陶醉同时也对社会主义无比的热爱,和朋友在一起天天抨击资本主义的邪恶,社会主义的高尚。坚决抵制不良影视片,抵制日本(那时候对韩国没有什么了解,不知道韩国的恶心)。


虽然说内心是火热的,并且“火热到夜里不自觉的流鼻血”,毕竟01年的时候已经改革开放20多年了,没钱还是寸步难行的。17岁也偶尔去打点零工,去工厂里上几天班,可收入是微薄的,根本就满足不了我对军事爱好的花销。镇上面没有图书馆,只有卖报纸的小亭子,看着上面的军事杂志比看到美女还要火热。让老板拿过杂志自己疯狂的浏览着上面的内容,时间过上几分钟老板开始催促:买不买?无奈没有钱,只是笑一笑说我没有带钱我想先看下买哪本。放下书,骑着我已经有10多年的那辆红色的老式的公路自行车跑到河边,把自行车架在一旁,自己一屁股坐在草地上,看着波光粼粼的河水。等到太阳稍微下点山的时候,脱掉衣服一头扎进水中,累了就爬到石头做的倒拱上望着桥墩上的五角星发呆。17岁的我并不喜欢和其他的年轻人在一起时尚,我觉得自己需要和低俗的思想群体保持距离,所以曾经要好的同伴成了我瞧不起的对象。我只能自己孤独的打发无趣的时间,望着五角星,望着碧蓝的天空飘着一朵朵的白云联想翩翩,直到晚霞的出现。这时候我飞快的骑着自行车回到家中,迅速打开电视看新闻(嘿嘿)。新闻看完后,就开始擦拭我收集来的刀和匕首。其中我最得意的就是一把我自己仿做的98K刺刀。这把刺刀是我在杂志上看到的,觉得十分的漂亮想自己有一把,一次捡了一小段板簧钢,花了我100多块钱骑自行车到20多公里外刀剑铺里给打了个,只是没有挂在枪上用的卡笋,刀鞘也不是很满意,不过依然是我最得意的。每一件每一天我都会精心的擦拭。然后无聊的躺在床上翻看我的旧军事杂志和书刊。


最高兴的就是星期天的时候,我要好的朋友读书放假了。要么是他找我,要么是我找他,一起讨论海湾战争美军如何如何,我们军队如果碰到美军又会怎么样。讨论朝鲜战场上志愿军的战术,战士的英勇,甚至是秦始皇的军队装备……其实我们对军事的知识还是了解很少的。那时候我们对网络还是比较陌生的,偶尔上网也是玩玩游戏联机打红警。那时候我是抵制QQ的,认为上QQ的都是不良青年。我们三句不离“本行”从来不说学习,不说工作,不说生活,只谈社会主义优越性,军事和科技。我们两总是坐不住,喜欢多处走,找个地方再一起无聊。这样的日子始终重复着,打两天零工,攒点钱买军事杂志添把新的刀或者是收集到了枪上的零件,无聊,无趣的日子就这么混着直到我18岁这年。


