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反恐部队 第三部 龙卷风行动 004 瘸狼(四 )

zhurui1963 收藏 1 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34.html


所以,欧阳潇潇就有些气愤。

八零后与七零后、六零后不同点在于。他们或者不喜欢管事,他们管某件事情了,一但觉得与自己的见解相左,就生气就行动。

欧阳潇潇的大脑于是就飞快地运转起来,因为他想行动了。

他的双眼紧紧地锁着这四个警察,他们持着枪,一副很敬业或者说尽力的模样。

这又给欧阳潇潇的气愤加了力。

终于,他的眉头舒开了,给罗冲发出了向自己靠拢的命令。

罗冲睡着了,年轻人的瞌睡总是好睡的。

但是,罗冲也有自己的办法,他把那个接受器就放在自己的耳朵边,一震动他就醒了。

一醒了,他就兴奋了起来。因为他看到外面的天还是只有那要死不活的月光。也就是说,这个时候是半夜。半夜的时候,欧阳潇潇让自己上矿山,那肯定是要搞事了。

他当然喜欢,罗冲或者说欧阳潇潇他们这一帮人,是那种极度喜欢休闲,也极度喜欢搞事的角色。

他以一个紧急集合的动作翻了起来,立刻就开始向矿山而来。


欧阳潇潇选的地方,是他和罗冲约定的第二个进入矿山的山崖。

这里有一片石头,欧阳潇潇就把自己陷在石头里。

他要假寐一会儿,为了防止发出鼾声,他用夹子把自己的鼻子夹住了。

尽管他已经锻炼得不再大呼噜,但是,他原来的呼噜打得实在太厉害,他不放心自己,所以,用夹子夹住。

夹住,他也睡着了。

直到罗冲拍拍他的脸:“司令!”

这称呼平常可不敢用,只有龙组合的兄弟在一起的时候,才敢这样喊。不过,这个时候听起来还是那样的亲切。

欧阳潇潇睁开眼吧唧吧唧嘴:“回去,我得睡一天!”

接着双手一抹脸,翻了起来,在罗冲的耳朵边轻声地把情况介绍了一遍,这才道:“我们就搞得热闹点,把场面搞混乱!”

洋盘罗冲就笑了起来:“我就知道跟着司令一定好玩!”

欧阳潇潇敲敲他的头:“注意安全,不要被警察干了。那可是真的不划算!”

洋盘罗冲耸耸肩:“罗冲已不是当年的吴下阿蒙!”

两人一起身,立刻向各自的区域扑了进去。


说实话,警察也是人,尽管他们因为职业的关系,有时候显得有些盛气凌人。但是,一个批同警察也就是一个小兵,所以,要养家糊口,鉴于中国这种低薪金制度,一个个也是说到钱,脑壳就大。

其实普通人也可能犯错误,也可能做错事。

只是,警察这个职业的原因,他们总是执行的带有命令性的任务,而且很多是强制性的任务。

这种任务一是更容易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出偏差,二是如果下命令的人本生是坏人,他们也就跟着遭殃!三是,警察至少过去的警察都不是高学历的人,所以,在思考问题的,至少其中的大多数还是想得到既得利益。

比如,这在矿山警戒,说白了,你以为这些警察不知道这等于当看门狗啊!可是,这个钱可观。

局里给的那点儿小钱就不说了,这矿山的老板给的补助可是抵得住大家至少半月收入吧!

古人都说,拿人钱财与人消灾。

矿上的宵夜一吃完,四个警察就精神抖擞起来。

一人挎了一支枪,在矿山上游荡一圈。

这当然是做给矿山老板看的。

他们这些警察几乎做了这么多年都很少开枪,这中国老百姓还真的很少有敢于挑战警察的。

但是,今夜不一样了。

今夜看着他们的是洋盘罗冲。

今夜挑战他们的是洋盘罗冲。

“嘘!”一声宛转的口哨响了起来。

本来就是游一下,当消食的警察涂名连眼睛都没有完全睁开,但是这声口哨把他的眼睛吹开了。

他是警察,他的父亲也是警察,他的哥哥也是警察。也就是说,他从小说话,都完全是一嘴警察的口吻。朋友们都把他叫“警二代”。

他嘴里骂人,那心理却喜欢。

正如那些叫什么“富二代”“官二代”的家伙一样,尽管他们口头上说:“叫我二代是不正确的,我是靠自己!我很独立,我很低调!”

可是,他们说这话时,至少心里是趾高气扬,甜甜蜜蜜的。

涂名更是心高气傲,就是对同事,也经常嗤之以鼻:“哼,做过几天警察!”

仿佛他做了几十年了似的。

对于社会的杂皮他更是几岁就开始警告他们:“离我远点,不然抓你!”

对于普通老百姓他几乎觉得自己就是正义的化身。说的话听起来很客气:“有事儿告诉我,我帮你!”

“你这是犯法的,听清了啊!”

尽管有很多时候,他做事首先想的是对自己有没有利益。

这他也有从父亲那里就传下来的说词儿:“警察也是人呢!”

总之,他虽然不打普通老百姓,但只要认为你犯罪,更不用说你挑衅他,他立刻就变得很容易激动!

他的枪和人,一下子就翘了起来。

杨汉还叫了他一声:“不要轻易开枪!看清楚点!”

涂名甚至骂了人:“老子听你的?”

按理他是该听杨汉的,因为杨汉是他们这个小组的组长。杨汉当这个组长很大的原因是因为他是一个公安大学的毕业生。

可也正因为这一点,涂名就看不起他:“没你妈点根基,就那书本上一点东西,就在我面前人五马牛?”

杨汉还是跟了上来。

他不是不在乎涂名的这个态度,只是因为自己是组长,必须要对整个行动负责。

他可不想这样的行动也出点事。

他是反对这种行动的,但是,一是警察必须服从命令,二是他按竭房子的首付款还不够呢!他的父母都是农村人,送自己读书就把个家搞得欠了很多钱,几年过去了,还没有还清呢!这样挣钱的事情,还是队长知道他家的情况,故意安排他的。

他吞了一口气,麻利地跟上去。

突然,那涂名一下子转过身。

杨汉急忙一闪,因为他那枪口将正对着自己。

杨名正要喝斥。

那涂名已经叫起来:“别跟着我,这吹口哨的家伙是我的!”

这话把杨汉气得一口气梗在了喉咙管道里。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