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半岛鹰与龙的搏击 第五章第二次战役——清长大捷 第三节“我们安排好香饵,大鱼会上钩的!”04

六脉神剑5377 收藏 0 21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


由于“联合国军”指挥官根本不知道他们的对手的真正实力,同时也由于中国军队“示弱于敌”,一退再退的巧妙的步步诱惑,导致“联合国军”终于产生了一个巨大的错觉,即强大的美国空军所实施的空中轰炸,已经迫使中国人的后续支援部队不能进入战场,而参战的中国军队兵力有限,并且已在“联合国军”猛烈的火力打击下失去作战决心,“怯战退走”了。

刚刚好了疮疤就忘了痛的“联合国军”很快又恢复了其固有的狂妄,然而,在我军方面,甚至连志愿军将士们也被迷惑了,打了胜仗还干吗要撤退呢?彭老总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呢?

那么神秘的中国军队到底为什么会“怯战退走”呢?只有聪明的麦克阿瑟大元帅知道答案。嘴上叼着他那只著名的玉米芯大烟斗,戴着一付大墨镜,在东京的记者招待会上,麦帅神气活现地做出了他的判断:


中国共军部队的兵力“最多也不过六七万人”,“……中国人肯定吓得逃回了满洲,当然,更大的可能是被我威力无比的美国空军炸得支离破碎,彻底溃散了,中国人不是一支不可侮的力量。”


于是,麦克阿瑟命令“联合国军”开始全力猛攻。在麦克阿瑟的催促下,11月21日,西线第8集团军已进至其“攻击开始线”,稍事补充后,完成了战役展开。22日、23日,“联合国军”继续向前推进。

直到现在,麦克阿瑟仍然不知道也不肯承认遇到了中国军队的主力。他的心里还在倔强地惦记着鸭绿江。但是,他这次遇到的人是他军事生涯的终结者,一个来自中国湖南的山沟沟里,号称“石穿”的、比他的性格更加倔强的中国农民将军 ——彭德怀。

“一个在展开的最初阶段中所犯的错误,是永远无法矫正的。”

这是普鲁士和德国军事家老毛奇说的。

历史证明,美国人的“名将之星”麦克阿瑟所犯的错误,在他的一生之中再也没有矫正的机会。他最后被美国总统杜鲁门断然解职,满怀怨愤地离开了日本,离开了美国军界……

就连一向行事小心谨慎的陆战1师师长史密斯少将也对“联合国军”面临的形势产生了错觉,他认为最坏的日子终于过去了。史密斯站在中国人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的黄草岭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


“恐怕连成吉思汗……也不敢在冬季的朝鲜打仗。”


然而,史密斯少将不会知晓也无从知晓,早在1936年2月,站在陕西清涧县袁家沟黄河西岸的毛泽东就写下了“……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就在“联合国军”缓缓向前推进的时候,中国人民志愿军西线、东线部队共三十八万余人已经全部分别到达了集结位置,在“联合国军”昼夜不停的空中侦察、轰炸的情况下,秘密地完成了战役展开。勇悍的官兵们冒着零下几十度的风雪严寒,胸中揣着一颗对祖国的赤诚之心,埋伏在朝鲜北部的崇山峻岭、雪地密林之中,手中紧紧握着美国人看不上眼的、性能落后的钢枪,随时等待着命令,准备给骄横的“联合国军”以致命的一击!

后来,美国的情报专家们把没有判断出中国军队意图的责任归结于在美国的图书馆里找不到毛泽东的著作。毛泽东著作的翻译本“在全世界的共产党国家都广泛流行”,他们抱怨说,“1954年前,在美国几乎无处寻觅,包括国会图书馆”。他们还说,毛泽东著作里的一些话“对于在朝鲜的联合国军来讲是预言性的”:


“我们历来主张‘诱敌深入’,就是因为这是战略防御中弱军对强军作战的最有效的军事策略……”


记者招待会一结束,麦克阿瑟即亲自从东京飞到朝鲜第8集团军司令部,发出了“圣诞节结束朝鲜战争的总攻势”号令。这时他的调门更高了,一再向他的士兵们许诺:“这场攻势一结束,就让孩子们(美军士兵)回家过圣诞节。”同日,“联合国军”在东西两线同时向我军发起了全面的进攻。