这日子混着也不是个办法,家长和亲戚都为我的前途担忧。没有学历,没有技能,没有知识,只有一颗和社会似乎靠不拢的爱国之心。他们偶尔聊起我的时候觉得我18岁了,到了服兵役的年龄,可以让我去部队吃两年苦锻炼一下回家再学门什么手艺。我一听说要我去当兵,我高兴坏了,本来自己也有这个打算,报效祖国是我梦寐以求的,并且还可以近距离的接触武器。不过作为代价,我收藏的刀具必须要扔掉,没办法我只有同意了。02年8、9月的时候就开始在居委会登记了。后来过了一个多月我领到了政审表。找居委会在政审表上签字的时候才发现什么时候我鄙视的时尚青年变的和我一样了,简单的体恤朴实的发型成了标准装。政审表经过了居委会、学校、派出所后交到了武装部等待通知体检。我清晰的记得那年的夏天很长,洋槐树开了两次花,在我等待体检的日子里我也没有闲着到处走访亲朋好友,告诉他们我要当兵去了。很多亲戚都往我手里塞上几百块钱,朋友们给我送点小礼物。我也不会忘了走访“老兵”,我们这里很多人都当过兵,很多人都上过战场,都是我的爷爷辈和叔叔辈了。我家附近就有个老红军,以前不知道他是红军的时候还和他吵过架,他听说我要当兵去了,赶紧拉着我的手对我说:到了部队后要听班长的话,要听的排长的话,要听连长的话,带上一包土,要是水土不服拿出一点兑水喝,要对党无限的忠诚,要认真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要为人民服务。听的我感觉温暖无比。我的三爷爷参加过抗美援朝,我的舅爷爷剿过匪,我接触了许多的“老兵”。其中一个最有传奇色彩,姓赵。当年在胡中南部队里是警卫连的,后来被俘虏了又参加了解放战争,再去朝鲜,负伤后又回来剿匪。他这人性格直率说起话来铿锵有力“十里”外都听的到他的声音,听他说话我简直就是云里雾里。不过我也感觉到了这种热情有点过了,我都还没有体检,更别说能不能去部队了。如果去不了那就丢脸了。


10月份武装部把我们集合了,送到区武装部开始体检。我的身体还是非常好的,从小就被强迫习武(我家世代都有点练武的背景),各个体检关都顺利的通过了记得体检的时候,有个穿着空军军装的上尉同志问我,想不想去空降兵,当时我回到的是要是跳伞的时候把绳子拉断了怎么办,哈哈一笑走了。体检完后就等待着接兵干部家访了。这段时间是我最焦急的时候,看着我们镇上敲锣打鼓的送走了一批又一批的新兵,自己的心里总不是个滋味。我最想去的是陆军部队,幻想拿着81步枪带着刺刀练习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刺杀训练,体现刺刀见红的精神。其实,我当兵前我非常喜欢81步枪,在和朋友讨论为什么抗美援朝时候我们总是能用刺刀杀死敌人得出了个结论,士兵拿的是38步枪本来就是鬼子设计用来刺杀和增加射程和精度的,81步枪是56的拉长版很有利于刺杀,所以,我虽然知道95步枪更好但不对我的胃口。到了10月底看到已经走了很多批新兵了,更是着急,还没有走的就只有一批武警和空降兵了,我当时想的是绝对不去武警部队,我要去的是保卫国家的正规部队,可是只有空降兵了,不能穿草绿色的陆军土气的军装了。就在我心里打鼓严重的时候,来了一个穿空军军装的中尉,心里觉得有望了,还好不是在区防疫站体检时碰到的那位上尉同志了,要不糗大了。家访很顺利接着我又去防疫站再进行一些体检,之后过了几天再通知去体检。我当时就纳闷了咋这么多的体检哦,别人上一次体检完了就被敲锣打鼓送走了,后来才知道空降兵都要这么体检。后来的体检也很顺利,甚至有医生说我的身体是非常好的,心里也暗自高兴了一把。这时候都11月底了,只有我们空降兵的新兵没有走,武装部通知12月某号(记不清具体几号了)到镇武装部集合走了。这几天我高兴坏了,终于要成为保卫祖国的解放军一员了,同时也张罗着和亲朋好友聚餐。朋友一边鼓励我,一边对我说,没事,三个月一过就好了。


