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反恐部队 第三部 龙卷风行动 007 瘸狼(七)

zhurui1963 收藏 1 5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34.html[/size][/URL] 警察也是人,所以一但抓住疑犯,总要敲两下出气。 这在世界各国都是差不多的,美国这个号称榜样一样的民主国家,虽然极力地掩饰,但是,警察打人却是世界上打得最变态的。中国的警察也还是有打人的。更何况,这罗冲几乎把他们每个人都干了一遍,一个个抓着他的时候,那手都痒得不行! 只是,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34.html


警察也是人,所以一但抓住疑犯,总要敲两下出气。

这在世界各国都是差不多的,美国这个号称榜样一样的民主国家,虽然极力地掩饰,但是,警察打人却是世界上打得最变态的。中国的警察也还是有打人的。更何况,这罗冲几乎把他们每个人都干了一遍,一个个抓着他的时候,那手都痒得不行!

只是,警察打人都有个习惯,不知道是觉得警察打人见不得天,还是觉得警察打人要避开人,总之,警察打人总是要把人拖进屋里。

如果说,罗冲要对付这样四个警察,他或者是可以的。但这指的是正常的搏击,这些警察看来,却是打人的老手。

他们是在罗冲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一个在后面突然一推,接着从前面、左面、右面,依次递过来三根电棍。

电棍的击打点触及在罗冲的身上。

立刻,一阵阵的电流相继流遍罗冲的全身。

也许被人砍下一根手指,罗冲还可以反抗,但是,人不可以抗拒电流。

霎时间,罗冲全身颤抖,罗冲全身如同炼狱,罗冲全身开始抽搐,罗冲全身的力量一下子失去。最最可怕的,罗冲一下子控制不住自己的神经,发出了不可以压制的惨叫,不是一声,而是接二连三。

不容罗冲喘息,四个人相继扑了上来,很有节奏的你一脚我一拳地击打起落冲来。就象老百姓收获季节在打油菜打麦子一样。

只不过,如过农民是在发泄,是在发泄一年的辛劳;他们是在发泄,就是在发泄心中他股对人的恶气。如果说农民是在完成收获的最后一关,他们则是收获近乎罪恶的欢乐。

罗冲虽然是一个千锤百炼的反恐战士,但终究是一个人。

被点瞬间地解除了武装,他只能被动地接受打击。

他的作为人的肉体承受击打的能力终究也是有限的。

皮破了血流了,他只能卷缩起来,保护着自己的重要部位不被打到。

可是,这四个人打人绝对不是第一次,不知道是不是最后一次。

反正,他们几乎是带着仇恨和嘲笑的神态,在第一波打击打累以后,只喘了一口气,突然,把他拉伸了,开始击打他的胸腹。

罗冲再想抗拒已经来不及。

这些小子几乎是点着他的重要部位在击打,从这一点来说,他们是真正经过训练,有着专业素质的警察。

很快,罗冲就感觉到自己五脏六腑都疼痛起来,那种觉得自己快要毁灭般的疼痛。

他发出了愤怒地吼叫,但是一点点地变得无力,直到昏了过去。

这些小子可是没打算让他这样昏迷着,让他们象打沙袋一样的无趣。

他们用凉水,冬天的冷得刺骨的凉水,把罗冲弄醒过来。

然后你一下我一下地打着耍。

罗冲想咬牙,连咬牙的力量也不够,他想骂人,连骂人的力量也没有。只能象一个被玩得死去活来的癞蛤蟆一样,只有肚子鼓气,鼓得一身内外都痛得要散架了。


瘸狼不是神仙,他不可能知道欧阳潇潇在等着他,这只是欧阳潇潇的一次牺牲性侦察。

当然,欧阳潇潇只以为,这些警察抓住罗冲,会送去公安局,不会有什么危险,因为警察终究是警察,总会保证抓住的人的安全的。

所以,欧阳潇潇放心地在等待瘸狼现身,他好发现这家伙的藏身之地。

而瘸狼则急忙想知道究竟是什么人在探视他的矿山,所以,他也等不到天亮了,他急忙赶了出来,他要亲自问问,搞清楚情况。


欧阳潇潇突然觉得离他不远处的石壁一下子出现了光亮。

接着出现了一道门,他一边急速地后退,一边观察着。

里面出来的是四个人,四个人都穿着保安服装。

他们几乎是踏着一样的步子走出来。

欧阳潇潇隐约看清了这四个人的脸,但是,他可以断定这四个人中,没有他看到的通缉照片上的瘸狼。

欧阳潇潇不敢停留,一口气,退到了洞外,隐藏了起来。

这四个保安是直接走进矿山的大楼的。

接着就见四个警察拖着罗冲,象拖着一条死狗一样地出来了!


“畜生!”

欧阳潇潇一下子就愤怒了。

他当然不能容忍自己的兄弟被打成这个样子。

或者说,自从他做孩子王,到后来做龙组合的“司令”,他从来就没有容忍过别人欺负他的兄弟。

他几乎是深吞一口气,就要扑上去。

幸好,这个时候,一声鸡叫响了起来。

这是一支报晓的公鸡的鸣叫。

这一声叫,不但预示着天将要亮了,同时对于人也是有清醒作用的。

欧阳潇潇一下子站住了。

他知道,自己这一下出去,罗冲受的苦,就有可能白受了。而且自己两人任务也可能完不成了。

欧阳潇潇咬着牙,牙齿发出一声脆响,显然已经碎了一颗。

他几乎是一下子把这些牙齿的碎片吞了下去,扭头再一次钻入了矿洞里。


很快,欧阳潇潇就来到了开始出来四个保安的地方。

可是,他摸了半天,也没有摸到什么东西。

是的,什么东西都没有摸到,就连石壁摸起来的感觉也没有过度触摸的痕迹。

欧阳潇潇想到了一个问题,难道是里面开的吗。

那么,需要外面发出指令。

指令是什么呢?

怎样发出指令呢?

欧阳潇潇一时束手无策!

已经有粉白的光透入洞里来了。

欧阳潇潇一边把自己的发现发给朱剑生,一边向着矿洞外而来。

他要行动,抓住一切机会行动。


也许涂名一生下来就做“警二代”,走了这么多年不错的运气。但是,就从这个时候,他开始走背运了。

因为打了人,他觉得神清气爽,正摇晃着脑袋,大摇大摆地走到外面地坝里,解开裤子就开始小便。

他可不想去厕所里方便,在这样的早晨他不想嗅到臭气,在所有他管辖的地方小便是他权力的体现。

总之他非常得意,甚至边尿边哼哼起来。

得意舒服得眼睛都闭了起来,尿完了也不把东西收回去,在那里一下一下地摇着,回味!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