五角大楼曾经指示麦克阿瑟:鉴于目前形势复杂,请不要在朝、苏边境或者朝、中边境使用南朝鲜以外的军队。但是麦克阿瑟对五角大楼的指示却置若罔闻,继续指使“联合国军”全力北进。数日后,在五角大楼召开的讨论朝鲜局势的紧急会议上,国务卿艾奇逊首先发了言:

“根据种种材料和迹象,中国和苏联可能已大规模出兵。尽管麦克阿瑟保证联军会切断中朝通道,可至今未见实效。连中国到底是否出兵,出了多少兵都没弄清楚。我们没有向中苏宣战,麦克阿瑟把大量美军运到苏联和中国边境,难免引起外交纠纷,导致事态扩大。因而麦克阿瑟的北进计划在外交上是不利的。”

国防部长乔治﹒马歇尔上将也说:“我认为,麦克阿瑟的冒险北进计划在军事上也欠周到。联军东西两路进攻,中间间隔太大,容易让敌方穿插。一旦两路的联系被切断,则都将被分割,而陷入孤军作战的危险境地。”

“可是麦克阿瑟认为,联军的进攻不会遇到什么大的抵抗,敌方已溃不成军,联军可望在两星期内结束战争。”一个胖参谋提出了反对意见。

空军参谋长霍伊特﹒S﹒范登堡上将插话道:“两个星期结束战争,过于主观。现在联军多次挨打,可还搞不清是谁打的。冒险北进,风险太大。”

之前的仁川登陆行动上,参谋长联席会议曾反对麦克阿瑟的意见,结果却证明麦克阿瑟是正确的。现在,那个胖参谋又一次揭开了参谋长联席会议的疮疤:“如果我们不同意他的北进计划,会不会又犯仁川的错误?”

胖参谋的话引起了众人的激烈争论,陆军副参谋长马修﹒李奇微中将见状脱口而出:“我们已经把过多的时间放在争论上,我们需要采取行动。我们应该对士兵的生命负责,阻止麦克阿瑟的冒险计划。”

一个海军参谋也表示赞同:“对,我们可以下令让麦克阿瑟慎重行事。”

“那有什么用?他不服从我们的命令,我们又能怎么样呢?”范登堡上将反问道。

会场一下子变得鸦雀无声。是啊,自从仁川登陆后,麦克阿瑟的威望如日中天,谁敢去说服这位高傲的“军事天才”呢?况且,以麦克阿瑟的性格和目前的威望,他连杜鲁门总统也瞧不上眼,怎么会听得进去参谋长联席会议的呢?如果他对参谋长联席会议的决定置之不理,参谋长联席会议岂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难堪吗?

会议不欢而散,无疾而终……

…………

11月23日是西方人的感恩节。“联合国军”的飞机和卡车往前线运来了大批火鸡,前线各团指挥所印刷了精美的菜单,桌子上铺着雪白的桌布,在被炸成废墟的村庄中点起了节日蜡烛,美国大兵们美美地享用了一顿特殊的火鸡大餐,有些单位居然发放了威士忌酒,有一些士兵甚至还享受到了洗热水澡的奢侈。

为了鼓舞士气,美军总部特地万里迢迢从美国国内请来了好莱坞明星们到朝鲜战场上来演出助兴。冰雪覆盖的阵地上,好莱坞女明星的歌声缠绵,美军如痴如醉……,美军陆战1师的士兵保罗﹒马丁后来曾回忆道:“空气中再一次弥漫着胜利的甜蜜味道。”

然而,这一切正是暴风雨前的宁静,感恩节无恩可感,灾难马上就要降临。美国大兵们没有人意识到,朝鲜战争现在才刚刚拉开大幕。

此时,在大榆洞志司总部,彭德怀正微笑着告诉他的部下:“很明显,我们的对手麦克阿瑟被仁川的胜利冲昏了头脑,喝的庆功酒醉意未醒。……为了显示他的大将风度,他要和当年的隆美尔一样回家过感恩节了。……现在我们需要的是耐心等待!要耐心等,前线部队要忍耐地撤……”

