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陨落[已拜读]

天外飞虫 收藏 0 7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初次发贴,还请海涵。



电话那头传来爸的声音,爸爸要结婚了。

嗯。

婚礼,你能来参加吗?

嗯。

挂断电话,萱转身走回屋内,轩靠在门口凝视着自己,她知道他在等着自己说点什么,可她只是轻轻

的和他擦身而过。

妈和那个人还没有回家,很好,不用交待什么,虽然,她从来也不用交待什么。拎上包,换上高跟鞋

,她要去蓝夜。身后传来轩的声音,你又要去那里了。她没有理会,她知道他会跟上来的,她也知道自己

阻止不了他。


萱萱,这是叔叔,这是轩轩,也叫轩轩哦,不过人家是气宇轩昂的轩,看你们多有缘呀,但是,以后

可怎么区分你们两个呀,呵呵。

阿姨,以后就叫我小轩吧。

轩是高二那年出现在她生命中的,并没有血缘关系的同年龄的哥哥,她从来没有叫过他哥哥,也没有

叫过他的名字,甚至,连话也不愿意跟他多说。

萱的身后多了一个跟屁虫,妈妈总怕自己在上学或者放学的路上遇到变态或者被欺负,请求轩一定要

保护女儿上学放学,这么多年了,她一直还当萱是当年那个小女孩。而那个所谓的叔叔则威胁轩如果不照

做的话就不给零花钱。

不要跟着我!

我没有跟着你啊。

那你干嘛一直在我背后!

我正好也是这条路啊。

经过多次类似的抗议无效之后,萱不再说任何话,每天上学和放学的路上只有两人沉默的影子。


去蓝夜。

对司机说,轩也坐上来关上了门。

到底怎么了?

依然没说话,轩叹了一口气。

蓝夜,是一间酒吧的名字,此时正播放着《Scatman》,红男绿女的身影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下相互纠

缠,一股催人堕落的糜烂气息溃散在空气中。

萱没有表情的盯着台上那个如蛇般扭动的红色身影。几曲后,红色身影发现了萱的存在,朝身后打了

个招呼,便小跑着过来紧抱着萱。

萱,你来了,想死我了。

今晚,可以陪我吗?

嗯,当然。

轩站在路灯下,抬头看到28楼的某处亮起了灯,他眯起了眼。他知道,自己只能止步于此。


大学四年因为两人不同校终于摆脱了他,本以为工作以后妈不会再对自己担心吊胆,结果还是被要求

晚上出门需要被护送。

妈,我不是小孩子了。

妈知道啊,只是你晚上出门时让你哥哥送送你,你就让妈妈安心点嘛。

他不是我哥哥。

都这么多年了,为什么你还是接受不了。

两母女因为这样的对话不得不沉默。

你听清楚,我不要你跟着我!

妈知道你去酒吧,她不放心。

自从妈妈和那人结婚以后,他就改了口。在大人们眼中,他一直是个讨喜的孩子。

她不是你妈!

她是。

你!不准再跟着我!

可以,如果你想让妈知道你K药。

他似乎晚上从来就没有过自己的节目。尽管,他有好几次在蓝夜因为萱与人大打出手。回家以后,他

从来都只会说,不小心摔的。虽然这个谎言幼稚的可笑。


关上门,两个身躯立即纠缠在了一起,她们疯狂的吻着对方,直到红色身影终于发现了不对劲。

告诉我,萱,今晚你怎么了?

他终于要结婚了。

谁。

他有两个女儿。

萱,你我都知道,男人,从来就不是有良心的东西。所以,我们才更需要彼此啊。

娇,我答应参加他的婚礼。

你又何必。

她也不知道,也许,是想看看他跟女儿站在一起是什么模样。

娇17岁就自己出来闯,不久遇到了那个毁了她一生的男人,她为了他堕胎两次,以为他会珍惜自己一

辈子,只是没想到,像很多故事情节中的一样,那个男人已经结婚了,孩子不止一个。从此以后她下定决

心要报复,专门勾引已婚男人,让他们心甘情愿为自己付出大笔钱财后,再一脚把对方踢开,这套28层的

观景洋房就是其中一个男人送的。

直到她在蓝夜见到独自饮杯的萱,就像看到了自己,萱的眼睛里有浅浅的忧伤,如同夜里落进小溪的

月光,她无可救药的爱上了这个瘦削的孤独的女人。为了萱,她撇清了与那些男人的关系,一心一意在蓝

夜工作,没有文化的她要自食其力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尽管,偶尔会无可避免的遭受各种各样的骚扰,

