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水含风之近代军阀生涯 第二门 出师北伐:从镇南关到山海关的纵横捭阖 第十二章 克复平津

映鉴如水 收藏 0 3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4.html[/size][/URL]   第一集团军连克台儿庄、郓城、韩庄、枣庄、兖州后,蒋介石判断张作霖欲借直鲁军掩护而实行总退却,于是蒋介石下令第一集团军攻占济南并准备在黄河以南歼灭敌军,然而占领济南后,倭寇出兵胶济路及济南,导致第一集团军部分绕道而行程滞缓。第二集团军一部参加津浦线作战,主力由豫北进河北,但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4.html


第一集团军连克台儿庄、郓城、韩庄、枣庄、兖州后,蒋介石判断张作霖欲借直鲁军掩护而实行总退却,于是蒋介石下令第一集团军攻占济南并准备在黄河以南歼灭敌军,然而占领济南后,倭寇出兵胶济路及济南,导致第一集团军部分绕道而行程滞缓。第二集团军一部参加津浦线作战,主力由豫北进河北,但冯玉祥因与阎锡山有夙怨,有意迟滞行程,意在令阎锡山陷入重围。第三集团军经山西入河北,连克平山、灵寿、正定、石家庄。然而在第四集团军和第五集团军未到之前,第三集团军突出而几乎陷入重围,第二集团军又迟滞不进,正当此时第四集团军白崇禧率新收编的唐生智旧部赶到增援,第五集团军沿洛阳、晋城、长治铁路沿线而北上入河北,张作霖见大势已去,计划向关外总撤退。

阎锡山、白崇禧联袂进驻北京。孙传芳宣布下野,张作霖发出出关通电,率领一批文武官员出关,车行至皇姑屯,被倭寇关东军炸死。是时,蒋介石因冯玉祥、李宗仁实力雄厚,并要对冯阎李以权术分而治之,将平津给阎锡山而不给冯玉祥、阎锡山、白崇禧。阎锡山虽曾得白崇禧援助解围,但阎锡山把持平津财政,对白崇禧所荐之人一个也不任用,导致白崇禧军饷财政困难。是时丁娴鹤驻于北平至张家口之间,因与白崇禧的关系而给予白崇禧接济,但毕竟解得了一时解不了长远。

丁娴鹤选择在北平至张家口之间,是因为已有对外蒙进军的部署。主力经张家口、集宁、二连浩特,而出外蒙赛音山达,直指乌兰巴托;一路借青海宁夏兵力,及取道华中中原西部出西北的部队,一出银川、乌海、包头,一出陕西榆林,向北推进,中途可三路会师于集宁至呼和浩特至包头同一线,于赛音山达合流。现在面临的问题,除东北易帜外,就是中原大战可能会变成五方。要想收复外蒙,不但要用国际关系,还要妥当处理国内局势,一旦五方中原大战形成,如何能够达成打掉各路军阀而自己不被先打掉并不失收复外蒙的时机,是目前的难点。

白崇禧和丁娴鹤此时心中也是各有计划。白崇禧打算借和平解决东北而既为国家考虑也解决桂系目前困境而一举两得(因为冯玉祥阎锡山都想出兵东北、希望东北成为他们两家天下,但出兵东北对国家形势极度不利),而丁娴鹤防区临近张家口,是要借机沿铁路将内蒙、西北连为一体,北可攻外蒙,南可将西北与华中顺流而下连成一片,若出兵外蒙还可几路推进合流,同样是兼顾全国利益与滇系利益。是时,编遣会议与东北问题的交易两面都在进行。

大兵过后,善后问题总是最难处理的。克复北平后,在香山碧云寺孙中山灵前举行北伐完成祭告典礼。蒋介石借在孙中山灵前恸哭之术,有意显现他作为孙中山嫡系的地位。祭告典礼之后,善后和编遣裁军这一问题立即面临。