凶残嗜杀的战神阿瑞斯终于向美国人露出了狰狞可怖的面目,它躲在朝鲜半岛上空看不见的隐秘之地,得意地狞笑着…………

麦克阿瑟果然上钩了。数十年后,美国陆军历史学家罗伊﹒艾普曼写道:


在1950年感恩节之后的那个月,“一连串美国历史上从未经历过的巨大灾难降临到了美国武装部队的头上。”


11月24日,我军对敌军进攻的部署已基本查明,志司再次修改了计划:集中西线主力六个军向“联合国军”主要进攻集团实施反击,由韩先楚指挥38军、42军迅速歼灭德川、宁远地区之南韩军第二军团主力,而后向价川、顺川、肃川方向实施军事史上罕见的双层战役迂回 ——由38军担任内层迂回,42军担任外层迂回,切断“联合国军”退路,配合正面的第39军、40军、50军、66军,在运动中歼灭向北进攻之敌。其具体部署是:

第38军于杜门洞、巨门洞地区展开,首先歼灭德川地区之伪7师,得手后向价川、三所里方向实施战役迂回,断敌退路,并协同39军、40军歼灭院里、价川之敌。

第42军于龙兴洞、咸温洞地区展开,首先歼灭宁远地区之伪8师,得手后向顺川、肃川方向实施战役迂回,断敌退路,阻敌南逃北援。

第40军于外洞、中草洞地区展开,首先向龙门山、西仓方向实施突击,力求歼敌一部,割裂美第9军与南韩第2军团的联系,阻击美2师东援和美骑1师北援,以保障第38军、第42军歼灭南韩第2军团主力;然后向院里、价川方向攻击前进。

第39军、66军、50军则分别展开于明堂洞、外洞,新上里、天溪洞和五龙洞、院丰洞地区,首先以积极行动抓住当面之敌,当38军、42军打击敌人时,各军即从正面实施突击;歼灭当面之敌后,第50军、第66军向博川方向进攻,39军则迅速渡过清川江向价川方向进攻。

东线,则由宋时轮指挥第九兵团歼灭美陆战1师两个团于长津湖地区,而后在运动中继续歼灭敌人。

确定了具体作战部署后,彭德怀提出他要亲自到第一线去,靠前指挥。邓、洪、韩、解都不同意。商量了半天,最后彭德怀才勉强同意自己不到一线,让韩先楚代表他去38军,坐镇指挥担任侧翼迂回任务的38军和42 军。出发之前,韩先楚问彭德怀:“老总,还有什么要交代的?”

彭德怀瞪着眼睛,声色俱厉:“一要插得进,二要堵得住。要接受上次战役的教训,不能再让敌人跑了!”

诱敌深入,然后穿插迂回,断敌后路,分割围歼 ——这可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经典战术呀,像彭德怀这样在解放战场上练了几十年功夫的战术大师,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绝佳的机会。

毛泽东总是喜欢说“有仗可打。”就朝鲜战场此时的敌我态势来说,确实是有仗可打了!!

会议结束了,几位副司令个个摩拳擦掌,按捺不住内心的冲动。他们热烈地议论着,大声地笑着,走出作战室,调兵遣将去了。他们感到,在第一次战役中我军没有充分发挥威力,第二次战役完全可以拿出我军的拿手戏给美军看看,给全世界看看!战争的前景太可观了!

有诗为证:


英雄自古多刚毅,智勇兼备是男儿。

中华将军多才俊,清川江畔破顽敌!


当敌人发起全面进攻时,我军以逸待劳,一切都已准备停当。25日,西线各路敌军已被我军诱至预定战场,即西起纳清亭里,经泰川、云山、新兴洞到宁远以东的约一百四十公里的弧形突出地带的大口袋。此时此刻,“联合国军”兵力分散,侧翼暴露,后方空虚,彭德怀梦寐以求的战机终于到来了!

11月下旬,朝鲜北部迷茫的风雪之中,蕴藏着一种隐隐的杀机。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