到了在武装部集合的日子,发现没有头段时间送兵那么热闹了,可能是我们是末尾吧,一朵大红花,放了一阵鞭炮,没有敲锣打鼓武装部就把我们像赶鸭子一样赶到了中巴车上送去区武装部。送兵的家长就一起包车跟到区武装部。在区武装部发军装被褥时突然有个熟悉的声音大叫了声我的名字,一看,是我读书时候的铁哥们。我们俩双手互相拉着互问怎么你也来了,一阵现在想想都要打寒战的兄弟问候。我们换好了衣服挤在武装部大铁门前透过铁门听家长的嘱咐。这时候武装部的高音喇叭响了,告诉所有家长已经到中午了,你们先回去吃饭,新兵是有饭的下午才走。家长们陆陆续续的走了,突然来了几辆公交车把我们像赶小鸭子一样赶上了上去送到了火车站。这一路上,我始终和我的铁哥们在一起,就是上火车的时候都手拉着手,深怕被人群给冲散了。上了火车我们两就霸道了,在车厢里是不准抽烟的,我们就跑到了厕所关在里面畅所欲言,说的最多的还是希望我们能分到一起。


到了开封,我们被接兵的军官带到了火车站的广场前,已经是夜晚了,只看到一排汽车整齐停在前面,穿着大衣扎着腰带戴着大檐帽的士兵早就等在汽车旁边了。如果说两次在武装部被像鸭子一样赶上汽车,我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形容了。那些士兵瞪大了眼睛,满眼凶恶看的人心里畏惧。接下来我们被间隔一米排队站好,那些指挥的士兵像是怒吼着对我们下指令。我和我的铁哥们站在一起,前面的军官拿着名册点名,很明显是要把我们分到不同的地方。遗憾的是,我的铁哥们被点了名送走了,我还站在那里直到被点名送上了车。这车是解放卡车,也是我第一次面朝后坐车,觉得头电晕。车从喧嚣的市区经过我也辩不出方向又黑暗的地方来到了部队,到了部队感觉到豁然开朗,宽敞的场地,安静的环境里只听的见有人在叫六连,六连的兵到了。下了车后看到从一个三层楼里窜出来一个高大哥,一手拿着帽子,一手在迅速的扣扣子。走进了一看,是个中尉,高大的身材让我觉得心虚。他给我们介绍了一下,他就是我们的排长,他说希望今后能和我们一起在军旅生涯中共同努力。这话有一丝丝温柔,没有想到这排长还是挺随和的心里也舒服了许多,这是我接触到部队第一次感觉到温暖。接下来几个兵把我们当白菜一样的挑到了各班,我被分到了一班,排长也在我们班住。副班长给我拿了一个盆,往里面倒了半盆开水,并在盆的旁边放了个凳子。我很纳闷,这是给我的吗,副班长说来洗吧,一路辛苦了。还真是给我的,我更加奇怪了怎么这么好啊?我把脚朝盆里一放,水很烫,立即又拿了起来。排长马上跑过来,用手一摸,嗯,这水太烫,立即拿了个桶装了冷水兑进去。我没感觉到幸福,真的,只是觉得有点受宠若惊。这也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在部队里泡脚。后来也才知道我们的排长是非常的严厉。


朋友曾经说三个月的训练很快就过去了,都知道新兵三个月。可是,我在部队里被“摧残”了三个月后,怎么没有听说下老兵班啊。那时候,班长规定了新兵不准交头接耳,我们新兵在一起很少说话。但在这个时候我们新兵都感觉到奇怪了。后来,一次打扫卫生的时候就偷偷的问老兵。老兵看着我们觉得也很奇怪,哪来的三个月新兵就下老兵班之说啊。老兵回到说,下老兵班要等到老兵退伍的时候。我们当时就懵了,什么?这不是说我们要当一年的新兵吗?老兵笑笑说,一年又有什么?兵役法没改之前,我们部队要服役四年,新兵要当两年半,头半年在伞兵教导师,后两年在各自连队,下了老兵班也要照常训练。真是犹如晴天霹雳,也就是说我们的训练的日子是刚开始,而不是快要结束了。


