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34.html


罗冲冷笑了一声,不过,他再也不是毛头小伙子。

他一扭身,按着自己的计划 开始了他的第二步行动。

另一面是另两个警察黄山和罗通,两个人是巡逻的靠近矿洞的一面。

罗冲这次是安心要把这两个警察调动了,他用的是茅草,冬天已经只剩光杆的茅草杆,是上好的不伤人,却能够惹人的工具。

这也是罗冲小时候小时候常玩的工具了。

到大学后,他还真没玩过这个东西了,这次为了各自找一个特技,他把这个小时候玩的东西找了出来。

这会儿算是第一次实用上了,用树枝做出来的弓,一连射出了几支茅草杆,那黄山和罗通一人着了几支。分别钉在两个警察裸露的皮肤上,那真的是又痒幽痛,却又不伤人。

这黄山和罗通都是有着十年以上的警龄的老警察了。

两人虽然是算得上不错的警察,也就是说,基本上没有违过法。但是,这代表政府专政的个性,却是越来也强,特别是执行任务时,那容得人来挑衅。

顿时两人都愤怒起来。

而且这两人在警察队伍中这么久,也有了一定的侦察发现技巧,立刻那目光就一下子扫向了罗冲隐藏的地方。

偏偏这罗冲就是要挑衅,而且就是要他们发现。

他们目光扫过来了,他还一连射出了两支,一支射向黄山的印堂,一支射向罗通的印堂。

两人顿时都发出了一声怒吼,向罗冲扑来。

说实在的,这样在野外奔跑,罗冲还镇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他直等到他们追到几乎能够看见他的身影时,身子才在树林里一闪一闪。

黄山和罗通只觉得眼睛一花一花。

两人发劲直追,可是,只看到一片轻雾,一片迷茫。

罗冲却已经找上了那个今晚注定要倒霉的“警二代”涂名。

涂名这个时候气哼哼的正到处找开始吹口哨的罗冲,他那肥胖的身子就象那电视里的浑汉一样,骂骂咧咧,迈着雄赳赳的霸王步,仿佛他就是京剧里楚霸王!

罗冲这人最讨厌的就是骂人。更讨厌的是象社会杂皮一样霸道的家伙。

当初读书时,他虽然长得高,但是身材象个竹竿一样,社会上的娃儿就喜欢惹他这样的人,他没少和那些人干,只不过次次都是被揍得够戗!

甚至不排除他来当兵就是有个要打赢别人的情结在里面。

这会儿见了涂名这副模样,那对杂皮的恨突然一下子从心底冒了起来。

这一冒起来,涂名就长这么大,第一次尝到了挨揍的滋味。

他只觉得眼前一花,手里的枪就被夺了过去。

接着他就感到痛感到晕头转向。

因为那罗冲一连打了他二十耳光。

他整个人头就象一个拨浪鼓一样左右乱摇晃起来。

罗冲又来了个更好玩的,一下子把他的手和脚有纠缠在一起,把他弄成了一个球,用脚踢着在不平的山地上滚起来。

涂名的搏击技术实在不行,或者说,对付普通的什么人还行,在罗冲面前实在是小菜一碟,也就只能在那里象杀猪一样干嚎起来。

杨汉实在是被这小子气坏了。而且,那枪对着,也实在不敢硬顶上去,万一这浑小子开枪怎么办?

所以,他退了回去!

这会儿听得这小子杀猪般的叫,这才忙赶过来。

不过,等他电筒一到,罗冲已经上了树。

他在树上看着三个警察从两个方向都赶了过来。

不由得象孙猴子一样的抓耳捞腮,捂住嘴偷笑。


欧阳潇潇已经通过了四个警察守卫巡逻的区域,向着矿山里面进去。

这矿山上虽然树子不多,但是,欧阳潇潇的绝技就是隐蔽前进。

不要看他的身体硕大,但是,移动得既迅速又隐蔽。

他一勿儿匍匐前进,一会儿身子翻滚,很快就来到了矿洞口的一个阴影里。

这个矿洞里很安静,似乎晚上矿洞里并没有人开工。

欧阳潇潇却记得,是的,他开始在住宿区活动时,明明发现有人从这个方向过来。

所以,他决定第一步就是进入矿洞里去看看。

他深深地吸了两口气,向罗冲发出了信号,告诉他自己现在要进矿洞了。


罗冲接到这个信号时,三个警察已经把涂名解救出来。

三个警察在平时或者算不得最好的,但是,这警察也有警察的荣誉,执行任务居然被人这样戏弄得一点尊严都没有,别说涂名,其他三个人也觉得受到了侮辱。

杨汉轻喝一声:“子弹上膛,见到影子就开枪!”

涂名被打得这个时候在电筒光下,就象一个疯子。他的声音也变得咬牙切齿:“谁也别和我争,我来打头阵!“

说罢,对着树林就是一梭子弹,当先向树林深处踏来!

罗冲摇摇头,本来不打算做什么。因为他的任务就是要吸引带枪的警察。

可是,这个时候又出了件事情。

那些保安听到枪响,纷纷又爬了起来,本是要来帮助这四个警察。

没想到杨汉吼道:“你们看着矿洞,我们这里不需要你们!”

这本来是杨汉正确的警力安排,但是罗冲就生气了,你这不是叫人去找我司令的麻烦吗?用泰国话骂了一句人:“找死!”

身子就动了。

他身轻如燕,一溜下树,“唰唰”,只几步已经到了杨汉的身后,在他耳边轻斥一声:“你小子讨厌!”

杨汉也不是好相与,已经用耳朵听到了“唰唰”声,这罗冲一骂人,他很有经验的,不但不回头,而是向前一低头,身子和枪以一个高难度动作扭了回来。

可是,他发现自己失算了。

因为他后面根本没有人。

原来那罗冲的轻功还镇不是白练的。

这中国轻功虽然没有传说中那样神奇,但确实有他独到之处。

因为这轻功在过去最主要的就是用来跟踪和侦察的,因为有着上千年的历史,因此,其中的跟踪经验是相当丰富的。

所以,这杨汉的这一手也早在算计之中。

罗冲跟的根本就不是他的身子,而是他的脑袋。

也就是总在杨汉的脑后。

他脑袋一扭,罗冲也早跟着扭了。

“嗡!”

罗冲手下留情,轻轻地用了个双雷灌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