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数据上看,虎年的经济增长可谓猛虎下山。然而反观同期的资本市场,这头猛虎似乎又病怏怏,全年大盘下跌14.3%。优异的经济增长数据,对应着的却是疲软的资本市场,到底是什么原因?是华丽的经济数据掩盖了真实的经济问题,还是中国整个金融体系出现了病症?

政策转向太快


记者:统计数据显示,中国2010年的G D P增长率为10.3%,全年C P I为3.3%,对于这样一份优异的“成绩单”,你怎么看?


吴晓求:我大体上认为这个数据是真实的。10.3%的经济增长、3.3%的C P I上涨,加上人民币的小幅升值、对外贸易达到一个创纪录的水平,2010年中国的经济总体上来看是非常好的,金融危机之后,没有哪一个主要经济体能达到这样的经济状况。


与经济增长相对应的,资本市场不尽人意,大盘下跌了14.3%。主要问题一个是食品价格涨得稍快,另一个是房地产价格在去年上半年涨得也较快。无论是普通老百姓还是管理者,都觉得好像有什么大事,实际上没有什么大事。


我们相对主流的判断对2010年的经济还是过于悲观,而且在这种相对悲观的条件下,我们政策转向的速度太快了,不能因为农产品的价格上涨就把整个经济政策方向给逆转了。当然我们是要关注普通老百姓的生活,这是政府的一个基本责任,但也要看到经济的整体,要恰如其分的分析2010年的中国经济,才能制定出一个科学、准确、实事求是、同时有利于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增长的宏观经济政策。


摆脱股市泡沫论


记者:刚才你也提到了美国经济不如中国,但资本市场却要优于中国,这个悖论的原因是什么?


吴晓求:美国的经济还在复苏过程中,中国的经济已经步入了正常增长的轨道。美国的股票市场比较恰当地反映了美国经济的状况和预期。但中国的情况非常令人疑惑,反映了中国文化对资本市场是一种抑制的作用。


我们的文化始终没有摆脱泡沫论的压力。中国经济增长是全球最好的,但股市只要涨到3000点,有人就说有泡沫了。我们几乎容不得这个市场有比较好的增长,一有增长就要调控,中国人的调控思想太重,什么都要调控,压抑这个市场的发展。


我们常常听到“要把资金引入实体经济”这样的观点,其潜台词是资金进入资本市场就不好?这种提法是有问题的,资本市场的发展一方面需要实体经济强劲的增长,另一方面也需要资金进入这个市场,不要人为地去阻碍它、引导它。


况且中国的市场并不是一个泡沫化的市场,它有很大的空间,加上现在流动性又相对大,让这个市场去消化一些流动性总比CPI去消化流动性好。这反映出,我们从理念上对这个市场缺乏一个战略的理解。


我们政策调控的声音很大,但效果如何不知道。声音很大,把股市吓住了,其它的倒没完全吓住。“城门失火,殃及鱼池”。房地产失火了、蔬菜价格涨了,却把股票价格弄下来了


编者按:当市场上开始出现这样一种声音:怕什么?的时候.说明市场已经开始把迫在眼前的危险做一个掩耳盗铃式的去除.