但只要有萱就好了。只是这个女人,她也爱自己吗?虽然,她不否认两人的关系,也不拒绝亲密的接触,

但是,她从来没对自己说过我爱你。


九点钟,萱开始仔细的打扫客厅,厨房,及每一个房间。这些事情她从来就不用做,这花了她五个多

小时的时间,她发现自己不是一个好女儿,让妈妈这么劳累。在妈妈的房间她看到自己8岁时和妈妈的合

影,那个小小的身体,在妈妈眼里,自己永远是这么小吗?妈妈的房间,从她和那人结婚后就再也没有进

过。

轩的房间,很干净整洁,一尘不染,完全不需要打扫。她从书架上抽了一本笔记本。

梳洗过后,换上干净的素色连衣裙,她从来就不是个妖艳的女人,她只是不爱笑,也不爱哭,像一个

没有感情的人。黑色长发落在腰后,她望着镜子里那张清汤挂面的脸,虽然经常受到异性令人恶心的表白

,她还是觉得这张脸一点也不特别。她开始给自己化妆,抹上娇送给她的深红色唇膏。

萱,你有一张妖艳的脸,只有深红色才配得上你。

出门的时候,是下午四点三十五分。

给娇打了个电话。

娇,下班后在公寓等我,十二点我过去。


萱萱,快点来医院,你哥哥出事了。

萱赶到的时候,只看到轩被一块白布从头盖到脚的身体,一个痛哭的女人,和一个同样悲痛欲绝的男

人。

警察说,轩被一名醉酒驾驶的男子撞了。

那个跟在自己身后跟了十年的男人,就这么从自己的世界消失了,以一种无可预计的方式。


门打开了,娇似乎喝多了点,微红的脸,带着魅惑的笑。

萱,你来了。

你喝了多少。

一点小酒。

警察说,他是被一个醉酒驾驶的男人撞死的。

哈哈,那个跟踪了你这么多年的臭男人,你不是讨厌他吗,死了正好。

我见到了那个男人,像在哪里见过。

哦,是吗,这个城市也不大,见过也正常。

我妈拿了他的日记给我看。

。。。。。。是吗,该不会写些什么色情之类的变态东西吧,哈哈。

你装不下去了。


出门后,萱来了西堤岛,点了一杯Espresso,咖啡浓烈的香味及强烈的苦味,似曾相识的感觉,带点

奇怪的痛。

她拿出从轩的房间抽的那本笔记本,虽然她已经看过一次了,他的日记。

我知道,我再也没有资格了,这个可恶的女人,她毁了我,而可悲的是,我心甘情愿为她而堕落。我

想,不应再继续了,如果,在十年以后,一个女人还不能知道,如果一个男人不爱她的话,是不可能愿意

跟在她身后十年之久。

日记的最后一页。


萱,我恨他!你知道吗?我讨厌他的眼神一刻也不离开你,我更讨厌你看他的眼神,那有一种,我在

其他任何时刻也见不到的东西。萱,你爱过我吗?

我与你在一起。

但是,萱,你根本就没有爱过我对不对?

为什么?这么做。

哈哈,为什么,哈哈。萱,我是和他上床了。没错,是我勾引的他,我就是这么的贱,他和我上床,

就再没有资格说爱你。

愚蠢。

可是,你知道他说了什么吗?他说,他碰我,是因为我身上有你留下的味道,他知道,他永远也不可

能拥有你。我恨他,明明背叛了对你的感情,还要假装伟大。我要报复,我要惩罚他。是的,我要给他点

教训。

真的是你。

是!是我!但是我没有想撞死他,我只是想给他点教训,所以我把林灌醉,告诉他吓唬一下轩,我就

是他的。萱,他只是一个臭男人,死不足惜。我们都恨男人不是吗?萱,我们有彼此就够了。你知道,我

只有你了。

娇痛哭着跪到在地上,似在忏悔,似在乞求。


脸上有点湿湿的。

轩,那天在阳台上,你看到的眼泪。我爸在电话里说,他准备和一个女人结婚,那个女人有两个小女

儿,很粘他,全靠他照顾,去哪里都要粘着他。可是,他从未这样对过我,9岁时他和妈妈离婚,他说不

要我。

轩,妈妈要你跟着我,是怕不知道我去哪里了。因为9岁的我听说爸爸不要自己了,跑到公园里躲了

一天一夜,把妈妈吓掉了半条命。

轩,虽然我不说,但是我听,为什么你什么都不说。

十二点了,该去了。


萱跪下来,用温柔的姿势把娇抱在怀里。

萱,他们给你这个名字,是想让你没有忧伤,可是,他们给你的全是忧伤。萱,我陪着你,就不会再

有忧伤了,忘掉从前吧。

从前,父母离婚以后,第一个出现在她和母亲身边的,是一个老男人,妈妈说他很会照顾人。是的,

这个老男人对两母女无所不应,照顾得无微不至,他真像一个体贴的丈夫和父亲。只是,妈妈不在身边的

时候,老男人就会把她抱在怀里,双手伸进她的衣服里,裤子里。这恶梦般的日子持续了两年,才随着母

亲对他不愿意领结婚证的失望而结束。像所有遭受继父*的女孩一样,她从来不敢声张,只是在心里

默默的发誓,长大了一定要报仇。只是,长大后这个老男人已经老得快要死掉,她要怎样报仇。

萱,我们去一个,谁也找不到我们的地方,躲起来,好不好?

好。

萱抽出一只手从提包里轻轻的拉出了那把轩逼她放在身上以防不时之需的德国军刀。


娇,其实我来之前就已经什么都知道了,林他没法直视我,你应该知道男人是自私的,他不会为了保

护你牺牲他自己。他下次上法庭就会全部说出来,警察迟早会来找你。

轻轻的将娇放在地上,萱拨通了110。

点燃一支烟,在黑暗中的28层观景洋房阳台看这个城市,有一种令人心碎的美。萱转身看了娇一眼,

不知道这个女人在警察来之前会不会死掉,地上有不少血了。


从28楼到地面,自由落体大概需要5秒,在落地之前,萱只想了一件事情。

哥哥,下辈子,你做女人,我为男人,我来守护你。

本文内容于 2011/3/5 12:38:10 被半金八两编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