在部队里,班长以上级别叫我们,我们立即立正答:到!地板干净比被子干净,操场、草地就连路面也比我们新兵干净。尤其是头两月,根本就没有洗过脸,没有刷过牙,更别说洗澡,洗衣服了。抬起手臂袖子可以当镜子照,绿色的上衣,蓝色的裤子其实都是黑的。没日没夜的体能训练,解散后连路都走不稳,我们班有个河北兵,刚来的时候估计他有150到160斤,没多久就皮包骨了。没日没夜的学习,还要考试。不管是战术训练还是伞训还是队列训练总要先跑个5公里,而且还要背出学习的理论。我在部队是经常被体罚的,尤其是忘不了大冬天树梢上和房子顶都是积雪,我被体罚为挽起袖子裤腿,露出肘和膝盖手抱95步枪,在碳渣跑道上爬低姿。这一圈是标准的400米,我最多爬过5圈用了一上午的时间。跳伞完后各种训练都麻木了,跑步还可以和旁边的战友聊天,5公里合格的时间是21分钟。


在部队,感觉两年的时间是非常充实的,到现在我都从来没有那么充实过。但这两年现在想想也似乎就在昨天。快退伍的时候,连队里开始做思想工作了,你们都是“精英”,部队需要你们其中一部分留下来。其实我当时也就为留和不留思想上斗争了很长的时间,留,我身体在部队上出现了很多损伤,比如右小腿疲劳性骨折从来都没有治过,有很多人都有过疲劳性骨折,不治也会自己好的,只是疼的很;脊椎软组织损伤,听力下降了,就连味觉和嗅觉都下降了,还有胃炎。不留吧,觉得自己穿着军装就感觉踏实。后来我给一个表哥打电话,他问我退伍吗?我回到还不知道,没有想好。他告诉我,其实你已经尽了你的义务,你始终要回到地方,你就算是考军校,虽然军事方面懂的不少也很有热情,但你的文化成绩确实是差,你考的上吗?也就是说你总有一天还是要退伍的,我建议你回来吧,早点到地方,早点适应地方。军队里人才济济,更何况你不是人才,还是回来吧。我觉得有理,挺有理的,在留士官的问题上我选择了退伍。其实很多战友都想退伍,有很多被宣布退伍命令前就已经被命令留士官了。我退伍也费了不少心思,找了种种理由才走了。否则我肯定也被命令留了,别感觉奇怪,我们那年退伍时,许多士官都是命令留的,很多留的也想退伍。当然他们在部队继续奉献是对的,我只有祝福他们了。退伍时走出团大门,回头看着硕大的八一红星,心里开始复杂起来了。还没走出来的时候,我还笑着说这两年我们是怎么过来的,走出来后,看着威严的卫兵,看着以前严厉的排长这时候又像我刚入伍时的表情,我真想哭。可我是男人不可能哭的。


告别了昔日摸爬滚打的战友,告别了对我严厉的排长,回到家里,时常也梦到他们。看着部队里的照片想起朝夕相处的同志,心里阵阵抽搐,由于我弄丢了战友录再也没有和我的战友联系过了。


回到了地方,感觉自己比以前和周围更加的格格不入了。我像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人,不看中金钱,不喜欢不爱国的人。但是现实,毕竟是现实,在这个现实中为了生存我四处奔波,只是能糊口饭吃。同时也慢慢的开始融入到了我不喜欢的社会中,没有了曾经无忧,没有了曾经的豪情壮志。在这个社会中我又开始迷茫了,直到现在……


我相信,我是有资本的人。我至少内心底处还保留着火一样的热情。我也相信,我一定能在社会上立足,至少18岁前的执着依然保留在内心底处,在部队里的磨练使我的意志更加坚定。


这就是我的十年,虽然不精彩却是朴实和真实

[血狼兵团]平凡的十年[参赛]


[血狼兵团]平凡的十年[参赛]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我当时想的是绝对不去武警部队,我要去的是保卫国家的正规部队,可是只有空降兵了,不能穿草绿色的陆军土气的军装了。

同样01年入伍的老兵鄙视你。武警怎么了。武警不是保卫国家的正规部队?武警的正规性不比解放军差,论单兵素质也不差,队列,体能,射击,格斗。

6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