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鹰派一针见血 中国为何还受美日欺负

枭龙FC-1 收藏 2 329
导读:  一、军事学最接近真理前一阵,我去野生动物自然保护区,动物们都挺和善,老虎、狮子横竖躺在一起在树荫下休闲,熊见了人也乐呵呵的,拍着巴掌向人示意。这里的世界很和谐。为什么老虎和狮子能躺在一起?这是因为动物们都有吃的,有非常充沛的资源供应,所以大家就和平了。   我乘车出来后再看当前的国际社会,又反象动物世界,冲突没完没了,流血无休无止。这又是为什么呢?资源绝对稀缺。只要是资源绝对稀缺的地方,那里的斗争就是绝对的。人类和谐的前提始终离不开利益。小利益可以超越,大利益则不可超越。有没有超越利益的?有,

一、军事学最接近真理前一阵,我去野生动物自然保护区,动物们都挺和善,老虎、狮子横竖躺在一起在树荫下休闲,熊见了人也乐呵呵的,拍着巴掌向人示意。这里的世界很和谐。为什么老虎和狮子能躺在一起?这是因为动物们都有吃的,有非常充沛的资源供应,所以大家就和平了。



我乘车出来后再看当前的国际社会,又反象动物世界,冲突没完没了,流血无休无止。这又是为什么呢?资源绝对稀缺。只要是资源绝对稀缺的地方,那里的斗争就是绝对的。人类和谐的前提始终离不开利益。小利益可以超越,大利益则不可超越。有没有超越利益的?有,什么状况下?有吃有喝的情况下。



我常说军事学最接近真理,最接近真哲学,因为战场上没有“三种可能性”,也没有“机遇与挑战并存”的可能,战场上的军人只有一种可能性:要么生,要么死。选择正确者生,错者亡。掉脑袋的事哪能容人胡思乱想。 “莫道书生空议论,头颅至处血斑斑”,我很欣赏这两句诗。流血了就知道真理。生死之地有真理。在面临生死的时候,人就不空议论了。



学界现在空谈风盛,说大话。简单的事,他给你讲得玄而又玄,什么国际政治要“站得高一点”,要“超越主权”。那是科索沃的导弹没有打到他家。如果他女儿是邵云环,他就不“超越”了。“超越”这个东西,一见血,就不灵了。



现在有的国际政治课还一定要以“数学模型”显水平,瞎忽悠。兵不厌诈,数学怎么能解决政治学中“诈”,即“披着羊皮的狼”的问题。求真当然重要,证伪则更难,而在国际政治学中面临最多的恐怕是证伪问题。



这次索马里海盗的事检验了我们的学界。应该让那些空论大师们都随军舰去亚丁湾,让他们用其云里雾里的理论跟索马里海盗说说,如果海盗们真听他们的,能立地成佛,能把我们的商船放回来,我就把我写的书《论中国海权》扔下,转读他们的书。而事实告诉我们,这些海盗只认中国军舰和中国海军,只要海军而并非这些空论大师们上去,他们才会逃之夭夭。



你看印尼事件,为什么把华人弄成那样?咱是遵纪守法,老老实实赚钱。可当你钱赚得势不可挡时,经济问题就成了政治问题。中国人极聪明,特别会赚钱。



但是当别人钱赚不过你中国人时,输家就会动粗。面对这些现实问题,你说“机遇与挑战并存”,还说“有三种可能性”,这与什么也没说是一样的,是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的。



再看犹太人,上个纪元初,犹太人在小亚细亚被屠城后就满世界跑,结果把犹太人跑聪明了,极其聪明。但小聪明并没有保住民族的命运。犹太人是在哪里学到的关于国家的真理?在纳粹的焚尸炉里。



犹太人在焚尸炉里理解了“国家”这个简单的概念。从纳粹集中营焚尸炉边跑出来的犹太人建立自己的国家,这就是以色列。以色列为什么那么能打?睚眦必报,因为他们从焚尸炉里知道了世事的冷酷。



二、未来亚洲地缘政治版图决不能出现欧洲式破碎



犹太人明白只有建立强大的以色列国,才能保证自己的利益不受他人侵犯,中国同样如此,但我们的问题要复杂得多。



1948年,国共内战;同时期的印度1947年独立,次年就分裂。尼赫鲁真是个书呆子,人家说分裂他就同意分裂,还说印度搞好了,巴基斯坦自然就会回来。



1948年,李宗仁也主张以长江分治中国,但后来他在回忆录里对此反思说“但在今天回顾那时的情况,我不禁不寒而栗了”,忏悔说,如果当时中国划江而治“这种事情真的发生了,在我们敬爱的祖国的未来历史上,我会成为什么样的罪人呢?”



中国文化讲究“一”,一个中心为“忠”,两个中心为“患”。中国文化求合不求分,“贫”,非不富,分贝是也,财产一分家就贫了。贫,弱也。富,家有 “一口田”,富,福也。求一,不求多。财分则贫,国分则弱。中国人凡事劝和不劝分,西方人则劝分不劝和。中国讲统一,这与西方文化迥然不同。



你看欧洲地图,四分五裂,有矛盾,他们首先想到的办法是分。“微积分”出自欧洲不是偶然的。欧洲的破碎性,使其没有希望,有人说,欧洲的法国、德国、意大利加起来很强大?但合力不是简单的相加。欧洲大陆的分裂使英国有机可乘:破碎地区好被人操纵和任人宰割。



欧洲有没有统一的时候?有。公元800年时,法国统一欧洲,结果查理大帝的三个孙子于公元843年就把它一分为三,从此欧洲就没有力量了。破碎的欧洲符合英美的利益。后来欧洲人对此追悔莫及。拿破仑、希特勒想整合欧洲,都失败了。



印度是英国人抛在亚洲的“雾都孤儿”。如果欧洲破碎是表层的话,那么印度破碎则是深层的。英国要印度有大版图,又不能使其有力量,那就使其有内伤:保存了从封建社会到资本主义缁岬拇蟛克饺怂腥āU胄抟惶趼罚偷霉饴蛳禄虿糠致蛳峦恋夭ǎ饩偷靡淮蟊首式稹S《鹊钠扑樾曰贡硐衷谖幕蜕喜憬ㄖ稀?/P>



1962年,中印战争时议会在吵架,战事完了,议会的争吵还没结束。印度核试验,当时只有几个人知道,不然,此事交到议会肯定又是胎死腹中。议会民主使印度的前途很无望。



富兰克林?罗斯福对此看得明白,1943年11月8日,他在私下对斯大林说:“议会制政体对印度是不适合的,最好的解决办法是在印度创立某种类似苏维埃的制度,从下面开始,而不是从上面开始,也许这个就是苏维埃制度。”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