各路军阀都想借编遣之机造成对自己有利的形势。五个集团军的地盘,第一集团军蒋介石占有广东部分和华东沿海各省,均为富庶地区;第二集团军冯玉祥占有山东部分、河南、陕西、甘肃;第三集团军阎锡山占有山西、河北部分、平、津;第四集团军李宗仁、白崇禧占有广西、湖南部分、湖北部分,并有李济深在广东与之呼应,另第四集团军总部在湖北、自湖北向河南河北平津的推进而连成一字长蛇之势;第五集团军龙云、丁娴鹤占有云南、贵州、川南、湖南西部、湖北西部,广东海南部分与江西部分赣军亦为第五集团军把持,自湖北西部向河南山西河北三省交界处至北平以西一线同时分布有第五集团军的部队,然而相对于第四集团军的两湖和广西后方有不稳因素这一点,第五集团军的云贵川南后方与湖南湖北西部都是不可动摇的,在广东海南与江西部分的根基也很难动摇。第一集团军、第三集团军、第五集团军的地盘均为理想的,但第二集团军、第四集团军对地盘明显不满。五个集团军之间,冯玉祥与阎锡山怀怨很深;蒋介石对李宗仁白崇禧要逼他下台耿耿于怀总想打倒李宗仁白崇禧;阎锡山与李宗仁白崇禧因平津财政地盘互相有矛盾;蒋介石与冯玉祥原本不睦;冯玉祥、李宗仁白崇禧、丁娴鹤之间地盘面临直接冲突,湖北、中原、西北是他们交手的阵地;李宗仁与丁娴鹤从地盘利益到全局态度到个人关系都很微妙。为解决奉张在北京的盘踞,这些人联合在一起,而大敌解除之后,他们就会演出近代史上最精彩的一幕大戏。

原本仅有四方参与的中原大战中,前奏是蒋桂战争、蒋桂同时争取冯玉祥、而冯玉祥想在蒋桂战争中先不动而自己取得湖北,序幕第一步是冯玉祥压迫阎锡山、要么阎锡山一道反蒋、要么先打阎锡山再打蒋,序幕第二步是冯玉祥联合阎锡山反蒋、结果冯玉祥被阎锡山软禁、阎锡山用两套接待班子一套接待蒋的拉拢一套接待反蒋的拉拢,序幕第三步是冯玉祥唯一的办法是拉阎锡山反蒋才有出路、打倒蒋再收拾阎锡山,第四步是冯玉祥阎锡山联合反蒋,拉开中原大战的序幕。而今出现了滇系,恐怕要变成五方中原大战,相较历史上的那一次更是暗潮汹涌。

丁娴鹤考虑到,五方中原大战中,最有可能的序幕是冯玉祥想联蒋打滇、桂,而阎锡山按兵不动。冯玉祥联蒋打滇、桂的目的,一定还是趁乱取得湖北。而蒋肯定会严令冯玉祥不得进军湖北,蒋冯矛盾迟早要挑起,毕竟冯玉祥是五个集团军中实力最雄厚的。蒋会不会同意冯玉祥的拉拢而打滇系是一个关键。但滇系与桂系的不同在于,滇系云贵后方稳固、没有桂系广西后方那样的不稳因素、而且云贵地区地形会让客军陷入不利境地、一旦被拖住会令客军得不偿失,而滇系两湖西部的地盘远比桂系稳固,动摇滇系比打散桂系困难得多,而且桂系一有时机就反蒋、滇系至少在表面上还是维持着关系,故此滇系应该争取联蒋,采取“缓而使之生变,急则促之联合”的手段分别令蒋冯矛盾爆发、冯阎被迫联合,这样与蒋联合打冯阎李,打冯阎时顺路打外蒙。

冯玉祥的实力最为雄厚,想起那句“冯玉祥手下每一个统兵将领都是一个冯玉祥,冯玉祥起钱串子的作用,一个冯玉祥容易对付,无数个冯玉祥就难对付了”,把这句话理解深一点,联系局势看确实有点不寒而栗。蒋若联冯打滇、桂,迫使滇桂联手——如果是分化瓦解桂系的方式,桂系剩下的部队再与滇系联合,李宗仁白崇禧丁娴鹤在军事上的水平以及滇系大军和桂系残部仍在,南方江山仍危,并且将滇系推向反蒋一面,南方局势会越来越不好收拾,而滇系又没法分化瓦解,滇桂联手反蒋,而最为雄厚的冯玉祥势力犹在,蒋出这一手是不合适的。通过这一点来说服蒋,和蒋联合反冯玉祥,迫使冯玉祥阎锡山联手,丁娴鹤就有了理由打冯玉祥阎锡山同时收外蒙,同时在南方滇桂相争得到南方海疆也有了理由。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